手机上阅读

157.第157章 一计不成 纠纷繁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台中,绛纱烛,御炉香,氤氲三尺烟气,玄音缭绕。

    周真真只披了一件月牙凤尾裙,幽幽深深的光华垂在天门上,丝丝缕缕的气机氤氲而若云霞,法衣飘飘,美不胜收。

    此时,这个玉美人却柳眉倒竖,纤纤玉手紧紧抓住灵芝娃娃的羊角小辫,把它拎在半空中,双脚不离地。

    狠狠地打完了最后一巴掌,她才停下来,吐出一口浊气,衣袖上的花纹不停地闪烁,到最后归于安静,色彩暗淡下来。

    灵芝娃娃白胖的脸上,肩膀上,后背上,多了几个清晰的手印,好在它是天生灵物,时间不大,掌印就缓缓消失,变得模糊不清。

    即使如此,身上的疼痛也让灵芝娃娃吓得停止挣扎,它极力蜷缩起小身子,眼泪断了线的珠子般往外流。

    朱云泽走了过来,手中的银质小刀寒光一闪,熟练地在灵芝娃娃的粉嫩嫩的小胳膊上开了个口子,然后用银杯接住,开始放血。

    “咿呀,”

    灵芝娃娃眼睛睁大,疼的只哆嗦,割肉放血,放在谁身上都受不了,何况它只相当于二三岁的孩童。

    “老实点,”

    周真真恶声恶气,手掌用力,按住灵芝娃娃,不让它乱动弹。

    直到把两盏银杯盛满,朱云泽才心满意足地收起小刀,然后取出早预备好的丹药,化开后,敷在灵芝娃娃的伤口上。

    “好了,小东西。”

    周真真一下子把灵芝娃娃扔到脚下,伸手接过朱云泽递过来的银杯,浅笑嫣然。

    银杯中的血液,并不是普通的鲜红,而是一种玉质的甘霖,泛起丝丝的金黄之色,成熟的药芝香气弥漫开来,闻一闻,心神俱醉。

    浅酌了一口,周真真仰起头,慢慢闭上眼睛,只觉得一股温暖的气流瞬间遍布全身,如泡在温泉中一样,浑身的毛孔全部张开,舒服地差点呻吟出来。

    “真是好啊,”

    朱云泽也是一脸的迷醉,这种美妙的感觉,简直比和周真真两人鸳鸯戏水,共赴巫山还要让人沉迷。

    “是啊,只要我们再坚持喝上两个月,洗毛伐髓,积蓄庞大的元气,筑基三重水到渠成。”

    周真真几口把银杯中的灵芝娃娃的灵血喝光,体内的真气自发运转,天门上升腾起片片赤霞,光彩夺目。

    “不错,只要我们把这个肉头利用好,就相当于****服食灵丹妙药,而且没有任何的杂质,修为肯定是一日千里,别说是成灵境界,就是金丹境界,也是指日可待。”

    朱云泽信心满满,像灵芝娃娃这样的天生灵药,其不可思议的药效,实在是让不了解的人瞠目结舌,完全打破了常规道理。

    周真真紧了紧身上的长裙,笑容满面,道,“现在皇室中的老家伙都以为五哥得到天大的机缘,未来不可限量。我真想看看,等我们双双结成金丹之时,他们会有什么反应。”

    朱云泽心中欢畅,主动凑趣道,“一定会很精彩。”

    “嘻嘻,”

    “哈哈,”

    想到高兴处,两人搂抱在一起,放肆大笑,声音响亮。

    灵芝娃娃手脚并用,小心翼翼地朝角落里爬去,不敢弄出半点杂音,怕又招来那对恶毒夫妻的虐打。

    把小身子藏在角落里的盆景阴影下,灵芝娃娃用小手蒙上眼睛,嘤嘤直哭。

    这段日子来,一直被当肉头养着,每天都要被准时割肉放血,童心醇厚,无忧无虑的灵芝娃娃也是变得麻木起来,终日以泪洗面,不知道何时能解脱。

    细细看去,此时的灵芝娃娃细如羊脂般的肌肤浮现出淡淡的焦黄,原本肉呼呼的身子也好像小了一圈,变得不再那么凝实。

    说到底,朱云泽和周真真两人每日割肉喝血,虽然随即用灵药内服外用,但次数过于频繁,灵芝娃娃无法及时地补充元气。

    要是这样一直下去,终究会伤了灵芝娃娃的根基,让这个天生灵物逐渐失去灵性,甚至严重者重新融入虚空,滋养天地。

    “这个小东西萎靡地厉害,”

    朱云泽不经意间扫过角落里缩成一团的灵芝娃娃,眉头皱了起来,最近这几天这小东西越来越没精神了。

    周真真平时查了不少关于药芝方面的典籍,胸有成竹地道,“应该是我们用的清灵丹太多了,小东西有了抗药性,以后我们得抓紧时间去找品质更好的丹药。”

    “也是这个道理,”

    朱云泽点点头,灵芝娃娃关系到他们成道关键,看来,寻找神丹妙药的计划要提升日程了。

    周真真捋了捋耳边的秀发,道,“等我们华羽宫的事情办完,就去云州,听说那里最近新出土了不少的中古遗迹,有不少已经失传千年的灵药出现。如果让灵芝娃娃吃了的话,一定是大补。”

    “不错,就去云州,一定要把这个小东西养的白白胖胖的。”

    朱云泽又望了眼呆呆藏在墙角的灵芝娃娃,笑的很开心。

    通过人参女娃的指引,景幼南人不知鬼不觉地潜到了云台前,然后借助修炼的太虚妙目,把云台中两人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

    “原来是老相识,”景幼南暗自咂舌,轻声嘀咕道,“看这两个家伙割肉放血,吃的不亦乐乎,我都有些心动了。”

    人参女娃也看到了灵芝娃娃被割肉放血的整个过程,早吓得瑟瑟发抖,浑身如筛糠一样。陡然听到景幼南的话语,马上白眼一翻,噗通倒地。

    景幼南苦笑不得地把人参女娃摇醒,告诉它自己不会学两人去割肉放血,花了好大的劲,到最后差点动了怒,才安抚住小家伙。

    即使这样,待在景幼南脚边的人参女娃也是小脸雪白,两眼发直,萌萌呆呆的。

    “该如何把灵芝娃娃抢过来?”

    景幼南隐在黑暗处,冥思苦想,却没有办法。

    以他现在的实力,加上有诸多法宝,想要击败两人问题不大。不过,要想一举镇压或灭杀,就得花费些手脚了。

    更何况,现在是在华羽宫的地盘,品果仙会上,也不可能大张旗鼓地去如此动作,不提作为东道主的华羽宫的威势,如果让别的人知道了灵芝娃娃的消息,恐怕这个天生灵物就会与他彻底无缘。

    要知道,像灵芝娃娃这样的天生神药,足以让真人挣破头来抢夺,一旦出事,就会引起腥风血雨。

    苦恼无法,景幼南低下头,正好看到了在自己脚边无聊地爬来爬去的人参女娃,目光一亮,有了主意。

    伸手把小家伙拎到身前,景幼南用亲切地语气道,“小家伙,你看灵芝娃娃落在那对恶毒夫妇手中是多么悲惨,****割肉放血,当肥猪养,你想不想救他出来?”

    “咿呀,咿呀,”

    人参女娃举起肉呼呼的小胳膊,来回摇晃,显然是非常地想。

    或许,整个天地间可能就仅有它们两个药芝能机缘巧合下修成人形,这种奇妙的同类感觉,即使没有见过面,依然血浓于水。

    “那我们就救它出来,”景幼南说了一声,然后捏了捏人参女娃胖乎乎的小脸,道,“小家伙,你看你能不能联系到灵芝娃娃,记住,一定不能惊动那对夫妻,不然的话,他们也会把你抓去,割肉放血。”

    “咿呀,”

    灵芝娃娃小脸绷得紧紧的,小身子发抖,一句割肉放血无疑是件大杀器,让它心惊胆战。

    有攀比才有幸福,比起生不如死的灵芝娃娃,它虽然也挨过打,但毕竟平时可以快快乐乐的生活,还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海岛,春暖花开,面朝大海。

    冲着景幼南比划了几句,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人参女娃拽了拽自己的绿色肚兜,小胖手平举过顶,摆出了一个古怪的姿势。

    然后,它身子按照一种特殊的韵律摇摆,小口急速地开合,却没有半点声音发出。

    景幼南在一旁看的饶有兴趣,像灵芝娃娃,人参女娃,或者可以称之为芝仙,参仙的天生灵物,智力只相当于二三岁孩童,不会提高,斗法能力近乎与无,但在别的方面,肯定有独到之处。

    天生万物,总不会一无是处。

    十几个呼吸后,缩在角落阴影中的灵芝娃娃无神的眼睛睁开,好像听到了不可思议之事,然后它使劲揉了揉眼睛,一蹦三尺高,扎着手,就向景幼南所在的方向跑来。

    “咿呀咿呀,”

    小家伙小脸放光,大声叫着,把这段时间的悲痛经历完全抛之脑后,又蹦又跳。

    周真真被灵芝娃娃的叫声惊动了,她脸上的怒气一闪而逝,身子一晃,来到灵芝娃娃的前面,抓住羊角小辫,把它再次拎了起来,使劲摇晃,恨恨地道,“你这个小东西,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又不老实了。”

    “咿呀咿呀,”

    灵芝娃娃被摇地眼前都冒出星星了,不过,听到同类话语的兴奋一直支撑着它,让它浑身发热,完全不顾顶瓜皮传来的疼痛,张着双手,往外扑。

    人参女娃也激动起来,口中咿咿呀呀地叫着,小脸通红,蹦蹦跳跳,羊角小辫甩呀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