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56.第156章 同门相遇 再见芝仙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瑞气如璎珞般向两旁散开,景幼南缓步走出,周身祥云环绕,器宇轩昂。

    云台完全是琉璃铺地,双双映彩,处处光浮,萦回曲径之间,生有玉树珠果,氤氲赤气,大放光明。

    三尺寒泉升起在中央,泉水如珠,叮咚作响,森森的凉气冒了出来,神清气爽。

    七八只巴掌大小的异种玉象正欢快地跑来跑去,小鼻子卷地老高,非常的可爱。

    见到景幼南进来,玉象也不怕生,纷纷贴了过来,发出一种嘤嘤的叫声。

    景幼南捉了一只,放在手中,玉象晶莹剔透,完美地就像艺术品一样。

    拿出几块晶石,递了过去,玉象马上用小蹄子抱住,骨碌碌打着滚,咬的咔咔响。

    看到其他玉象眼巴巴的表情,景幼南笑了笑,取出一袋晶石,倒在地上。

    小象们都扑了上来,满地打滚,咬住晶石不放松。

    “真是有趣的小东西,”

    景幼南笑了笑,站起身来,先走到角落里,点燃铜鹤香炉,袅袅的檀香之气升起,驱散台中的潮气。

    换了一身干净的仙衣,景幼南在云榻上坐下,双目低垂,想起刚刚的那一道剑光。

    虽然剑光速度很快,一闪而逝,但凭借着惊人的眼力,他还是看清了剑光里的少年,一身白衣,长相普通,赫然是在此次门中大比中大放异彩的君无悔。

    “他怎么会来到华羽宫,还来参加仙会?”

    景幼南眉头皱了皱,不得其解。

    君无悔本身就有筑基二重的境界,加上一手剑光分化的剑法,绝对是一个强悍的人物。他能来仙会,也是好事,毕竟,同属太一宗,真要是在仙会上遇到难事,他是好帮手。

    可是,品果仙会上会出现车马芝啊,这可是此次试炼的任务,君无悔既然来了,就不可能对车马芝视而不见,从这方面来说,就是竞争对手了。

    景幼南苦笑地摇了摇头,既可能是帮手,又会是竞争对手,他都不知道对于君无悔的到来,该高兴还是不高兴了。

    “咦,”

    突然之间,景幼南面色一变,下一刻,他就从云榻上消失不见。

    龙角海螺,弯月岛。

    杨柳啭黄鹂,海棠飞粉蝶,日灼仙杏,月映芭蕉,嶙峋山石生出光彩,潺潺溪流氤氲霞气,好一副世外桃源的景象。

    唯一不和谐的是,白白胖胖的人参女娃正在发了疯般的蹦蹦跳跳,口中咿咿呀呀叫着,小脸涨得通红。

    “咿呀咿呀,”

    看到景幼南进来,人参女娃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吓得瑟瑟发抖,它反而扑了过来,扬起粉雕玉琢的小脸,一边叫着,一边用肉嘟嘟的小手在比划。

    “慢慢说,”

    景幼南让人参女娃尖尖的声音刺的耳膜生疼,不由得习惯性地拎了拎人参女娃的羊角小辫。

    看得出来,人参女娃此时特别兴奋,它也不晓得疼痛,白嫩嫩的小手依然比划个不停,口中咿呀咿呀地述说。

    初开始,景幼南不意外然,还以为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人参女娃这样的小东西智力也就和三四岁孩童差不多,大惊小怪也能理解。

    不过片刻后,他就听懂了人参女娃的意思,面色凝重起来,不断地倒吸冷气。

    到最后,他完全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再也忍不住,双手叉腰,哈哈大笑,欣喜欲狂。

    “咿呀,”

    人参女娃痛叫一声,手捂小屁股,眼泪汪汪的。

    原来景幼南忘形下松了手,人参女娃啪嗒一下掉在地上,摔了个屁股开花。

    “不哭,不哭,”

    景幼南面色和蔼,没有半点以往的疾声厉色,他捏了捏人参女娃肉呼呼的小脸,然后从袖囊中取出一枚品质上好的一元丹,塞到小东西嘴里。

    摸了摸人参女娃的羊角小辫,景幼南用尽可能温和的语气问道,“小家伙,你确定?”

    人参女娃小手拉着裙角,怯生生地点了点头。

    “太好了。”

    景幼南用力挥了挥拳,少有地喜形悦色,不能自已。

    不怪他如此兴奋,实在是人参女娃透露出的消息太惊人,完全是一场天大的机缘。

    根据这个小东西所讲,它今天感应到了一丝气机,虽然很微弱,但可以断定是同类的药芝气息。

    也就是说,在左右附近参加品果仙会的修士手中,同样拥有一个和人参女同级别的天生灵物。

    得到这样的消息,别说是景幼南,就是换一个元婴真人来,也肯定像火烧了屁股一样,急吼吼出手。

    要知道,像人参女娃这样修成人身的天生药芝,称得上参仙,得到一个就是邀天之幸,气运大涨,得到两个,那简直就可以称得上洪福齐天,只有梦里才会发生的事情。

    极力压下心中翻腾的喜悦,景幼南俯下身,揉了揉人参女娃粉嘟嘟的小脸,笑着开口道,“小家伙,现在带你去找你的同伴,好不好?”

    或许是景幼南亲切温和的语气打消了小家伙心中的疑虑,或许是对于同伴的期盼让它欢呼雀跃,人参女娃很快就答应下来,小手比划,口中欢快地咿呀咿呀乱叫。

    “走,”

    景幼南抄起人参女娃的绿肚兜,下一刻,身子就化为一道璀璨的赤光,出了云台,投入到浩瀚的星河中。

    一座并不起眼的云台里,祥瑞之气从天而降,凝聚成金花玉萼影的虚影,上下沉浮。

    朱云泽头戴羽冠,身披麒麟袍,稳稳当当地坐在八宝紫霓墩,双眉浓如笔,不苟言笑,威严十足。

    他的对面,周真真头梳贵妃髻,斜插梅花簪子,懒洋洋地躺在九凤丹霞软榻上,身子上披了件细花的真丝小衣,清清亮亮的光华垂下,叮叮当当作响,很是悦耳。

    两人的中间,横了一个五彩描金桌,桌上有熊胆,海参,蒸饼、糖糕、蘑菇、香蕈、笋芽,木耳、黄花菜、石花菜、紫菜、蔓菁、芋头、萝菔、山药、黄精等等珍馐佳肴,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动。

    周真真伸出象箸,夹起一块新鲜的笋芽,用贝齿轻轻撕开,绿汁凝碧,香气四溢。

    一连吃了四五块,周真真才放下象箸,又饮了一杯葡萄酒,娇声笑道,“云泽,你不吃一点尝尝?比起宫里的御厨,华羽宫准备的这些席面别有味道。”

    朱云泽摆了摆手,开口道,“你愿意吃就多吃点,不要误了正事就行。”

    周真真白了朱云泽一眼,娇媚无限,小声嘀咕道,“不解风情的笨木头。”

    在她看来,自己找的这个男人资质上佳,品行也不错,没有太多花花肠子,在六大皇室中算得上少有的好男儿。唯一的缺点就是,过于刻板,严肃,这让人不喜。

    不过,周真真很快就把这些胡思乱想扔到了脑后,在这个仙侠世界中,强势而可靠的道侣才是可遇而不可求,至于平时只会花言巧语的小白脸子,关键时刻半点用都没有。

    用蚕丝手巾擦了擦手,周真真从软榻上坐了起来,取出一件月牙凤尾裙披在身上,越发显得腰细臀肥,********,用一种柔柔的声音道,“这次五哥让我们来华羽宫,是要我们与金光大世界那边人联系上,真不知道他有什么打算。”

    朱云泽沉吟了片刻,用手指敲着桌面,道,“五哥在鼎湖秘境中得到了常人想不到的机缘,短短时间内就晋升到筑基圆满,只差成灵境界一线,越发深不可测,他的所思所想,真的猜不透。”

    “嘻嘻,”周真真清脆的笑声打破了房中的压抑,她伸出玉葱般的手指点了点,笑吟吟地道,“我们也得到了大机缘哦。”

    “哈哈,不错,”朱云泽难得地开怀大笑,龙山鼎湖中的所得,让他做梦都会笑醒。

    “对了,到时间了。”

    周真真从软榻上跳了下来,从贴身的香囊中取出一件细脖大肚的羊脂玉瓶,瓶身描绘有云纹凤篆,宝光莹莹,一看就不是凡物。

    用手一指,玉瓶瓶口朝下,吐出一缕细线,须臾散开,显出一个三尺白胖娃娃,身穿大红肚兜,粉雕玉琢,冰雪可爱。

    只是娃娃站在地上,面色呆滞,双目无神,看上去如同玉石作的一样,不似活物。

    足足半刻钟的功夫,白胖娃娃眼珠子才转了转,有了一丝生气。

    “啧啧,这股成熟药芝的香味,真是让人沉醉啊。”

    周真真走上前去,扭了把灵芝娃娃的小脸,然后把手指放在鼻尖嗅了嗅,俏脸上露出如痴如醉的是神情。

    “嗯,”朱云泽答应一声,手一翻,手里多了一把细细的玉质小刀,还有两盏银杯。

    “咿呀,咿呀,”

    睁眼看到眼前寒光闪烁,灵芝娃娃猛地清醒过来,作死地挣扎,小胳膊小腿使劲地踢腾,口中不断咒骂。

    “小东西,还是这么不老实,欠打。”

    周真真别看长相甜美纤弱,实际上心肠十分地硬,她抓住灵芝娃娃的羊角小辫,把小家伙拎了起来,扬起巴掌,噼里啪啦正正反反打了七八下。

    灵芝娃娃一下子就被打懵了,眼睛睁的大大的,欲哭无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