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53.第153章 幽冥血矛 如椽大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无纤云,月白如昼。

    一道剑光凌空劈来,璀璨的光芒,陡然间爆发,绽放出如水的智慧光晕。

    如裂帛般的撕扯声传来,情网寸寸崩溃,风一吹,归于无形。

    情丝如网,也挡不住智慧法剑,无坚不摧。

    景幼南心神一动,元灵性光重新化为宝镜,悬于脑后,莹莹光亮倾洒下来,映出琉璃本色,通彻无垢。

    经过如斯洗练,斩断情网后,心性竟然有了一丝的进步。

    虽然并不起眼,但这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想到前几天碰到的一个魔宗弟子施展的道术孽镜台也帮自己洗练了一番道心,景幼南不由得开怀笑道,“魔道贼子,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可恶,”

    夜未央怒火冲天,血气上涌,头发根根竖起,把高冠都顶了出去,状若疯狂。

    他手中的法宝百美图泛起淡淡的宝光,上面浮现出的一位位美人儿神情萎靡,摇摇欲坠,显然,元气大伤。

    百美图确实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但毕竟品阶尚低,遇到全力施为的上上品灵器九曜明皇镜,一下子就吃了大亏。

    即使没有伤到根本,但起码需要三五年的时间寻找材料,重新修复。

    一想到这,夜未央是又气又怒,双目几乎要冒出火来。

    景幼南对夜未央的愤怒视而不见,他手持宝镜,踏前一步,气势逼人,道,“合欢宗的贼子,乖乖地滚出华羽宫,今天或饶你不死。”

    “好霸道,”

    “真嚣张。”

    “太狂妄。”

    景幼南话一落,四周观战的不少人纷纷变色,拍案而起。

    来参加品果仙会的绝大部分都是魔道的年少俊杰,现在看到一个玄门子弟如此动作,就有了同仇敌忾之心,自然而然地站在夜未央身后。

    年轻人,从来不乏热血,向来是想到就做。

    一名头戴竹冠,双眸惨绿的青年率先站了出来,他用手一指,丝丝缕缕的血气凝聚,眨眼化为一根血色长矛,寒光凛然。

    长矛长有半丈,上面生满密密麻麻的血色花纹,浓郁的血腥气扑面而来,虚空中都响起阵阵的鬼哭狼嚎之声。

    “玄门贼子,休要猖狂,看矛。”

    竹冠青年大喝一声,血色长矛掷出,力大势沉,不可阻挡。

    长矛出手的刹那,矛身上的花纹如活物般蠕动起来,一股来自地狱黄泉的气息复苏,阴森而又深沉,让人堕落轮回,永世难以翻身。

    “是容克。”

    “一出手就是绝杀道术幽冥长矛,看来他是怒了。”

    “啧啧,有好戏看了,据说容克得到过一份古老的传承,实力深不可测。”

    “不错,他可是与慕容垂并称的魔道双骄。”

    围观的几人认出竹冠青年的身份后,都露出兴奋之色,容克可是天马岭一带年轻一辈的翘楚,领军人物,有他亲自出手,就有好戏看了。

    “好道术,”

    景幼南双目一凝,天门上的火鸦拜日图向上一跃,当空打开,烈烈火焰中,火鸦起舞,光芒夺目。

    咄,

    锋芒毕露的幽冥长矛钉在火鸦拜日图上,深入三尺,矛尾乱颤,发出嗡嗡的声音。

    “嘶,挡住了。”

    “是啊,看上去并不吃力。”

    “举重若轻,这个玄门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

    阁楼上,亭榭前,花树下,山石旁,赶来的围观者看到半空中僵持的一矛和一图卷,都惊讶地瞪大双目,这样的场面,出乎他们的意料。

    在场众人还以为容克的幽冥长矛能让对方手忙脚乱,不小心还能吃个大亏,哪里想得到,场中俊美的少年化解起来,风淡云轻,看上去并不吃力。

    这一下子,在场众人对于景幼南,不由得刮目相看。

    夜未央虽然了得,道术也精深,但毕竟不是天马岭一带的人物,在场众人并没有直观的感受。而容克却是他们耳熟能详的天才,等到两人争锋,围观的人们才看出景幼南的真颜色,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啊。

    “哼,”

    容克一击无功,双眼眯成一条缝,丝丝缕缕的杀机酝酿。

    他的背后,魔气冲霄而起,铺散开来,结成一尊高有百丈的魔神,脚踏黑龙,独眼如灯,周围云气翻滚,气势滔滔。

    仿佛感受到容克的怒意,魔神独眼睁开,射出几十步的红光,显现出尸山血海,地狱修罗的恐怖异象。

    魔神一出,周围虚空浮现出条条狰狞的通天锁链,上接苍穹,下连大地,一股无形的束缚之力蔓延开来,每个人心头都沉甸甸的。

    “这是什么道术?”

    “好恐怖的魔神。”

    “看他的独眼,太可怕了。”

    强大的气势笼罩下,围观的众人目露震惊之色,下一刻,就像炸了锅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慕容垂眸子闪了闪,沉声道,“魔气十分精纯。”

    单如慧双瞳深处的佛门梵文再次亮起,好一会才沉寂下去,道,“应该是中古遗留下的功法,魔神是天生地养的。”

    “嘿,有意思,”

    慕容垂拢了拢衣袖,他一直以为容克脾气暴躁,一点就着的性子,将来难成大器,与他齐名是对自己的侮辱。

    今天一见,才知道盛名之下无虚士,任何一个能被人交口称颂的天才,都有自己的底气。

    博阳头上的王冠镶嵌有十三颗东珠,在月色下,映出异样的光芒。

    他的身边,活力无限的小师弟依旧是蹦蹦跳跳,话语连珠,“师兄,你看,百丈大魔神。哎呀呀,还是个独眼龙。他身后好多链子,看上去真威风。”

    博阳额头上垂下几条黑线,碰上个话唠师弟真是头疼,也不知道这小子如此跳脱的性子,是如何修炼到筑基境界的。

    沉了沉心,博阳开口道,“他修炼的是《迦罗魔神观》,最后一步凝聚出迦罗真身,手持杀戮锁链,纵横不败,所向无敌。”

    “一听就是好厉害的样子。”

    活泼小师弟听得直流口水,他最喜欢这种高大威猛的道术了。

    “厉害是厉害,只是修炼不易,要吃苦。”

    博阳对这门道术所知甚详,其中的修炼方法简直可以把人折磨地生不如死,不少人都在这门道术面前望而却步。

    说着修炼迦罗魔神观的痛苦之处,博阳不经意间看到自己眼前师弟自顾自打起哈欠,不由得目光越来越亮,到最后几乎要放出过来。

    “师兄,你怎么了?”

    小师弟缩了缩脑袋,身子一个劲往后退,他是被对面师兄绿油油的目光打量地发毛了。

    “是个大好事。”

    博阳面带笑容,不再言语。

    “神神叨叨的,”

    见左右问不出来,小师弟嘟囔了一句,神色悻悻。

    好在,他真是好动的性子,不到半刻钟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重新大呼小叫起来。

    “战,”

    面对独眼魔神浓如实质般的压迫,景幼南舌绽春雷,用手一指,明皇从宝镜中走出,立于虚空之上。

    头戴日冕,身披龙衣,腰悬天子剑,即使只是一道模糊的虚影,但明皇执掌乾坤,凌驾四海的气势,依然锐不可当。

    魔神与明皇遥遥相对,强大的气场释放出来,不停地碰撞。场中的气氛变得非常的压抑,颇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凝重。

    围观的众人也都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也不眨,等待大戏开锣。

    形势一触即发,接下来,必然是惊天对决,石破天惊。

    就在这个时候,一支如椽大笔拨开云光,降临场中。

    以青天作纸,笔尖轻颤,行云流水之间,一个四四方方的散字跃然而出,光明大作。

    散字一出,场中的对立气氛一扫而空,就好像把乌云吹走,重新晴空万里似的。

    下一刻,大笔急剧缩小,然后往上一跃,落到一名中年人手中。

    中年人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多岁,头戴书生巾,一身青衣,面容俊朗,身材修长,只是随随便便这么一站,就有一股岿然不动的沉静,令人安心。

    “金丹宗师,”

    景幼南退后一步,看了眼中年人周身环绕的青色烟气,目中若有所思。

    修士一旦凝聚出金丹之后,一举一动就会有丹煞随行,外在表现就是横空的烟气。

    比起真气来,丹煞烟气无疑更是灵活,且近乎于实质,能影响的天地元气是相同真气的十倍,甚至百倍以上。

    也正因为如此,只有金丹境界及其以上的修士,才有资格修炼蕴含天地规则的神通,金丹境界以下,任凭你天资绝世,气运无敌,由于体内是真气而不是丹煞之力,则没有可能理解神通的运转。

    “是华羽宫的掌教大弟子魏青。”

    “他成就的是三品金丹,乃是有望大道的天才啊。”

    “不错,听说他已经是内定的下代宫主。”

    “他不是出外寻找机缘去了吗?怎么回来了?”

    看到中年人出现,不少的人惊讶出声,这个魏青可是掌教大弟子,金丹宗师,在华羽宫中的话语权很重,就是很多长老都远远比不上。

    容克当然听说过魏青的事迹,他犹豫了下,还是主动散去了背后的魔神虚像。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还是礼貌点好。不然的话,吃了亏,也没地方说理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