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52.第152章 佛前心慧 法剑斩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宫殿前,明月如晕,玉树生姿,奇花异草,香气袭人。

    单心慧头梳如意髻,身披月白法衣,精致无暇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眉心处一点朱砂,淡雅脱俗。

    她凝眉目视场中,隐隐可以看到,美眸深处佛光闪烁,有舍利的虚影上下沉浮。

    “单道友也来了。”

    慕容垂大步走了过来,长发披肩,双目如电,气息深沉不可测。

    单如慧点点头,好一会才轻启红唇,开口道,“比起上面的大宗,我们天马岭还是远远不成气候。”

    “不错,”

    慕容垂表示认可,场中的两人别看都是筑基境界,但施展的道术之精妙,运用之熟练,实在是让天马岭很多天人境界的修士都感到汗颜。

    单如慧扬起俏脸,眉心上的莲花印记微微抖动,缓声道,“天马岭不是久居之地。”

    “哦?”慕容垂剑眉挑了挑,目光扫过对方略显赤金色的双瞳,凝声道,“单道友是打算离开天马岭了?”

    单如慧神色不动,嘴角却挂起淡淡的笑容,开口道,“慕容道兄不是也早就下决定了嘛。”

    慕容垂眼皮跳了下,心里不自在。

    每次跟这个单如慧在一起,都会有一种被她完全看穿的感觉,她就好像是轮回千百世的佛陀菩萨,智慧如海,任何人的一举一动她都掌握在心。

    就像刚才这一句反问,慕容垂是真不知道对方是否知道自己接触了黑狱,还是凭着她的直觉猜出,或者是无意地一问。

    这种摸不上头脑的感觉,实在让人难以舒服。

    慕容垂索性不去想,也不接话,把目光投向场中,看两人斗法。

    对了,还有这个见过一面的家伙,也是个不讨喜的货色,慕容垂看着景幼南,心里暗自嘀咕。

    博阳身子隐在阴影处,如泥胎塑像,一动不动。

    他的那位小师弟倒是很活泼,手摇折扇,看得眉飞色舞,手舞足蹈。

    “师兄,师兄,那个穿杏黄色道袍的是合欢宗的夜未央,很厉害的啊,听说我们宗的明秀师姐对他颇有意思,真是羡慕啊。”

    “哎呀,师兄,夜未央使出百美图了,这可是合欢宗大名鼎鼎的法宝啊,看来他是要拼命了。”

    “啊,对面那个家伙是谁?太猛了,一出手就是上上品灵器,看那宝光,好精纯。”

    “一定是玄门十宗的狗大户,也只有他们占据灵脉矿山,拥有如此的法宝。”

    长相清秀的年轻人此时蹦蹦跳跳的,一会咬牙切齿,一会骂骂咧咧,他死死盯着空中的宝镜,眼中恨不得能伸出两只手来,把镜子抓到怀里。

    博阳对身边师弟的话充耳不闻,第一眼看到景幼南的时候,他就认了出来,正是在龙山鼎湖秘境中出现,让自己的尸柩灵灯元气大伤的那个家伙。

    “想不到你来到天马岭,正好来个了断。”

    博阳尽管换了肉身,但心中的恨意未消,杀机酝酿,身后的尸气悄无声息的凝聚成长河,哗哗作响。

    活泼的小师弟正兴高采烈,就感到周围一股彻骨的寒意,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小声嘀咕道,“该死,怎么突然这么冷了。”

    小亭上,红泥小炉,茶香四溢。

    苏邢锦衣玉带,脚蹬步云履,端坐在石凳上,英俊潇洒。

    他的对面,卢秋月头梳碧螺髻,一袭鹅黄色绣着祥云的上衣,下罩月牙色的垂苏软裙,清丽脱俗,气若幽兰。

    看了眼下面争斗的两人,苏邢用手摩挲着茶盏,道,“卢道友博通百家,见多识广,不知道可知两人的来历?”

    卢秋月浅浅一笑,声若银铃,道,“那小女子就献丑了。”

    “洗耳恭听。”

    苏邢伸了伸手,示意可以开始。

    卢秋月直了直身子,袖口上细密交织的花纹如水纹般流转,若有若无的妙音缠绕,她捋了捋额前的秀发,道,“穿杏黄道袍的那位道友,用的法宝是百美图。据说,要炼制这件法宝,需要找到一百个倾国倾城的女子相恋,在爱意达到巅峰的时刻,抽身而退,然后摄取其中的意念,融入图中。如此法门,自然是魔道六宗的合欢宗的手法。”

    “不错,百美图,千美图,万美图,是合欢宗独一无二的法宝。”

    苏邢喝了一杯清茶,心里对合欢宗弟子的心性也是暗自惊讶。

    只有真正的相恋,相爱,才会让爱意达到巅峰,蕴含的意念越是磅礴。而就在这达到极乐之时,却要斩杀相爱之人,这又是何等的冷酷无情。

    更何况,这不是一次,而是足足上百次,千次,甚至万次。

    饶是他自诩心志如铁,也下不了手,光想一想,就是心乱如麻。

    经过这样一次次的折磨,能撑下来的人,或许会让人们厌恶,但绝对是相当的可怕。

    “至于另一个人,”卢秋月大眼睛眨了眨,犹豫了片刻,道,“他浑身气机精纯,护身宝光没有半点杂质,肯定是修炼的一等一的上乘玄门功诀。可是,我真看不出他属于哪个门派。”

    苏邢有些惊讶,出声道,“卢道友也不知?”

    由于某些因果,金文大世界对于地上的门派,特别是玄门的功法道诀,很是熟悉,虽然真正的玄妙是肯定不知道,但能认出来,却是轻而易举。

    此行从金光大世界来的三位王侯之女,在她们的国度都是有名的博闻强记的才女,不知道阅读过多少的资料,让她们能认不出来,可是少见。

    卢秋月却并没有觉得奇怪,她挥了挥水袖,从从容容地道,“世界中的功诀道法浩若烟海,而人力有时尽,即使孜孜不倦一生,也只能见识沧海一粟。更何况,这数千年来,玄门蓬勃发展,每日不知道有多少功法道诀出世,我不认得,很正常。”

    “说的也是。”

    苏邢略一思考,点点头,认为很有道理。

    上万年来,玄门一支独大,不知道多少惊才绝艳,远超先辈之人出世,光是他们创造的功法道诀,就数不胜数。

    毕竟,岁月流逝,世界也在不断发展,金文大世界中储存的资料,也成老黄历了。

    卢秋月贝齿如编,静静地喝了一杯香茶,才开口道,“苏道友,下面如此打斗,难道华羽宫不准备制止?”

    “呵呵,”苏邢笑了笑,笑容复杂难名,道,“这些大宗弟子的事情,可不是我们华羽宫能插手的。”

    卢秋月深深看了苏邢一眼,没有说话。

    作为沟通金文大世界和大千世界的门户,天马岭以前的地位是超然的,而随着最近的变故,双方强势插手,华羽宫的地位激流直下,生存的空间严重被挤压。

    作为华羽宫的核心弟子,苏邢别说是对地面上大宗弟子没好感,就是对自己这一行来自金光大世界的三人,也是冷眼旁观。

    无关乎好坏,只是利益不同的冲突罢了。

    场中,景幼南一推道冠,显出如火云般的赤光,三盏金灯熠熠生辉,上面分别托起九曜明皇镜,火鸦拜日图和赤焰神箭。

    宝光绕身,景幼南若火神降世,声音震荡空间,道,“合欢宗的贼子,还不束手就擒?”

    “休想,”

    夜未央张口怒喝,他头顶上的百美图完全展开,一名名妖娆多姿,容貌绝美的女子从画卷中走出,环佩交鸣,香风阵阵。

    上百名女子,有的浓妆艳抹,有的不施粉黛,有的长裙曳地,有的半裸薄纱,或是清纯,或是娇憨,或是妩媚,或是性感,或是火辣,或是成熟。

    她们齐齐站在一块,风情流露,刹那间的绝世芳华,令人心神荡漾,难以自持。

    “情为何物,让人生死相许。”

    上百名绝美的女子轻歌曼舞,呢喃声中,刻骨铭心的爱意勃然发出,化为漫天的细网,当头罩下。

    情,无处不在,难以割舍。

    爱,刻骨铭心,交织成网。

    人生天地间,就难以逃脱情网的束缚,只能在里面挣扎,仰望星星点点的晴空。

    情网完全伸展开来,蔓延到整个庭前,从远处看,密密麻麻的,就好像蜘蛛网。

    “去,”

    夜未央神色凝重,用手一点,情网束成一线,飘落而去。

    “嗯?”

    景幼南眉头挑了挑,情网简直如同视护身宝光为无物,直接落在了自己的身上,甩都甩不掉。

    细语呢喃的声音突兀地在心底升起,美人儿深闺中的幽怨,长相厮守的缠绵,脉脉含情的祝福,千万般的情绪一起涌上心头,剪不断,理还乱。

    情丝缠绕,越是挣脱,束缚地越紧。

    “有趣,”

    景幼南神色不动,细细地咀嚼变得清晰的爱恨情仇,这是一种别样的经历。

    难怪人说,情关难过。

    纷纷扰扰的感情,就如同线头般分不开,一旦陷入其中,就会一叶遮眼不见泰山,最终陷入其中。

    不由得,一首小诗历历在目,字字清晰,大放光明: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长笑声中,景幼南元灵性光凝成三尺法剑,对着密不透风的情网,一剑斩下,干净利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