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51.第151章 水月镜术 试水深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八月之望,白露暖空,素月流天,清亮的鹤唳声远远传开,龙诏阁在氤氲烟气中若隐若现,宛如人间仙境。

    景幼南羽衣鹤氅,端坐在高台上,双眼似开似闭,周围云雾缭绕,朵朵黑白莲花竞相开放。

    突然,景幼南站起身来,双目一凝,额头的太虚法眼裂开,一道肉眼难见的白光飞出,快似箭矢,迅如闪电。

    离龙诏阁三五里外,金玉铺就的大殿中,正中央横着富丽堂皇的软床。

    软床雕龙刻凤,四角高悬明珠,垂下精致的流苏璎珞。

    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伸出,挂起珠帘,身穿杏黄色仙衣的夜未央怀抱一名娇艳的女子,正在相互交谈,玩的兴高采烈。

    女子双颊胜火,身上的法衣上红艳艳的花纹从上面铺到脚边,云光笼罩在上面,宝气氤氲,娇声道,“师兄,你坏死了。”

    声音又娇又媚,如棉花糖,让人不由得想咬几口。

    “小蹄子,”夜未央运转功法,身后的幽幽深深的真气飞出,如同游龙惊凤,包裹住女子,等她软绵绵地倒在地上,才放开她,把目光投向床前的铜镜上。

    铜镜高有三尺,周边雕刻有古怪的花纹,如龙如蛇,映出如水清光,清澈透明。

    此时,镜面上正显现出一具玲珑妙体,躺在浴池中,精致的俏脸,摇曳生姿。

    池边衣架上搭着玫瑰胸衣,织锦罗裙,绣有宫殿深深的纱衣,赫然是一名华羽宫的核心女弟子。

    只是这名女弟子并不知道自己的胴体完全落在别人的眼中,纤毫毕现,她犹自欢快地拍着池水,双眉弯弯,口中哼着不知名的歌谣。

    “啧啧,身材不错,”

    夜未央紧紧盯着浴池中女弟子的小脸,目中满是很有兴趣的样子。

    “师兄,”

    软床上的女子作出吃醋模样,娇嗔不依,身上莹莹的光华跳动,化为一个小小的凤凰,引亢高鸣。

    夜未央对自己这个刚得手的师妹还是很宠爱的,连声道,“好,好,我们看下一个。”

    下一刻,镜光一转,一名头梳双抓髻,面容俊美的少年出现在高台上,他盘膝而坐,看来在修炼道术。

    “呀,”

    艳美的小师妹捂住红唇,美目睁大,芳心不受控制地跳动起来,好一个俊俏的小郎君。

    夜未央上下打量镜中少年周身洋溢的精粹清光,猩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嘴角,用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道,“想不到也有玄门弟子来凑热闹了,好,真好。”

    这个时候,镜中映照出的羽衣高冠的少年陡然站起身来,双目爆发出难以想象的璀璨光芒,刹那间,镜面如丢进了一个石头,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被发现了,”

    夜未央面色微变,双手穿花蝴蝶般抖动,一个个符文升起,落入镜面中,抚平镜光。

    “啊,”

    艳丽的小师妹突然尖叫出声,差点跳了起来。

    原来,就在镜面将要恢复平静的瞬间,一股无形的力量从最深处传来,就好像有两只有形的大手伸出,直接向两旁拉开镜光。

    一只银白色的眸子突兀地从镜光缝隙中挤了出来,高悬其上,冷漠无情。

    任是艳丽小师妹刚刚开辟丹海,成就筑基修士,被这银白眸子扫过,细腻如瓷的肌肤上依然生出了一层鸡皮疙瘩,娇躯发颤。

    “大胆,”

    夜未央暴喝出手,五指如钩,森森冷的魔气带起连串的空气爆音,如闷雷在耳边炸响。

    道术,幽冥鬼爪,携带地狱深处的幽冥之意,可以侵蚀修士的灵魂。

    面对幽冥鬼爪的恐怖威势,银色眸子静止不动,直到魔气到了近前,才向上一跃,化为漫天的幻影,向四面八方飞去,消失不见。

    咔嚓,

    床前的铜镜上显出一道刺眼的裂痕,如人微微翘起的嘴角,正发出无声的嘲笑。

    夜未央脸色彻底阴沉下来,牙齿咬得咯咯响。

    本来他是用水月宝镜来窥视宫中的年少俊杰,一来可以满足他心中的阴暗恶趣味,二来,可以知己知彼,做到心头有数。

    可是,如今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窥视没成功,反而让人趁机反窥视了一把,顺便还把自己价值连城的宝镜毁掉。

    发生这样颜面无光的事情,怎么能不让向来心高气傲的夜未央暴跳如雷呢。

    龙诏阁,高台上。

    景幼南手按额头,上面的太虚法眼符文闪烁,交织出一幅幅并不算清晰的画面。

    如果有人细细去看,就会发现,画面中有金碧辉煌的大殿,富丽堂皇的大床,阴沉的男子,半裸而又诱人的美人儿,完全是夜未央殿中的一切。

    看了一眼画面中夜未央杏黄色道袍上的花纹,景幼南眸子闪了闪,喃喃自语道,“原来是合欢宗的弟子。”

    合欢宗是魔道六宗之中最让玄门厌恶的宗派之一,几千年来,不知道多少玄门天才弟子被合欢宗以各种想不到的手段勾引了过去,心甘情愿成为鼎炉,浪费了大好的才华。

    可以说,在很多方面,合欢宗宗内的俊男靓女远远比真正的道术杀伤力更强,道术磨灭是肉身,而合欢宗玩弄的是感情,他们让不计其数的人坠入情网,永不脱身。

    景幼南就从门中记录上看到过,二十年之前,门内的真传弟子,名震一时的天才,宗泽,就为了一个女子,毅然决定叛门而出,投身到合欢宗。

    这一事件引起了轩然大波,要不是合欢宗的山门向来神秘无人知晓,恐怕执玄门牛耳的太一宗就会杀上门去,清理门户。

    就是这样,太一门也派出了五名真人带领十支执法小队,连续摧毁了十几个合欢宗在外的据点,来作为被挖角的报复。

    从这一件事情上可以看出,太一宗作为玄门之首,是绝对的霸道强势,而合欢宗竟然能令太一宗的真传弟子自愿舍弃一切,也是不可小觑。

    “哼,正好拿你开刀,看看这次果会的水,到底有多深。”

    心中转了几个念头,景幼南长袖一甩,下了高台,顺着自己所见的画面指引,很快就来到了大殿外。

    此时,皎洁如月,亮如白昼,仰飞纤缴,俯钓长流。玉树白石,紫兰瑶草,亦是相映成趣。

    庭中,几只巴掌大小的可爱玉象跑来跑去,小小的鼻子吸起泉水,喷出漫天的水花,正玩得不亦乐乎。

    “好风光,看来我这次要做一回恶客上门,焚琴煮鹤了。”

    景幼南自嘲地笑了一声,毫不犹豫,断喝一声,天门上火光冲天而起,化为一只遮天蔽日的巨大手掌,冲着下面的宫殿,狠狠拍了下去。

    轰隆,

    他体内的真气何其雄浑,这一下子全力施为,整个宫殿都发出了难听的吱吱声音,就好像要散架一样。

    “是谁活的不耐烦了,敢动本大爷的宫殿?”

    暴怒的吼声从宫殿深处响起,下一刻,光芒一闪,夜未央出现在殿门前,长袖飘飘,眉宇间满是狂暴的怒意。

    等看清楚来人,夜未央怒火瞬间翻了倍,他气的手都哆嗦了,用牙缝中挤出来的声音道,“好啊好,你现在还敢找上门来,今天就让你有来无回。”

    “大言不惭,”

    景幼南不屑地哼了一声,仰起头,剑眉上挑,冷声道,“合欢们的贼子,也就是会躲起来偷偷摸摸地窥视,成不了大器。”

    夜未央正在为刚才这事恼怒,景幼南的这句话无疑是直接击中了他的痛脚,顿时,他面红耳赤,探手到腰囊中,取出一件金晶玉镯,往空中一抛。

    玉镯金灿灿的,上面雕刻有玄妙的符文,这一祭出,光芒大作,一声声勾魂摄魄的妙音入耳,令人头晕目眩。

    “小技尔,”

    在华羽宫这样的地方,景幼南自然不会使出杀手锏的玄器五岳真形图,他用手一指,元灵性光聚于顶门,化为三朵金灯,飞虹流彩,温暖光明。

    夜未央的法器主要是音攻为主,出其不意之下扰乱对手的灵智,可惜,景幼南修炼出元灵性光后,对这一方面有着远超人想象的抵抗力。

    这一下子,夜未央是碰到了铁板上。

    “赤焰神箭,”

    挡住玉镯后,景幼南用手一招,三支赤焰神箭迅速成型,划破夜空,尖锐的啸声,传出数里远,远近震动。

    “有人动手了。”

    “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子,敢在华羽宫动手?”

    “哼,华羽宫又如何,私人恩怨,他们也管不着。”

    “说那么多干嘛,去看看就是。”

    “对对,去看看。”

    “明天就是果会,开胃菜啊。”

    这一刻,不知道多少来参加品果仙会的年少才俊披衣而起,把目光投向此处。

    “合欢宗的真传弟子,倒是有几分手段。”

    景幼南手指如飞,指挥赤焰神箭来回飞舞,招招不离夜未央的要害。

    可惜的是,夜未央守地非常沉稳,他祭出了一件满是珠翠的宝伞,撑开之后,风起云涌,把火光都挡在了外面。

    “看来,得想个办法了。”

    景幼南目光转动,要是激发东华慈光星辰尺的话,应该可以破去对方宝伞的防御。不过,这华羽宫毕竟是魔道称雄,像东华慈光星辰尺这样的法宝,太过拉仇恨,还是不用的好。

    这样一来,就得用别的方法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