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50.第150章 黑狱蝉儿 佛门插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华羽宫,月满楼

    祥云光满,瑞霭香浮。

    福瑞之气丝丝缕缕从虚空垂下,玲珑玉树笼朱烟,琪花瑶草碧连天。

    慕容垂头戴高冠,身披天魔血衣,上描血池,下绣天魔,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他盘膝坐在云台上,双手结一个古怪的法印,身后隐隐显出一个模糊的青铜门户,铁锈斑斑,散发出神秘的气息。

    他的对面,斜横一架金丝软榻,衔兽银钩挂起珠帘,明珠高悬,晕晕光辉中,显出一名美貌女子。

    女子手托香腮,半躺在软榻上,幽幽深深的光华垂在身上,好似是用七彩光芒织成的裙子,绽放出无量的光明,美轮美奂。

    往上看,简单的发髻上绾一只梅花簪子,细细的黛眉,小小的樱桃小口,略施粉黛的俏脸清丽绝伦,如同一朵刚刚出水的水仙花。

    美貌女子用纤纤玉指拨开一个荔枝,露出圆滚滚的果肉,咬了一口,道,“慕容垂,你考虑的怎么样?如果你以后想成就金丹,甚至冲击真人境界,加入我们是最好的。”

    声音娇柔婉转,好似话音出口,周围都带起细细的香气,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心神荡漾,不能自已。

    慕容垂抬起头,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忌惮之色。

    眼前这个女子的味道远不是他后宫的侍妾们可比的,但她整个人却如同笼罩在一抹阴影黑暗中,总是若即若离,看似在眼前,实际在天边,永远让人看不清楚。

    他虽然不忌讳女色,但却对自己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深深地知道,实力的提升才是最根本的,其他都是旁枝末节。

    更何况,这样的女子太过难以测度,非常难缠,可不是好的伴侣。

    沉吟了片刻,慕容垂开口道,“地面之上,我只知道有十大玄门,六大魔宗,你们黑狱我从来没听说过。”

    软榻上的女子坐起身来,纤美的玉足在空中摇呀摇,笑声如银铃般清脆,道,“岂不闻,善战者无赫赫之功?玄门,魔宗,妖道,甚至西方的佛教,都有我们黑狱的人占据高位,单论潜势力,我们可并不比任何一方弱哦。”

    慕容垂嘴角抽动了下,心里想,这个牛皮吹的可真不小。

    “看来慕容道友对我们黑狱的实力还是心存疑虑呢,”女子坐直身子,身后的真气升腾,如龙如蛇,呼啸往来,哗哗作响,她纤纤玉手在半空中虚划而过,条条真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凝成一本经书。

    经书厚有尺许,深黑如墨,封面上有一尊无头魔神,腹生双目,手持开山斧,顶天立地,咆哮苍穹。

    即使只是数笔勾勒,但无头魔神天不怕,地不怕,横行霸道的气势依旧透过纸背,经久不散。

    慕容垂豁然起身,双目亮如星辰,他死死地盯着无头魔神高举过顶的神斧上的玄妙花纹,一字一顿道,“天刑神魔图录。”

    “如何?”

    美貌女子用手一弹,经书一页页翻开,里面全是无头魔神的图面,或背靠青天,或端坐宝莲,或横卧如佛,或沉稳似钟,千姿百态,不可名状。

    细细看去,每一幅无头魔神的图画都仿佛在讲述一段古老的传说,散发出亘古存在,无可匹敌的力量。

    “好,我答应你。”

    慕容垂这次毫不犹豫,直接点头答应,这本经书,是他梦寐以求的,决不允许错过。

    “聪明,”美貌女子打了个响指,嫣然一笑,风姿绝世,随后探手香囊中,取出一件拇指大小的骨塔,连同经书一起送了过去,道,“骨塔一定要收好,我会联系你的。还有,最后要记住人家的名字哦,我是月蝉儿,咯咯。”

    妩媚到骨子里的女声响起,一道阴影陡然间拉长,须臾到了百丈外,美貌女子连同横在空中的香塌,统统消失不见。

    “黑狱,月蝉儿,”

    慕容垂念叨了几句,嘴角露出一丝莫测高深的笑容,他收起骨塔,把《天刑神魔图录》翻开放在膝盖上,神情凝重,开始逐字逐句地推敲,思考,领悟。

    不到半个时辰,慕容垂合上经书,双目睁开,隐隐之间可以看到,两个深不见的漩涡生成,最里面,无头魔神咆哮不休,手中的大斧光芒万丈,仿佛要劈开这个苍穹,再现伐天之举。

    月蝉儿齿如含贝,绛唇映日,淡粉色纱裙拖曳到底,裙裾摆动如水纹般荡起涟漪,细细密密的流光萦绕在身前,若有若无一样,不可测度。

    这样一个琼姿花貌的绝世美人儿,无论到哪里,都会引起人们的惊呼,可是在华羽宫中,来来往往的侍女仙姬,弟子门人,却个个如睁眼瞎一样,即使擦肩而过,也没有任何反应。

    她如同行走在阴影里,又好似漫步在另一个不同的世界,与普通人没有交集。

    穿过抄手游廊,绕过戏鹤池,转过三五楼台,月蝉儿停住步子,捋了捋耳边的秀发,望向前方。

    菩提树亭亭如盖,风一吹,梵音佛唱之声,不绝于耳。

    法源一身月白色僧衣,眉清目秀,赤足如莲,跌坐在菩提树下,拈花而笑,神态悠然。

    “月施主,”

    法源行了一礼,眸子如琥珀般清亮。

    月蝉儿秀眉皱了皱,冷冷笑道,“怎么,连一向号称苦修金刚不动根本禅的法源大师都惊动了?”

    法源合十当胸,声音平静,道,“门户已开,天地大劫近在眼前,佛门怎能置身事外?”

    “呵呵,说的好听。”月蝉儿皮笑肉不笑的,道,“要不是你们佛门在后面推动,那个昏庸的纣王会打开封印?还不是你们佛门觊觎门户后的东西,想要振兴佛门?”

    “一个纪元,一个轮回,天地大劫该来总会来,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法源神色古井不波,吐字清晰,道,“大劫之下,我们需要的不是猜忌,而是合作。”

    “也是。”

    月蝉儿点点头,一旦门户完全打开,连同那个神秘之地,首当其冲的就是玄门,谁让他们在大千世界中一支独大,这个时候,就要承担应有的责任。

    至于黑狱和佛门这样的势力,说不定还可以浑水摸鱼,抓住机会,一飞冲天。

    毕竟,大劫之中就会有天大的机缘,只要能抓住,就会得大千世界的气运加持,鸿福齐天,无往不利。

    “月施主果然是明事理之人。”

    法源洒然一笑,站起身来,他身材修长,立在庭中,如雪中青松,矫矫不群。

    月蝉儿美眸闪了闪,道,“法源道友不会是直接出手吧?”

    法源步步生莲花,周身弥漫佛光,他摇了摇头,开口道,“别看玄门现在完全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要是我们一旦伸手过界,那些老家伙肯定会蹦出来,不依不饶。我们佛门居于贫瘠西方,灵气枯竭,门下弟子稀少,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嘻嘻,法源道友是想要交给小儿辈解决喽?”

    月蝉儿巧笑倩兮,风采夺目。

    “小儿辈的事,当然要交给小儿辈解决。”

    法源与月蝉儿相视一笑,默契在心。

    宝光殿,明阳阁。

    一名青年人慢慢踱着步子,不疾不徐,沉稳大度。

    他头戴王冠,身披锦衣,腰系玉带,只是在银烛的映照下,面色异常的惨白,一双没有生气的灰扑扑眸子,让人看一眼都会作噩梦。

    转了三圈后,青年人袍袖一展,上了云床,盘膝坐下。

    口中念动咒语,不多时,青年人天门大开,一缕缕的尸气溢出,鬼哭狼嚎之声突兀地在大殿中响起,阴森森的气息开始弥漫。

    尸气越聚越多,几乎要化为实质,紧接着,如云的尸气一阵翻滚,托出一盏尸柩灵灯,冰冷冷的光芒,照亮空间。

    尸柩灵灯微微转动,它的周围,浮现出一张张狰狞的面孔,痛苦,嫉妒,仇恨,杀戮,等等负面情绪疯狂凝聚,转而又化为精纯的灯油,让灵灯的火焰更为的阴森冰冷。

    从上空看,宝光殿笼罩在一层惨白的幽光里,鸟兽绝迹,声响皆无,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足足一个多时辰,青年人睁开眼,手一招,尸柩灵灯落到掌中,上面花纹清晰,色泽艳亮,一看就不是凡品。

    青年人的眉头却深深的皱了起来,几乎拧成了一个疙瘩,好一会,他才吐出一口浊气,开口骂道,“都是那个该死的小子,要不是因为他那件古怪的玉尺,我的这件尸柩灵灯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要让我再遇到你,不然的话,一定把你先种了荷花,再元灵点天灯。”

    他咬牙切齿,恨意滔天,声音逐渐拔高,到最后,几乎要咆哮起来。

    看得出,对于损坏自己灵灯法宝的人,他是恨到了骨子里,不死不休。

    宝光殿的殿门打开,一名长相清秀的少年翩然而入,他长身玉立,披发在肩,手摇折扇,开口笑道,“博阳师兄又在修炼?难怪师兄的修为一日千里,这种修炼态度,实在是让小弟惭愧的很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