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41.第141章 魔头伏诛 神煞易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烟如扇,在半空中铺散开来,千丈高台耸立其中,花纹天成,熠熠生辉。

    高台上,悬挂的铜镜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裂缝,没有了半点的光泽。

    六指魔头坐在骷髅王座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人摆脱孽镜台,是幻觉,一定是幻境。”

    他状若疯狂,一把拉过脚下的一名妖艳女子,扯到身前,大声道,“你告诉我,这是假的,都是假的。”

    “公子,”

    妖艳女子看到近在眼前的血红双目,吓得娇躯发抖,说不出话来。

    “快告诉我,这是假的。”

    六指魔头指如铁钩,抓得妖艳女子香肩鲜血淋漓,他仿佛疯了般,拼命地摇晃。

    “啊,”

    妖艳女子疼痛难忍,直接晕了过去。

    其他剩下的半裸女子见到如此场景,吓得心惊胆战,连滚带爬地跑到一边,不敢让发疯的六指魔头抓到。

    景幼南手持宝镜,一下子把双蛟剪镇压住,冷冷笑道,“你真以为这样装疯,就可以瞒得过我?想要驱使骷髅王座逃走,连门都没有。”

    “你看出来了?”

    六指魔头坐回王座,双目清明,哪里有半点刚刚的癫狂。

    景幼南打出一道法诀,九曜明皇镜光芒大作,死死压制住双蛟剪,让它没法动作,方开口道,“要是这点打击就会疯,你也不可能晋升筑基境界,修炼出孽镜台这样的道术。”

    六指魔头显得很冷静,点点头,道,“你很聪明,不知道你是什么来历,我们天马岭可没听说过你这样一个人物。”

    景幼南大手一伸,把宝镜和双蛟剪统统收到袖囊中,仰起头,嘴角挂起淡淡的讥讽,道,“你故意跟我说话,是为了拖延时间吧?如果我看错的话,我刚刚破了你的道术后,你就给人发了求救的消息?”

    “你,”

    六指魔头面色大变,心里一片冰冷,他万万没有想到,对面的少年如斯妖孽,自己的一举一动,甚至连内心的想法都瞒不过他。

    面色变幻了几次,咬着牙,六指魔头开口道,“你知道又如何?他们最迟半刻钟就会到达,到时候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半刻钟?”景幼南笑了笑,上前几步,道,“用不了半刻钟,你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了。”

    “哼,痴人说梦。”

    六指魔头哼了一声,他对自己的骷髅王座的防御力很有信心,只要全力激发禁制大阵,别说是半刻钟,就是一刻钟也攻不破。

    “是吗?”

    景幼南诡异一笑,探手袖囊中,取出东华慈光星辰尺,往空中祭出。

    嗡,

    镇邪妙音发出,震荡空间。

    顿时,六指魔头如同成了泥胎塑像,连思维都停止了转动,呆呆坐在王座上。

    “死,”

    剑光闪过,六指魔头的头颅落地。

    “啊,”

    六指魔头脖颈处鲜血喷出半尺高,洋洋洒洒的,骷髅王座上的半裸妖娆女子连连尖叫,吓得鸟兽散,

    景幼南倒提法剑,杀气腾腾,毫不顾这些堪称花容月色的女子们的哀求,一一将她们斩之剑下。

    做完这些,景幼南卷起骷髅王座,向远处遁走。

    不多时,虚空光线如珠帘般向两旁散开,一男一女两人徐徐落下,气机沸腾如泉。

    男子身材颀长,英俊挺拔,鹰隼般的目光扫过全场后,冷冷开口道,“六指那家伙的气息消失了。”

    女子打了个哈欠,玉手捂住红唇,说不出的诱人,用一种娇媚的声音道,“六指真是没用,连半刻钟都坚持不了,这样的废物,死就死了。”

    她头梳逐月发髻,眉蹙春山,眼颦秋水,繁花青叶般的长裙拖在地上,郁郁青青的光华从天穹上照下,泛着玉质的光华,完美无瑕,散发出一股如兰似麝的幽香。

    仇如山对眼前的美色恍若无闻,自顾自道,“六指虽然平时眼皮长到天上,一副谁也看不起的纨绔模样,但他的实力并不比我们差多少。来人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击杀他,要是我们碰上,也会吃大亏。”

    赵玉儿捋了捋耳边的秀发,不以为然地道,“哪有这么巧会碰到,你就会瞎操心。”

    仇如山依旧是一副死人脸,语气硬邦邦地道,“赵玉儿,你不要忘记岛主临来前的吩咐,要是让这种突然冒出来不知来历的人坏了我们的计划,岛主回去饶不了你。”

    “好了,知道了,”赵玉儿没好气地白了仇如山一眼,从软榻上款款起身。看得出,对于仇如山提到的岛主,即使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心里也是有几分畏惧。

    绕场中走了三圈,赵玉儿停下步子,好看的柳眉慢慢蹙了起来,低声嘟囔道,“倒是小心谨慎。”

    沉吟了片刻,她一拍腰间香囊,一面迎风大幡飞出,插在面前。然后又取出两根斑驳的竹简,握在手中。

    做完这些准备后,她直接盘膝坐下,闭目凝神,开始施展小周天神煞灵机术。

    只见纤纤十指如兰花般绽放,两根竹简在指尖灵活地跳动,发出一阵悦耳的声音,如百灵鸣叫,又好似雨夜细细私语。

    少顷,一个个六角符文飞出,源源不断地进入迎风大幡中。

    就听哗啦一声响,

    大幡幡面完全展开,上面显现出璀璨的星空,周天三百六十五个星辰齐齐震动,喷吐出丝丝缕缕的光芒,不断交织成一幅幅若隐若现的画面。

    仇如山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大幡,上面的画面愈来愈清晰,赵玉儿的娇躯也开始微微颤抖,光洁的额头上满是香汗,显然到了施法关键处。

    “咄,”

    赵玉儿猛地睁开眼,美目瞪圆,双手自然交叉在身前,吐出最后一个咒文。

    咒文一落,幡面上的图画变幻陡然变缓,如同放慢镜头一样,诡异而又神奇。

    十几个呼吸后,画面彻底定格,赫然是景幼南手提法剑,一剑斩杀六指魔头,毫不拖泥带水,狠辣而又果断。

    仇如山目光落在对方剑刃上滴答答的鲜血上,眉头皱了皱,然后很快地舒展开来,自言自语道,“我记住你了。”

    “呼,”

    赵玉儿却一下子倒在软榻上,香汗淋漓,整个人就好像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没有了半点的力气,只能够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真是累死我了。”

    赵玉儿小声抱怨,浑身上下无处不疼。

    小周天神煞灵机术虽然玄妙无双,可以借助气机推演过去的片段,但这门易数无疑是非常消耗元气的。以她现在的境界实力,一个月内也只能施展一次,再多的话,就会引起强烈的反噬,生不由死。

    就在幡面上定格画面之时,正在驾驭遁光的景幼南停了下来,望向西北方,若有所觉。

    细细看去,他脑后的元灵性光如镜,映照内外,通明透彻,此时却沾染了一缕缕触手般的黑雾,正张牙舞爪。

    这样的情况他并不陌生,前段时间遭到云阳子追杀时,这个出身洞玄派的修士就曾经施展过如斯手段,多次窥视他的行径。

    “哼,知道又如何?”

    景幼南并没有放在心上,修行以来,他得罪的人绝不是少数,反正虱子多了不愁人,只要能晋升宗内真传,一切都好解决。

    正值此时,转角处突然走出一行魔宗修士,个个血衣黑带,衣袖口上绣着狰狞的骷髅头,煞气深重。

    当先的一人二十上下,瘦如竹竿,面色惨白,行走之间,双脚好像不着地一样,在地面滑行。

    见到长袖飘飘,驭气而行的景幼南,一行人先是一愣,随即笑出声来,

    “哈哈,品果仙会就是好啊,还没开始,就有开胃菜。”

    “不错,不错,你看看,细皮嫩肉的,一定很好吃。”

    “这次谁也不要和我抢,好久没有吃到玄门弟子的心肝了。”

    一行人盯着景幼南,摩拳擦掌,眼睛都绿油油的,好像饿了半个月的恶狼。

    “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东西,”

    景幼南目光一寒,他没有时间跟这些人废话,直接祭起九曜明皇镜,属于上上品灵器的威严降临全场,浓郁宛若实质。

    “啊,不好,”

    “是硬骨头,”

    “撞上铁板了,赶紧祭法宝,”

    魔宗一行人也不是傻子,一看到半空中绽放出无量神光的宝镜,就知道碰上了硬茬,他们也是厮杀经验丰富,立刻或是祭出法宝,或是施展防御道术,不求伤敌,先保自身。

    不过,这些魔宗弟子还是小觑了景幼南的手段,在九曜明皇镜大发神威之时,三支赤焰神箭悄无声息地飞出,开始冷酷地收割生命。

    血花在夜晚中绽放,妖艳而又芬芳。

    只是几个呼吸间,眼前的魔宗弟子躺在地上,没有了呼吸,只剩下竹竿一个人,惊怒交加。

    “走,”

    竹竿没有半点给自己同门报仇的心思,直接纵起一道惨白色的遁光,就要逃之夭夭。

    “去,”

    景幼南才不会放过漏网之鱼,口中念动咒语,东华慈光星辰尺从天门跃出,后发先至,重重地击中竹竿的后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