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40.第140章 六指人魔 孽镜天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六指魔头束发金冠,锦绣华衣,端坐在骷髅王座上,背后是延绵不绝的白骨尸河,阴森森的气息浓如实质。

    他不紧不慢地喝完最后一口血酒,随意扔掉酒盏,望向景幼南,目中带笑,“玄门修士的血就是好喝。”

    说完,他还用猩红如蛇的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迹,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咯咯,公子,这不是又有送上门来的嘛,”

    簇拥在魔头跟前的妖娆女子娇笑道,她身材窈窕,只披了件细花轻纱,走动之间,细花流转不定,盛开之后,香气馥馥。

    六指魔头摸了把妖娆女子雪白的小手,哈哈笑道,“不错,本来我还以为这品果仙会会无趣的很,没想到还有这么鲜美的血肉。”

    妖娆女子双手叉腰,挺胸收臀,开口道,“喂,小子,还站在那里发什么愣?赶紧自我了断,我家公子喜欢喝你的血,也是你的福气。”

    “不错,说的不错。”六指魔头对自己侍妾如此懂事,大为满意,忍不住在她肥臀上揉捏了一记,以示嘉奖。

    看到如此场景,其他躺在王座上的妖艳女子心里齐齐暗骂一声,这个小蹄子,就知道恬不知耻地讨好公子。

    感受到周围嫉妒羡慕的灼热目光,妖娆女子气势更胜,身子拔得很高,气势很盛,大声道,“小子,赶紧的,别让我家公子久等。”

    景幼南双目杀机森然,吐出两个字,“聒噪。”

    话音未落,一道赤光从他口中飞出,拖曳火芒,以沛然不可抵御之势,眨眼就到了妖娆女子眼前。

    至刚至阳,烈焰焚天,正是赤焰神箭。

    “啊,”

    妖娆女子惨叫一声,根本躲闪不及,下一刻,她整个人就化为一个火球。

    “大胆,”

    六指魔头勃然大怒,猛地从骷髅王座上站起身来,气的浑身发抖。

    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只有一个人竟然敢率先出手,道术赤焰神箭又快如疾风闪电,任凭他是附近有数的年少俊才,也只能够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妾烧成了灰烬。

    一股难以言表的羞辱感从心底升起,心高气傲的六指魔头双目中的怒火几乎要喷了出来,他用手指着景幼南,一字一顿,道,“我要把你抽筋扒皮,永世不得超生。”

    “哈,”景幼南不屑地笑了笑,自顾自收回赤焰神箭,道,“我等着呢。”

    “好,好,好。”六指魔头面上的青筋蹦起多高,他竭力保持灵台的最后一丝清醒,探手袖囊中,取出一个黑皮葫芦,往空中一抛。

    葫芦倒悬而下,一股浓浓的黑烟冒了出来,向四面八方蔓延。

    细细看去,黑烟竟然如同活物般蠕动,一个个狰狞而又痛苦的人面纠结在一起,嘴巴张得老大,却没有半点声音发出,说不出的诡异阴森。

    “好个魔头,”

    景幼南站立不动,剑眉却扬了起来,他看得清楚,这股黑烟明显是眼前的六指魔头用最残忍的手段杀害了上万人,用他们死前的怨念凝练的法宝。

    这样的东西,最是能玷污玄门修士的真气和法宝,让普通的玄门修士退避三舍。

    “九曜明皇镜,”

    景幼南不敢怠慢,用手一指,宝镜从天门中升起,打出一道明晃晃金灿灿的神光,直冲云霄。

    这股黑烟或许可以玷污别的法宝,但九曜明皇镜已经是上上品灵器,气机圆润,炙热阳刚,却反过来可以克制它。

    果不其然,神光一出,黑烟就被打出了一个大洞,其余剩下的黑烟如同有灵性般蜷缩在一起,张牙舞爪,却不敢再往前。

    “哼,哪里跑,”

    景幼南得势不让人,掐动法诀,镜面霞光氤氲,赤气升腾,一道道的神光接二连三地发出,扫荡黑烟。

    刹那间,黑烟如积雪般融化,一个个灵魂飘了出来,面上的扭曲地痛苦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解脱的欢乐。

    有大人,有小孩,有男子,有妇女,他们齐齐站在空中,朝着景幼南行了一礼,然后自虚空中生出黑白法莲,包裹住他们,消失不见。

    “可恶,”

    六指魔头气的暴跳如雷,他的这件黑皮葫芦法宝可是当初他千辛万苦,祭练了将近十万凡人才完成的,现在被对方破去,几乎就成了废品。

    再也忍不住,六指魔头双目充血,怒吼一声,祭出他手中最强的法宝,灵器双蛟剪。

    双蛟剪长有半尺,通体金黄,上面凸起一个个的花纹,如同蛟龙的鳞片一样,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一祭起半空,剪刀迎风而涨,到两丈高下。

    从远处看,简直就是两头张牙舞爪的蛟龙从九天落下,威不可挡。

    “好厉害的法宝,”

    景幼南双目一凝,六指魔头的这件灵器剪刀完全是为杀伐而生,虽然级别比不上九曜明皇镜,但胜在纯粹,全力激发出来,不容易抵挡。

    见到双蛟剪缠住了对方看上去气势不凡的法宝,六指魔头终于放下心来,阴阴一笑,道,“小子,今天非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景幼南指挥宝镜与双蛟剪抖个不停,随口讥讽道,“大言不惭,”

    “马上你就知道了。”六指魔头目中的血光隐去,用手一拍头顶,一缕黑烟从卤门升起,笔直冲天,凝而不散。

    少顷,黑烟蔓延开来,在半空中凝成一副画卷,遮天蔽日,无穷无尽。

    隐隐之间可以看到,黑烟的深处腾起一座高台,高有千丈,九层垒土,花纹天成。上面高悬一面铜镜,斑驳古朴,横着七个大若星辰的篆文,孽镜台前无好人。

    “这是什么道术,”

    景幼南只是看了一眼,就惊讶地发现,高台上的铜镜如涟漪般散开,里面浮现出一张张清晰的画面,赫然是自己内心深处最隐晦的黑暗行为。

    没有一个人是纯洁无邪的,只要活着,就会有原罪。更何况,景幼南前世生活在末世,人性冷漠,道德崩溃,要想活下去,只有不折手段。

    这一世,转生在仙侠世界,也从来没有脉脉含情,有的只是杀伐和冷血。

    在这一面铜镜下,所有的罪恶,黑暗,龌龊,都无法遁形,清清楚楚地揭开,血淋漓地摆在眼前,无法回避,无法摆脱。

    景幼南就这样看着自己内心最黑暗的一幕幕场景,面色发白,冷汗直流,身子摇摇欲坠。

    “果然是孽镜台前无好人,任凭你佛陀在世,圣人显形,也逃不过铜镜神鉴,业障报应。”

    六指魔头重新坐回王座,目光深沉。

    他修炼的道术孽镜台乃是大有来历,据说传承于幽冥地狱,轮回天台。

    这门道术取自孽镜台前无好人,一切业障皆有报应。只因世人自少到老,一生罪孽重重。但人亦为灵性之物。所做之事,自己明白,将自己一生的罪孽尽摄于心。

    心中有数,手足行动,不离心之指使,只要到了孽镜台前,就会自发地把自身所有的罪孽映照出来,纤毫毕现。

    六指魔头看着台下汗出如浆的景幼南,口中发出悠长的吟唱,“都是罪孽深重,不可饶恕之人啊,早死早托生吧。”

    魔音入耳,景幼南身子颤抖地更厉害,他觉得自己裸身站在虚空,四周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影,他们看到了自己一幕幕的阴暗,正在放肆地嘲笑,讥讽自己,一身罪恶,死有余辜。

    陷身于如此罪恶的泥潭中,举目四顾,哪里都是浊浪滔天,没有出路。

    仿佛只有一条出路,就是等到死后,魂魄到幽冥地府,下火山,入刀海,趟油锅,把一身罪孽洗净,重新做人。

    可是,重新做一次人,还不是要再次轮回,罪孽缠身?

    景幼南仿佛明白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明白,他直接盘膝而坐,双手自然交叉在胸前,捏了一个古怪的手印。

    不知何时,拈花而笑,有一种满足和喜悦的情绪在酝酿。虚空中朵朵金莲虚影盛开幻灭,嘹亮的仙音从九天传下,鹤舞鸾翔,龙走凤飞。

    他睁开眼,用一种坚定如铁的声音宣告天地,道,“不违道心,不是罪孽。”

    明悟一生,群邪退避。

    虚空中响起阵阵的惊雷,无数摇晃的人影在雷霆下消失地无影无踪。

    景幼南站起身来,微微仰起头,目中满是喜悦。

    他终于明白,自己在见到铜镜显现出的景象后的摇摆,退缩,害怕,统统是因为道心并不圆润的原因,这是内心最深处的软弱。

    其实,这种所谓的罪孽,是相当的可笑,它们只是外人强加于你的,属于外道邪魔,根本没有必要去在乎。

    对于修士来讲,一步步踏踏实实向着纯阳大道迈进,才是最最重要的。

    景幼南深深吸了口气,只觉得仿佛心灵上拂去了一层的尘土,道心活泼泼的,从此之后,这样的问题,永远不会再困扰自己。

    他不由得想起一句前世听到的话,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常拂弃,勿使惹尘埃。

    “看来,这门道术最大的作用不是用来杀敌,而是修炼道心的。”

    景幼南背负双手,望着高台上逐渐模糊的铜镜,悠悠开口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