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39.第139章 羊面魔头 白骨尸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意横在半空中,尾端的云纹凤篆光明大作,垂下丝丝缕缕如珠帘般的宝光。

    三朵碗口大小的莲花依次绽放,金青白三色轮转,玄之又玄的气息弥漫空间,隐隐有一种智慧,圆润,自在的超脱之意。

    看到玉如意,云阳子收敛起原本的风淡云轻,惨绿色的罗衣,映衬出他阴沉的脸色,眉宇间满是暴戾和狰狞。

    他抬起头,双瞳化为血色漩涡,显现出修罗血海,无边炼狱的场景,开口道,“就是有三花定慧玉如意的加持,你们三人今天也得死。”

    说完,他手掐法诀,口中念念有词,一个个斗大的篆文飞出,在半空中凝成一个高有三丈的巨大门户,惨白色的符文蔓延花纹,阴气如泉,汩汩冒个不停。

    咣当,

    十几个呼吸后,门户一开,血气席卷而出,一尊头生双角,羊面蛇尾的魔头仰天咆哮,浓郁宛如实质的杀机爆发,如狂风暴雨,势不可挡。

    “是御鬼宗的召唤术,”

    景幼南看到强大的魔头一出来就奔向屈傅博三人,神色一动。

    御鬼宗作为魔道六宗之一,传承久远,底蕴深厚,门内天才层出不绝,欣欣向荣。其中,召唤术可以称得上根基道术。

    与御鬼宗弟子交手,最为头疼的就是,凭借召唤术,他们可以沟通某些不知名的空间,从而召唤出一些强大的恶鬼魔头,很容易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

    很多人都开玩笑说,碰到落单的御鬼宗弟子轻易不要打主意,因为,说不定眨眼之间就会要面对七八个人。

    当然,这种召唤术也有很多外人不知道的限制,景幼南只是大约了解到,御鬼宗弟子召唤出的恶鬼魔头,普遍要比自己低一个境界。比如,云阳子召唤出的这个羊面魔头就是筑基境界。

    尽管召唤出的魔头恶鬼比本人低一个境界,但这些魔物通常血腥嗜杀,悍不畏死,加上又精通不少诡异的道术,实在是让人不能小觑。

    又等了两刻鈡,发现两伙人战到一起,打地如火如荼,都红了眼,景幼南瞅准时机,一下子从阴暗处冲了出来,大声道,“玄门的三位师兄师姐,小弟来帮你们对付这个魔头。”

    一边说,景幼南一边取出一枚爆神珠,扔到半空中。

    “多谢道友,”

    屈傅博开口道谢,对面的云阳子到底是天人境界的修为,即使有他有宝物护身,也被压制地几乎喘不上气来。

    这时候来了玄门弟子,不亚于雪中送炭,让他大是振奋。

    “是你,”

    贝媛和戴淑娇认出来人,吃了一惊,心里有些迷糊。

    难道对方真是一个大度的君子,在如此紧要关头,不计前嫌来帮忙了?

    还没等两人的念头转完,突然之间,一声惊天的爆炸声冲霄而起,不可阻挡的冲击之力把两人直接扫出去十几丈远,成了滚地葫芦。

    幸亏两人有护体宝光,不然的话,非死即伤。

    下一刻,就听屈傅博和云阳子气急败坏地声音同时响起,“好贼子,快给我放下。”

    “哈哈,有空再见。”

    景幼南用玄器五岳真形图一举卷走了人参女和应妙道虚堪舆图,也不作停留,整个人化为一道赤火光芒,向远处逃走。

    “休想,”

    云阳子暴跳如雷,几乎气的一口老血喷出。他一番谋算,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思资源,现在竟然被人虎口夺食,如何受得了。

    冷冷瞥了屈傅博三人一眼,云阳子一振衣袖,上了中天,急急忙忙追赶而去。

    “屈师兄,”

    贝媛从地上站起身来,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这位聪慧的女子也有点傻眼。

    屈傅博整理了下自己散乱的发髻,不慌不忙地开口道,“刚才一时大意,让那个小子钻了空子。不过,他太过贪婪,只取走人参女的话我没有办法,但他还把应妙道虚堪舆图一并盗走,哼哼,胃口太大了。”

    “屈师兄的意思?”

    戴淑娇美目亮了亮,急促地问道。

    “应妙道虚堪舆图是我从门中长辈手中接的,我这里有禁制符牌,只要那小子不放手堪舆图,就逃不过我们的手掌心。”

    屈傅博手一翻,掌心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符牌,上面一个微弱的红点,正在不断闪烁。

    “屈师兄,贝师姐,我们赶紧走,抓到那个贼子,非得把他抽皮剥筋。”

    戴淑娇挽起袖口,咬牙切齿道。

    她原本就看景幼南非常不顺眼,现在又被他阴了一次,夺走了人参女和法宝,简直就是旧仇添新恨,心里积蓄的怒火仿佛要爆炸了。

    “走,”

    三人简单整理了下,靠着竹简符牌的指引,马不停蹄地追了下去。

    人参女这样的神物,是天大的机缘,景幼南如此的行为,在修道者眼中,不亚于杀人父母,不共戴天之仇,三人会放过才怪。

    三天后,天马岭地下一处不起眼的岩洞中。

    一道赤光由远而近,眨眼到了跟前。

    景幼南分开云气,走了出来,只觉得浑身发软,差点一跤摔到在地上。

    “这三个家伙,简直就是牛皮膏药,怎么甩不掉。”

    景幼南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热汗,累地呼呼直喘。

    天马岭地形复杂,虽然云阳子是天人境界的修为,但在这里根本发挥不出遁法的优势,景幼南带他饶了几圈,又钻了几个山洞后,轻轻松松把他甩开。

    可是,还没等景幼南松口气,屈傅博三人赶脚追了上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道术轰击,要不是景幼南撑起五岳真形图,恐怕会直接挂掉。

    更令他难受的是,屈傅博三人简直都是属狗的,无论他怎么跑,怎么绕,三人都会很快地追上来,完全甩不掉。

    “是你的缘故吧,”

    景幼南叹了口气,拿出应妙道虚堪舆图,要想扔开,可是沉吟了少许,还是舍不得,只能乖乖地收起来。

    经过几次追逐后,他就明白,十有八九三人在堪舆图上作了手脚,才会如此准确及时地找到自己。只要把堪舆图扔掉,应该就能脱身。

    可是,这个想法简单,真要是执行,他还真舍不得。

    应妙道虚堪舆图是一件异宝,只看云阳子看向它的贪婪目光,就知道它绝不简单。最为重要的是,景幼南发现,堪舆图有着强大不可思议的推演能力。有了它,寻找车马芝不再是一头雾水。

    虽然已经有了一株车马芝在手,景幼南自信现在的收获肯定要比绝大多数参加试炼的太一门弟子强,但是,试炼毕竟一共有四十天,谁知道剩下的这些日子,参加试炼的弟子们会不会来个大爆发,一举把自己甩到身后?

    要知道,能晋升到第二轮,参加的试炼的弟子,个个是天之骄子,气运深厚,对别人来说寻找车马芝是难如登天的事情,他们说不定还真有办法。

    天才和普通人的差距就是,他们能轻而易举地做到普通人完全做不到的事,一切皆有可能就是他们身上明晃晃的标签。

    事关试炼大事,景幼南不敢有半分的大意,真传弟子之位他是势在必得,要是得不到的话,真的要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了。

    “我就不信,你们能一直跟着我,”

    拿定了主意,景幼南就不再考虑堪舆图,他拧着眉头,朝岩洞深处走去。

    岩洞里原本有一条汹涌澎湃的暗河,只是如今河道干枯,已经成了微不足道的溪流。

    打眼望去,河水退去后,河床上露出不少的嶙峋的石块,或大或小,各种各样。

    经过河水日以继夜的冲刷,石块圆润润的,没有棱角,就如同普通的卵石。

    或许,唯一的不同就是,河床上的石头都呈现惨白色,远远看去,就如同阴森森的白骨。

    景幼南拿起一块石头,重量要比想象的轻,他用手敲了敲,石头竟然发出一种如同磨牙般的难听嘶鸣。

    如果不是确信自己手中的是石头,但听声音,景幼南都以为是扼住了恶鬼的喉咙。

    “有些诡异啊,”

    景幼南随手扔掉石头,站起身来,神色凝重,自己无意间闯入的这个岩洞,看来别有玄妙。

    就在景幼南考虑是否要离开的时候,桀桀的怪叫声突兀响起,一团黑云从远处飘来,停在了半空中。

    景幼南仔细观看,原来这团黑云赫然是一个骷髅王座,上面端端正正坐了一个魔头,正笑吟吟地喝着血酒。

    这魔头金冠束发,高挑秀雅,衣衫是上好的金丝蚕,绣着山川大地的雪白袖口翻卷,露出细腻如瓷般的玉手,生有六个指头,不但不显怪异,反而给人一种本该如此的感觉。

    王座上,尚有几个半裸着身子的妖娆女子,或是斜躺,或是半跪,或是伏身,个个人间绝色,妩媚多情。

    眼尖的景幼南甚至还看到,趴在魔头脚下的两名姿色最出众的女子,白嫩的肌肤上有着清楚的牙印痕迹,双颊似火,声音细细,法衣上繁杂的花纹闪烁着幽幽的光华,隐约之间,有天香若隐若现。

    王座的前面,还有两排侍卫打扮的恶鬼,他们按刀而立,沉默不语,很有章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