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38.第138章 云阳子现 三花定慧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岭深处,云深雾重,山骨纤细。

    踏遍青草,绕过山石,依稀见到红叶黄菊,落霞孤鹜,嘹嘹呖呖,鸣声清亮。

    屈傅博居中而站,神色肃穆,他的头顶上,异宝应妙道虚堪舆图徐徐展开,七彩镶边的卷轴已经露出大半,星辰日月,山河大地,芸芸众生等等景象开始不断演化。

    隐隐之间,无数的光点从堪舆图诸般变幻的场景上升起,在半空中凝聚成半截古朴的龟壳,纵横的纹路,有一种无穷变幻的不可捉摸。

    “好诡异的法宝,”

    隐藏在暗处的景幼南目光一凝,在他眼中,半截龟壳上的纹路正在以一种难以想象的轨迹运动,种种景象如走马楼台,光怪陆离。

    甚至在千百景象中,他还看到了自己的过去,在白云观中的生活,一个人修炼的无助,碰到素女后的喜悦等等。

    只是,这些场景太过虚幻,他都分不清是真是假,是真实演化出来,还是自己凭空臆想。

    “听说以前王朝强大之时,洞玄派学无所成的弟子就在世俗中充当算命先生,装神弄鬼的,还真是邪乎。”

    景幼南脑后升起如镜的元灵性光,安定心神,万般变化,不动本心。

    此时,三人施法也到了关键处,屈傅博倒踩七星步,口中念念有词,一个个奇妙的篆文从他手尖溢出,落到堪舆图中。

    刹那间,堪舆图中的场景变幻更为莫测,浮现的龟壳发出玄之又玄的天音,上面的图案变的越来越清晰。

    “咄,”

    屈傅博舌绽春雷,吐出最后一个咒文。

    哗啦啦,

    只见堪舆图如水般抖动,龟壳上白气氤氲,凝聚成镜,显现出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女孩。

    小女孩不到三尺高,胖嘟嘟的,扎羊角小辫,戴绿肚兜,正在欢快地跳来跳去,乌溜溜的大眼睛纯真无邪。

    “是人参女。”

    景幼南死死盯着镜面中正咯咯笑着扑大蝴蝶的小女孩,目中满是震惊,即使看得并不清楚,他依然可以断定,这小女孩并不是人类,而是灵物化形。

    灵物得天地造化而化形,生有智慧,是为神物。

    比如他摘取的车马芝看似人形,但懵懵懂懂的,只有本能,比起这种开启灵智的神物,差的不可里计。

    灵芝娃娃,人参女,这样的神物几乎只存在于传说中,常人根本见不到。

    “是人参女,”

    贝媛和戴淑娇直接尖叫起来,粉面激动地通红,她们得了消息说,这里有一株上年份的人参,没想到居然给了这么大一个惊喜。

    这样的惊喜,实在是太大了,饶是她们是玄门大宗的真传弟子,普通修士眼中的天才人物,也按捺不住了,差点手舞足蹈。

    屈傅博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心里的狂喜,缓声道,“走,不要让这个人参女逃走了。”

    “好,”

    两女答应一声,顺着应妙道虚堪舆图的指引,往里面走去。

    大半个时辰后,三人终于找到人参女的藏身之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毫无防备的人参女捉到,扔到了应妙道虚堪舆图中。

    “咿呀呀,”

    人参女眼泪直流,哇哇大哭,白嫩嫩的小身子上浮现出一道碧青色的锁链,完全由密密麻麻的篆文编制而成,彻底禁锢住了她的土遁之术。

    她自小生在天马岭,不见生人,终日与灵兽飞禽嬉闹,智力还不如普通的三五岁孩童。

    陡然遇到这样的情况,人参女就吓傻了,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抹泪大哭,小胳膊小腿乱踢腾。

    “呀,好肉,”

    戴淑娇蹦过来,用手捏了捏人参女胖嘟嘟的小脸,肉肉的感觉,和普通孩子一般无二。

    “真是天生神物啊,”

    贝媛红唇微张,眼中满是兴奋之色,有人参女在手,三人得到的好处简直难以想象。

    “人参女,”

    紧紧盯着三人的景幼南藏身花树后,双目熠熠生辉,他体内的水火真气翻腾不止,随时准备出手。

    如此天大机缘在前,要是还能忍得住,就不是修道中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郁郁葱葱的松柏林中,灵机喷涌如泉,有人作歌而出,道,“一槃子午安排定,满腹星辰布列清,未来事,过去事,观如明镜,几家兴,几家败,鉴若神明,知凶定吉,断死言生。”

    自林中走出的道人面如满月,唇红齿白,惨绿罗衣罩身,姿态悠闲,从容不迫。

    他看向三人,笑吟吟地道,“贫道云阳子,见过三位道友。”

    “是你,”

    一向沉稳的屈傅博怒吼出声,他拳头紧握,双目充血,宛如一头待人而噬的凶兽。

    道人云阳子不在意地笑了笑,气质温润如玉,开口道,“屈师弟,你还是如此在意玄门和魔宗之分?须知,大道之前,万物混一,力量才是一切啊。”

    “力量才是一切?”屈傅博眼睛鼓起,几乎要冒出火来,大声嘶吼道,“为了你心中所谓的力量,你就不惜背叛宗门,谋害师长,甚至还把对你一往情深的师姐献给御鬼宗的魔头?”

    云阳子面上依然带着和煦的微笑,声音却陡然间变得激越高昂起来,“亲情,友情,爱情,皆是束缚,唯有斩断羁绊,才可以得大自在。”

    “无情无义,执迷不悟,禽兽不如。”

    屈傅博恢复了平静,只是目中的寒意和杀机却如万年深潭,浓的化不开。

    “原来是他。”

    贝媛和戴淑娇对视一眼,终于明白来的道人是何等来历。

    “是李云阳,”

    暗处的景幼南也猜出了道人的身份,倒吸一口冷气。

    李云阳,出身于号称与屈家齐名的和田李氏,据说出生之日满室生香,其母梦到星辰入怀,天生异象。长大后进入洞玄派,凭借远超同龄人的绝世资质,晋升真传,打破了一系列先辈留下的记录,光芒万丈。

    进入内门后,勇猛精进,用很短的时间就突破到筑基三重,不知道多少洞玄派弟子视之为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

    就在李家和洞玄派为此欣喜时,这个众人眼中的天才却做出了一件震动天下的大事,他毅然叛出洞玄派,投身于魔道六宗之一的御鬼宗。

    这一举动,在整个仙道世界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两个巨无霸般的门派差点因此爆发了正面冲突。

    从那之后,李云阳三个字在玄门中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嘿,真不知道是机缘,还是圈套,”

    景幼南目光扫过在场的四人,若有所思。

    屈傅博三人关于上年份人参的消息是从别人口中听到的,而现在他们一得到人参女,原本出身洞玄派的云阳子就跳了出来,要说这一切都是巧合的话,鬼也不会信。

    很明显,李云阳设了一个局,目标就是借屈傅博三人的手,抓到人参女,或者,他还想打异宝应妙道虚堪舆图的主意?

    “想要当后面的黄雀,也要看你够不够资格,”

    屈傅博也是聪明人,瞬间就明白了李云阳的打算,不过,他并没有任何慌张,稳稳当当地站在那里,双目如电,气息深沉。

    贝媛和戴淑娇同时踏上一步,三人成品字形,结成简单的三才法阵,遥相呼应。

    “在我的面前,你们还想张牙舞爪?”

    云阳子嘴角挂起嘲讽的浅笑,他用手一指,三尺白光喷薄而出,化为一面半丈高的乌黑大幡,猛地一摇。

    轰隆,

    幡面上的惨白色符文亮起,一道尸气长河汹涌而来,鬼哭狼嚎,震动天地。

    尸气长河一出,虚空中生出一条条肉眼可见的裂纹,强大的挤压力笼罩下来,四人顿时感觉到如陷入泥浆之中,寸步难行。

    这就是进入到天人大境界后,道术衍生出来的变化,借助远比筑基境界修士高明的真气操纵,在周围形成一个绝对的气场,有非同一般的压迫力和威慑力。

    任凭你惊才绝艳,这种境界上的直接碾压,从来就让人无可奈何到绝望。

    眼见三人就要被尸气吞没,突然之间,屈傅博身上光芒一闪,浮现出一柄玉如意的虚影,上面云纹天成,金光缠绕,光华流转,气势不凡。

    玉如意往下落去,不带半点烟火气般地在尸气上一敲。

    顿时,云销雨霁,尸气一扫而空,显出水晶般的晴空,天高云淡。

    “李云阳,你以为就你一个聪明人吗?”

    屈傅博背脊微张,声音洪亮如钟。

    “咦,看来屈傅博也不是没有准备啊,”

    景幼南看得眼睛一亮,心里高兴,他想浑水摸鱼,自然是希望双方打得激烈些,不要轻易分出胜负。

    要是云阳子三两下就解决了屈傅博三人,以他现在的境界,只有悄然退走这一条路了。

    现在看来,屈傅博没有让他失望。

    虽然不知道屈傅博是察觉到了云阳子的阴谋,还是本身小心谨慎的缘故,反正只要双方来个龙虎风云斗,打生打死的,就是最有利的场面。

    云阳子收回尸气,目光盯着半空中清音嘹亮的玉如意,声音变得阴森起来,道,“屈傅博,老东西们倒是挺看重你,嘿嘿,三花定慧玉如意的加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