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36.第136章 金翎神箭 天马岭上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谷当空悬挂一轮明月,飞彩凝辉,光华如水。

    皎洁的月色下,穿谷而过的溪流清澈见底,依稀可以见到,水草摇曳,白石青鱼。

    戴淑娇站在云头,头发并没有盘髻,只是扎了个马尾,甩在脑后,简单的黑白武士服裹身,露出修长而又弹性十足的****,翩若惊鸿,飒爽英姿。

    冷笑了几声,戴淑娇摘下腰间的鹤嘴玉佩,掐起法诀,顿时鹤嘴吐出一缕烟气,一只朱睛雪羽的仙禽现出身形。

    此乃赤眼金翎鸠,乃是南华派中颇有盛名的几种仙禽之一,按照门中秘术用药芝灵丹喂养,性情温和,飞行如风,很得南华派弟子喜爱。

    戴淑娇秀足一点,上了赤眼金翎鸠,再次拿起硬弓,左腿在前,右腿在后,摆出标准地骑射姿势。

    红唇微动,念诵咒语,刹那间,天地灵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在弓弦上凝聚成一支透明的箭镞,花纹天成,寒气逼人。

    “射,”

    戴淑娇美目瞪大,弓弦拉成满月,然后猛地松手。

    “嗡,”

    空气震荡,箭镞不断从周围汲取天地灵气,加持己身。等到了景幼南身前,这根透明的箭镞已经涨大到一丈长,上面的花纹篆字如活物般蠕动,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光芒。

    景幼南的面色凝重起来,用手一指,九曜明皇镜落下璎珞般的神光,挡在身前。

    “噗,”

    一种利刃如水的声音传来,透明箭镞势大力沉,足足穿过了六层防御,才轰的一下消散。

    “好厉害,”

    景幼南眼皮跳了跳,他最多可以用宝镜布下八层神光,刚才只要箭镞力量再大上三分,可能就会伤着他了。

    “哼,贼子,”

    戴淑娇稳稳站在金翎鸠上,扬手拉起弓弦,又是一根透明箭镞成型,射了过去。

    “不能再这样下去,”

    又挡了两根箭镞后,景幼南发现,对方一直是仗着金翎鸠飞行之快,强行拉开一定的距离,进行远程的打击。

    对方的聚气凝箭射程很远,而自己无论是宝镜还是飞剑,都远远比不上。

    每当自己试图靠近之时,她要么是指挥金翎鸠向更远处飞走,要么是短时间内爆发出铺天盖地的箭镞,反正不让距离拉近。

    这就像是世俗中骑兵和步兵的对决,是最典型的放风筝战术。

    “真是头疼,”

    景幼南神色不愉,这种被动挨打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不过,他还真没有好办法,对方速度比自己快,硬弓射程比自己的飞剑远远,玩起放风筝来得心顺手。

    无奈何,景幼南只得祭起九曜明皇镜,明镜高悬,神光垂下,以不变应万变。

    另一边,贝媛穿薄蝉般的鹅黄抹胸,腰束荷花百水裙,外罩翠水薄烟纱衣,发髻上斜插雕花木簪,眉心一点朱砂,娇柔而又妩媚。

    她懒洋洋地靠在云头上,美目异彩频频,暗自道,“戴家能在宗内欣欣向荣,果然不光是与姜氏交好的缘故,这七弦矢光箭法配合金翎鸠无可匹敌的速度,实在是令人头疼,对面那个少年人要抵挡不住了。”

    “麻烦,”

    景幼南微微抬起头,看到又是一支透明的箭镞击中宝镜垂下的神光,荡起一圈圈涟漪,眉头皱起多高。

    面对这样的局面,唯一的办法就是对耗,看谁先撑不下去,毕竟,景幼南激发灵器需要消耗真气,而对方动用聚气凝箭的秘术,消耗的真气会只多不少。

    如果单纯比对耗,景幼南是信心满满的,他修炼的是纯阳宫真传《大阴阳混洞宝生经》,体内有黑水真气和赤火真气两股真气,加上根基打的非常牢固,同阶之中,很少人能赶得上他。

    可是,对方可不是只有一个人,云头上的那个婉约女子的修为已经到了筑基三重圆满境界,作为同门,她是不会让自己的师妹在眼皮子底下吃亏的。

    又连续阻挡了数支箭镞,景幼南恰巧落在山丘上,目光一闪,纵起一道火光,重新退回车马芝所在的洞穴。

    “嘿,差点晕了头,”

    信步走在山洞中,景幼南拍了拍脑袋,哭笑不得。

    对方的金翎鸠速度无双,聚气凝箭也是异常犀利,两者结合爆发出来的杀伤力确实让人心惊。不过,这样的爆发也是有限制的,一般需要在空旷的地方,不能遮挡视线,比如,他们两人刚刚斗法的半空中。一旦进了复杂曲折的地形,金翎鸠和利箭就失去了大半作用,就如同骑兵入了山林,完全发挥不出自己的长处。

    这样简单的道理,自己竟然还没想到,真是不应该。

    不过,现在想到也不晚,还有,这件事情,还没有完。

    山洞里,景幼南仰起头,左眼赤红,右眼幽深,丝丝缕缕的杀伐之气在酝酿。

    “嘭,”

    一道透明的箭镞没有了目标后,重重地打在山丘上的青石上,发出一声震天的大响,磨盘大小的青石碎成千百份,洋洋洒洒,灰尘漫天。

    “气死我了,”

    戴淑娇还不解恨,继续拉弓放箭,把空中一只正在飞的秃鹰射了个透心凉,噗通掉在地上。

    “好了,淑娇,反正你们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他走了就走了吧。”

    贝媛莲步轻移,走上前去,制止了戴淑娇继续发脾气。

    俗话说,当局者迷,对方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现七弦矢光箭法的弱点,也不是个简单人物呢。

    “哼,算他走运,”

    戴淑娇落下云头,绕着山丘走了几圈,悻悻地收起硬弓。

    她虽然娇蛮人性,但人并不傻,她非常明白,要是自己进了洞,就等于以己之短攻敌之长,肯定会被对方打得满头包。

    贝媛取出一件香帕,递了过去,开口道,“淑娇,好好休息下,一会我们要去天马峰,洞玄派的屈师兄正在等我们呢。”

    戴淑娇用香帕擦了擦光洁额头上的细汗,打趣道,“嘻嘻,贝师姐,等会屈师兄见了你,不知道有多高兴呢。”

    “小妮子,再瞎说我就撕烂你的嘴,”贝媛俏脸上飞起两团红云,娇嗔道。

    “咯咯,不说,不说,”

    戴淑娇捂嘴而笑,大眼睛眨呀眨的,宗内的人可都知道,洞玄派的屈傅博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这个师姐就惊为天人,直接展开了如火如荼的追求攻势。

    两人都是大宗弟子,又是世家出身,男的相貌英俊,天资卓绝,女的妩媚纤美,也是有名的天才,人们纷纷认为,这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贝媛被笑的粉面通红,不得不板起脸,故作严肃地斥责道,“小妮子,抓紧时间休息,要是坏了这次大事,饶不了你。”

    “咯咯,”

    娇蛮的戴淑娇才不会被贝媛唬住,依旧笑个不停。

    两人笑闹了一阵子,就各自分开,盘膝打坐,凝神养气,为接下来的行动作准备。

    大半个时辰后,两人整理了下衣裙,齐齐上了坐骑云鹤,金瞳鹤双翅展开,激荡云气如潮,接着直入中天,朝东南飞去。

    两人离开没多久,就听一阵悉悉索索之声,土石向两旁散开,景幼南现出身形。

    他手举宝镜,幽幽神光中脸色显得有些诡异,喃喃自语道,“有大事吗?我正好去破坏你们的大事。”

    说完,景幼南伸手抓了一截两人留下的气机,辨明方向,身子一提,上了云端,直追而去。

    两天后,景幼南长袖飘飘,立在云端,隐隐可以见到,体型庞大的金瞳鹤上的两个模糊阴影。

    贝媛和戴淑娇都是南华派内门中优秀的弟子,可是,两人都没有想到,在戴淑娇利箭下狼狈逃走的景幼南不仅没有离开,反而跟了过来。

    正是她们的疏忽大意,没有防备,让她们的一举一动都落在景幼南眼中,没有秘密可言。

    “看样子,快要到了。”

    景幼南目光转动,若有所思,他几次从两人口中听到天马岭,应该就是她们此行的目的地。

    徐天朗所送的玉简上有记载,天马岭是玄元古洞中一处奇妙所在,因酷似天马横卧而得名。

    天马岭,堪称是古洞中地形最为复杂的,各种暗河山林交织纵横,丘陵山脉龙盘虎踞,加上各种各样天然形成的禁制大阵,时而出没的恐怖魔头,就是当初花间派占据古洞之时,门中弟子都不愿意前往天马岭。

    可以说,天马岭是古洞中一等一的险地。

    不过,与此同时,天马岭中的资源之丰富,也是让人咂舌,稀少的矿产,珍贵的灵药,外界难得一见的异兽。

    有人说过,无论你在天马岭见到什么,都有可能,甚至还有人猜测,天马岭可能连接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小千世界。

    这个时候,贝媛和戴淑娇发现了她们约好的伙伴,招了招手,金瞳鹤拨开云光,朝下落去。

    “哼,有一株车马芝在手,试炼就有了底子,接下来,就好好陪你们玩玩。”

    景幼南紧紧盯着两人的身影,目中厉芒闪烁。

    车马芝这种珍贵药芝,可遇而不可求,要是运气不好的话,一个多月的时间,别说是找到几株,就是连个影子可能都瞧不见。

    景幼南现在就有一株车马芝,底气十足,不怕与他们在天马岭周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