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30.第130章 花间余孽 古洞遗宝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玄元古洞中,暗河自西而来,折而南去,左右石壁层深,兽迹不交,黑水乘岩,声若雷霆。

    中年男子手摇折扇,指点远处隐于暗中的大小石穴,开口道,

    “记得当初宗门未灭之时,宗内弟子何止数千,聚而参悟门中大法。就在石穴中,黑水间,席地为床,何等自在,何等逍遥。”

    “不错,以前的日子真是神仙生活,”女子拢了拢耳边的细发,脆声道,“可恨太一宗实在霸道,不分青红皂白就杀上门来,连我们掌教都被抓住,点了天灯。”

    想到当初太一门的真人乘坐飞宫而来,眨眼间就把整个花间派山门夷为平地的恐怖场面,女子就打了个寒颤,实在是太可怕了。

    “哼,太一门是玄门第一宗,能讲理就怪了,”中年人啪的一声,收起折扇,沉声道,“经过上一次战战兢兢的逃命,我是明白了,什么玄门魔宗之分,到头来还是要看谁的势力强,谁的拳头硬,我们要想以后不再过丧家之犬的生活,就要找一个强大的靠山。”

    女子听完,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武师兄,既然我们要找靠山,为什么不去合欢宗?好歹它是魔道大宗,与我们修炼的功法也相近,听说,我们宗去的弟子过得还不错呢。”

    “你这个小蹄子知道什么,你以为合欢宗真的对我们好?他们啊,才是真正吃人不吐骨头,在他们眼中,我们都是送上门的合适鼎炉,将来还不知道怎么折腾呢。你看着吧,我们的师兄师弟们,谁现在最受重视。”

    女子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喃喃自语道,“合欢宗是把我们当猪养啊,等养肥了,就要开刀了。”

    “谁说不是,”武师兄回了一句,似笑非笑地看着女子的玉颜,道,“听说新晋的真传弟子百里奚对你颇有意思,想收你做侍妾呢,小蹄子,你也可以考虑考虑。”

    女子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叠声道,“没影的事,师妹会对武师兄一心一意,天地可鉴。”

    “小蹄子就会胡说,”

    武师兄心里哼了一声,对女子的话是半点不信的,都是花间派的弟子,谁不是自私自利,一心只为自己?不过,他是不会点破的,这个小蹄子媚术了得,以后还指望把她进献给靠山们,合则两利。

    想到以后还需要这个小蹄子帮自己吹枕边风,武师兄沉吟了片刻,还是决定解释地清楚点,免得以后生出龌蹉,他清了清嗓子,道,

    “除了合欢宗用心歹毒,不安好心外,师兄我还有顾虑,近些年,魔宗的势力发展太快了,六大魔宗天才辈出,看得我都心颤。”

    薄纱女子仰起头,细声细气道,“魔宗强大,不是更好嘛?最好能把玄门打的落花流水,我们也可以捉来玄门大宗的弟子作鼎炉哦。”

    “小蹄子,”武师兄暗骂一声,对着这个只知道用下半身思考的女人,道,

    “你以为玄门是好惹的?他们上万年来一直压制魔宗,如果魔宗再这样膨胀下去,迟早会引来玄门的大举打压,哼哼,树大招风,到时候魔道六宗不会有好果子吃,我们要是去了合欢宗,以后就是炮灰。”

    “武师兄,人家一切都听你的,你以后可要好好对人家哦。”

    薄纱女子并不明白里面的道理,不过,她有自己的想法,在花间派的时候,这个武宸就是出名的足智多谋,很少判断错,有时候连金丹宗师都会向他问计,跟着这样的聪明人,肯定不会吃亏。

    “嗯,”武宸沉下心来,开口道,“这次我们回玄元古洞就是为了办一件大事,这关系到以后我们的发展,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要出了纰漏。”

    “师兄,”金美娘拉长嗓音,然后不舍得道,“这件宝物我们两人留着多好,何必要献出去呢?”

    她是真舍不得,这件宝贝还是她当初作为门中金丹长老的爱妾时候听到的,这几年为了能顺利取出宝物,她又花了不少的晶石四处购买材料。

    一想到要送给别人,她的心都在滴血。

    “好师妹,”武宸低声安慰,柔声道,“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要投靠的那人也是大有来头,普通的宝贝肯定入不了他的法眼,只有这件宝物才能打动他。再说了,即使取到宝物,以我们两人的实力恐怕也会惹来杀身之祸。”

    “嗯,知道了,”

    金娇娘有气无力地答应一声,她也想明白了,当初宗内的那名金丹长老得到宝贝后都要偷偷摸摸的,生怕被别人知道,自己两人要是取到手的话,以后的日子真得提心吊胆,也不一定是件好事。

    “哈哈,我就知道娇娘你最懂事了,”武宸大笑几声,喜形于色,开口道,“只要那位大人物满意了,随手赏下的东西,就够我们用的了。”

    眼见两人渐渐远去,景幼南从山石后转了出来,双目明亮,若有所思。

    这两个花间派余孽明显是借古洞中的一件宝物,作为进身之阶,来讨好以后的靠山。能让两人如此有信息,看得出,古洞中的遗宝一定不是凡品。

    “不知道两人选择的新靠山是谁,能让两人毅然抛弃合欢宗,肯定也不是简单的人物。”

    这样的机缘,景幼南是不会错过的,他重新把身形隐入暗影中,从后面远远跟着两人。

    花间派的两人并不知道后面有人,他们说说笑笑,走走停停,在景幼南看来犹如迷宫织网般的古洞,武宸和金娇娘却是熟悉地如掌中纹路,闭着眼都不会走错。

    左转右拐,爬高走低,趟过了不知道多少暗河,钻过了不知道多少石穴,两人终于在一个并不算起眼的洞穴前停了下来。

    洞穴口只有一丈少许,大半掩在郁郁葱葱的黑木下,要不是两人拨开树枝,恐怕换个人就是在前面经过都不一定发现。

    “难道要到了?”

    景幼南心里一喜,跟着这两人在古洞中钻来钻去,简直如耗子一样,他早就烦透了。

    武宸站在洞口,手中摇着折扇,用一种追忆的语气说道,“娇娘,我们两人就是在这里认识的吧?一晃都好几年了。”

    “嗯,不仅是在这里认识的,当年山门被破,太一门联合诸派扫荡之时,我们两人也是躲在这个洞穴中,才逃得性命。”

    金娇娘声音婉转动听,一路上潜行。

    “是啊,当时我们两人挤在一块,一听到玄门弟子的脚步声,心脏吓得就咚咚跳个不停,幸亏有你陪着,不然还真熬不下去,”

    武宸叹息了一声,当初那段担惊受怕的日子让他记忆深刻。

    两人又交谈了几句,开始相对而坐,进行真气互通。

    魔宗弟子,虽然最终的目标也是长生大道,但比起玄门来,他们的手段更为直接,有很多时候直接到让人受不了。

    他们做事之时,只顾自己得到好处,从来不在意什么非议,不在乎他人的看法。

    这样的作法,虽然有时候让他们成效快,立竿见影,但却免不了因果纠缠,到最后容易引起反噬。

    玄门修士行事也少不了杀伐,但总体来讲,都会维持表面的面皮,不会做的太过分,太肆无忌惮。

    准确的讲,玄门都有一定的规矩,门下的弟子们都是在规矩下行事,有敬畏之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