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28.第128章 作客岚山 芝兰香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岚山,芝兰香舍。

    青松带雨,翠竹沾露,霞光飘渺,云气氤氲。

    仙鸾仙鹤成群,白鹿白猿作对,悬崖下生瑶草琪花,幽径旁长人参灵芝,祥云中楼台隐现,钟声里经书绵长。

    景幼南头梳双抓髻,一身月白法衣,端坐在云床上,风姿特秀,爽朗清举,不紧不慢地品尝山中花茶。

    主人未至,景幼南喝着茶水,不由得想起两天前见到的那次云台斗法。

    当白衣少年施展出一气五剑时,邱居就没了回天之术,左右招架不了,前后照顾不得,到最后终于抵挡不住无孔不入的剑气,败下阵来。

    记得当时,云台下,千百修士望向云台上傲然挺立的白衣少年的狂热,这名如彗星般突如其来的少年踩着十大弟子之一的邱居上位,含金量十足。

    一战之前,白衣少年寂寞无闻,一战之后,天下何人不识君?

    “剑光分化,”

    虽然过去了两天,但一想到云台上矫若游龙的剑光,景幼南就感到一股寒意从后背升起。

    他曾经修炼过《正源剑经》,对飞剑斩杀之术又一定的了解,又在龙山鼎湖秘境中与秦氏王朝的秦家交过手,他当时的分化出的三道剑光也是十分了得。

    可是,他万万想不到,当剑丸分化出五道剑光后,竟然可以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战斗力,在那云台上如海啸般的剑气下,连邱居这样的十大弟子都抵挡不住,无能为力。

    拥有剑丸的剑修,一旦让他展开攻势,凭借剑遁之快和分化剑光之多,就如同大河决堤,滔滔不绝。

    “可惜,剑丸难得啊,”

    景幼南非常眼热,尤其是借助剑丸的剑遁之术,真是快如闪电一样,绝大部分遁术远远比不上。

    掌握剑遁之术,无论是将来用于追敌还是用来逃命,都是极好的。

    “哎呀,不好意思,让景师弟久候了。”

    一声清亮的声音传出,许久未见的徐天朗转过山石,走了过来。

    今天,他头戴通天冠,身穿描金紫授仙衣,外披白羽鹤氅,脚下蹬踏云履,大步走来,气势沉稳。

    即使抱拳行礼,依然面带笑容,有一种从容不迫的大度。看得出,徐天朗在内门这么多日子,接触的人物多了,眼界高了,整个人如雕琢后的玉石,终于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落座之后,侍女奉上香茗,徐天朗抿了一口,润了润嗓子,才开口道,“景师弟,早知道你不是池中之物,这次门派大比,就要鲤鱼化龙了啊。”

    他真是有些感概,他到现在还记得第一次碰到景幼南的场景,那时候他只是一个养气境界修为,毫不起眼,这才多久,这名小师弟已经晋升筑基,并在外门中的声名扶摇直上,被很多人认为是这一届中的强势新人。

    景幼南温和一笑,道,“徐师兄客气了,要说外门中的真龙,也应该是君无悔这样的人物,师弟我啊,可是排不上。”

    君无悔正是战胜邱居的白衣少年,现在这个名字在宗内是炙手可热,很多人都认为,今年的九大真传弟子他必然会占据一个位置。

    能在刚刚迈入筑基境界,就一气化五剑的修士,斗法起来,实在是太难以战胜。

    “君无悔是厉害,但师弟你也不差嘛,能让左传明无功而返,就是师兄我也做不到。”

    徐天朗心里也认为景幼南是比不上君无悔的,毕竟,一气化五剑的名头在那里摆着,任何一个筑基修士面对漫天剑光,恐怕都得手忙脚乱。

    不过,心里这么想,他可不会傻得说出来,嘴上自然是另一种说辞。

    景幼南明白对方的想法,也不会无聊到去说破,只是呵呵笑道,“师兄现在在真人门下,修为道术是一日千里啊,我们这些外门弟子可远远比不上。”

    “什么一日千里,为兄愚钝的很,不知道挨了恩师多少训,丢人啊,”

    徐天朗谦虚了几句,然后话锋一转,道,“景师弟,明天门中大比第二轮就要开始了,不知道师弟准备地怎么样了?”

    景幼南眉头皱了皱,无可奈何地道,“时间太紧,只是大体了解了一番。”

    “今年的门派大比奖励异常丰厚,竞争也是异常激烈啊,”徐天朗感叹了一句,然后从袖中取出一枚玉简,放到桌上,道,“景师弟,这是为兄收集的关于第二轮的一些信息,师弟不妨拿过去看看,做到心中有数。”

    景幼南沉吟了片刻,没有说话,这无疑是徐天朗送出的一份人情,人情债啊,可是好欠不好还。

    只是,大比第二轮与第一轮完全不同,大比的第二轮是一场试炼,所有的弟子会被送到玄元古洞,然后完成颁布的任务。

    只有任务完成良好的弟子,才有资格晋级第三轮。

    景幼南别的不怕,就是他对玄元古洞所知甚少,这是一大弱点,和人竞争起来,肯定会吃亏。

    徐天朗并没有催促,只是一杯接着一杯地喝茶。

    考虑了不到半刻钟,景幼南还是探手收起了玉简,开口道,“让徐师兄费心了。”

    他是想明白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能够成功拿下九个真传弟子的一个名额,这甚至关乎以后的生死。与这个比起来,一个人情也不在话下。真要是成了死人,想做人情都没得做了。

    看到景幼南收起玉简,徐天朗展颜一笑,道,“我知道师弟不喜欠人人情,是这样的,我的一个未来的小师弟也会参加第二轮,到时候景师弟碰上了,能帮衬一二的话就帮衬一二。”

    “有徐师兄这层关系在,师兄就是不拿出玉简来,小弟也不能说不管啊,”

    景幼南一听就放下心来,明白对方主要的不是让自己欠人情,而是释放善意。

    玉简中记录的信息不说,能做徐天朗将来小师弟的,肯定是个厉害人物,认识这样的人,对于试炼是很有好处的,毕竟,玄元古洞中的任务是出奇的难,很多时候都需要和别人合作。

    徐天朗介绍的人,实力强,又可靠,是一等一合适的合作伙伴。

    “你呀你呀,”

    徐天朗笑着点了点,景幼南的这几句话说得漂亮,他也觉得有面子,心里高兴。他端起茶水,道,“景师弟,我就以茶代酒,祝福你们试炼顺利吧。”

    “借师兄吉言。”

    景幼南以袖遮面,一饮而尽。

    “门中还有事,我先走了。师弟若是无事,不妨在这里多待一会,这里环境静谧,没人打扰,方便师弟养精蓄锐,以备明日试炼。”

    徐天朗知道景幼南需要翻看玉简,准备明天的试炼,喝完这杯茶花后,果断离开。

    “师兄慢走,等大比结束,师弟请你喝酒,”

    景幼南把徐天朗送出凉亭,就返身回来,脱掉鞋子,散开发髻,半躺在云床上。

    凉亭建在山半腰,清幽安静,灵气英发,三春柳九秋莲,随处可见。

    暖风细细,鸟鸣丹树上,鹿饮石泉旁,一副与世隔离的自然安详。

    这样的地方,比之鹿鼎院丝毫不差,曲径通幽之处,尚胜三分。正因为如此,景幼南才没有推辞留了下来,他需要一个没人打扰的安静环境,来好好梳理下,全力准备明日的玄元古洞之行。

    在小炉上烧上山泉水,听着亭外的松涛之声,景幼南取出徐天朗赠送的玉简,一字一句,认真看了起来。

    足足看了大半个时辰,景幼南才放下玉简,神色一片凝重。

    玄元古洞是中古大战后遗留下的一处古迹,最开始由魔宗门派花间派占据,后来太一宗驱逐了花间派,并把古洞改为试炼之地,专门用来考核外门弟子晋升所用。

    古洞别有玄妙,生有奇珍异草,还有不少中古修士陨落的遗蜕,不少的外门弟子就在试炼中寻到大机缘,从而一步登天,为以后打下深厚基础。

    但作为试炼之地,古洞自然不是吉祥福地,里面弯弯曲曲,几乎望不到尽头的暗河洞穴,即使是真人也会头疼不已。谁也不知道,在这无尽的暗河洞穴中,隐藏了多少危险,反正每三年的试炼中,从来不乏外门中的翘楚弟子一去不复返,杳无音信。

    玉简上记录这样一条信息,曾经有一名试炼弟子在古洞的暗河中见到了从虚空中生出的强大魔头,要不是这名弟子机灵,跑得快,十有八九会被魔头吞噬。

    要知道,这个魔头起码在成灵境界之上,一个筑基修士在他眼中,简直是白送的食物。

    除此之外,古洞中的复杂地形,蜘蛛网般的暗河洞穴,是天然的迷阵,一个不小心困在里面,找不到出路,恐怕一辈子都废了。

    可以说,此次的古洞之行,危险程度丝毫不下于龙山鼎湖秘境。

    “不光是古洞危险,人也不是善茬啊。”

    景幼南嘟囔了一声,看向玉简后面,徐天朗收集的关于此次晋升第二轮的外门弟子名单,能从第一轮中脱颖而出的,都是响当当的角色,任何人都无法小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