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25.第125章 法宝之威 再胜一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雨后天晴,云气澎湃如惊浪,浩浩荡荡,卷起千堆雪。

    云台上,景幼南头戴高冠,身披千鹤万寿仙衣,天门气机凝聚如花,从上而下垂落,不断幻生幻灭。

    红衣女子走到景幼南近前,开口问道,“景幼南,你是否要进行下一场?”

    “是,”

    景幼南回答地斩钉截铁,第一场本来就没有消耗他多少精力。

    红衣女子点点头,拿起自己的身份令牌,手指如飞,一道道信息发了出去。

    时候不大,就听叮的一声轻响,景幼南腰间的身份令牌亮起,下一个对手的信息自动显现出来。

    景幼南扫了一眼,上面清晰写到,上官菲儿,女,十六岁,筑基境界。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听环佩玎珰,云台上的金色符文向卷帘般散开,一名身材高挑,女子走了进来,她头梳堕马髻,身披烟水百花裙,容貌虽然说不上绝美,但足以称得上中等以上。

    上官菲儿一进来胸脯就拔得很高,气势很足的样子,等她看到云台中央的红衣女子,先是一愣,然后马上紧走几步,到了跟前,敛裙万福,道,“见过香菱师姐。”

    红衣女子计香菱不动声色,声音平淡地道,“原来是菲儿你啊,等会好好表现啊。”

    “是,香菱师姐,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上官菲儿高高兴兴地答应了一句,袖口上细细密密的花纹流转,走到云台中央。

    景幼南深吸一口气,长袖一甩,道,“师姐,请吧。”

    上官菲儿上下打量了景幼南几眼,笑道,“小师弟长得真是俊俏,简直如同画中人一样,师姐我都舍不得动手了,不如师弟直接认输,可好?”

    “认输?”景幼南眨了眨眼睛,望向上官菲儿鼓鼓囊囊的胸前,心想,这妮子难道是传说中的胸大无脑?这样重要的门中大比,谁会被你三言两语就说的投降认输?

    看到景幼南没有反应,上官菲儿虽然依然笑语嫣嫣的,但心里十分不痛快。

    在她看来,对方只是一个不知道走了什么运,勉勉强强晋升筑基,根基尚未巩固的家伙,哪里是能是自己的对手?

    让他主动认输,和和气气收场,我好他也好,没想到,对方把自己的好意当成驴肝肺,真是不教训他不行。

    景幼南很敏锐地察觉到上官菲儿内心深处对自己的不屑,偏偏她脸上还带着温和的笑容,极力想表现出作为师姐对师弟的关心,这种虚伪而又笨拙的表演,让景幼南差点笑了出来。

    表里不一不是你的错,可是让我看出来,就是你的不对了。

    上官菲儿骄傲归骄傲,可不是笨人,景幼南的反应又毫不掩饰,她很快就把俏脸沉了下来,冷声道,“景师弟,接招吧。”

    说完,她玉手一扬,丝丝缕缕的寒气溢出,在半空中化为六道冰箭,往上一跳,居高临下,呼啸而至。

    “来的好,”

    景幼南不慌不忙,用手一指,火鸦拜日图升起,当空一卷,把六道冰箭裹了进去,然后猛地一抖,火焰迸发,冰箭化为团团水气。

    “上官师姐,不用手下留情,小弟还扛得住。”

    景幼南头顶拜日图,稳稳当当,嘴角挂着莫名的笑意。

    上官菲儿听出了景幼南话语中浓浓的讥讽,玉脸生寒,声音冷得像从刀锋中磨出来的一样,道,“好,好,好,你既然不知好歹,就被怪我狠辣无情。”

    这话一出,就是直接撕下了表面的温和,露出里面血淋漓的残酷来了。

    “我等着,”

    景幼南长袖飘飘,一副风轻云淡的从容。

    上官菲儿气的俏脸发白,袖口上的花纹层层叠叠,垂下青光,她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暴躁,红唇轻启,吐出一个个真言咒语。

    少顷,她的天门上寒气如泉涌,眨眼之间,凝聚成一方冰镜,云纹凸显,光照大千。

    “万箭齐发,”

    上官菲儿美眸泛起冷光,用手一指,发出一种冰冷冷不似人声的吟唱。

    咒语一落,冰镜云纹亮起,寒气氤氲,千百道冰箭陡然间爆发出来,铺天盖地,不可阻挡。

    万箭齐发,顿时,整个云台气温急剧下降,箭气鼓荡空气,响成一连串的爆音。

    见到冰箭贯空的威势,计香菱一直绷得紧紧的脸上第一次露出笑容。

    说起来,上官菲儿与她们一系颇有渊源,也一直是她们系重点培养并寄予厚望的一名弟子,可是,自从进入到云台后的表现开看,上官菲儿明显显得轻浮,急躁,这就让计香菱失望了。

    她们一系虽然在宗内算不上顶尖的庞大势力,但也并不是小猫小狗一样的角色也收的。

    等到计香菱见到上官菲儿催发冰镜,万箭齐发,她才明白,自己派系内有人看重上官菲儿的原因,这个女子或许心性稍差,但对道术的掌握和应用有一种天生的直觉,这是常人所没有的天赋。

    心性差,以后历练的多了,总可以进步,但天赋是生而就有,不是努力什么就可以弥补的。

    “不知道景幼南会怎么应对?”

    计香菱把目光投在景幼南身上,经过上一场的比试,她对这个外门中冉冉升起的新星也有不少兴趣。

    “万箭齐发嘛,”

    景幼南嘴角露出一丝难以捉摸的笑容,他手一招,同样是一面宝镜出现在空中,只是不同于冰镜的彻骨寒意,这门宝镜符文古朴,散发出威严浩瀚的气息。

    “九曜,”

    低沉的咒语响起,九曜明皇镜的镜面如涟漪般散开,最里面的明皇虚影身子一晃,俨然化为九轮天上的大日,高悬虚空,赤光千里。

    下一刻,宝镜中的九****日就如同九个无底洞一样,张开血盆大口,吸力无尽,无论是从何方向飞来的冰箭,都一支支落入大日中,融化不见。

    “上上品灵器,”

    上官菲儿收起冰镜道术,脸色很难看,本来,听说门中都传景幼南拥有一件上上品灵器,她心里是嗤之以鼻的,这种级别的宝贝,就是外门中世家出身的优秀弟子都不一定拥有,一个靠太一令才入宗的弟子会有?开什么玩笑啊。

    现在见识到九曜明皇镜的威能,她才知道,这确实是一个大大的玩笑,可是,这个玩笑对自己来说,一点都不好笑。

    两人同是筑基第一重境界,而自己没有上上品灵器,恐怕连对方的防御都无法攻破。

    无怪乎修士们对法宝趋之若鹜,实在是法宝在斗法中非常重要,就如现在云台上,景幼南祭出九曜明皇镜,面对上官菲儿几乎就是立于不败之地。

    “好法宝,”

    计香菱的手指头动了动,美眸异彩频频,景幼南头顶上的宝镜,已经到了灵器的圆满境界,有了一丝晋升玄器的可能。

    虽然这个可能很低很低,但是,只要有这个可能,就会让人挣破头,毕竟,这代表着希望,晋升玄器的希望。

    一旦法宝晋升玄器,凝聚了灵识,就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层次。要知道,玄器除了开启灵智,可以自动攻击和防御外,它还是可以镇压气运的。

    可以说,如果一个小的修行世家,有玄器传承镇压气运,就有可能家族兴旺,后辈子孙中连修炼天才出现的几率都会提高几成。

    能镇压气运的宝贝,极端地稀少,但就是如此神奇。

    “能拿出一件上上品的灵器护身,看来,景幼南身后的势力对他是很看重的,这样的话,要想跟他接触,得想个办法了。”

    计香菱心思电转,思考拉拢景幼南的办法。

    至于景幼南背后有势力支持,会不会接受自己这一系的好意,她是半点不考虑。在太一宗这样的庞然大物中,派系成员之间的关系是复杂的,尤其是筑基境界和成灵境界的弟子,除极少数外,身上的派系烙印是模糊的,都是太一宗弟子。

    原因很简单,筑基境界和成灵境界的弟子在宗内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力,对于宗内的制定的规矩政策等等,连发言权都没有,更别说试图去影响了。

    像筑基境界和成灵境界的低阶弟子,没有必要站队,也没有资格站队。要想成为宗内派系的中坚,发出自己的声音,起码得是金丹宗师。

    “我就不信,你能坚持多久,”

    上官菲儿咬牙切齿,纤纤十指如鲜花般绽放,一个又一个的道术打出,冰箭,冰刀,冰刺,等等,狂风暴雨般,连绵不绝。

    上上品灵器威能大是大,但每次催动都需要耗费大量的真气来支撑,上官菲儿就是打定主意,要不断地进攻,硬生生把景幼南累垮。

    “哈哈,”

    景幼南仰天大笑,他修炼的大阴阳混洞宝生经,体内蕴藏两种真气,最是雄浑不过,哪里怕对方的消耗战。

    反而是三刻钟后,上官菲儿一直保持如此强度的道术进攻,真气渐渐跟不上,开始云鬓散乱,香汗淋漓,动作不由自主地缓慢了下来。

    趁着上官菲儿一个疏漏,景幼南扬起宝镜,真气激发,一道明晃晃的神光射出,准确地把上官菲儿的护身宝光打散。

    “哎呦,”

    上官菲儿叫了一声,一下子跌倒在云台上。

    景幼南笑了笑,收起宝镜,第二场胜利到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