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7.第117章 金银尸虫 暗中杀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古林中,虫鸣细细。

    三五棵不知名的大树亭亭如盖,椭圆的叶子上,生有弯曲的花纹,如黑夜中悄然睁开的眼睛,阴森而又邪恶。

    从远处看,尸气贯空,触者皆枯萎,湮灭生机。

    尸气是由天地间的凶厉之气,怨念之气,憎恨之气等等负面气息纠缠而成,是大凶剧毒之物,别说是林间树木,就是普通的法器只要沾染上,也会被玷污灵性,成了废铜烂铁。

    突然之间,虚空中一幅画轴徐徐打开,重重叠叠的山脉显现出来,一种深沉,厚重,承载的气息弥漫林间,经久不散。

    群山一现,尸气开始奔涌,甚至化为一条条狰狞的小蛇,吐出蛇信子,嘶嘶地叫。

    耀眼的光芒从画轴深处爆发出来,空中所有逃窜的小蛇只觉得莽莽巨力压身,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纷纷化为尘埃。

    紧接着,画轴猛地一震,向上一卷,游离的尸气如海纳百川,一股脑被画轴收入其中。

    景幼南手一伸,摘下五岳真形图,放在手里,眯起眼睛向前方看去。

    威风凛凛的铁甲尸正在连声咆哮,手中的尸刀挥舞,明显看出它的惊怒和恐慌。

    它的头顶之上,东华慈光星辰尺垂下缕缕清光,一朵朵的青莲花不断幻化生灭,玄音传出,震鬼降魔。

    这样的情形,就如同玉尺画地为牢,任凭铁甲尸如何嚣张,都无法越雷池半步,只能够勉力抵抗一轮胜过一轮的镇邪法音。

    银眸黑衣人此刻目瞪口呆,身子忍不住战栗起来,这头铁甲尸是他立下大功后从组织中兑换的,凭借这头僵尸,曾经击杀过筑基三重的修士。

    现在最强杀手锏被困,他瞬间就吓破了胆,拔腿就要跑。

    “想走,哪里那么容易,”

    景幼南早就盯上了他,眼见银眸黑衣人脚下生风,想要施展遁法逃脱,立刻打出一支赤焰神箭。

    神箭一出,上面的花纹一个个亮了起来,虚空中的火行元气从四面八方涌来,不断注入箭身中,火光摇曳,气势冲天。

    “可恶,”

    银眸黑衣人不得不停下步子,举起手中的权杖,一缕幽深的黑雾溢出,形成黑色蛋壳,挡在身前。

    只是,黑衣人还是低估了赤焰神箭的威能,涨大到三尺长的赤焰神箭红光闪烁,炙热阳刚,幽深的黑雾遇到神箭,就如同沸水般翻腾起来,咕嘟咕嘟地往外冒泡。

    赤焰神箭秉承大日真意,至刚至阳,最能够破邪。

    “啊,”

    银眸黑衣人双眼凸起老高,大手捂住胸前,鲜血一出来就被赤焰神箭的高温熔化,发出滋滋的响声。

    “你也会死的,”

    银眸黑衣人嘴角挂起说不明的嘲讽,猛地大叫一声,栽倒在地,伤口血如泉涌,一会就没了呼吸。

    “收,”

    景幼南手一招,玉尺落到手中,青光莹莹,上面的符文愈加清晰起来。

    银眸黑衣人在铁甲尸身上下有禁制,他一死,铁甲尸也随之死去,正好让东华慈光星辰尺捡了便宜,把这头堪比筑基三重修士的铁甲尸精血吞噬。

    把东华慈光星辰尺收好,景幼南一脚把银眸黑衣人的尸体踢开,捡起地上的袖囊,蚊子再小也是肉,他可是不放过任何搜刮战利品的机会。

    袖囊握在手中,不知怎么的,景幼南不由得想起银眸黑衣人死前的笑容,那是一种笃定的自信,并不是简单地恐吓威胁。

    “难道还有别的我不知道的危险?”

    景幼南警惕起来,经过这四天发生的种种事情,他已经知道,这群黑衣人为达到目标无不用其极,小心无大错。

    嗡嗡嗡,

    一阵细不可闻的虫鸣声从远处传来,渐渐地,声音越来越大,如雨打芭蕉,沙沙作响。

    景幼南转过身来,双目猛地睁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黑压压的一片乌云正在向这里移动,速度很快,所有挡在前面的树木,藤蔓,杂草,乌云过后,统统消失。

    到了近前,景幼南才看清楚,原来这一片乌云完全是由成百上千的灵虫聚集在一起,它们个个有拇指大小,生有双翅,一金一银,嘴巴尖尖如针管,占据了半个身子。

    即使不知道这种灵虫的来历,光是那扑面而来的煞气,景幼南就明白,这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凶物。

    “难怪这群黑衣人来古林里,原来他们当中还有灵虫师,”

    景幼南这一刻,恍然大悟。

    灵虫师是修士中一个少见的分支,可以说,灵虫师是相当强大的。

    灵虫师的强大在于,他们驯养的灵虫通常是数以千计,一旦放出来,普通的修士根本没法抵挡。尤其是拥有珍贵灵虫的灵虫师,一出手灵虫铺天盖地,任何碰到的修士也得退避三舍。

    可是,与此同时,灵虫师又是脆弱。

    灵虫师几乎把所有的精力和资源都放在培育灵虫上,自身的境界修为比起同阶修士就差得远,一旦是让修士近了身,基本一下就会被秒杀。

    正因为如此,灵虫师一般是由同伙在一旁护卫,从而可以从容地释放出灵虫,或者是借助复杂的地形等等,在旁人无法注意的情况下施法。

    这一片原始古林,不见天光,雾气又重,曲曲折折,不正是一个灵虫师最喜欢的战场吗?

    心中各种想法滑过,景幼南深吸一口气,用手一指,五岳真形图飞出,当空铺展开来,一重重的山岳拔地而起,层层叠叠,不见尽头。

    玄器刚刚祭起,金银色的灵虫就扑了上来,它们当真是凶悍十足,尖尖的嘴巴狠狠地咬向真形图的宝光,发出磨牙般难听的声音。

    密密麻麻的虫子覆盖在真形图的土黄色光罩上,不断地蠕动,金银双翅震动发生的声音汇聚起来,简直不下于索魂的魔音。

    “好厉害的虫子,”

    景幼南看到真形图凝聚的光罩薄了一层,真吓了一大跳。

    要知道,五岳真形图可是货真价实的玄器,为了这件法宝,他可是往里面投了不少宝贝,千峰竞秀阵图,土行的天材地宝等等,让真形图的防御不亚于顶尖的防御法宝。

    这样的玄器法宝,依然在这么短的时间能就被攻破了一层防御,由此可见,外面的金银灵虫实在不是善类。

    没奈何,景幼南只得继续加大真气输出,真要是被这群虫子杀了进来,肯定是尸骨无存。

    不远处,生有苍白纹路的古木,枝叶茂盛,亭亭如盖。

    一个只有五尺高的小矮个藏在树叶茂盛的枝头,黑袍裹身,双眉碧绿,一对眸子正散发着危险的光芒,眨也不眨地盯着不断缩小的土黄光圈。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虽然土黄光晕不断在缩小,可是金银灵虫始终没有攻破防御。

    半个时辰后,小矮个绷不住了,焦急地在枝头上走来走去,口中不断地念叨,“不可能,绝不可能。无论什么法宝,都挡不住我的金银尸虫的。”

    “再等半刻钟,这个可恶的家伙肯定会完蛋的,”

    小矮个目露凶光,一个劲地咬牙切齿发狠。

    又过了半刻钟,果然如小矮个预料的那样,土黄光晕不仅缩小到很小,而且开始晃动摇摆起来,仿佛下一刻就要崩溃。

    “就这样,就这样,小宝贝们,再加把劲,你们就能吃到鲜美的食物了,筑基修士的精血啊,真是鲜美到极点。”

    看到这一幕,小矮个兴奋地满脸发光,不断地给金银灵虫打气。

    土黄光晕摇晃地越来越厉害,上面甚至出现了细密的裂纹,咔嚓咔嚓的声音,远近可闻。

    “好,好,好,马上要成功了,”

    小矮个手舞足蹈,双目放光。

    他长相丑陋,备受身边人的讥讽嘲笑,修行之后,机缘巧合下得到金银尸虫,日夜与灵虫为伴,性格日益怪癖,喜怒无常。

    自从驱使金银尸虫虐杀了几个当初嘲笑自己的人后,小矮个每次看到自己的灵虫吞噬尸体后,都有一种变态的兴奋。

    杀死敌人,吞噬尸体,这是他最大的兴趣。

    两刻鈡后,土黄光晕依然摇摇摆摆,可是,每一次都在岌岌可危的时候挺了过来,就如同在暴风雨中的小舟,颠颠簸簸,却顽强地行驶在水面上。

    “怎么会这样?”

    小矮个面色苍白,这两刻鈡他的心脏随着土黄光晕的变化时上时下,一会天堂,一会地狱,简直要疯了。

    “不能再这样了。”

    小矮个咬了咬牙,神色阴沉,开始吟唱咒语,收回金银尸虫。

    驱使成百上千的灵虫威风是威风,但消耗的神识精气也是非常惊人的,到现在已经到了他的极限,再坚持下去,非得受到反噬,大病一场不可。

    “算你走运,”

    小矮个远远望了眼土黄光晕中隐隐约约的身影,在心中记下了这笔仇,决定下次组织再出手的时候,他一定会参加。

    “没有人能逃过金银尸虫的杀戮,”

    小矮个用右手在胸前作了一个古怪的礼节,似祭祀,如祈祷,口中念念有词。

    做完之后,他把所有的金银尸虫收进黑皮袋,准备离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