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4.第114章 仙剑柏宇 心如苍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褚柏宇剑眉入鬓,鼻若悬胆,头戴一字冠,身披五色珠衣,站在云端,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锋锐之气。

    他目视白云瑶,语气十分不友好,“二岛主,你一介真人强者,七真宗实权长老,竟然欺负小小的筑基弟子,还要不要脸皮?”

    声音如刀剑争鸣,杀伐之气聚而不散,冲开云气,显出天上新月清辉。

    白云瑶气的俏脸通红,厉声道,“他一小辈,不尊长者,我就不能教训?褚柏宇,难道你们太一宗里就不讲规矩,尊卑颠倒?”

    “教训?,”褚柏宇双目锋芒毕露,丝丝剑气激荡,一字一顿,道,“我告诉你白云瑶,我们太一宗弟子,用不到你来教训,你还不够格。”

    “好,好,好,”白云瑶怒极而笑,杀机森然,风雷激荡,开口道,“褚柏宇,你在我们幽云仙舍也敢如此肆无忌惮,真是猖狂至极。”

    “哼,”褚柏宇背负双手,神情很是不屑,“白云瑶,不是我说你,你也就是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欺压欺压小辈,要是出了仙舍,早夹着尾巴了。”

    “气死老娘了,”白云瑶尖叫一声,用手指着褚柏宇,咬牙切齿道,“褚柏宇,今天老娘非把你囚在仙舍,看你以后如何出去做人。”

    “囚禁我?白云瑶,就凭你?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褚柏宇听完,仰天大笑,声音中充满了讥讽和嘲笑。

    白云瑶俏脸阴沉,不再说话,一推云冠,显出半亩青青的罡云,清凉如水,无数朵青花盛开,丝丝祥瑞之气从虚空降临,落入青花中,又细细流出,玄妙莫测。

    罡云之上,足足有十几件法宝,或是如意,或是葫芦,或是宝盒,或是渔鼓,或是大印,或是法剑,等等,正在不断地游弋,灵性十足,宝光冲天。

    太宵七真宗以炼器之术闻名世间,白云瑶作为宗内真人,实权长老,在充足的资源供给下,炼器水平已经堪堪达到大师级别。

    她罡云上的十几件法宝均是上品灵器,经过法力日夜滋养后,有几件甚至隐隐有了一丝晋升玄器的征兆。

    当然,开启灵智,凝聚真识,是非常困难的,就是上百件灵器也不一定有一件可以成功晋升玄器。但能做到这一步,就可以看出白云瑶手中法宝的品质之高,在外面是万金难易的宝贝。

    白云瑶俏脸含霜,水袖一挥,一件巴掌大小的符牌飞起,通体碧绿,篆文如龙,垂下丝丝祥光,如一串串绿珠编制的帘子一般,护住周身。

    然后用手一指,罡云震动,三柄法剑飞出,迎风而涨,在虚空中化为三只张牙舞爪的天龙,咆哮雷鸣,搅动云气。

    “好厉害,”

    站在舟上的景幼南看到法剑贯空,风起云涌,不由得暗暗赞叹。

    修士到了真人境界,果然是一举一动隐含天地规则,白云瑶手中的这套法剑明明只是灵器级别,但发挥出的威能之强,远在金莲童子和秦云两人驱使的玄器之上。

    细细看去,三柄法剑所化的天龙,威严深重,身上的龙鳞花纹都清晰可见,光华流转,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景幼南都会以为是真正的天龙降世。

    “能做到这一步,才算不辱灵器中的这个灵字吧。”

    景幼南目不转睛,心中要变强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在景幼南眼中气势恢宏的三柄法剑,落到褚柏宇眼中,却是漏洞百出,他仰天长啸,声若雷霆,

    “白云瑶,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丝毫长进,真是让人失望。”

    “只顾在宗内拉帮结派,勾心斗角,算什么玄门修士,”

    “今天,就给你留一个深刻的教训。”

    话语方落,天地间陡然间安静下来,天上的弯月,地上的大河,河中的方舟,统统消失不见,鸟兽失声,在场人的眼中,唯有一道金灿灿,明晃晃的剑气冲天而起,四宇崩塌,乾坤颠倒。

    三只狰狞的天龙在这璀璨到极致,又凌厉到极致的剑光下,连哀鸣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绞成寸寸碎片。

    接着,剑光一转,纵横上百里,十数道灵光在如斯剑光下如泡沫般湮灭,翻不起半个浪花。

    “噗,”

    白云瑶吐出一口精血,跌落云头,此时她披头散发,玉容扭曲,哪里有以前的仙子风采,活脱脱是一个从地狱中走出的女鬼。

    她双眼睁大,死死地盯着抱剑而立的褚柏宇,声音凄厉,如黄泉中的勾魂曲子,“褚柏宇,你真是心狠手辣,毁我百年修为,我与你势不两立。”

    褚柏宇从从容容收起剑丸,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开口道,“白云瑶,看你修行不易,只毁掉你的法宝略当惩戒,要是以后还不知好歹,可别怪我法剑无情。”

    “你,”

    白云瑶怒火高燃,气炸了肺,就想上去拼命。

    可是,一接触到对方毫无表情的眸子,就如同一桶冷水泼了下来,声音不由得小了许多。

    两人虽然同是真人修士,但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这个褚柏宇听说一直在外修炼,日日与妖修魔修斗法,完全是个战斗疯子,今天一见,杀气实在是重啊。

    “还不走?”

    褚柏宇投下目光,声音如从剑锋中磨砺而出,杀伐之气,毫不掩饰。

    “好,好,好,”

    白云瑶脸色铁青,作为一名真人修士,被人如此呵斥,她是把褚柏宇恨到了骨子里。只是形势压人,不得不暂时避开。

    就在此时,异香盈空,祥烟纷霭,云光向两旁散开,一只硃顶皎白,无复玄翮的仙鹤探出身来,上面端坐一老者,鹤发童颜,慈目善眉,手持拂尘,飘然若仙。

    “大岛主,”

    白云瑶一见老者出现,大喜过望,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今天她吃亏大了,压抑地差点发疯。

    现在大岛主来了,终于有人能做主了。

    老者冲白云瑶微微颔首,然后转向褚柏宇,开口道,“数十年未见,褚道友风采更胜往昔,可喜可贺。”

    “原来是大岛主,有礼了。”

    褚柏宇收敛了几分锋芒,在云端行了个道礼。

    这个大岛主可不简单,两百前就已经是大有名气的真人,曾经独身击杀过三名同阶的魔宗修士,海外扬名。后来不知为何消失匿迹,在幽云仙舍做起了大岛主。

    这些年来,幽云仙舍发展迅速,势力一天比一天膨胀,由此也可以看出这名大岛主的厉害。两人寒暄了几句后,大岛主拂尘一甩,开口道,“褚道友,幽云仙舍严禁私斗,今日之事,道友需要给仙舍一个交代。”

    褚柏宇目光一凝,剑眉挑了挑,道,“哦,什么交代?”

    “此事我会和张道友沟通的。”

    大岛主声音不疾不徐,有一种万事尽在掌握的从容。

    “既然如此,大岛主,以后再见。”

    褚柏宇展颜一笑,大袖一挥,卷起景幼南,然后纵起一道剑光,直接撕裂大气,消失在原地。“大岛主?”

    白云瑶眼睁睁看着褚柏宇离开,急的只想跺脚。

    “沉住气,”大岛主低声斥责了一句,目光投向下面的秦云和金莲童子。

    这两人虽然都是根基深厚,天赋绝伦,但刚刚的真人大战,特别是那道霸道凌厉的剑光,依然让他们震惊不已,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在酝酿。

    此时,两人均是沉默不语,心里各自思量。

    大岛主开口道,声音非常和蔼,“你们两人都是天赋异禀,有大气运,只要用心修炼,真人境界,指日可待。”

    “多谢大岛主指点。”

    两人都是玲珑心思,能听出眼前大岛主话语中的亲近。

    “嗯,你们几个人回去好好修炼,都下去吧,”

    简单说了几句,大岛主挥了挥拂尘,打发他们离开。

    毕竟,他是真人修士,一岛霸主,身份地位在那里摆着,可以稍微释放下善意,但没必要放下身段笼络两个新晋的天才,他们还不够资格。

    不大一会,河面上只剩下大岛主和白云瑶。

    大岛主长袖飘飘,眺望远处水天交接处,悠悠开口道,“云瑶,你是奇怪我为何没有拦下褚柏宇吧?”

    “是,”

    白云瑶点点头,这名位居仙舍二岛主的真人,对上老者是异常的敬畏,甚至说话都有些战战兢兢。

    大岛主轻轻叹口气道,“不是我不想留下他,而是我也留不下。”

    “留不下?”

    白云瑶真的震惊了,别人不知道大岛主的修为,她可是清楚,别看大岛主现在名声不显,但近百年来玄功日益深厚,已经到了一种非常恐怖的境界。

    大岛主雪白的眉毛抖了抖,如两条卧蚕,有一种说不出的神韵,开口道,“褚柏宇是真正的天才,修道不过一百五十载就登堂入室,成就真人。更可怕的是,他修炼的是太一宗杀伐剑经《志观苍穹有无剑典》,心性早修炼到如苍穹般不可动摇,要是我真和他动了手,他是真敢提剑杀人,把我们整个幽云仙舍抹去。”

    “什么?”

    白云瑶瞪大美目,实际上,幽云仙舍是太宵七真宗的重要分支,这个褚柏宇,难道不怕彻底得罪太宵七真宗?

    大岛主笑了笑,用一种不可捉摸的语气道,“褚柏宇这样的人,和我们不一样,我们考虑的东西,他未必放在心上。”

    沉默了好大一会,他才继续道,“回去好好调养吧,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不能让你白受委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