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3.第113章 真人前来 宁死不屈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到三更,丝丝缕缕的云气垂下来,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景幼南稳稳地站在扁舟上,五岳真形图涨大到半亩,上面符文狂涌,一座座大山升起,倒塌,再升起,生生不息。

    一道星芒和一缕金光在外围不停地游走,灵活地如水中的嗜血的鲨鱼,每当山岳之间有不经意的空隙,它们就会扑上去,狠狠地咬一口,绝不放过。

    随着时间的推移,土黄色连绵不断的群山正在不断缩小,而星芒和金光则越来越声势浩大,气象万千。

    “两件玄器,真是不好对付,”

    景幼南眉头皱起,没有好办法来破解现在的困局,两件玄器联合的威力实在是太强了,要不是他手中的五岳真形图以防御为主,换个别的人,肯定十死无生。

    白白胖胖的金莲童子脚踩莲花,赤金的双瞳紧紧盯着不断缩小却又始终无法被打破的土黄光晕,不禁开口问道,“他手中到底是什么法宝,简直是乌龟壳。”

    秦云长裙束腰,云鬓雪肤,飘然若仙,她捋了捋耳边的细发,用一种确定的语气道,“他手中的法宝再厉害,也抵挡不了我们两件玄器。”

    果不其然,大约半盏茶后,刺目的土黄色光晕已经缩小到极限,上面还出现了条条裂缝,虽然有无数的符文闪烁,正在源源不断地修补,但很明显裂缝越来越大,土黄光晕崩溃就在眼前。

    “咯咯,我前几天又捉了几个傻瓜,等会回去是在他们身上画青蛙好呢,还是画蛤蟆好呢?好纠结啊,”

    麻烦即将解决,金莲童子心情大好,含着肉嘟嘟的小拇指头,开始想回去怎么愉快玩耍。

    “终于要解决了,”

    秦云衣袂带风,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实是长出了一口气。

    自她得到法灵后,一路顺风顺水,发展地非常顺利,可今天突然出现的这道清光,虽然只是惊鸿一闪,但让她有一种很不舒服的预感,恨不得除之后快。

    现在对方就要丧命,如芒在背的难受马上就会消失了。

    金莲童子和秦云不约而同地加大力量,把各自的玄器威能激发到最强,佛门的吟唱声和铺天盖地的星芒,笼罩半边天。

    下一刻,土黄光晕猛地炸开,一座座山岳的虚影凭空消失在空中,显出景幼南的身影。此时,他手握五岳真形图,面色略显苍白。

    眼见金光和星芒就要吞噬掉景幼南,一柄拂尘从远方飘来,似慢实快,眨眼就来到上空,轻轻一摆。

    分阴阳,散五行,拂尘周围的空间仿佛瞬间被抽空了所有的色彩,只剩下亘古就有的黑白两色,安然而又死寂。

    金项圈和灵光梭两件玄器静静地浮在空中,一动不动,是这个黑白胶卷世界中两个不一样的景象。

    秦云看到如斯场景,先是一惊,旋即恢复了平静,开口道“不知是哪位真人前辈法驾到此?”话音刚落,就见虚空中灵机结成天花,祥光瑞气铺出上百里,仙音袅袅,异香扑鼻,一名女冠骑着梅花鹿,徐徐降临。

    女冠美眸丝丝青光流转,看了秦云一眼,开口道,“不愧是让穆子轩都称赞不已的天才,果真是玉骨仙肌,根基深厚,”

    她素服绛裙,手握一白玉灵芝,状如白莲花,圆茎修细,光泽氤氲,虽然容貌只是中人之姿,但气质典雅,超凡脱俗。

    秦云看清楚来人后,不敢怠慢,敛裙万福,道,“晚辈见过白前辈。”

    虽然是灵法教新崛起的天才,但面对眼前的女冠,还是得规规矩矩。

    她可是幽云仙舍的二岛主,在玄门太宵七真宗中都是实权长老,位高权重。况且,这位二岛主白云瑶还与现任灵法教掌教关系亲密,通常是很照顾灵法教子弟的。

    白云瑶微微颔首,目光掠过在场的三人,声音变得严厉起来,道,“难道你们三人不知道,在仙舍之中严禁私斗?咹?”

    最后一个咹字一出口,简直如同滚滚天雷在耳畔炸响,景幼南三人都是筑基境界中的佼佼者,都忍不住变了颜色,浑身发抖。

    修士到了真人境界,已经开始触及到大道规则,一举一动,蕴含天威,凛然不可犯。

    秦云看到垂手站在白云瑶身旁的百里芷,知道是这个小妮子去搬的人,心里狠狠给她记上一笔账,然后开口道,“白前辈息怒,弟子有话说。”

    “你说,”白云瑶很干脆。

    秦云清了清嗓子,脆声道,“刚刚晚辈正在与金莲道友切磋道术,印证所学,谁知道这个人却突然出手,袭击我和金莲道友。晚辈两人也是气不过,才决定小小地教训他一番,并无他意。”

    白云瑶眸子闪了闪,面上没有表情,目光投向景幼南,只是声音拔高了少许,道,“少年人,真的是这样?”

    景幼南暗骂了一声娘,这个秦云小蹄子实在是无耻,这一段话明显是她用了笔删春秋之法,弄得似是而非,却让自己难以反驳。

    感受到上方冰冷冷的目光,景幼南不得不硬起头皮道,“晚辈是看到金莲道友和秦云道友斗的太过激烈,无论伤到谁,都不好,才大胆上去分开两人。谁知道,两人恩将仇报,反而是要杀害弟子,想图谋弟子身上的法宝。”

    景幼南也不是省油的灯,直接来个指鹿为马,一口咬定,两人是狼心狗肺,见财起杀心。

    两人各执一词,各说各有理。

    这个时候,白白胖胖的金莲童子站了出来,给了景幼南致命一刀,他眨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奶声奶气地道,“我和秦云道友一见如故,怎么会打生打死?这个小子明显在说谎。”

    景幼南声音越来越小,气势完全被压制住。一来,这件事情本是他先惹起的,理亏了三分,二来,对面两人是联合起来,又加上一个宋泓在一旁添油加醋,一人对三个,好虎架不住群狼啊。

    败势尽显,可是景幼南依然死死咬住自己动手的时候是好意,最多是好心办坏事,与三人争辩不休。

    连在一旁俏生生站着的百里芷都忍不住捂住脸,这样苦苦支撑有何用,还不如认输算了。

    秦云见到景幼南胡搅蛮缠,心中有了数个猜测,索性不再和他纠缠,直接转向白月瑶,万福道,“还请白前辈主持公道。”

    金莲童子是被气的一肚子火,也顺势过来行礼,道,“还请二岛主主持公道。”

    “唔,”

    白云瑶拢了拢云水袖子,皓腕如雪,沉思了片刻,方开口道,“景幼南,你无故出手,差点让秦云和金莲童子身受重伤,理应向两人赔礼道歉。同时,你差点伤了两人的凶物也得交出来。”

    秦云和金莲童子听了,齐齐大喜,连声道,“正该如此。”

    景幼南双目沉沉,嘴角的肌肉抽动了下,这个白真人倒是果断干脆,完全是向着秦云和金莲童子。

    事实上,这样的情况,他并不意外。

    这个白真人白云瑶这次能来救下自己,只是怕有人伤亡后事情闹大,影响仙舍,乃至整个太宵七真宗。

    说起来,从刚刚的接触中就可以知道,白云瑶和秦云,金莲童子都有渊源,让她裁决,她能向着自己才怪。

    可是,这样的条件,自己是绝不会接受的。

    看到景幼南半天沉默不语,白云瑶细长的眉毛挑了挑,开口道,“少年人,难道你觉得本岛主处置不公?”

    声音不大,但一字一顿,如同巍峨的高山压了下来,景幼南只觉得胸口一堵,几乎喘不上气来。

    “恶婆娘,”

    景幼南心里怒骂,周身真气激荡,浑身颤抖,用尽全身力气,不让自己跪下。

    “咹?”

    白云瑶青眸一闪,一股更为庞大的威严降临,浓郁如实质。

    她与秦云,金莲童子背后的势力关系算得上密切,只要不出人命,不损害幽云仙舍和太宵七真宗的声名,她真的不介意顺手帮两人解决麻烦。

    反正,这样的事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自己处置了,别人也说不出别的闲话。

    “该死,”

    景幼南身上骨骼咔咔直响,额头上的青筋蹦起多高,他双拳紧握,眼睛中的怒火几乎要喷涌而出,这样的屈辱,将来自己一定十倍百倍的奉还。

    不能跪下!

    死也不能跪下!

    景幼南内心深处发出一声又一声地呐喊,在沉重的压力下,他努力把背脊挺直,说什么也不会卑躬屈膝。

    “硬骨头嘛,我喜欢,”

    白云瑶的嘴角上荡起温和的笑容,可是下一刻,水袖一挥,更加厚重的威压弥漫开来,整个空间都变得沉甸甸的。

    景幼南咬牙切齿,面容狰狞,他摇摇晃晃,在不可想象的威压下,心神已经开始恍惚,幻觉丛生。

    这是到了极限的反应,再下去,人就要垮了。

    终于,在景幼南神智保持清醒的最后一刻,在他袖囊中他等待已久的一枚令牌光芒大作,玄音嘹亮,云气冲霄而起,结成伞盖,远近可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