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2.第112章 神秘法灵 渔鼓之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值皓月千里,浮光跃金,两岸林立石壁,五色辉映。

    秦云端坐在沉香宝座上,双手虚放,自有一份掌控的气势,她的身后,金童执香扇,玉女捧如意,金炉瑞霭,祥腾紫雾。

    “这只大鸟是你的?”

    金莲童子拍拍挣扎的五色云雀,声音奶声奶气的。

    “金莲童子,你放开五色云雀,我可以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

    秦云声音冷冷地,听得出,她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怒火。

    “我要是不放开呢?”

    金莲童子小手叉腰,头扬地高高的,努力做出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不放也得放,”

    秦云眉间风暴酝酿,手一抬,一点星芒陡然间爆发,绚丽的光彩,冲天而起。

    “哎呀,好凶的贼婆娘,”

    金莲童子怪叫一声,连忙收回金项圈,挡在身前。

    星芒和项圈撞击在一块,发出一阵磨牙般难听的声音。

    “又是一件玄器,”

    景幼南眸子染上了一层光泽,细细打量与金项圈缠斗的星芒。

    这是一件长梭状的法宝,一半漆黑,一半洁白,黑白分明,非常诡异。正中央的阴阳鱼转动,不断地从虚空中摄取星光,光彩夺目。

    可以看得出,秦云手中的这件长梭法宝丝毫不逊色于金莲童子的金项圈,两件玄器不用人指挥,缠斗在一块,分都分不开。

    “贼婆娘,你还我大鸟来,”

    金莲童子看到自己捉到的五色云雀振翼飞走,气的一蹦三尺高,哇哇大叫。

    “金莲童子,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秦云美目扫了眼虚空中端坐不动的大佛,心中别有思量。

    “还我大鸟来,”

    金莲童子根本不听秦云的话,从身后拽出一牛角大号,放在唇边,用力吹了起来。

    呜呜呜,

    昂扬而又古老的号角声响起,仿佛时空倒转,再次回到了战火连绵的上古中古时代。

    一名名海族修士从水底冒出,根本不用人指挥,就自自然然地排列成冲击阵势,这一切,都印在他们骨子里,哪怕千万年,都不会遗忘。

    足足数百名海族昂头挺胸,目中满是嗜血的狂热,他们都紧紧盯着金莲童子手中的牛角大号,只等下一次号声响起,他们就会冲上前去,将敌人撕成碎片。

    “天元万象,”

    秦云第一次变了颜色,玉手一拍天门,丝丝缕缕的云烟升起,在半空中凝成一尊法灵。

    “咦,这是什么法灵?”

    舟上的景幼南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即使他用元灵性光加持,依然只能看到一抹流光,显出的法灵仿佛时刻都在无穷地变幻,没有人能够看清楚。

    法灵一出现,秦云重新恢复到平静,眼前恐怖的海族小队在她眼中宛如也没了威胁,并不在乎。

    看到如烟如雾,聚散无定的法灵,金莲童子胖乎乎的小脸上没了笑容,他抬起头,原本乌黑的大眼睛已经成了赤金色,射出半尺豪光。

    两人就这样在水面上僵持起来,谁也不敢先动手。

    “这两人的修为虽然都是筑基境界,但本身神秘无比,无论是金莲童子的虚空大佛,还是秦云的无常法灵,都远远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啊。”

    景幼南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仔细而又认真地一一查看。

    很明显,金莲童子和秦云都不是普通的修士,在他们的身上肯定有大秘密,这样的人物,如果景幼南将来有所成就,必然会再有交集。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有所了解,以后再碰到,就不会一头雾水。

    “咦,”

    突然之间,景幼南的袖囊一动,一道清光飞出,瞬间来到法灵和大佛上空,盘旋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袖囊中。

    “是九阳渔鼓,”

    景幼南瞪大眼睛,自从他得到后就半死不活的渔鼓此时发出莹莹光亮,渔鼓身上多了两个玄妙的符文,一个金灿灿,如大佛高卧,一个白茫茫,似烟气无常。

    “你,”

    金莲童子和秦云同时转过身来,目光直视景幼南,杀机森森。

    刚才的变故太过突然,两人正在对峙,没有反应过来,也并不知道那一缕清光到底是什么,但两人气运深厚,背景神秘,隐隐约约觉察到,自己似乎失去了一点很重要的东西。

    “哈哈,”

    景幼南仰天打了个哈哈,心思电转,道,“我只是怕两位道友动手伤了和气,才出手相阻,同是玄门中人,两人也不必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

    “你应该做的?”

    秦云细长的眉毛挑了起来,声音中满是讥讽,“道友做了什么,心中有数,何必要遮遮掩掩?”

    “谁让你出手的?把那清光也交出来,”

    金莲童子坐在莲座上,小脸绷紧,双目金黄一片,周身弥漫出难得一见的暴虐。

    “这,”

    百里芷看到这一波三折的变化,美目睁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宋泓沉默了片刻,还是站了出来,轻声道,“景道友,还是把东西交出来的好。”

    他虽然也与景幼南有点交情,但和秦云比起来,就什么都不是了。

    景幼南的脸色沉了下来,双手背在身后,冷冷笑着,开口道,“怎么,我要是不愿意,你们还敢杀了我不成?”

    刚才发生的事情,他都不明白原委,又怎么能向两人解释,就是说了,两人也不会信。

    既然这样,索性直接撕破脸皮,两人虽然都不是简单的人物,但自己背后是太一宗,也未必怕他们。

    况且,这里是幽云仙舍,是太宵七真宗的势力范围,这两人再是背景深厚,也不能肆无忌惮,任意妄为。

    真要是在仙舍出现了火拼,十大玄门之一的太宵七真宗的脸面何在?

    “杀你,有何不敢?”

    秦云从沉香宝座上站了起来,玉容冰冷。

    今天她头梳同心髻,身披镂金挑线纱裙,雍容华贵,宛如人间仙子,这一动怒,在场众人都感到一股凛然不可犯的威严。

    “去,”

    秦云红唇轻启,纤纤玉手挥动,指尖星芒涌出,璀璨光明。

    长梭状的玄器法宝发出一声嘹亮的龙吟,上面的黑白阴阳鱼以一种肉眼难见的速度运转起来,刺目的星光陡然间降临。

    这一刻,连天上的弯月都在无尽的星光下黯然失色。

    很明显,秦云是把她手中的玄器威能激发到最大,力求一击必杀,以绝后患。

    她看得清楚,对方能够与宋泓两人月下泛舟,肯定也有来历。不过,越是要对付这种有来历的,就越要果断狠辣,快刀斩乱麻。

    如果对方不死,事情就会闹大,必然会引出双方背后的大人物,到时候,事情就脱出掌握了。

    只有对方变成了冰冷冷的尸体,才是最好的结果。

    因为,没有人愿意为一个死人与自己这一方大肆冲突的,到最后,恐怕就是赔些晶石,就可以了事。

    人死如灯灭,仙道世界就是如此冷酷无情。

    “痴心妄想,”

    景幼南何等敏锐,心思一转就明白对方的打算,他用手一指,刚刚祭练过的五岳真形图飞出,化为半亩大小,挡在身前。

    山岳起伏,峰峦叠嶂。

    一种深沉而又厚重的气息蔓延开来,源源不断的星光都不由得一顿。

    玄器长梭法宝搅动风云的雷霆一击,竟然没有办法突破阵图的笼罩。

    五岳真形图作为《玄应开化三法四章》中提到的十大阵图之一,自然不是简单地布阵困人这么简单,它本身的材质和复杂的禁制,足以让它成为顶尖的防御至宝。

    今天景幼南头次使用,发现五岳真形图的玄妙远在自己认知之上。

    “嗯?”

    秦云美眸露出惊讶之色,对面那个少年周身涌现出一座座山峰,层层叠叠,密密麻麻。

    哪怕自己灵光梭打穿了山峰,马上就有另一座山峰从远处拔地而起,补充空档。

    远远看去,两仪灵光梭就如同在群山中迷路的野兽,左冲右突,找不到去路。

    自己向来无往不利的两仪灵光梭没有建功,居然被人硬生生挡了下来。

    “灵法教千年一降的天才,哈,”

    景幼南躲在重重山岳的护卫中,背负双手,嘴角挂笑,说不出的轻蔑。

    “金莲童子,你还不动手?”

    秦云玉容冷得几乎能刮下一层冰来,明明知道对方是有意气自己,不知为何,却无法做到心平气和。

    金莲童子点点头,胖乎乎的小脸上没有了以往的天真无邪,他伸出手,金项圈开始绽放出耀眼的光芒,虚空中不知何时显出一尊尊罗汉和比丘的虚影,他们端坐宝莲,诵读经文,宝相庄严。

    金莲童子双目赤金,缓缓吐出一个字,“去。”

    金项圈涨大到数丈,上面无数的佛门符文光华般流转不定,一尊尊罗汉比丘的虚影同时吟唱佛门经文,光明瀚海。

    项圈腾空,就如同一只张牙舞爪的护法天龙,恐怖的气息镇压下去,一座座的山岳开始崩塌,消散,幻灭。

    两件玄器同时发威,景幼南头顶上的五岳真形图泛起水纹般的涟漪,明显是要承受不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