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7.第107章 灵法来人 天才秦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松柏林,紫云亭。

    景幼南头戴银冠,身披紫授描金仙衣,神采奕奕,气质不凡,稳稳当当端坐在躺椅上,不动如山。

    他的左边,百里芷一身散花百褶裙,青丝垂在身前,袖口上细密交织的纹路好似薄薄的叶子,垂落青紫,如云似霞。

    她虽然一直低头喝茶,但美眸时不时地投到亭中第三个人身上,柔情似水。

    这是一名儒雅的青年,头戴梁冠,腰系玉带,俊秀的面庞上总是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一举一动,无不显示出世家大族的良好涵养。

    他名为宋泓,灵法教真传门生,一身修为已经达到了筑基二重圆满,与百里芷幼时就相识,关系密切。

    景幼南抿了口香茗,放下酒杯,开口道,“久闻灵法教道术教外别传,与其他玄门宗派风格迥异,不知可否让小弟开开眼?”

    他手中有一本《三宵化神道》,记载了数种利用香火神灵的法门,而灵法教是公认的,对神灵研究最深的门派,既然见到,就想见识一番,或许可以触类旁通,悟有所得。

    还没等宋泓开口,百里芷仰起玉颜,脆声道,“景道友,宋家哥哥修炼的是六丁金甲神将,最是刚猛不过,要是一出现,恐怕我们小亭都塌了,去哪里喝茶?”

    “原来如此,倒是小弟唐突了。”

    景幼南不好意思地笑笑,不再言语。

    “没有那么夸张,”

    宋泓扬了扬衣袖,声音清亮,道,“主要是我修炼的六丁金甲神将并不圆满,无法完美控制,才会一出手,声势浩大。景道友如果想见识我们灵法教道术的话,过两天,秦云秦师妹会来仙舍,她的道术,可是远在我之上。”

    百里芷啊了一声,急声道,“秦云,是不是你们灵法教前段时间轰动一时的天才?听说她才十三岁就沟通天地之力,晋升筑基境界,并还得到了一尊了不得的法灵,前途不可限量啊。”

    “秦云师妹是真正的天才,”

    说到这个,宋泓声音陡然拔高,红光满面,说不出的骄傲和自豪,道,“秦师妹自从入门一来,接连打破了我们宗门内从凡胎境界到养气境界和从养气境界到筑基境界的最快修行记录,门中弟子都猜测,将来最快到天人境界的记录肯定也会被秦师妹打破。”

    “况且,秦师妹还得到了一尊非常神秘的法灵,当时连闭关的掌教真人都惊动了。”

    “只要秦师妹一踏入成灵境界,就会自动成为掌教亲传弟子,修炼宗内最玄妙的道诀法门。”

    “我们都深信,以后秦师妹一定会带领我们灵法教走向辉煌的。”

    秦云两个字仿佛有无尽的魔力,一直温文儒雅的宋泓此时满脸狂热,双拳紧握,声音包含感情,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景幼南握着茶盏,眼睑垂下,挡住目中的惊疑和迷惑。

    秦云再天才,此时也不过是一个筑基境界的修士,凭什么会让宋泓这些人相信,她能一路顺利晋升,甚至将来统领门派?

    像灵法教这种仅次于十大玄门的宗派,一般只有弟子晋升到金丹境界后,才有资格参与门中大事,至于琢磨掌教之位,起码也得是真人以上的修为才行。

    要知道,别说是灵法教,就是十大玄门,每年就不知道折戟多少天才,他们其中,单论天赋,未必没有赶不上秦云的。

    现今玄门中能成就真人,居高位者,哪个年轻之时不是轰动一时的天才?

    在玄门宗派,世家大族中,最宝贵的是天才,最不值钱的也是天才。

    “一个筑基修士,就能在门派中掀起如此声势,奇怪,邪门。”

    景幼南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对这个从未谋面的灵法教女子起了浓浓的好奇心,能够做到这一点,实在是不简单的人物。

    徐徐转动手中的茶盏,景幼南装作不经意地说道,“秦云道友真是千年一遇的天才人物,不知道何时能来幽云仙舍?这样的人物要是不见上一面,实在是天大遗憾啊。”

    听到景幼南的称赞,宋泓大是高兴,有些眉飞色舞地道,“秦师妹快则三日,慢则五日,就会到达仙舍,据说会乘坐门中的天神逐日舟,有门中三位金丹长老亲自护送。

    “好大的排场,”

    景幼南暗自嘀咕一声,心里说不清是羡慕和嫉妒,乘逐日飞舟,金丹长老相随,这样的出行规格,简直比得上一般玄门中十大弟子级别的了。

    “听说秦云师妹不仅修道天赋绝伦,本人也是国色天香,见者无不倾倒,这次来了仙舍,一定要好好看看她能美到何种惊天动地。”

    百里芷握了握粉拳,她对于自己的宋哥哥话语中流露出的对秦云容颜的赞叹有些不满,一心要与她较个高低上下,自己可是整个幽云仙舍有名的大美人呢。

    距离幽云仙舍上万里外的极天上,一艘长有数百丈的飞舟跨过云海,不小心闯入了一处雷暴之地。

    顿时,阴云弥漫,沉雷闷响,数以千记的霹雳劈头盖脸地落下,整个空间几乎化为了雷海。

    飞舟如陷泥潭,艰难行进,上下摇晃颠簸。

    这个时候,舟身突然亮起层层叠叠的金色符篆,耀眼的金光之中,一尊头顶天脚踏地的巨人咆哮而出,他只腰间披了件兽裙,手持木杖,不停地奔跑,越过大山,趟过大河,追逐天上的大日。

    自强不息,永不停歇的意念贯通天地,是永远压不垮的脊梁。

    巨人刚一出来,强壮的双臂猛地一撑,数百丈的飞舟居然如同玩具一样,硬生生被他从雷海中捞了出来。

    顷刻后,巨人的身影消散,化为漫天的金光,缓缓融入飞舟中,只是飞舟上原本醒目的大日图案,明显暗淡了几分。

    飞舟中一座临水小轩,抱湖望月,罗蔓倒垂,落花浮荡,三五只巴掌大小的可爱玉象欢快地奔跑,溅起水花朵朵。

    轩里的红泥小火炉烧的正旺,沸水咕嘟咕嘟地响个不停,由于用的木炭是千年的白铃木,不但没有呛人的烟味,反而弥漫出一股浓而不散的木香。

    一名年轻的女冠端坐在香榻上,妙音仙姿,容颜无匹,身披玉兰散花衣,云袖翻卷,露出如雪皓腕,隐隐有麝香之气。

    女冠的对面,大马金刀横坐了一位中年男子,看上去四十少许,满脸络腮胡子,额头甚宽,长相普通,唯有一双眸子却如同抹了一层琥珀一样,晶莹剔透,不含半点杂质。

    此时,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正一脸苦笑,道,“秦师侄,在极天上飞行实在太危险了,到处是罡风雷暴,要是你出了丁点意外,师叔我回门派后可会被埋怨死。”

    他虽然是金丹宗师,在灵法教中也是响当当的实权长老,但面对对面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门中大佬们的眼珠子,也得好声好气。

    香塌上的女冠美眸闪了闪,轻声道,“夏师叔,走极天,自然有走极天的道理。”她声音不大,如珠玉落盘,但听到络腮胡子的中年人耳中,却情不自禁地神色一禀,坐直了身子。

    仿佛她吐出的字就是金口玉言,有一种无形的气场笼罩,让人不敢不听。

    说完后,女冠闭上双目,不再言语。

    络腮胡子的中年人想到自己刚才竟然被筑基修为的师侄压得说不出话来,先是惊怒,随即苦笑起来,不愧是千年一降最出色的天才,光是这种天然的威压,就让自己不知不觉着了道,掌门和太上长老们的眼光,果真是毒辣的很哪。

    逐日飞舟继续前进,险而又险地躲过几个风眼雨穴,转而南下,舟身上的大日符文熠熠生辉,如同真正的大日高悬,通照空间。

    这个时候,飞舟就要下降,低空飞行,因为前面是一个有名的陨石带,名为修罗瀚海,里面有无尽的危险,别说是逐日神舟,就是素以防御著称的佛门千叶宝莲大光明舟进了陨石带,也不敢说能全身而退。

    修罗瀚海,是名副其实的修罗地狱,每年不知道吞噬多少无知的修士。

    据说,当初有两位真人不信邪,强行驱使飞舟进入了陨石带,结果再也没有出来,消失地无影无踪。

    从此之后,修罗瀚海成了真正的禁飞区,修士们到了这里,都得乖乖地绕路,或者低空飞行。

    香塌上的女冠此时睁开眼,吐气开声,道,“不要下行。”不要下行,难道要走修罗瀚海?

    不止飞舟中普通弟子愕然,金丹长老络腮胡子的中年人刷的一下冷汗就下来了,要是自己一伙人进了修罗瀚海,恐怕会被吞的连渣都不剩下。

    “秦师侄,这可是修罗瀚海,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别开玩笑。”络腮胡子的中年人摇手飞快,几乎都出了残影,着急地不行。自己可是好不容易结出金丹,成就宗师,还没好好享受生活,可不能这样稀里糊涂地去送死。

    女冠秦云看到中年人的窘相,噗嗤一乐,容光焕发,道,“夏师叔,你胡思乱想什么呢,我怎么会让大家白白去送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