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9.第99章 仇人见面 战神血图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平宫,极天殿。

    一道赤光由远而近,眨眼之间,到了庭前,当空一个折行,朝树下落去。

    火焰冲天,云光两旁散开,景幼南跌跌撞撞地走了出来,发髻散乱,面色苍白,双目暗淡无神。

    “好厉害的婆娘。”

    景幼南低低咳嗽了几声,胸口处钻心地疼,灵器九曜明皇镜虽然抵挡了绝大部分雷术威能,但只是剩下的少许也让他受伤不轻,双臂几乎抬不起来。

    在花树下盘膝而坐,景幼南沉吟片刻,取出东华慈光星辰尺,里面有一团拳头大小的金黄液体,晶莹剔透,时刻散发出醉人的清香。

    “可惜了,”

    景幼南叹了声气,张口一吸,一扬脖子,把整个金黄液体吞了下去。

    顿时,一股庞大的生机从丹田之中冲出,沿着经脉,贯通四肢百骸,滋养血肉。

    半个时辰后,景幼南睁开双眼,熠熠生辉,身上受雷击的伤势已经痊愈。

    金黄的液体是法宝东华慈光星辰尺吞噬了妖物千幻鬼面后,凝聚而成的精华,本来他是准备留下开辟气海,晋升筑基第一重的。

    不过,计划没有变化快,真府中危险重重,稍不留意,就可能陨落,恢复身体是当务之急。没办法,只能用来疗伤了。

    “这里到底有多少秘密?”

    手握玉尺,独坐在树下,景幼南不由得回想起进入真府的点点滴滴。

    在永乐宫中碰到的贺家姐妹,她们话语中不经意间透露出的信息,可以知道,此地肯定不是一座皇子真府这么简单,很可能关系到一位强大存在数千年的布局。

    只是,得知的信息太少,无论怎么看,都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朦胧。

    这个时候,就听远处传来异兽嘶鸣,蹄声如雷,一辆黄金战车呼啸而来,光芒大作,照耀四面八方,气象万千。

    到了近前才发现,拉车的异兽似牛非牛,似鹿非鹿,腹下生纹,正是近乎灭绝的鹿犀兽。

    “哈,”

    景幼南一看就乐了,扬手打出一道赤火剑光,拦住鹿犀兽的去路。

    “什么人?

    ”黄金马车里传出惊怒之声,只见珠帘一挑,显出一名面色阴沉的英俊少年,头戴姚天冠,身着五色锦衣,略显狭长的双目顾盼之间,锋芒毕露。

    少年正是宋永康,他目光扫到景幼南,先是一惊,随即勃然大怒,厉声道,“好啊,原来是你,自己上门找死。”

    “咦,宋永康,交桃花运了啊,在这个鬼地方也有美人投怀。”

    景幼南对于宋永康的愤怒视而不见,目光却投在与他并排而坐的少女身上。

    她二十上下,容颜甚美,肌肤细腻,。

    看到景幼南放肆的眼神,荷叶裙少女毫不羞涩,反而大胆地上下打量,看上去很是好奇。

    景幼南手持玉尺,大袖飘飘,宛如神仙中人,立在云头上,扬声道,“你啊你,跟着宋永康这个短命鬼能有什么前途?跟着我,才能心想事成啊。”

    “咯咯,”荷叶裙少女笑的花枝乱颤,娇声道,“小哥,宋兄可是很厉害的哦,你这样说他,小心他打你。”

    “哈哈,打我?看我怎么打的他满地打滚。”

    景幼南仰天大笑,天门上赤光冲天而起,当空化为一擎天巨手,五指伸开,掌心纹路显现出日月沉浮的恐怖场景,冲着黄金战车,狠狠地拍下。

    “找死,”

    宋永康拧眉而起,大手一抓,化生剑气瞬间迸发,携带着战场中上万猛将士兵积累的杀气,森森然的寒光,铺天盖地。

    破掉迎面而来的大手后,宋永康毫不停留,口中默念神咒,无穷无尽的杀伐之气从四面八方涌来,演化成一副足足十几丈的血色画卷。

    画卷当空垂下,符文流转之间,显现出刀兵四起,伏尸百万,流血漂橹的场景,丝丝缕缕的血气弥漫开来,几乎染红了半边天。

    画卷悬在脑后,宋永康如同从战场中走出的杀神,踩着尸山血海,大步而来,任何挡在他身前之人,都会被毫不犹豫地杀掉。

    “死,”

    宋永康双目化为两个血色漩涡,用手指着景幼南,声音深沉而又威严,如高居皇位的君王,言出法随。

    轰隆,

    景幼南只觉得头顶一暗,青天瞬间崩塌,浓稠的血色涌了过来,战场的厮杀声,怒吼声,哀嚎声,震动天地。

    一队又一队的战魂骑兵呼啸而来,高头大马,铁盔铁甲,手持银枪,凛冽的萧杀气息,汇集在一起,铺天盖地,无法阻挡。景幼南微微皱了皱眉头,用手一指,指尖处冒出一缕精纯的赤火真气,化为一盏八角宫灯,垂在头顶之上,护住周身。

    任何战魂碰到炙热的灯焰,都直接融为缕缕青烟,盘旋向上,消失不见。

    不过,战魂仿佛杀之不尽,斩之不绝,他们如潮水般汹涌而来,一浪高过一浪,遮天蔽日。

    “有意思,”

    景幼南笑了笑,直接在半空中盘膝而坐,全力运转体内的真气,火焰升腾。

    时间不大,一道火红的光柱直冲云霄,通天彻地,红光水波般流动,哗哗有声。

    黄金马车上,珠帘高高挑起。

    宋永康负手而立,身后的画卷缩小到五丈大小,如活物般不断蠕动,金戈铁马之声遥遥传来,血腥气愈来愈重。

    荷叶裙少女扬起俏脸,美目中的惊讶之色一闪而逝,甜甜笑道,“原来永康哥哥可以凝聚战神血图了,这已经是介于道术和法宝之间的可怕境界了啊。”

    少女的声音酥嫩娇柔,美眸中恰当地流露出的羡慕和激动,这种美人的倾慕,足以让任何英雄豪气大生,壮志在怀。

    宋永康却只是淡淡一笑,开口道,“媚娘,听说你们大唐的镇国法宝二十四功臣图已经晋升为道器,一经催动,二十四功臣下凡,组成大阵,可以困杀真人,那才是真正的惊天动地啊。”

    “咯咯,永康哥哥的战神血图也会成长为道器的。”

    荷叶裙少女媚娘七巧玲珑心,听出宋永康话里的流露出的浓浓野心,娇笑着奉承。

    “真府异变,血光冲天,对别人来说是灭顶之灾,可我是求之不得。要不是如此,我体内的化生剑气怎么会更进一步,凝练出战神血图?”

    宋永康双手虚握,画卷再次缩小一丈,里面的血色几乎凝成实质,隐隐之间,一尊头顶生角的战神虚影仰头咆哮,只是眉目不清楚,略显呆板。

    “战神虚影?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死定了。”

    媚娘看到战神虚影出现,细细的眉毛挑了挑,有了判断。

    她知道,宋永康修炼的战神血图一旦缩小到三丈之内,战神虚影生出五官,就会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要是被困在其中,别说是一个刚刚踏入筑基境界的少年,就是在筑基二重境界巩固几十年的修士,也会吃个大亏。

    可以说,战神虚影一出,就是这门道术的威能达到顶点,恐怖的挤压之力,会让修士肉身粉碎。

    “可惜了一个少年郎,长得蛮俊俏的。”

    媚娘感叹一声,随即抛到脑后,长得好看又不能够当饭吃,在这个世界中,力量为王,这才是最真实的。

    “我要把这个可恶的小子炼化到血图中,让战神一口口撕咬他的血肉,灼烧他的灵魂。”

    宋永康阴测测地笑,他向来睚眦必报,手段狠辣,对付自己的敌人,一直会用最残酷的手段折磨致死。

    “咯咯,我喜欢,”

    媚娘法衣上细细密密的花纹流转,氤氲光华,美目中流露出兴奋之色。

    在六大皇室中,公主们可是跟温良恭谦不搭边,她们喜欢刺激,为鲜血和杀戮欢呼,每年皇室角斗场中,出手最豪爽,欢呼声最大的,永远是这群平素看上去雍容华贵的公主们。

    “请公主静静欣赏,”

    宋永康躬了躬身,作了一个角斗场中的勇士向公主献上胜利品的礼节,高高昂起的头颅,是每个对手的噩梦。

    媚娘也配合着站起身,提起裙摆,舞姿翩翩,如最美丽的仙鹤,柔声道,“亲爱的勇士,我在看。”

    “哈哈,”

    “咯咯,”

    两人做完这些,不约而同的放声大笑,他们都是角斗场的常客,看到自己导演的这一幕,有一种回忆过去美好时光的满足和欢愉。

    “等出去以后,一定要举办一次最为浩大的角斗盛会,每天看着勇士们厮杀,血肉的碰撞,喔,想想都要幸福的要死。”

    媚娘贝齿咬着紫色樱唇,她的爱刺激的名声,在六大皇室都是很有名的。

    宋永康走上前去,大袖荡风,哗哗作响,凑到她耳边,道“这个真府本身不就是一个角斗场嘛,六大皇室的天才们,秘境中的土著们,生死搏杀,远远比普通的角斗盛会强百倍,千倍。”

    “不错,这是角斗场,前所未有的角斗场,”

    媚娘吃吃笑着,一想到刺激处,她就浑身发软。

    宋永康嘿嘿一笑,身后的气息猛烈延伸,如同华盖一样升起,越升越高。

    刺啦,

    回应他的不是佳人的好听的声音,而是一声撕裂布帛的简单粗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