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7.第97章 还阳三灯 太虚法眼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金色的穹顶之上,霞光氤氲,丝丝缕缕的青气溢出,铺散开来,一眼望不到边际。

    贺雨薇扬手摘下发髻上的金簪,任凭三千青丝垂在身前,一双眸子泛起淡淡的银光,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威严,不似普通人类。

    “去,”

    一声轻叱,金钗当空祭出,上面细密的花纹层层亮起,光芒璀璨。

    嘹亮的凤鸣声中,隐隐可以看到,火焰升腾,高有上百丈,一只神鸟沐浴火焰其中,龙纹、龟背、燕颌、鸡喙,尾部五色符文流转不定,直冲云霄。

    正是百鸟之王,圣德显化,火中凤凰。

    凤凰一出现,振翅而鸣,轻轻一啄,无穷无尽的五色符文汹涌而来,如长江大河,充塞天地。

    轰隆,

    眼前的天幕硬生生被五色长河挤出一道裂缝,眨眼之间迅速扩大,向两旁张开,变成峡谷大小,须臾之后,终于全部崩裂,化为虚无。

    “出大阵了。”

    景幼南目光一缩,就见眼前一座宏伟的大殿,金阶银柱,雕龙盘凤,烟云缭绕,气象万千。

    层层阶梯的尽头,是一具白玉棺材浮在虚空,雕刻满密密麻麻的符文,如天上银河,璀璨生辉。

    三盏古朴的油灯放在棺材之上,焰光摇曳不定,似灭非灭。

    “三景造化大阵和还阳灯,真是大手笔,大手笔啊。”

    贺雨薇死死盯着玉棺和上面的三盏油灯,声音如同从九幽深处飘出,一字一顿之间,说不尽浓浓的嘲讽和嫉恨。

    “三景造化大阵和还阳灯,”

    景幼南神色一动,他对两件东西并不陌生。

    古籍上曾经有过记载,三景造化大阵拥有夺天地造化之威能,在法阵之力的保护下,可以让死者的肉身经过数千年而保持生机,宛若活死人。而还阳灯则可以重新凝聚魂魄,两者配合,有一定可能逆天夺命,让死者死而复生。

    不过,这是真正的逆天之举,通常会遭遇天劫,死无葬身之地,不入轮回,属于仙道之中的禁忌。

    他可没想到,在永乐宫,真有人敢如此做过。

    “名不虚传,”

    景幼南走到近前,细细查看,发现玉棺中平躺着一名宫装女子,五官精致,琼鼻朱唇。

    如果不是知道三景造化大阵和还阳灯,他都会认为棺中女子在沉睡,而不是一具死了上千年的尸体。

    “咦,”

    又打量了几眼,景幼南忍不住惊讶出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好一会,他才慢慢转过身来,双眼紧紧盯着贺雨薇,脸色阴晴不定。

    “你发现了?”

    贺雨薇淡淡开口道,在玉棺三盏灯光的映照下,她玉容完美,神色庄严,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沉淀到骨子里的雍容华贵。

    沉默半响后,景幼南抬起头,开口问道,“你们是什么关系?姐妹?”

    无他,棺中女子的容貌几乎和贺雨薇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只是贺雨薇的气质偏向于高贵,而棺中女子则是清纯小妩媚,他才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

    “她不是我的妹妹,她是我的仇人,不同戴天的仇人。”

    贺雨薇突然情绪不稳定起来,尖声叫道,“这个狐媚子,迷惑了大王,拖累了皇室,还想还阳,死而复生,她是做梦,做梦。”

    红着眼睛,喘着粗气,贺雨薇一把扯下自己身上的凤冠霞帔,恶狠狠地朝空中的玉棺砸去。

    这个时候,玉棺上的三盏还阳灯突然光芒大盛,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凭空产生,扔出去的凤冠霞帔仿佛碰到了某种阻碍,如同人不小心陷入沼泽中,寸步难行。

    “你都死了,还要护住这个狐媚子,”

    贺雨薇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滑落,滚过双颊,打湿了胸前,她声音又尖又细,怨恨和痛苦夹杂在一起,刺痛人的耳膜。

    又试了几次,发现自己无法打破还阳灯的宝光,贺雨薇转过头来,对着景幼南道,“你帮我打开,你帮我打开。”

    美目充血,玉容扭曲,原本国色天香的她,这一刻简直如同地狱中走出的厉鬼,狰狞可怕。

    景幼南知道她是收到刺激,情绪失控,并不在意她的语气,用手一指,九曜明皇镜从天门升起,古朴的镜面光华氤氲,当空一转,一道婴儿手臂粗细的神光飞出,直直而去。

    仿佛感受到神光的威胁,三盏还阳灯有灵性般发出呜呜的声音,灯火一跳,结成品字形,千百的符文瀑布般冲刷下来,神光的力量竟然就这样被化解。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景幼南手持宝镜,双目露出好奇之色。

    这三盏还阳灯并没有人驱使,只是依靠自身的灵性就抵挡住了上品灵器的一击,确实不容小觑。况且,他看得清楚,刚刚三盏还阳灯结成品字形,明显是一个玄妙的禁制法阵,各为犄角,能最大程度地化解力量。

    稍一沉吟,景幼南用手一抹,光滑的额头上突兀的出现了一道竖痕,宛如第三只眼睛一样,无数的符文在其中沉浮,显得异常的诡异神秘。

    这正是他修炼的太虚法眼,第一次有机会使用。

    法眼一打开,景幼南就觉得眼前浮现出一道道的透明丝线,纵横交织,简直如同仍在地上的麻线团子,怎么分辨都分辨不清楚。

    “好复杂的阵法,好多的变化,”

    景幼南喃喃自语,不敢分心,仔细寻找其中可能存在的薄弱之处。

    “到底在哪里?”

    不一会,景幼南额头上冷汗淋漓,太虚法眼非常消耗精神,他快要撑不住了。

    就在要放弃的刹那,突然之间,景幼南捕捉到三盏还阳灯轮转间的一丝难以察觉的不协调,毫不犹豫,直接一道神光打出。

    咔嚓,

    一声镜面破碎的清晰响声,三盏还阳灯的灯焰一下子暗了许多,摇摇欲坠。

    “狐媚子,”

    早已经蓄势待发的贺雨薇一见还阳灯被破,立马冲了上去,玉葱般的十指上,尖尖的指套闪烁着寒光,用力抓了下去。

    十指如刀如剑,刺向棺中女子的双目。

    只要碰到,棺中的女子肯定肉体受损,上千年的布置,呕心沥血的谋算,也就成了空。

    毕竟,要想真正死而复生,肉身容不得半点的损坏,处于一种假死的特殊形态下。

    眼看贺雨薇尖尖的十指就要落下,突然之间,棺中女子脖颈处佩戴的一块玉佩飞了出来,青光一绕,娇媚婉转的声音响起,

    “姐姐,你这是又何苦呢?”

    话语未落,大殿中的玉棺猛地四散分开,棺中的女子在半空中优雅地起身,用手一招,三盏还阳灯飞到头顶之上,垂下丝丝光雨,叮咚之声,络绎不绝。

    灯光之下,活过来的玉人容颜绝美,美眸迷离,似怨非怨,似情非情,每个看到的人都会心中一颤,生出一种爱怜。

    贺雨薇上下打量了几眼,整理了下衣裙,又恢复到以往的雍容,眼睑慢慢地垂下,开口道,“你终于又活了过来,真是祸害遗千年。”

    棺中女子螓首低垂,展颜一笑,如宝石生晕,美不胜收,轻声道,“姐姐,你不是也活了下来了嘛,我们姐妹能再次相见,上天待我们不薄。”

    “姐姐?我可不敢当,”

    贺雨薇的语调拔高少许,道,“要不是我当年一时糊涂,把你引进宫来,就不会以后的惨事。”

    她用手指着对面自己的亲妹妹,厉声道,“大王不理朝政,亲小人而远贤臣,日日淫乐,都是你这个狐媚子迷惑的。社稷崩塌,山河变色,我们贺家书香门第,圣人后裔,怎么会出了你这样的不孝子。”

    “大王,宫中,贺家,圣人后裔,山河变色,”

    在一旁,景幼南越听,越觉得心惊,这几句话中流露出的信息量之大,传扬出去,会掀起轩然大波。

    恍恍惚惚之间,关于中古的秘闻,揭开了一道缝隙,可以窥见里面的场景。

    他有一种预感,今天发生的事情,将会对仙道世界造成一定的冲击。

    听到自己姐姐的指责,死而复生的玉人收敛起笑容,捋了捋垂到耳边的发梢,眸子闪了闪,道,“姐姐,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苦衷?咯咯,你这个只知道蛊惑大王的狐媚子也有苦衷?”

    贺雨薇怒极而笑,是半点不信对方的说辞。

    当年,为了这件事,她不知道劝说了多少次自己的这个妹妹,几乎每次见到大王都要进谏,到最后,却被打入冷宫,青灯古佛,日夜苦守,生不如死。

    要不是机缘巧合下,在天地大劫中遇到了大造化,苟延残喘地活了下来,早就会像宫中的其他人一样,成为了塚中枯骨。

    在秘境中,她无论受什么磨难,遭了多少痛苦,都咬牙提着一口气,就是要亲眼见到这个迷惑大王的狐媚子死去,就这样,她又怎么可能听对方的狡辩?

    玉人仰起头,眸子带笑,道,“姐姐,大王没死。”“什么?”景幼南一听,跳了起来。

    贺雨薇玉手捂住红唇,美目睁大,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怎么可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