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4.第94章 钗分天河 千幻鬼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乐宫前天河横绝两岸,遥遥望去,浩荡上万里,日月出没,不见边际,天人相隔。

    龙舟乘风破浪,大有十几丈,饰以玳瑁,翡翠,宝石,璎珞,灯盏,珍珠,舍利,伴之银蟹,金龟,红鹦,白雀,七宝四珍,尺璧寸珠,璀璨夺目,富丽堂皇。

    景幼南端坐在船头,头顶上的法宝东华慈光星辰尺玉光流转如水,轻轻一摇,千百青莲花盛开,流光溢彩,见之忘俗。

    宋卿眉头梳飞仙髻,鹅黄色宫裙束身,细细密密的花纹交织在袖口,氤氲霞光,她捋了捋额前的秀发,开口道,“不知道还得多久才能到,真是急死人了。”

    景幼南缓缓睁开眼,体内黑水真气运转,周遭的水气丝丝缕缕涌来,结成雨雾甘露,清凉舒爽,他瞥了一眼眼前略显焦急的美人,道,“有禁空大阵隔绝天地,飞鸟难渡,慢也没有办法,安心等待吧。”

    宋卿眉撩起裙摆,款款坐下,吐出一口浊气,幽幽叹息,道,“我是关心则乱,不知道怎么的,一想到我们碰到的那个女人,我就心烦气躁,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森森然的女儿香气萦绕在身边,景幼南剑眉挑了挑,道,“那个女子喜怒无常,气质多变,长乐宫的禁空大阵对她毫无作用,真是难以捉摸。”

    “是啊,”

    宋卿眉双手抱膝,裙角飞扬,轻声道,“在六大皇室,也就是我自己修炼的素女经,她却可以一口叫出来历,委实让人想不明白。”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景幼南目光深深,凝视近在咫尺的精致容颜,道,“那个女子虽然诡异,境界不高,也是筑基修士,对上她,我有把握战而胜之。”

    声音不大,但自信溢于言表,宛若金石碎玉。

    “多谢郎君,”

    宋卿眉先是甜甜一笑,随即用一种掷地有声的语气,道,“素女三卷中的地卷我势在必得,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

    景幼南目光一亮,随即沉下心来,放松语气道,“好了,好好休息吧,长乐宫一行可不会一帆风顺。”

    “嗯,”

    宋卿眉低低答应,垂下螓首,圆润小巧的小耳上明月珰摇曳,熠熠生辉。夜风吹拂,两人在船头上,各有心事和算计,唯有一颗追求长生的道心,水宽云阔,也无法阻挡。

    足足三天后,龙舟抵达长乐宫下,这个时候,才发现,长乐宫高居七彩云光之中,霞气升腾,琼楼玉宇,宛如真正的天上宫阙。

    两人把七宝龙舟系在岸边的铜鼎鱼柱上,简单整理了下衣冠,登上玉阶,两边栏杆绘有仙禽灵兽,仙女故事,泛起层层光晕,氤氲成片。

    “走吧,”

    景幼南一振衣袂,宝光如卷帘般向两旁散开,灵器东华慈光星辰尺护住周身,进入大殿。

    “桀桀,”

    还没等看清楚大殿中的场景,虚空中突兀响起阵阵鬼音,一只漆黑的大手压了下来,上面符文凸起,隐隐可以见到,狰狞的双头恶魔呼之欲出。

    “哼,”

    景幼南早已全神戒备,遇乱不慌,用手一指,东华慈光星辰尺飞起,绽放出千百青莲花,一下子把漆黑大手包裹了起来。

    “灭,”

    真言吐出,玉尺符箓亮起,龙纹凤章,大放光明,青莲花上垂下无数青丝,针一般扎入大手之中。凄厉到极点的尖叫响起,大殿角落里,一团黑暗到极点的云雾在翻腾不休,数张鬼脸浮现,或贪婪,或恶毒,或险恶,阴森恐怖。

    “是千幻鬼面,”

    宋卿眉从后面走了过来,神色凝重。

    千幻鬼面是一种传说中只存在于地狱黄泉中的妖邪之物,善于生啖活人的灵魂,来去如风,聚散无常,非常难缠。更可怕的是,这种鬼物还可以幻化成上古中古时候肆虐天地的妖魔,令人防不胜防。

    不少修士就是莫名着了道,被吸走灵魂,成了行尸走肉。

    “看来这次真府的变故非同小可,连长乐宫中的禁制都挡不住鬼物,”

    景幼南不动声色,只是冷冷一笑,祭起玉尺,劈头盖脸地打了过去。

    东华慈光星辰尺镇压一切妖邪,管他是什么鬼物,只要被玉尺碰上,非死即伤。

    果然,千幻鬼面嗅到了玉尺中蕴含的危险气息,立刻如同充气球一样膨胀起来,猛地炸开,化为一尊头生羊角的妖魔,浑身的赤红鳞甲抖动不停,黑气环绕。

    妖魔一出现,双耳上串着的火蛇飞出,迎风涨大,血盆大口张开,吞天噬地。

    “这是什么妖魔,这么恐怖,”

    宋卿眉不由得倒退了一步,眼前的妖魔足有十丈高,顶天立地,尤其是身上散发的肆无忌惮,灭绝人性的恐怖气息,压得人几乎喘不上气来。

    这样的妖魔,只会存在于上古时代,那个时候,人类弱小,百族共生,强大的妖魔甚至以人类为食,凶焰滔天。

    直到中古,人族崛起,成为天地主角后,面对的妖魔虽然也是强横无边,但他们已经处于下风,没了那种吞噬天地,泯灭生灵的气息。

    “千幻鬼面只是能够幻化,一张皮而已,没有什么可怕的,”

    景幼南稳稳当当站在宫殿中,不屑地撇撇嘴,要是千幻鬼面能够发挥出上古妖魔哪怕万分之一的实力,他肯定掉头就走,有多远跑多远。不过现在嘛,千幻鬼面是徒有其表,是标准的软柿子。

    想到这,景幼南深吸一口气,单手掐诀,全力催动法宝。

    东华慈光星辰尺光晕自生,里面显现出上百个古拙的篆文,按照某种玄妙不可言的规则排列起来,交织成九道琴弦,无风自鸣。

    清亮的玄音在虚空响起,如涟漪般荡开,演绎出仙人高居九天,斩杀妖魔的画卷,光怪陆离,似幻似真。

    玄音入耳,千幻鬼面就是微微一愣,刹那间如同化为了泥胎塑像,连思维都停止了运转。

    “斩,”

    趁着机会,景幼南奋起一剑,斩下了千幻鬼面的头颅。

    “啊,千幻鬼面就这样死了?”

    宋卿眉看着刚刚还凶焰滔天不可一世的鬼物尸首两分,睁大美目,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样的鬼物,她就是花费九牛二虎之力都不一定战胜,竟然就这样被人一个照面斩杀了?

    “呼,”

    景幼南收回玉尺,脸色刹那间苍白如纸,好一会,才恢复正常。

    他刚才施展的镇邪妙音,乃是东华慈光星辰尺恢复到上上品灵器后出现的第一个禁制杀招,一旦神音发出,最是可以震慑妖邪,即使千幻鬼面这样诡异的魔头一个措不及防下,也不得不饮恨在此。

    只是,此禁制杀招催动起来消耗很大,以他深厚的真气,也只能够驱使一次,再勉强的话,就会伤了元气根本。

    “咦,这是什么?”

    这个时候,宋卿眉突然发现,千幻鬼面的尸身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巴掌大小的牌子,铁锈斑斑,散发出阴森恐怖的气息。

    “好奇怪的文字,”

    景幼南接过铁牌,就见正面上刻有几个奇怪的篆文,形似鬼脸,细细看去,居然如同活物般蠕动。

    “不是凡间文字,”

    宋卿眉秀眉皱了皱,她出身大宋皇室,耳濡目染之下,见多识广,可是铁牌上的文字,她是一点印象没有。

    “不用管那么多,”

    景幼南拿出一张符箓定住铁牌,放到袖囊中,沉声道,“我们加快速度,不要让那个女子抢了先。”

    “好,”

    宋卿眉玉容一整,一拍香囊,一只银制的仙鹤飞了出来,丹顶金喙,双目如电,非常神骏。

    伸手把小鹤放在掌心,宋卿眉轻声道,“这是我们大宋皇室的炼器大师炼制的异宝,金喙丹鹤,体内自生宝光,可以提前预知禁制所在,有它在,我们可以最快的速度到底素女经所在的大殿。”

    永乐宫深处,银铃挂角,钟磬无风自鸣。

    曾经出现过的美貌女子鬓发上斜插的簪子,上面显现出凤凰展翅的虚影,丝丝缕缕的金光垂下,宫中诸多的禁制法阵如流水般划过,不起半点的波澜。

    翩跹羽振,罗袜生尘。

    美貌女子行走在永乐宫中,如同富家小姐踏春郊游一样,说不出的轻松自在。

    突然之间,美貌女子停住步子,微微仰起头,略显狭长的凤目眸光一闪,对着不知名的存在,轻轻笑道,“你也感觉到我来了吗?真是好久不见。”

    声音初始婉转柔媚,如情人低低私语,继而拔高,如剑锋口上磨出的尖鸣,最后的尾音细绵悠长,却如冰窟中吹出的寒风,凛冽之间,满满的是刻苦铭心的痛恨。

    大殿依然无声无息,死一般寂静,只有幽幽的光华延伸,一层又一层,一层又一层的。

    唯有高台上的三五支小儿手臂粗细的蜡烛燃烧,跳动的火光中,映照出美貌女子的俏脸,长长的眼睫毛不停地跳动,显现出本人并不平静的内心世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