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3.第93章 素女 长乐宫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西北角的广场,孤零零矗立三根铜柱,痕迹斑驳,纹路模糊,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春秋。

    几名武士的尸体随意扔在下面,横七竖八的,没有了生前的威风凛凛,死的不能再死。

    夜风吹过,远远的鬼哭狼嚎之声传来,阴森萧杀的气息悄然弥漫。

    花木深处,山石之旁,一个与周遭格格不入的香塌升起,珠帘倒卷,玉钩斜挂,朦朦胧胧之中,两个人坐在上面,笑声说着话。

    难怪典籍上有记载,古有贵妃媚骨天成,国色天香,君王宠之,从此不上朝。

    倾国倾城的美貌下,贤明的圣王也会坠入温柔乡里,天长地久,只为回眸一笑。

    景幼南摇了摇头,把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摈弃,手指有节奏地打着拍子,开口问道,“真府中到底出了什么变故,怎么群魔乱舞了?”

    宋卿眉身上法衣氤氲出七彩的霞光,哗啦啦作响,轻声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魔头就冒了出来,要不是半路上碰到了那两个傻瓜,恐怕我都成了魔头的口中之物了。”

    说起来,到现在仍然一想起来就担惊受怕,她甚至遇到过天人境界实力的魔头,幸亏魔头刚刚苏醒,神志不清,不然的话,十死无生。

    “真是气死人了,好不容易进入真府,就碰到这样的倒霉事。”宋卿眉咬牙切齿,气呼呼的。

    “恩,不好办,”景幼南沉吟道,以他现在的实力,不惧筑基境界的修士,但对上天人境界的魔头,也只能够有多远逃多远了。

    “真府中有素女三卷,你要帮帮我,”

    宋卿眉猫一样蜷缩起来,长袖当风,细细密密的花纹交织在长袖上。

    “我知道。”景幼南并没有犹豫,直接点头答应。

    “嘻嘻,郎君最好了。”宋卿眉喜形于色,弯弯的烟眉跳动,用丝带扎起青丝,款款起身,笑靥如花,道,“郎君,我们出发吧。”

    素女三卷是从上古中古流传下来的一门道书法诀,据说是曾经传授过圣王双修之道的下凡仙女素女所著,分为天地人三卷,有不可思议之威能。

    只是在圣朝遭受劫难后,道书遗失,传承到大宋皇室之时,别说是天卷和地卷,就是剩下的人卷都残缺不全,成了鸡肋。

    宋卿眉的姑姑机缘巧合下进入真府,得到了素女三卷中完整的人卷,筹划百年后,希望宋卿眉能够得到三卷中的地卷,至于神秘莫测的天卷,只存在于虚无缥缈之中,无人知道是否存在。

    她是对这门震古烁今的道书法诀势在必得,一来,素女三卷是世间少有的几门适合女子修炼的顶尖道书法诀,得到后,可以修炼到真人境界,直指大道。二来,她已经修炼了人卷,要是得不到地卷,只能够修炼到天人境界,就会前路断去,一辈子碌碌无为。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不顾外面魔头肆虐,执意前来,才愿意对景幼南百般迎合讨好,只为了得到素女三卷的地卷,大道可期。

    “走吧,”

    景幼南披上描金紫授仙衣,银冠束发,腰悬玉佩,大袖飘飘,临风玉立。

    一路走来,两人碰到了数不清的魔头,所幸魔头实力不算强,都在筑基境界左右,被景幼南直接祭出玉尺,打地形神俱灭。

    东华慈光星辰尺吞噬了这么多魔头后,悬浮在景幼南的头顶,光华如水,上面的凤文龙章字字浮空,大放光明,微微一震,千百朵青色莲花盛开,虚空四处,玄音响彻。

    普通的筑基境界的魔头,一尺砸下,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三天后,两人来到长乐宫前。

    只见到处是雕梁画栋,飞檐挂角,白玉栏杆上蟠龙舞凤,霞光缭绕,栩栩如生。

    不同于别处宫殿的大气磅礴,这里布置地极尽精巧,细微之处,典雅优美。

    “咦,禁空法阵,”

    景幼南惊讶出声,虚空中弥漫了一股莽莽大力,如蜘蛛丝网,笼罩在头顶,想御空飞行,难如登天。

    “不错,是禁空法阵,”

    宋卿眉微微仰起头,玉容泛光,美目异彩频频,轻声道,“长乐宫是君王宠妃所居之处,布置有长乐无极禁空大阵,任何人来此地,都需要缓步慢行。”

    当初,她姑姑就是在长乐宫中得到了完整的素女三卷中完整的人卷,回去之后,上百年的时间用在翻阅皇家典籍,查找信息上。

    对于此处宫殿的了解,进入鼎湖秘境的所有皇室子弟谁都比不上她。

    “嗯,走吧,”

    景幼南点点头,一甩衣袖,上了玉阶,向前走去。

    这个时候,天极远处,忽然一点金光跃出,初始大如米粒,须臾几个呼吸后,吞云吐气,流空垂苏,方圆十丈,光晕自生,漫天耀眼霞光之中,有人袅袅走来。

    走到近前,就见来人是一名美貌女子,发髻上斜插赤金凤凰簪子,身上穿花开牡丹金凤衣,眉如翠竹,肌似羊脂,身子轻展之间,自有一股雍容高贵。

    美貌女子也看到了景幼南两人,停住步子,略显狭长的凤目上下打量了一番,轻声笑道,“没想到,门庭冷落的长乐宫今天倒是热闹。”

    女子本是气质高华,威仪天下,这一笑,眼角却流露出动人的妩媚,仿佛由一名居于深宫的皇后,化为颠倒众生的魔女,这种自然的气质变化,难以言喻。

    宋卿眉蹙起眉头,用一种警惕的语气道,“你是何人,为何来长乐宫?”

    长乐宫中的素女三卷中的地卷关乎她大道根基,长生之路,如此关键时候,由不得她不全神戒备,提防任何变化。

    “为何来长乐宫?”凤目女子低低重复一声,美眸中闪过泪光,有回忆,有缅怀,有迷茫,有痛恨,爱恨交织,复杂难名,好一会,才抬起头,声音变得威严逼人,高高在上,道,“长乐宫前,你还不退下?”

    话音未落,女子圆润耳垂上挂着的金黄明珠光芒大作,霞气氤氲,一声宛若九天传下的凤鸣之声响起,虚空之中,律令自成,规矩四方。

    凤鸣入耳,响彻九天,铺天盖地的威严压了下来,让人喘不上气。

    目光所及之处,虚空中密密麻麻的律令,如蛛网,似锁链,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这一刹那,宋卿眉想起了皇室典籍中上古圣朝的威严,律令一落,鬼神臣服,龙气之下,众生蝼蚁。

    上古圣朝之时,龙气冲天而起,化为天柱,覆盖苍穹,圣皇颁布的律令得龙气加持,有不可思议之威能,能通阴阳,可拘鬼神,九州四海,无人能抗。

    “该死,这个时候我怎么会胡思乱想,”

    怀中的经书微微发光,温润的气息传出,宋卿眉打了个激灵醒来,又悔又恼,纤纤玉手指出,一缕真气凝聚,如崖下春雪,似山间寒梅,清淡幽然,却有森森幽香,遮掩不住。

    一个呼吸间,真气由白转红,淡粉颜色,媚而不妖,含而不露,犹如小荷尖尖的幼齿女童,长大到双十年华,云鬓青丝,明眸善睐,衣裙披纱,一笑一颦之中,温婉美丽,冰清玉洁。

    锦瑟声音里,春意盎然,隐隐可以听到,少女的呢喃,剪不断理还乱。

    “是素女经,人香之气,好,好,好,”

    凤目女子先是惊讶,随即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压抑许久的怒火涌上心头,长长的指甲刺入肉里,声音尖锐,骂道,

    “都是你这个小贱人惹的祸,还有脸再来?”

    一个恍惚,眼前的女子仿佛与上千年前的人影重合在一起,为了她,那个可恨的负心汉决定,毅然,死不回头,最终皇朝崩塌,山河变色。

    “死,”

    凤目女子从牙缝中挤出这个字,象牙般的指甲霞光缠绕,突地伸长三尺,如刀似剑,刺了下去。

    清亮激昂的凤鸣声再次响彻天地,高居上位的威严降临,言出法随,无人能抵挡。

    “啊,”

    宋卿眉花颜失色,目中满是震惊,她的周身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律令锁链,把她牢牢禁锢在原地,没法动弹,只能够看到寒光愈来愈近,无尽的恐慌涌了上来。

    “叮咚,”

    景幼南手持法剑,差之毫厘地挡住凤目女子的必杀,剑光与指甲碰撞,竟然发出了金玉般的声响。

    “好厉害,”

    景幼南斜退三步,站住身形,暗自心惊,自己修炼的是最上乘的法门,又经过二十日筑基,引动天地异象,灵体天成,根骨如玉,单论肉身力量,几乎可以抗衡筑基后期修士。

    由此可见,对方力量是何等之强。

    凤目女子缓缓收回象牙指甲套,美眸掠过景幼南和宋卿眉,脸色变幻了几次后,怒气敛去,恢复到原来的平静。

    俄尔嫣然一笑,娇美如花,道,“嘻嘻,长乐宫中,我等你们哦,不要不来。”

    说完,轻移莲步,如凌波踏水,转瞬进入大殿中。

    景幼南和宋卿眉相视一眼,目瞪口呆,殿前的禁空大阵对这个女子居然没有丝毫的作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