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7.第87章 千丈玉阶 冰魄寒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琼台生紫气,宝阁散氤氲。

    千丈石阶直通白云深处,隐隐之间可以见到,金花玉萼,凤舞鸾腾,仙子,神女,宫娥,走马楼台般的场景流转不定,疑似天上宫阙。

    景幼南站在台阶下,皱了皱眉头,刚刚他试图联系宋卿眉,却发现虚空中有一股无形的禁制之力,根本联系不上。

    “看来,是有了新的变化了。”

    景幼南喃喃自语道,他可是记得,宋卿眉以前说过,她姑姑上次进入真府之时,是可以相互联系的,现在这样的场景,完全打破了两人先前的谋算。

    沉吟了片刻,景幼南恢复平静,长袖一甩,踏上石阶。

    也不知道眼前的千丈石阶是何等材料砌成的,即使过了几千年,依然光洁鲜亮,靴子落在上面,晦涩幽深的花纹如流水般,发出悦耳的玄音。

    石阶的两旁,偶尔有几座雕像,通体如玉,或是仙禽,或是灵兽,高有百丈,栩栩如生。

    值得注意的是,每一处雕像的脚下都有一朵盛开的火红莲花,远远望去,如同燃烧的火焰一样。

    走过千丈石阶,穿过两道抄手游廊,从山石后转出,景幼南停住脚步,目光亮如星辰。

    眼前是一座高有千丈的宫殿,状似铜炉,不知名的火焰从虚空降落,结成天花,璎珞,伞盖等等异象,凤萧玉管之声传出,若有若无。

    宫殿的上方,百尺云光散开,虚托出一琉璃金莲叶,晶莹剔透,上面显现出一金龙虚影,鳞甲上的符文清晰可见,抖动之间,锵然有声。

    “好一个宫殿,”

    景幼南一振衣袖,从容而出,直奔铜炉大殿。

    “且慢,”

    这个时候,从东北角琉璃檐下转出一男一女,当先的青年人话音未落,一扬手打出一枚鱼尾鸡头的长梭,当空一个旋转,朝着景幼南的双目捉下。

    “哼,”

    景幼南停步,拧身,吐气,屈指如轮,锋芒毕露的赤火真气飞出,巧而又巧地击中长梭的双目,发出激越清朗之声。

    领头的青年人收回长梭,双目凝重。

    他手中的这件法器金鸡夺目梭可是一件上好的法器,迅如疾风,最善于偷袭,不知道多少人丧命其下,没想到,对面之人居然只凭单手就可以接住,实在恐怖。

    同来的秀美女子轻移莲步,长裙上青莲花般的符文交织,氤氲光华,用一种轻轻脆脆的话语道,“这位皇兄,还请速速退去,大秦九公主秦婉玉,大唐皇子李天兆,日后必有重谢。”

    声音不大,但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毕竟,两人都已经是筑基境界,面对一个人,有十足的把握。要不是担心有后来人赶来,她说话才不会这么客气。

    “秦婉玉,李天兆,你们以为是谁,单凭一句话就可以让我离开,真是好笑至极。”

    景幼南放肆地上下打量两人,放声大笑,眼前的一对男女看上去长相不错,称得上金童玉女,没想到如此幼稚,真府机缘在前,还想和平时一样用身份压人。

    “你是自己找死,”

    秦婉玉俏脸生寒,凤眉上挑,满头的珠翠摇曳,发出叮咚之声。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她动了真火,不死不休。

    “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碰到我,算你们倒霉。”

    景幼南长啸一声,率先出手,卤门大开,灿烂如朝霞般的赤火真气升腾而出,化为朵朵火焰,遍布四面八方,炙热的温度,连坚硬的金晶玉石都可以融化。

    “不好,贼子好凶悍,”

    李天兆面色大变,一拍袖囊,三色玉伞飞出,细腻如瓷的纹路,上面道道符箓亮起,垂下丝丝缕缕的璎珞豪光,护住两人周身。

    “嘿嘿,你们以为一件法器就可以抵挡我的真气,真是好笑,”

    景幼南身形不动,双目神光暴涨,早已经蓄势待发的赤焰神箭拖曳着火光,如同箭矢流星一样,重重地击中玉伞的护体宝光,打地对方符文明灭不定,差点崩溃。

    “这到底是什么人,”

    李天兆置身宝光中,眉头拧成疙瘩,脸色非常难看,他手中的宝伞可是一件纯粹的防御法器,居然还支撑不住。

    “对方真气雄浑,道术犀利,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秦婉玉俏脸浮现出一丝愁容,她没有想到,两人刚进入真府就碰到这样一个狠角色,对方手段之强悍,绝对是六大皇室所有子弟中同龄人的佼佼者。

    “哈哈,”

    景幼南一步又一步向前而行,头顶上的赤火真气熊熊燃烧,炙热如天上大日。

    晋升到筑基境界后,这是第一次全力驱使真气,相比于养气境界,又有不同的感悟。

    打破肉身与天地的束缚后,真气自然天人交感,生出灵性,赤火真气高居虚空,如同火焰君王一般,自发凝聚周围的火行灵气,源源不断,好似火上浇油,愈来愈猛烈。

    这一瞬间,景幼南就觉得自己身化火海,焚尽世间。

    “不行,再这样下去,咱们两人非得被他活活烧死,”

    宝伞下,秦婉玉贝齿紧咬红唇,身子只哆嗦。

    她的声音中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惊惧之色,就是刚刚一个疏忽,少许火焰真意透过宝光,那种焚烧日月,把天地化作烘炉的炙热阳刚,几乎击溃了她的意志。

    两人同属筑基境界,可是差距之大,简直让人绝望。

    “再坚持一会,他如此催动道术,真气消耗会很大,我就不信他能够比我们两个人撑得久。”

    李天兆咬牙切齿,顶门上的真气凝聚成烟霞,三元宝伞上面的道道符文越发的璀璨,日月星辰的虚影若隐若现,不可捉摸。

    “赤焰弓,”

    见到两人负隅顽抗,景幼南冷冷一笑,大手伸出,赤焰真气以一种莫名的轨迹运转,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张高有半人的火红大弓,弓身上自然生成龙纹凤章,火气流转,霞光氤氲。

    “起,”

    景幼南单手持弓,另一只手抽出一支赤焰神箭,搭在弓弦之上,双臂用力,拉成满月。

    “嗖,”

    射出的赤焰神箭撕裂大气,瞬间来到两人的头顶上空,箭镞前方猛然间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光亮,宛如一大日炸开,天地失色。

    “不好,”

    李天兆脸色大变,他手中的法器三元宝伞上出现了一道道清晰的裂纹,光泽消失,已经失去了威能,成了一件废品。

    “走,”

    秦婉玉反应也快,彩袖一挥,脚下腾起一朵红云,托起两人,就要逃之夭夭。

    对面之人单凭道术就湮灭了上品法器,实力相差太过悬殊。

    “想走?”

    景幼南嘴角的讥讽一闪而逝,祭出上品灵器九曜明皇镜,遥遥打出法诀,一道神光飞出,打在李天兆的后背上。

    “哎呀,”

    李天兆护身宝光破碎,身形一晃,从云头上跌落。

    “第一个,”

    景幼南倒提法剑,一剑斩下李天兆的头颅,接着剑光一绞,连同他的元灵湮灭。

    “啊,我跟你拼了,”

    眼见李天兆在自己面前形神俱灭,知道自己逃不掉的秦婉玉喉咙深处发出尖锐的叫声,两道生有云纹的剑刃从她鼻窍中喷出,丝丝缕缕的寒意,笼罩四方。

    冰魄寒光剑气,乃是修士采集海底之下数千丈的冰魄寒精,用秘法汲取,以鼻窍为鼎炉,用真气淬炼,日夜温养,打磨成剑气。

    此门道术一成,剑气放出,冰冻四面八方,修士一个不慎沾上,不仅肉身受损,就连元灵也不会幸免,非常的阴毒。

    养气境界之时,她就凭借这门道术击杀过不少的同阶修士,在大秦皇室的同龄人中闯出了不小的名头。

    “嘿,”

    景幼南不慌不忙,用手一指,九曜明皇镜飞起,倒悬而下,挡在身前。

    两道剑气一头扎进宝镜之中,镜面荡起一层层清晰的涟漪,头戴平天冠的明皇虚影浮现出来,高居王座,俯视众生。

    须臾之后,明皇虚影消失,镜面恢复平静,冰魄寒光剑气不见了踪影。

    就如同在海面中投入了一块石子,只是短暂地激起几朵浪花,重新恢复风平浪静。

    “这才是上品灵器,”

    景幼南点点头,非常满意,晋升到筑基境界后,九曜明皇镜的威能逐渐展现出来,比如刚刚对方的道术纵使强悍异常,也落到镜子里,如石沉大海。

    “不要杀我,我知道皇室的一件大秘密,我,我全告诉你。”

    道术失效,秦婉玉俏脸惨白,摇摇欲坠,拼命求饶。她是皇室骄子,又晋升到筑基境界,有大好的前程,还是惜命的。

    “晚了,”

    景幼南目光冰冷,用宝镜神光定住秦婉玉,法剑轻轻一转,眼前的俏佳人头颅搬家。

    至此,两名皇室佼佼者,筑基修士,全部丧命在此地。

    收起两人的袖囊,景幼南大袖一挥,火光飞出,两人的尸身化为灰烬。

    “咦,”

    景幼南停住脚步,眉头不自禁地挑了挑,地上多了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的玉佩,上面云烟呈现,看上去颇为不凡。

    原来,这玉佩藏在秦婉玉体内,现在她尸骨无存,才显露出来。

    “皇室的秘密吗?”景幼南手一招,玉佩落在掌中,有一种温润的气机游走,清凉凉的。

    把玉佩收好,景幼南笑了笑,重新整理了下衣冠,向大殿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