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6.第86章 剑光分化 黑水之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剑光冲开云气,映出漫天的清辉,潮涨潮落之声,此起彼伏。

    肉眼可见,虚空中涌起一层层的涟漪,水光氤氲成片,隐隐之间,有水神的吟唱声传来,有一种悠久古老的气息。

    这就是筑基境界修士的强大之处,肉身感应天地,已经可以操控周围空间的元气变化,不是养气境界只能够依靠真气。

    “九曜明皇镜,”

    面对近身的剑光,景幼南也不敢托大,顶门上云气蒸腾,上品灵器级别的法宝九曜明皇镜冉冉升起,古朴的镜面上符箓亮起,交织成神光,护住周身。

    剑光和神光碰撞,发出一阵阵磨牙般难听的哀鸣,远近可闻。

    “哼哼,看你能够抵挡多久,”

    星冠少年纵身一跃,整个人包裹在剑光之中,森森然的寒气里,瞻之在左,忽焉在右,来去如风,不可捉摸。

    这就是驱使剑丸的剑修最难缠之处,剑遁之快,无可比拟,有机会就下狠手,没机会就满场游走,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一旦对手出现恍惚,露出破绽,剑光就会趁虚而入,如大河决堤,哪怕刚开始只是丝毫的缝隙,也会被冲击地支离破碎。

    “水火真气,灵器之威,”

    景幼南眼睛微微眯起,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地灌注到顶门上的灵器之中,九曜明皇镜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光芒,明皇的虚影笼罩虚空,一种深沉威严的气息弥漫开来,镇压八荒六合。

    刹那之间,包裹在剑光之中的星冠少年就觉得自己前面仿佛出现了重重山岳,高有千丈,密不透风,压得自己几乎要喘不上气来。

    “可恶,对方怎么会有如此雄浑的真气,”

    星冠少年身负上乘传承,见多识广,他知道,自己出现如此的错觉,是对方以雄浑到极点的真气全力催动上品灵器,从而彻底改变周遭元气的结果。

    这就是上品灵器之威,远远超过下品灵器和中品灵器,即使对方不能够操纵如意,但只凭这片刻的威势,就让人退避三舍。

    “哈哈,看你如何,”

    景幼南仰天大笑,头顶上的九曜明皇镜光芒璀璨,一道又一道的神光飞出,迎向空中左冲右突的剑光。

    对面之人凭借手中的剑丸,来去如风,沾之即走,灵活多变,确实非常难缠,唯有以力压人,才可以一力降十会,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反正自己修炼的《大阴阳混洞宝生经》素以真气雄浑著称,加上有上品灵器辅助,完全可以一路碾过去,挤压对方的空间。

    “可恨,”

    星冠少年牙关紧咬,发出咯咯的声响,他自出道以来,凭借手中的剑丸,向来是所向披靡,没有抗手,从来没有想今天这样的憋屈。

    对方完全是不看自己的剑光如何玄妙,只是自顾自地全力催动上品灵器,以力压人,简单粗暴,偏偏自己却没有半点的办法,只能够不断地后退。

    毕竟,剑光再犀利,再灵动,再迅疾,破不开对方的防御,也根本无用。

    “我就不信你的真气能够源源不断,”

    星冠少年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暴虐冲动,对方这样肆无忌惮地激发上品灵器,总会有真气耗尽之时,到时候,一定要让他死的很难看。

    就这样,场中出现了一幕滑稽的场景,原本锋芒毕露的剑修居然让人赶得满场飞奔,那狼狈的样子,丧家之犬四个字足以形容了。

    “八哥休慌,小弟祝你一臂之力。”

    如此局面,显然激怒了星冠少年的同伴,怒吼声中,一名丈许的昂扬男子踏云而出,手中的巨型狼牙棒上倒刺根根竖起,猛地砸了下去。

    男子二十上下,金盔金甲,天生神力,双臂抡起狼牙棒,如同山崩地裂一样,气势骇人。

    轰隆,

    一声惊天大响,景幼南头顶的神光被狼牙棒砸的摇摇欲坠,荡起层层的波纹,眼看抵挡不住。

    力道修士虽然比不上气道修士上体天心,感应灵机,但在斗法方面却是一往无前,在小空间中的爆发力无与伦比。

    上品灵器的护身宝光能够挡得住剑修的剑光,可是遇到力道修士足有上千斤的神兵巨力,却没有办法,可谓是一物降一物。

    “今日是你的死期。”

    不知道何时,宋永康的目光也投了过来,双眉一轩,两道锐利的剑芒撕裂大气,转瞬间杀到近前,趁着明皇镜护身宝光不稳,用力斩出,勇往直前,气断山河。

    三名筑基修士,六大皇室子弟的佼佼者同时出手,局面顿时倒转,景幼南的处境变得岌岌可危。

    “就凭你们三个,还不配,”

    面对三人围攻,景幼南背脊微张,身躯中散发出浩瀚博大的气息,用手一指,黑水真气从卤门溢出,蔓延开来,宛如一道天河凭空生出,哗哗水响之声,震动四方。

    下一刻,天河决堤,天地失色,滚滚河水汹涌而出,不可阻挡。

    水势虽浩大猛烈,但星冠少年和陆永康自有手段,轻松躲过,唯有金盔金甲的男子因为修炼力道法门,略显笨拙,逃之不及,一下子被大水卷入其中,冲击地昏头晕脑。

    “纳命来吧。”

    景幼南踏着水波逆流而上,还没等金甲男子反应过来,手中的法剑落下,大好的头颅飞起,鲜血喷出三尺高。

    力道修士全身坚硬如铁石,肉身之强悍难以想象,唯有斩下魁首,方能够真正杀死。

    “啊,十八弟,”

    看到金甲男子死的凄惨,星冠少年的眼睛刷的一下就红了,这可是他的亲弟弟,从小一起长大,没想到惨死在此处。

    “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星冠少年咬牙切齿,张口喷出一股精血,原本银辉如月的剑丸染上了一层嫣红,平添几分诡异和神秘。

    “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翻地覆。三杀剑阵,起。”

    低沉的吟唱声中,剑丸当空一晃,分化出三道剑光,血光的光芒冲破天际,冷风乍起,天地之间一片萧杀。

    “是剑阵,”

    宋永康仔细打量了一眼,悚然而惊,能够用剑丸分化出剑光已经是相当了得,而能用剑光布成剑阵,实在是罕见,这说明,对方对于剑光的操纵已经到了一个极为惊人的地步。

    如此剑修,只要不在秘境中陨落,回到皇室后一定大放异彩,成长为可怕的人物。

    剑阵笼罩下来,杀机弥漫,景幼南仿佛成为了风中的蜡烛,下一刻就要被撕裂成碎片。

    就在这个时候,真府符诏飞出,包裹住景幼南,消失在原地,只剩下朗朗的笑声,清晰传出,“我在真府中等你们。”

    “混账,懦夫,”

    星冠少年呆呆地看到自己花费精血催动的剑阵穿过金光中的虚影,没有沾上对方的半点衣袖,终于忍不住保持风度,直接破口大骂。

    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刚刚还是一副不死不休雄赳赳的模样,转过身来竟然就逃之夭夭,果断利索的让人瞠目结舌。

    这样厚颜无耻的人物,真的是六大皇室中培养出来的嘛?

    “秦剑皇兄,”

    宋永康整理了下衣冠,大步走了过来,拱手行礼,轻声安慰道,“还请节哀顺变。”

    沉默了片刻,星冠少年秦剑大袖一挥,收起地上的尸首,目视宋永康,一字一顿道,“永康皇兄,十八弟不幸丧命于贼人之手,此仇不共戴天,还请皇兄助我一臂之力,将来定有重谢。”

    宋永康毫不犹豫,直接答应道,“我与十八也是熟识,此事自然不会置身事外,一定要对方血债血偿。”

    两人各有打算,很快就组成了一个简单的攻守联盟,一致对外。

    “嗯?”头顶上的剑丸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秦剑若有所觉般的抬起头,望向远处。

    只见夜空如幕,云光如璎珞般垂下,天边尽头,一枝娇艳欲滴的花树跃然而出,生有玄文,幽幽香气传来,如梦如幻。

    正中央鲜花堆积而成的王座上,一名风姿绰约的佳人手托香腮,发髻高高盘起,凤眼微微眯起,雍容华贵。

    一眼看去,佳人皮肤细腻,青丝红颜,宛若二八芳华,但仔细打量,王座上女子眸子幽深莫测,却有一种岁月悠悠,看破繁华的平淡。

    “很好,等了许多年,真府终于开启了。”

    王座上的佳人轻轻叹息一声,纤纤玉指往下一指,一朵碗口大小的花骨朵凭空出现在几名皇室子弟的脚下,静静绽放。

    只是一瞬间,几名皇室子弟无论是开脉境界还是筑基境界,都被花朵吞噬,无声无息。

    晶莹的手指夹起符诏,下一刻,玄音响起,鲜花王座上的神秘佳人进入真府,只留下淡雅的花香,经久不散。

    “好厉害,”

    宋永康和秦剑对视一眼,目中满是惊骇之色,这突如其来的神秘女子实在太过可怕,举手投足之间,普通的皇室子弟根本没有半点抵抗之力,如同碾死蝼蚁般容易。

    这样的手段,明显是超出了筑基境界,最起码是天人境。

    “看来,这次真府开启非常不简单啊,秘境中的牛鬼蛇神都赶来了。”宋永康声音有些不可捉摸。

    “哼,风险越大,收获越大,我不信你不动心。”秦剑收起剑丸,嘴角挂起淡淡的笑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