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3.第83章 仇人相遇 化生剑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宫真府高悬在天空之上,远远望去,金光中显现出玄狮,仙鹤,麒麟,彩凤,玉象等等仙禽灵兽的虚影,阵阵仙音传来,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

    景幼南银冠锦衣,背负双手,头顶上的珍珠玛瑙映着云光,生成淡淡的光晕,清凉如水,越发显得他俊美飘逸,风采照人。

    目光深邃如星辰,用一种不温不火的语气问道,“听李兄的意思,是指我是私生子的身份,上不了台面喽?”

    这种深沉的平静让李隆基无端感受到一股山岳般的压力,不过,他本也是强势人物,皇室贵胄,对方虽然没有暴跳如雷让他奇怪,但自然不会退缩,针锋相对道,“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声音果决干脆,如磨砺刀剑,有一股子强于外表的嚣张霸道。

    不错,我就是指着骂你私生子,你又能奈何?又能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敢先动手?

    “私生子?哈哈,这倒是一个有趣的称呼,”

    景幼南没有动怒,反而开怀大笑,声若金石,贯穿云霄。

    他确实没有上皇室的族谱,按照六大皇室的传统,是没有资格继承皇位,从皇室中获取权力和修炼资源的。

    不过,对于这一点,景幼南毫不在意,如果真想要抱大腿的话,比起六大皇室,南阳景家无疑更适合。

    他生下来就随的母亲姓,名字也清清楚楚地记录在景家的家谱上,谁也无法抹去,算得上南阳景家的嫡传血脉,身份之尊贵,远在一个不起眼的皇室子弟之上。

    南阳景家,可是大千世界中鼎鼎大名的玄门世家,传承自中古,虽然近些年没落了许多,但底蕴之深,势力之盘根错节,真不是被玄门宗派打压苦苦挣扎的一个皇朝宗室能比得上的。

    只是,景幼南根本没有打算借助皇室或者景家的意思,他现在是太一门的外门弟子,只有等门派大比中脱颖而出,晋升为真传弟子,就完全鲤鱼化龙,扶摇直上。

    太一门才是大千世界的第一势力,只要在宗内站稳位置,一步步前进,将来结成元婴,说不定可以反客为主,直接插手皇室和景家之事。

    当然,要在执玄门牛耳的太一宗内成长,并握有实权,远远要比在其他地方困难的多,竞争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惨烈。

    不过,有难度,不是才有意思嘛,血与火中绽放的花朵,才会缤纷灿烂。

    景幼南停下大笑,微微俯视李隆基,目光中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从容。

    李隆基勃然大怒,刚要发作,突然若有所觉地抬起头,望向西北方向。

    少顷,白云深处亮起一线金黄光芒,大如蚕豆,道道耀眼的光芒朝着四面八方散开,如拉开天地帷帐。

    一架庞大的黄金战车从云中呼啸而下,通体赤金,上面凸起点点符文,如朵朵燃烧的火焰,熠熠生辉。

    四头似牛非牛,似鹿非鹿的异兽在前面拉车,双目金黄,腹下生有波浪般的纹路,蹄下生云,声若奔雷,非常雄壮。

    “是王者战车,前面异兽是云鹿犀,腾云驾雾,力大无穷,当初圣朝皇室子弟出巡,非常喜欢这种异兽拉车。这种异兽在外面几乎绝迹了,看来,是有人在秘境中得到的战车,真是好运气。”

    宋卿眉熟读皇室典籍,交游甚广,一看黄金战车,立马就道出它的来历,

    “唔,好战车,霸气,”

    景幼南点点头,这战车样式古朴,有着明显的中古风格。

    这个时候,一声钟鼓之音响起,黄金战场停了下来。

    金光撤去,珠帘一挑,走出两男一女,当先的青年人长袖飘飘,衣带挡风,冲着李隆基拱了拱手,道,“李兄,”

    青年人头戴星冠,身穿五龙锦衣,腰悬龙虎玉佩,面如美玉,剑眉入鬓,是标准的美男子。

    “原来是宋兄,”李隆基还了一礼,眸子闪了闪。

    没想到,这个家伙也晋升到筑基境界,还得到了一辆中古黄金战车,看来此次天宫真府一行,会是个强劲对手。

    “李兄不愧是李家年轻一辈第一人,手腕惊人啊。”

    宋姓青年人扫了眼飞毯上或坐或站的十几个皇室子弟,目光有些闪烁,对方在短短时间内就纠集了这么多人手,真是不可小觑。

    “哈哈,都是朋友们卖个面子,比不得宋兄你天生大气运,连黄金战车这样的宝贝也能得到。”

    李隆基干笑了几声,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宋姓青年刚想回话,不经意间看到不远处袖手冷笑的景幼南,目光立刻冷了下来,阴阴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哈哈,这也正是我想说的,你是赶着来送死了。”景幼南接了一句,话语如刀。

    这三个人一下黄金战车,他就认了出来,赫然是当初在大潮之时见到的三人,领头的这个青年人,曾经对自己使用过迷魂之术。

    反正都是仇家,自然不需要客气。

    “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嚣张,”

    宋姓青年怒极而笑,踏前一步,属于筑基修士的气势散发出来,如狂风大浪,蜂拥而至。

    “如此而已,”景幼南挥了挥长袖,春风拂面,不动如山。

    “这是怎么了,”

    宋卿眉在身后看得目瞪口呆,樱桃小口微张,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她本来看到宋永康来了,和李隆基在寒暄,吸引了注意力,登时长出了口气,放下心来。这样一来,两人就不会争吵了。

    没想到,心刚放到肚子里,竟然又整出一波,景幼南没和李隆基冲突,倒是跟突然来的宋永康仇人见面,直接动手了。

    宋永康她是认识的,毕竟,他们都是大宋皇朝的子弟,平时也见过面。不过,也仅仅是如此罢了,关系还比不上普通朋友。

    皇室中从皇帝到各位王爷,无不是后宫三千佳丽,生下的子嗣之多可想而知,这么大一家子人,加上皇宫天生的勾心斗角,关系融洽才怪。

    不过,宋永康是大宋皇朝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皇室中有不少的人看好他,实力强横,与之冲突,不是好事啊。

    “以前只知道这个景幼南根基深厚,实力非凡,没想到,惹事的能力也这么非凡,”

    宋卿眉以手加额,一副要崩溃的样子。李隆基在一旁也看傻了,自己好像,似乎,应该和宋永康没有这么好的交情吧,他怎么就半路杀了出来,把仇恨接了过去,完全是要帮自己出头的架势啊。

    不过,这也是好事,反正两人都不算好东西,就当是看狗咬狗吧。

    李隆基返回飞毯上,心里转动一个又一个不为人知的念头。

    “死吧,”

    宋永康见到自己的气势没有压倒对方,双目迸发出耀眼的光芒,用手一指,一道明晃晃的剑气横空,撕裂大气,带出一阵清脆的爆音。

    剑气如虹,锋锐,迅疾,不可抵挡。

    “就这点能耐?”

    景幼南讥讽地笑了笑,张口吐出黑水真气,化为水幕,挡在身前。

    以柔克刚,任凭剑气凌厉,也突破不了水光的潺潺不绝。

    筑基之后,黑水真气发生了质的变化,凝重幽深,有容万物。

    “哼,剑气天芒,”

    宋永康并不慌张,五指虚抓,原本被水幕困住的剑气陡然间发出夺目的光芒,嘭得一声炸开,数百道碎芒飞射出去,打在水幕之上,如雨打芭蕉,叮咚有声。

    咔嚓,

    水幕显出裂纹,越来越多,轰然裂开。

    碎芒闪烁着幽幽寒光,眨眼就到了身前,锐利的寒气,刺得皮肤都生出一层鸡皮疙瘩。

    “我的化生剑气,岂能如此简单被挡住?”

    宋永康看到水幕崩裂,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化生剑气是大宋皇朝一门大有威名的杀伐道术,如今坐镇东南的镇南王就凭借此道术斩杀过作乱的妖王,锋芒毕露,锐利无双。

    为了修炼此道术,宋永康用了不少手段征得皇室宗人府老人们的同意,进入到大宋燕云十六州,吞吐古战场遗留的刀兵之气,用五脏六腑之气日夜淬炼,使之纯化,元转如意,最后提炼出这化生剑气。

    化生剑气,本就是吞吐皇朝征战中积累的杀伐之气凝聚而成,最是暴烈凶猛,有一种无坚不摧之意,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能死在我这道术之下,也算你的福气。”

    宋永康暗暗点头,自己晋升到筑基境界后,对这一道术的施展比起眼前快得多,当初施展剑气暴烈恐怕需要三到五个呼吸,现在心念一动,就可以引动,杀伤力成倍上涨。

    “宋永康的化生剑气真是不凡,”

    飞毯上,李隆基双目微微眯起,这一道矫若游龙的剑气,让他吃惊不小。

    李隆基身旁有一少女亭亭玉立,身上穿藕色纱裙,外罩雪貂披肩,明眸善睐,绝色容光。她看了眼漫天如星芒般的剑气,开口道,

    “九哥,化生剑气威力大是大,不过,用去一道少一道,需要有战场杀伐之气补充才行。”

    声音清脆,如珠玉落盘,字字清晰,显示出非同一般的修为。

    “不错,化生剑气,到底不能用本身真气直接衍化,利在攻坚,出奇制胜。”

    李隆基点点头,自己小妹的分析,真是一针见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