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2.第82章 真府出世 八方风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龙山鼎湖秘境东南隅,千峰竞秀,万壑争流,松柏森森,烟霞渺渺。

    夕照沉西,有山禽对语,仙鹤齐飞,涧水冲刷石壁,古藤缠上紫芝,云光天色,见之忘俗。

    这一日,忽有千百道金光冲霄而起,祥云瑞彩,天花缤纷,阵阵玄妙悦耳的仙音之中,一座宏大的天宫真府徐徐升起,浩荡的气息,横扫八方。

    隐隐约约之中可以看到,天宫真府中有三十二重宝殿,复道回廊,三檐四角,殿柱上雕刻五爪金龙,天光一照,在云中映衬出张牙舞爪之姿,栩栩如生。

    大殿前有上千白玉台阶,两旁黄巾力士掌旗,神将天兵护卫,雄赳赳,气昂昂,法度森严。

    在天宫最中央位置,有一分宝岩,上面挂着大金葫芦,玛瑙宝瓶,宝盏,玉如意,琉璃盘中,盛放重重叠叠的金丹,玄狮玉象在上面奔走,仙鹤金乌绕梁飞行。

    天宫真府刹那间冲出三千里紫气,钟磬之音,传遍东南隅。

    千里之外,一男一女脚踩法器,并肩而行。

    男的锦衣华服,头上戴着银冠,上面镶嵌着珍珠,玛瑙,珊瑚,光彩照人,风姿俊秀。他身边紧紧挨着一个宫裙束腰的女子,发髻高高盘起,雍容华贵中不经意间流露出淡淡的妩媚。

    “这是?”

    银冠锦衣的男子正是景幼南,他看到虚空中出现的天宫真府,目中露出惊讶之色。

    “不好,那地方就是我提到的皇子真府所在的位置,该死的,这发生了什么事情?”

    宋卿眉先是一惊,随即俏脸上露出懊恼痛恨之色。

    她和景幼南筑基完成后,就马不停蹄地赶到这里,就是为了进入她姑姑发现的皇子真府。可是没想到,皇子真府居然有了突然的变化,这样的气势,恐怕大半个秘境中人都看到了。

    一想到原本应该自己独吞的秘密,变得人尽皆知,她就觉得像吞了个苍蝇一样恶心。

    “既然发生了,我们也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了,走吧。”

    景幼南深吸一口气,赤火真气涌出,化为朝霞,拖住身子,飞行地速度快了三分。

    宋卿眉跺了跺脚,也跟了上去。

    等到两人到了天宫真府前,就发现已经有三人捷足先登,正停在云头上,上下打量金灿灿的宫殿。

    当先的两人也是一男一女,脚下踩着一青玉葫芦的飞行法器,云烟缭绕,霞气氤氲。

    仔细看来,男的二十上下,国字脸,浓眉如笔,鼻直口方,不苟言笑,十足威严。他身旁少女则是娇小玲珑,容颜俏丽,上身穿着湖水色轻纱长裙,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啊眨的,仿佛会说话一样。

    这一对男女气度非凡,本身的修为也在筑基之上,听宋卿眉小声嘀咕,男的名为朱云泽,女的名为周真真,两人早在数年前就出入成双成对,恩爱不避旁人,是六大皇室中颇有名气的一对。

    据说,两人曾经无意间闯入一山中仙府,得到了一名玄门十宗长老的遗蜕,两人联手之下,同辈修士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是十足十难缠的角色。

    不过,景幼南并没有将太多的关注放在两人身上,此时,他正打量着在场的另一个人,目中异彩频频。

    这是一位双十年华的少女,眉目如画,肌肤细腻地如白瓷,素衣白裙,整个人如同一朵水莲花,清净优雅。

    少女的脚下,一只似虎非虎,似猫非猫的异兽正在呼呼大睡,白皮虎纹,额头上裂开清晰的竖痕,宛如第三只眼睛一般。

    感受到景幼南的目光,少女微微扬起俏脸,目生重瞳,显现出层层的光晕,非常的神秘,如同天生神灵。

    一股无法用语言表述的意念顺着目光缠绕过来,像蛛网一样散开,景幼南居然有一种被人看光所有秘密的感觉。

    “嘿嘿,重瞳果然了得,”景幼南不慌不忙,双目一凝,元灵性光化作七彩薄膜覆盖在眼睛上,空空洞洞,万法无相。

    重瞳少女深深地看了景幼南一眼,垂下眼睑,转过身去。

    刚刚两人简单地碰撞了一下,都发现对方不是简单角色,心里有数,各自忌惮。

    “这个少女目有重瞳,天生异相,到底是谁?”

    宋卿眉捋了捋鬓角的细发,用一种惊讶的语气问道,六大皇室中有名气的天才她都心中有数,绝对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神秘少女。

    “天生异相,将来不可限量啊。”景幼南目中光芒隐去,悠悠叹息一声,生有重瞳之辈是真正的惊才绝艳,成长起来,开合之间,神光惊天,无人能敌。

    “六大皇室的老不死们,真是能藏,”

    宋卿眉咬牙切齿,暗自咒骂,本来她以为凭她的修为手段,在六大皇室中是佼佼者,超过自己的没有几个。

    没想到,一进了秘境,先碰到一个筑基二十天引动天地异象的变态,现在又见到了一个天生异相目生重瞳的天生大气运之人。和他们一比,自己简直就是普通地不能再普通了。

    这个时候,只听编钟鼓乐之声远远传来,天边显出一道细线,并不起眼。

    须臾之间,细线平伸开来,如同一张大纸,上面有零散黑点,又几个呼吸后,黑点愈来愈大,原来是一个个皇族子弟,或男或女,或站或坐,或金冠锦衣,或长裙彩带,或举杯欢饮,或手握书卷,神情放松,如同郊游。

    他们的脚下是一猩红色的飞毯,四角上各站着一展翅欲飞的火鸦,浑身火焰升腾,赤光百里。

    “是大唐皇室的神鸦天火飞毯,”

    宋卿眉低呼了一声,有些惊讶,这可是件大有名气的飞行法宝,快如疾风,迅似闪电,大唐皇室怎么会允许子弟带入秘境之中,难道就不怕遗失吗?

    要知道,经过上千年,十数次秘境开启,六大皇室已经形成了一种私底下的默契,并不允许皇室子弟携带皇室中的重宝进入秘境的。

    原因无他,一旦携带重宝的弟子在秘境中有了不测,重宝陷落到秘境中,那可是要伤筋动骨的。

    要知道,在玄门大宗的虎视眈眈下,六大皇室只能够在夹缝中艰难生存,要是再遗失了重要的宝贝,削弱了自身的实力,玄门大宗可不会客气,他们是不吐骨头的饿狼。

    “不错的飞行法宝,”

    景幼南双目亮了起来,心里有了打算,这件飞毯不仅飞行速度奇快无比,而且四角上的火柱和火鸦配合起来,明显是一座大阵,威力不小,既可以用来御敌,还可以用来修行。

    这样一件可以集修炼,飞行,御敌的法宝,可是极为少有,需要采集不知道多少珍贵材料,在地火烘炉中锻造,然后还要请阵法大师镶嵌符文大阵,祭练几十年方才成功,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这样的宝贝,谁不想要?

    神鸦天火飞毯在真府前面停下,首先走下一名头戴王冠,身披星辰日月紫龙袍的青年,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眉间有紫气氤氲,贵不可言。

    他一眼就看到了俏生生立于虚空的宋卿眉,手中的折扇一摇,发出清亮的大笑声,“卿眉,好久没见,你是出落的越发妩媚动人了。”

    “我当是谁呢,这么大排场,原来是李家九皇子,”

    宋卿眉俏脸变了变,声音请冷冷的,没有了平时娇媚糯甜。

    “嗯?”

    九皇子李隆基,洁白如玉的手掌伸出,啪的一声收起折扇,鹰隼般的目光投到景幼南身上,来回审视,慢悠悠地开口道,“卿眉,这是你找到新情人?倒是生了一副好皮囊,可惜上不了族谱,一辈子只能够无名无姓。”

    李隆基声音不紧不慢,但句句不离景幼南的身份,就差直接用手指戳着脑门,讥讽私生子上不了台面,没有前途了。

    “卿眉,你到后面去,不要多说,”

    景幼南拦住要张口争辩的宋卿眉,声音沉稳,波澜不惊。

    “好的,”

    宋卿眉答应一声,一边往后退,一边用眼睛余光注意景幼南的表情。

    倒不是她与景幼南有多少感情,只是她此行需要的功法道诀,需要景幼南帮忙才可以得到,不希望节外生枝。

    对她来讲,现在最重要的是顺顺利利地进入真府天宫,拿到自己需要的功法道诀,安安稳稳地出去。

    那本道书法诀对她来讲非常重要,已经谋划了数年之久,甚至关系到以后天人境界。

    因此,她是真心地希望两人不要冲突起来,真打乱了计划,哭都没地方哭去。

    “李隆基,老娘恨死你了。”

    没有办法,宋卿眉只能一个劲地在肚子里狠狠地咒骂李隆基,恨不得把他做成小人,每天用大头针扎上一万次。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尤其是六大皇室流落在外的私生子,最怕别人提到他们的身份,那是活生生的耻辱,一点就着。

    这段日子相处,宋卿眉也多少知道身边人的性格,霸道,强横,喜欢掌控一切,如此强势的人物,怎么受得了这样的讥讽,接下来肯定是针尖对麦芒,一场大战难免了。

    “姑奶奶我最近是出门没看黄历啊,处处不顺,”

    宋卿眉唉声叹气,愁眉苦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