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1.第81章 难以回首 两女筑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金阳锁魂幽冥咒,来历不可知,四千年前的幽冥魔宗曾经凭此咒文名噪一时。

    据说,此咒文神鬼莫测,防不胜防,中咒者通常会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被毁去根基,是一种非常强大而又诡异的诅咒之术。

    在幽冥宗横行之时,不知道多少修士殒命于幽冥咒下,上到法力无边的真人,下到崭露头角的天才,死的无声无息,难以提防。

    中了如此恶毒的诅咒,再好的根骨资质也会被毁去,能留下一条命就是奇迹了。

    “到底是谁下的幽冥咒?”

    景幼南心里纳闷,不得不说,这幽冥咒确实是隐秘难测,如果不是在天地伟力加身,筑造灵基,肉身通透,处于一种不可名状玄妙境界中,肯定无法发现它的痕迹。

    典籍上记载的清楚,四千年前,玄门第一人北冥道人手持杀伐道器四象诛魔剑,独身杀入幽冥魔宗,一人一剑,破灭山门,横扫幽冥。

    剑光所到,无论是长老,还是真传弟子,纷纷神魂俱灭,一个不留。

    到最后,北冥道人纵起一剑,斩断了幽冥魔宗的立宗根基幽冥忘川,焚烧了藏经楼,显赫一时的幽冥魔宗从此除名。

    消息传出之时,大千世界,无论是玄门,魔门,同时哗然,不敢相信。

    直到五百年后,北冥道人破界飞升,当初他为何杀上幽冥魔宗仍然蒙在一层浓雾中,众说纷纭,没有人真正清楚。

    不过,世人都明白,幽冥魔宗是真的被抹去,连传承也断绝,从此之后,大千再无幽冥之名。与此同时,修士也真正见识到功德圆满的得道真人是何等的睥睨天下,不可抵挡。

    幽冥魔宗灭绝,金阳锁魂幽冥咒也悄然无息地消失,因为修炼这一诅咒之术,需要宗内的一件道器加持,并要在幽冥忘川日夜采集一种奇异的幽冥之气,才能最终炼成。

    诅咒之术,大多数通过皮毛,头发,精血等等的媒介来施法,即使金阳锁魂幽冥咒神鬼莫测,也不能不需要媒介。

    景幼南的父母为了孕育景幼南,将近二十年待在家族中,未出一步,由此可见,能下幽冥咒之人,必然是当时的亲近之人,与他们的一家人关系密切。

    只是,记忆逐渐恢复的景幼南仔仔细细地回想了一遍又一遍,根本无法发现蛛丝马迹。

    “以后还得回家族走一趟。”

    景幼南垂下眼皮,默念经文,体内的赤火真气化为一股火焰长绳,牢牢包裹住绿影,炙热阳刚的气息完全爆发出来,全力炼化。

    金阳锁魂幽冥咒就如同一只待人而噬的毒蛇,无论将来如何谋算,当先首要的就是把这个隐患拔出。

    赤火真气本来就是霸道阳光,凛然生威,晋升筑基境界之后,真气发生了质的变化,其孕育的炙热阳刚之气,充斥虚空,沛然不防御。

    绿影发出蛇一般的嘶叫,魔音贯耳,令人头皮发麻。

    心神不动,全力催动赤火真气,火焰符文飞舞,不断地灼烧。

    十四日后,景幼南睁开眼睛,眉头不引人注意的皱了皱,肉体穴窍内,赤火真气和黑水真气化为一个红黑的阴阳鱼,中间一点点绿光若隐若现。

    金阳锁魂幽冥咒出乎人意料的顽固,只靠真气居然无法炼化,景幼南只得暂时将它封印了起来,将来再寻找方法除去。

    “咦,小英子,”

    景幼南一抬头,发现朱月英坐在自己旁边,青丝如瀑,弯弯细眉,丹朱红唇,淡淡的处子馨香,甘甜香嫩。

    “一边去,”朱月英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她原本如象牙般细腻的肌肤染上了一层玉光,如出水芙蓉。

    看得出,晋升到筑基境界,筑造灵身道体后,这个皇室的十三公主脱胎换骨,单论资质之佳,不逊色于一般的大宗玄门弟子。

    这个时候,玉液灵池中突然传出一声低吟,纤纤玉手拨开云光,如挂起云榻上垂下的帷帐一样,显出宋卿眉的样子。

    “这个小蹄子,居然也是用了七天。”朱月英啐了口,狠狠瞪了一眼,提起长裙裙摆,小碎步离开。

    景幼南和宋卿眉谈了几句,然后盘膝打坐,用手一指,灵器东华慈光星辰尺飞出,悬在头顶之上,朵朵青莲盛开,演化出诸般的场景。

    张口吐出一道真元,手掐法诀,全力祭练起来。

    吞噬掉从血魔宗许仲手中夺来的血色飞刀后,东华慈光星辰尺的威能已经恢复到上品灵器之上,如果用来对付魔道修士,或者妖族修士,恐怕一般的杀伐玄器都比不上它。

    晋升到筑基境界后,就可以完全炼化灵器,不过要发挥出它的全部威能,就需要放在穴窍中用精元慢慢温养了。

    一个多时辰后,东华慈光星辰尺化为一道青光,来回游走,灵性十足。

    收起星辰尺,景幼南张口吐出一门明晃晃的宝镜,龙纹凤篆,纤毫毕现。

    九曜明皇镜,上品灵器,攻防兼备,是现阶段主要运用的法宝。

    龙山鼎湖秘境,原本是上古圣皇所设,又遭受过天地大劫,闯入了不知道多少不为人知的妖魔,并不是太平之地。

    在这里,进入秘境的六大皇室子弟才是最底层的角色,要想寻找机缘,并活着出去,一定要发挥出身上所有的潜力。

    想到这,景幼南放开心神,全身心的祭练起九曜明皇镜。

    他知道,接下来他们将要去的皇子真府肯定是危机重重,不然的话,一百年前也不会只有宋卿眉的姑姑逃了出来,余下几人全部陨落。

    要去这样的险地,多一份力量,就多一分生还的可能。

    大半日后,九曜明皇镜化为一道赤金火光,被景幼南吸入到穴窍中,吞吐不定,与东华慈光星辰尺一起温养。

    他身上的法宝,除了九曜明皇镜和东华慈光星辰尺外,还有一件阵图五岳真形图,它虽然破损的厉害,但真识尚存,玄器的品质不落。

    只是,五岳真形图正在吞噬在白鹤楼中拍卖到的阵图千峰竞秀,想要动用这件阵图,恐怕还得等一段时间才行。

    沉吟了片刻,景幼南用手一拍袖囊,一青铜渔鼓出现在掌心,两头大,中间小,上面雕刻有日月星辰,花鸟鱼虫的图案,古朴幽深。

    这一渔鼓是当初在法华寺旧址得到的,同时还有一枚太一令,一葫芦七转玉液大还丹,不过,自从得到后,无论是怎么祭练,渔鼓都没有反应,完全闭塞。

    “到底是什么法宝?”

    景幼南查看了半天没有头绪,运转起通天宝灵太元上箓,一个个箓文飞出,不断地打入渔鼓中。

    刹那之间,渔鼓上箓文凸起,绽放出光明,原本的日月星辰,花鸟鱼虫的图案映照成金黄一片,宛如活过来一般。

    “嗡,”

    就在景幼南丹田中出现渔鼓虚影的刹那,渔鼓微微一颤,发出一声古朴到极点的玄音,上面的符文来回晃动,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

    足足响了两盏茶的功夫,符文恢复了平静,丹田中的渔鼓虚影也消失不见。

    “九阳渔鼓,”

    景幼南手托渔鼓,若有所思,这一次虽然依旧祭练地不顺利,但起码已经知道了这法宝的名字,这就是大的进展。

    至于为何祭练不成,或许是境界不成,或许是需要特殊的祭练法诀,或许是必须在特定的条件下祭练,反正知道了法宝名字,以后就可以查阅典籍,从中找出蛛丝马迹,不再这样混混沌沌,一头雾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