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8.第78章 天地交感 筑基塑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日后,鼎湖秘境,深潭地穴。

    景幼南头戴金冠,身披法衣,脚蹬踏云履,背负双手,双目亮如星辰。

    眼前的玉液灵池池水晶莹剔透,灵机结成天花,水光氤氲成片,隐隐之间,有仙音从不知名处传来,天上宫阙,金阙玉府,走马楼台般流转不定。

    此乃是上上品的玉液灵池,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从而显化出的异象,世所少见。

    “布置的差不多了。”景幼南深吸一口气,褪去衣衫,赤着身子,一步步走进灵池中。

    天地灵机蜂拥而来,每走一步,只觉得舒服地周身的毛孔全部张开,整个人如置身云端,飘飘欲仙。

    丹田之中,莹莹光亮升起,赤火真气升腾向上,黑水真气沉淀往下,两种真气,一热一冷,一轻一重,一上一下,各占半边江山,隔岸对峙。

    在开脉境界,体内最重要的八道气脉贯通,赤火真气在上四道气脉中游走,黑水真气在下四道气脉中盘旋,按照《大阴阳混洞宝生经》中的记载,两种真气不断地冲刷经脉,洗涤原本闭塞充斥杂气的穴窍。

    一道道经脉扭动贯通,一个个穴窍震动开合,浑身的血液煮沸般哗哗作响,一缕缕有形无质的精气,从经脉穴窍,血肉筋骨中冒出,结成龙虎之状,盘踞在体内,变幻莫测。

    景幼南猛然睁开眼,洗涤经脉穴窍完成的赤火真气和黑水真气回到丹田之中,只是依旧隔开,不能相容。

    用手一拍,早已经准备的筑基辅助材料飞出,化为一道甘露清流,过口舌,沿十二重楼往下,直入丹田。

    轰隆,

    甘露一入,两种躁动的真气陡然间安静下来,在心神的指引下,阴阳相抱,结成一粒粒黑红相间的星辰,贯穿起来,成为一条不知道头尾的星河,熠熠生辉。

    丹田震动,真气星河溢出,沿着经脉穴窍流淌,原本漂浮在上空的有形无质的精气不断地投入到星河之中,眨眼之间,真气星河的规模扩大了三分,流淌的速度大为加快,隐隐之间,传来惊涛拍岸之声,气势万千。

    到最后,精气全部融入真气长河之中,只见大日悬空,星河倒挂而下,无数枚星辰在其中沉浮不定,演绎种种不可思议的场景。

    物我一如,浑浑默默,杳杳冥冥之间,景幼南看到一座高有千丈的门户挡在身前,两扇门紧紧关闭,斑驳的大锁横在门上,上面凸起的符文浩瀚如海,密密麻麻。

    透过门户,隐隐可以看到,青黄赤三色之气氤氲成片,金书紫字,玉文丹章,诸天日月,大放光明。

    羽衣高冠之士或在云华之上,身如金色,或坐千叶宝莲,光明如日,或乘八景玉舆,灵文护卫,或驾五色神龙,流洒华光。仙真列侍,神丁玉女,金容玉姿,祥云缭绕,天地交映。

    门内却是黑气冲霄,化为一曲悲伤凄婉的曲子,生老病死的折磨,无数的人影在咆哮,在呐喊,在哀嚎,永远沉沦,无法超脱。

    一个门户,隔绝了两个世界。

    这个门户就是天地玄关,又被称为玄关门,是肉身的沉重枷锁。

    “天地玄关,给我破。”

    景幼南仰天一声长啸,整个人融入到浩浩荡荡的真气星河中,以不成功则成仁的决然,直上天门,撞向那仿佛亘古存在,永远无法撼动的千丈高门。

    千丈门户应声而坍塌,星河入九天之上,光芒大作,仙音响彻虚空,金光万道,紫气千条。

    枷锁落,玄关开,生死悟,灵气来。

    轰隆,

    一股难以想象的天地伟力降临,景幼南只觉得周身一轻,来到混沌之地,头不顶天,脚不踏地,不见日月星辰,山川大地,唯有玄文飘出,八角垂芒,流光溢彩,阐述不可想象之玄妙。

    “这是第一次天人交感产生的异象幻境。”景幼南目光凝重,顾不得去参悟虚空高悬如星辰般的玄文,盘旋而坐,静心凝神。

    在如此奇妙的意境下,肉身的变化纤毫毕现地浮现在如镜心神之中,只见莽莽的天地伟力加身,难以想象的造化之机在体内左冲右突,与此同时,肉身的三万六千个毛孔齐齐张开,玉液灵池的精华从四面八方涌来,在周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在两种不可思议的力量的冲刷下,原本的经脉穴窍不断地破灭,重组,新生,重新生成的血肉骨骼,经脉穴窍孕育出灵纹,呼吸之间,隐约与外界的天地灵气呼应。

    “现在天地伟力加身,是筑造灵基的关键。”景幼南心神一动,按照《大阴阳混洞宝生经》中记载的口诀,引导体内的造化生机,淬炼肉身,连最隐秘的穴窍经脉也一次次反复涤荡,不放过任何的根枝末节,任何角落都不遗漏。

    筑基分为三关,开玄关,筑灵基,成仙骨。

    现在正是筑基的第二关,筑灵基,普通的功法道诀,只是提到主要的经脉和穴窍,而《大阴阳混洞宝生经》作为纯阳宫真传道书,其中讲述的运气行脉和洗涤穴窍之术,则是非常详细,连几乎无人知晓的隐秘穴窍经脉,也一一道出,一目了然。

    这就是玄门真传功法道诀的强大之处,通过这难得的天地造化之机入体,筑造灵基,成就的灵身道体比普通的强上数倍甚至十倍。

    景幼南心无旁骛,所有的心神放在涤荡经脉穴窍之上,仿佛晋升到一种不可名状的境界之中,空空灵灵,圣凡同泯,唯有大道运转,上体天心。

    玉液灵池外,朱月英头梳碧螺髻,羽衣鹤氅,迎风而立,飘然若仙。

    她的身边,宋卿眉粟色的头发随意垂在身前。

    两女一个纤美秀丽,一个娇艳美丽,春兰秋菊,不分轩轾。

    这两个女子并没有像平时那样争吵不休,此时,她们呆呆地望着玉液灵池上空九条浩荡清气结成百丈伞盖,无穷无尽的灵文如檐下滴水,络绎不绝。

    玉液灵池中的池水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到现在,已经用去了一大半。

    好半天,两人才回过神来,对视一眼,美目中掩饰不住的惊骇和不敢相信。

    “这,这,这,这真是筑基嘛,怎么这么大动静,”

    宋卿眉小口张得大大的,声音如梦呓般,惊讶万分。

    她不止一次见识过修士筑基,天人交感,但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夸张的情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晋升真人,人与天合呢。

    “已经是十四天了,再这样下去,这整个玉液灵池都要让他一个人用光了。天啊,这个灵池可是够七八个人用的啊。”

    朱月英也完全没有了平时的镇定,她用扶额,一副自己正在做梦的样子。

    要知道,这可是上上品的玉液灵池,池水中蕴含的精华庞大不可想象,这个景幼南居然用了一大半的池水尚未筑基完成,真难以想象他打下的基础是何等的雄厚,不敢置信。

    “等我筑基时候,能够用掉他一半的玉液灵池就好了。”

    宋卿眉美目迷离,看起来是放飞了想象,俏脸生晕,娇艳如花。

    “白日做梦,”

    朱月英细细的眉毛挑了挑,仰起头,一脸不屑。

    “哼,你这个发育未完全的小十三,肯定比我还少。”

    宋卿眉立马还击,努力挺了挺,做出睥睨之状。

    “大无脑的蠢女人,连筑基都得失败,用不上玉液灵池。”

    “太平公主,你连玄门关也迈不过去。”

    不得不说,两个女人是天生八字相克,刚刚安静了一会就闹腾起来,毒舌不断,火花四溅。

    景幼南自然不知道玉液灵池外给自己护法的两个女人吵得跟斗鸡一样,此时他躺在池水之中,天地精华蜂拥而入,新生的经脉穴窍开始有生命般震动,灵纹如星辰大放光明,浓郁的生机勃然而发。

    不知道过了多久,景幼南从这种玄妙空灵的意境中醒来,恍恍惚惚之间,眼前归于混沌不清,不见经脉,不见穴窍,不见血肉,不见真气,不见光热,唯有一块上通天,下彻地的胸骨横枕在天地之间,如巍峨不周天柱。

    筑造灵基完成,开始筑基第三关,成仙骨。

    “神冠阴阳,功成造化,先天地而独立,后尘劫而无昧,是为仙。”景幼南双目精光大盛,运起心神,《大阴阳混洞宝生经》中的经文如金花般飘出,纷纷落入到通天彻地的胸骨上,玄音透出,绽放光明。

    “两世为人,本性真如。”略一犹豫,景幼南以手代笔,凌空书写,前世和今世的见闻感悟,人生经历等等,在笔下流淌出来,字字浮空,晶莹剔透。

    轰隆,

    无法想象的胸骨微微颤动,上面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符箓,大日东升,星河倒悬,圣皇降世,天下大同。

    无数的人影显现出来,有农夫,有商贩,有士子,有帝王,有羽衣之士,有天生神灵,细细看来,每个人影都是景幼南的模样,光怪陆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