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1.第71章 风雨如晦 龙族少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高浪急,天地失色。

    龙山鼎湖的潮头向两旁分开,一个身披铠甲手持金黄色战戟的水族勇士踏浪而来,神色倨傲。

    “嘿嘿,居然只有九个人,人类啊,真是一茬不如一茬。”

    水族勇士身材高大,剑眉朗目,额头正中央的金色鱼鳞,平添几分神秘河威严。只是他一开口就是讥讽,看上去不是好脾气。

    堤岸上九个人都是一声不吭,对于眼前水族勇士的嘲笑讥讽充耳不闻,即使景幼南,也只是皱了皱眉头,没有开口。

    无他,只看水族勇士脚下踩的长达上百丈的巨鲸,黑黝黝的鳞甲寒光闪烁,喷出的水柱简直可以比拟山洪暴发。面对这样的巨物,在场没人愿意找难看。

    “哼,实力差劲的很,性子也懦弱,真不知道你们人类修的什么仙,还不如直接找块豆腐撞死。”

    水族青年人立在巨鲸头上,瞪大眼睛,话语如刀。看得出来,他对人类是完全的看不起,骨子里有一种水族高高在上的高傲,眼睛几乎长到头顶了。

    不同于普通妖族,水族多数是出自于四海龙宫,自从中古传承下来,功法道诀,法宝丹药不缺,底蕴深厚,当初甚至有鲸吞人间,建立雄图霸业之心。

    只是天盛玄门,水族被迎头痛击,损失惨重。

    不过,四海毕竟是水族占据上万年,根深蒂固,玄门修士也无法赶尽杀绝,后来不了了之。

    几千年来,玄门势力越来越强,水族只能够蛰伏不动,但他们在四海之中势力强大,依然骄傲如故,自认仙道世界传承最久远。

    景幼南等人都是心机深沉之辈,虽然心中怒火冲天,但形势迫人,面上依然是不动声色。任凭水族青年如何挖苦嘲笑,自是岿然不动。

    “真是胆小鬼。”

    水族青年自己嘲笑了半天,面对九个人闭口不言,也没了兴趣。狠狠地瞪了众人一眼,手中的战戟猛地一挥,一个金色的通道出现,上面无数的符文闪动,宛若鱼鳞一样,密密麻麻。

    隐隐之间,人们能够看到,金色通道的尽头矗立着一座宏伟的水晶宫,通体如玉,散发出万丈的珠光宝气。

    做完这些,水族青年一句话不说,直接跨上巨鲸,分开波浪,消失不见。

    “真的有湖底龙宫,”见到如此美轮美奂的景象,彩衣少女玉手捂住红唇,美目中满是惊喜和不可思议。

    “走吧。”宋永康是一行三人的领袖,他大袖一挥,当先踏上金色通道。

    不多时,整个堤岸上只剩下景幼南,孤零零的一个人,周围海浪冲天,暴雨如注。一道道的霹雳在耳旁炸响,震耳欲聋。

    “看来此处是秘境的一个入口。”回想起其他八人见到水族青年出现的惊喜,景幼南有了决断,身子一动,落到金色通道上。

    “真是不可思议。”缓步而走,景幼南赞叹连连。在金色通道中,仿佛与外界完全隔离一样,外面的风雨统统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平和和安静。

    站在通道里,能清晰地看到湖底正在欢快得游来游去的各种水族,有金色的鲤鱼,有长有十几丈的青鱼,有不急不缓上下摇摆的巨龟,还有成群结队凶狠嗜血的鲨鱼群。偶尔还可以看到,几名水族勇士,手握钢叉,骑着鲸鱼来回巡逻,阵列整齐,不逊色于人间的军队。

    当然,最令人震惊的还是时不时悠然出行的海底巨兽,个个体形如山,气息深不可测,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恐怖气息,足以令人心惊胆战,战栗不已。景幼南就看到一个如山岳般巨大的章鱼,它的根根触手伸出,上面深黑色的吸盘光芒闪烁,所有的海底生物统统被吸住,一个都跑不掉。

    湖底的世界确实是与众不同,有一种区别于大陆上的浩瀚和博大,以及深沉。

    水族能够从上古,中古,到今古,传承不断,源远流长,是有自己的底气的。

    “这位公子,请这边走。”天光陡然一亮,就见到通道尽头处,两名肤白如雪的水族少女,一身水蓝色纱裙,上面绣着细细密密的水莲花,氤氲光泽,柔柔的声音,优美动听。

    仔细打量,两名水族少女的美目呈现海蓝色,如同宝石般晶莹剔透,几乎可以映出人的影子来。少女的额头上也显出淡淡的水纹,但是一点不显得突兀,反而有种神秘的华美高贵。

    两名水族娇媚的水族少女在前面领路,每走一步,她们的脚下就自然生成一朵水气凝聚的白莲花,符文闪动,流光溢彩,异香袭人。

    耳旁是波涛轻拍的吟唱,鼻尖处有娇柔少女的芬芳,四周也是金碧辉煌,美轮美奂,景幼南这一瞬间,居然有点羡慕这龙山鼎湖的主人,真的是逍遥自在,神仙日子啊。

    时间不大,来到一处偏殿中。

    只见帐舞蟠龙,帘飞彩凤,金银焕彩,珠宝争辉。

    中央位置摆放了一尊一人高的青铜大鼎,上面雕刻九龙戏珠,莹莹火光中,有一股神仙香气。

    一名名的水族少女,身着彩衣,口吐清音,在大殿中翩翩起舞,余音绕梁。

    庭绕清音,香屑满地,火树银花,妙不可言。

    真的是犹如仙境一样,如梦如幻。

    三五成群的少年们在大殿中,聚在一起,高谈阔论,神采飞扬。仔细观看,殿中的少年个个是风姿俊秀,根骨清奇,龙章凤姿,卓尔不凡。

    进了大殿,景幼南默不作声地找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

    前面是一张玉案,上面摆放着山珍海味,琼浆玉液,浓郁的香气,令人飘飘欲仙。

    “真是好酒。”

    景幼南倒了一杯浓酒,一饮而尽,立刻就觉得一股暖流从丹田深处升起,如朝阳初升,温暖和煦。体内的元气也仿佛受到了丝丝滋润,一缕缕游走起来,多了几分灵性,活泼泼的喜人。

    如此美酒,绝不是人间凡品,几乎可以比拟传说中的神仙佳酿,常年饮用,对修炼大有裨益。现在这样的珍贵佳酿居然随意放在殿中任人痛饮,此间主人的富贵强大可见一斑。

    无声一笑,景幼南在角落中自酌自饮,心中若有所思。

    大约半个时辰后,大殿中突然传来阵阵海浪拍岸之声,就见一道光柱降临,无数银色的水花凝聚成一朵朵晶莹剔透的水莲花,竞相绽放。

    光柱中,一名秀美的少女缓步走出,晶莹剔透的眸子扫过整个大殿,隐隐之间,一股难以形容的冰寒之气降临,刹那之间,犹如置身冰天雪地。

    “是龙女?”景幼南心中一惊,他看得清楚,光柱前的少女额头上生有两个如珊瑚状的小小犄角,居然与传说中的龙女有几分相似。

    只是,眼前的少女看上去极为神秘,气息深沉,但并没有典籍中记载的龙女呼风唤雨的深不可测。

    “龙山鼎湖秘境准备开启,秘境之中生死有命。”

    少女气息冰冷,声音也是冷冰冰的,几乎没有一点温度,冰寒入骨。不过,在场的众人谁也没有在意,现在人人都睁大眼睛,竖起耳朵,惟恐落下一言一语。

    虽然来得人都从家中长辈中听过龙山鼎湖秘境的消息,但事关自身的机缘和安危,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大意。

    整个大殿静的落针可闻,只有龙女冰冷而又悦耳的声音,字字入耳,如落玉盘。

    不知道何时,阵阵金钟玉磬之声远远传来,云光大开,显出一三十三层天宫,玉阶金柱,蟠龙成凤,内中有玄猿白鹿游走,金狮玉象腾空,喷吐出千百万道金光,紫气盈空,祥云瑞彩,妙不可言。

    “鼎湖秘境已经开启,尔等用心神沟通蟠龙玉符,即可进入秘境。”龙女扬起俏脸,看了看愈来愈清晰的天宫,运气开声,传遍整个宫殿。

    说完,她一甩云袖,轻移莲步,转到大殿帐后,袅袅而去。

    数名皇室弟子沟通符诏,就见三十三天宫降下一片贯通天地的金光,化为金桥,把几人卷起,进入天宫之中。

    看到有人进了天宫,其他人也不甘落后,一道道金光闪过,原地不见了踪影。

    “啊,”

    突然之间,凄厉至极的惨叫声传来,一名个子不高的青年被定在半空,漫天的金光化为火焰一下子把他吞噬,神魂俱灭。

    “哼,每次都有不怕死的,真是愚蠢。”

    看到虚空中宛如烟花般散去的身影,有人撇了撇嘴,脸上露出嘲笑讥讽之色。

    鼎湖秘境中有飞升大能当初布置的禁制,非是他后代血脉,即使手握蟠龙符诏,也会被接引仙光绞成粉碎,连转世重生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秘境的诱惑通常让人难以割舍,每次秘境开启之时,都有非皇室子弟前来铤而走险,试图蒙混过关。只是,无人成功罢了。

    这些人就是扑火的飞蛾,看上去令人可敬,实际上太过愚蠢。

    “我的血脉应该没有问题吧。”

    景幼南坦然一笑,最后一个沟通蟠龙玉符,离开之时,目光有意无意间掠过大殿的一处角落。

    大殿中重新恢复宁静,只有外面的风浪之声,隐隐传来。

    半盏茶功夫,角落中符文亮起,身穿浅蓝色长裙的龙女显出身形,身材高挑,一身浅蓝色的长裙拖地,上面绣着淡淡的水纹,华贵典雅。

    龙女望向景幼南消失的地方,眉头轻轻地皱了皱。没有想到,在这一众少年人中竟然有人可以察觉自己的隐身术,倒是令人意外。

    不过,也就是微微惊讶而已,龙女自小生在龙山鼎湖,来往的也多是天资横溢之辈,有的大能转世之身,生来就仙脉自成,感应天地,随手凝聚神符,有不可思议之天赋。与那种人物相比,这个年轻人也只是普通而已。

    从身上取出四个阵旗,迎风而涨,涨到一丈上下,上面绣的蛟龙张牙舞爪,直欲破空飞出。一道道玄文水波般散开,一层又一层,层层叠叠,络绎不绝。

    见到阵旗封锁住大殿,龙女走到殿中大殿前,瀑布般的长发垂在身前,红润的小口中吐出一个个晦涩艰难的咒文,古朴幽深。

    仿佛在翩翩歌舞,又仿佛在进行某种古老的祭祀,龙女长发飘飘,晶莹的眸子深处有真龙的虚影浮现,熠熠生辉。

    “两千年了,终于要结束了。”

    一声苍老的声音突兀响起,声若雷霆,有无尽的威严。

    大殿中央的大鼎之上,水纹如镜,显示出一方神秘的世界。无尽的汪洋中,一尊长达千丈的蛟龙横卧而眠,它通体洁白,每一片龙鳞上都自然生成种种龙族符文,阐述龙之道,高深不可思议。

    金光一闪,蛟龙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名中年人,头戴平天冠,龙袍加身,金黄色的眸子开合之间,有风雷之声。

    中年人背负双手,仰起头,一股难以想象的威压降临,镇压四面八方。

    “恭喜父王脱劫而出,修为大进。”见到中年人,一向冰冷的龙女忍不住眼圈发红,几欲落泪。两千年,整整两千年,自己的父王被镇压在龙山鼎湖,看守秘境。时到今日,终于要结束了。

    “鸾儿,起来吧,可是苦了你了。”中年人声音低沉,威严肃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