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0.第70章 鼎湖大潮 水族来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寒桥古树,菊残荷尽,唯有梅花含蕊,幽香阵阵。

    景幼南银冠束发,锦衣玉带,腰间悬挂龙虎玉佩,祥云连绵,晶莹剔透。

    日到中午,来到蟠龙符诏上标记的龙山大湖,站在堤岸上。

    望向远处,海天一线,波浪汹涌,徐徐海风吹来,打湿衣裳。

    堤岸之上,早已经人山人海,熙熙攘攘,络绎不绝。有青衣长袍手不释卷的书生,有腰悬宝刀器宇轩昂的游侠,有浓妆艳抹勾人魂魄的青楼花魁,还有一个个看准商机的小贩,推着独轮车,在一旁大声地叫卖。

    三五个小孩子,光着身子,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嘻嘻闹闹。要是平时,大人们肯定会把他们抓起来,狠狠地打他们的屁股。可是,今天却顾不上这几个顽皮的小猴子了。堤岸上的所有人,不管男女老少,都睁大眼睛,盯着海天交接处。

    无他,这是龙山大湖一年一度的大海潮,每一次都是人山人海,万人空巷。

    龙山大湖大潮是方圆千百里最有名的胜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别的地方的大潮都是在夏天,雨水充足之时,但龙山鼎湖大潮不同,它的是在深秋初冬。

    深秋初冬季节,不少的河流湖泊几乎要干枯,露出下面的一枚枚光滑的卵石,龙山大湖大潮却汹涌而来,铺天盖地,犹如千军万马。

    也正是因为这一奇特的反差,龙山大湖的大潮名声越来越响,关于龙山大湖的传说也越来越多。有人说,龙山大湖下面有一位海龙王,他老人家喜欢秋日出行,巡游之时,海浪滔天。有人说,龙山大湖当年有圣王在秋末御龙升天,每到秋末,湖水上潮,乃是圣王的伟力。还有说,龙山大湖最深处有一头海怪,每当它升出海面,就会震动四海,龙山鼎湖发大潮水。反正,各式各样,层出不穷。

    景幼南微笑着听着周围的人们讨论大潮的种种传说,心中却是惊讶连连,他没有想到,自己符诏所指的入口处居然是在如此地方,还这么热闹。

    百年开启一次的鼎湖秘境,每次会自发飞出三百枚蟠龙符诏,六大皇室弟子手拿符诏,按照符诏的指引,前往秘境入口。

    鼎湖秘境有上千个入口,三百名进入秘境的皇室弟子通常也是被分在不同的入口处,到底是哪一个入口,则要看手中持有的符诏。

    不过,大多数入口都是在人迹罕见的高山密林,或者水底深沟,像这么热闹人还很多的入口,是非常非常少见的。

    “咦,看来有人与我同一个入口。”景幼南目光一动,看到堤岸上有三名年轻人迎风而立,鹤立鸡群,引人夺目。

    三人两男一女,具是风姿俊秀,人中龙凤,只是随意站在那里,强大的气场就震慑四方,周围所有的人战战兢兢,不敢靠近。

    仿佛感受到景幼南审视的目光,三人中气势最强的少年转过头来,他头戴七星冠,五龙锦衣,脚下瑞云靴。双目狭长,鼻梁挺直,嘴唇抿起一条线,向上微微翘起,透着一股子的傲气。

    冷哼一声,神光暴涨,宛如实质,两个深不见底的漩涡凭空产生,里面显出幻境雾色,群峰叠嶂,光怪陆离,不可描述。

    “是迷魂道术。”景幼南反应过来,眼皮垂下,元灵性光刹那之间绽放出大光明,一个个符文飞出,凝聚出种种玄妙的经文,璎珞般流转,本性守一,不动如山。

    “好狠辣的心肠。”

    景幼南脸上的怒色隐去,双目冰冷。

    迷魂道术可不是简单的小道术,中了之后,整个人会混混沌沌,如行尸走肉一样。素不相识,只是稍微打量了几眼就下如此狠手,致人死命,实在是狠辣无情。

    “咦,居然有人可以抵挡你宋永康的迷魂,”见到景幼南安然无恙地退走,三人中唯一的那个彩衣少女开口了,她面上的轻纱掀起一角,露出完美无瑕的下巴,红润的小口,娇艳欲滴。

    “只是侥幸罢了。”宋永康目光如刀,泛着丝丝阴冷,只是碍于身份,不便再次动手。

    彩衣女子和另一个矮胖的青年对视一眼,没有再说话。两人都知道宋永康向来是睚眦必报,狠辣无情,那个少年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不过,两人也没有劝说,即使彩衣女子对于对方的俊秀有一丝好感。为了一个陌生人去得罪宋永康,傻子才会去做。

    “百年一次的鼎湖秘境开启,里面的玉液灵池可是上上品,借助如此品质的灵池筑基,打下的基础非常雄厚,将来有很大的把握晋升天人境界。”

    相对于一个陌生人,矮胖青年最关注的还是这一次的秘境开启,决定了以后十年二十年的修炼。

    “六大皇室子弟齐聚,几个仇家恐怕也来了,正好一起解决。”

    宋永康细腻修长的手指伸出,透出丝丝血光,血腥气十足。

    “快看,大潮来了。”

    彩衣女子惊叫一声,声音中满是喜悦。

    龙山大湖大潮,开始之时,仅仅只如一条银线,既而渐近,如同玉城雪岭。连天而来,大如雷霆,吞天遮日,气势万千。

    “海涌银为郭,江横玉系腰,不外如是。”景幼南站在人群之中,也为这大潮的气势震惊不已,真是如同千军万马奔腾,耳膜都震的嗡嗡直响。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数声礼包轰鸣,白烟冲天,袅袅而上。

    早已经在两岸等候多时的湖边儿郎们,披发文身,手持十几幅彩旗,争先恐后,溯迎而上。湖边儿郎,皮肤古铜色,高大威猛,声若崩山,他们出没于鲸波万仞中,腾身百变,而旗尾略不沾湿,以此夸能。

    “好,”

    “精彩,”

    “再进一步。”

    看到湖中儿郎们如此骁勇,堤岸上的人们爆发出轰天的叫好声。豪商贵客,争着抢着扔出彩银,妩媚撩人的少女小姐也俏脸通红,玉手挥舞着手帕,彩带,眉目含情。更有士子书生当场挥毫,文采飞扬,将如此盛况纪录到小说笔记之中,千古流转。

    轰隆,

    突然之间,晴空中响起闷雷,银蛇乱舞,狂风四起。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珠子一般大小的雨点已经纷纷扬扬,从远处看,仿佛悬挂了一道密不透风的雨幕。

    龙山大湖的浪头一个高过一个,层层叠叠,猛烈地撞击堤岸,人们甚至可以感觉到地动山摇,仿佛堤岸要随时被海浪冲开。

    “不好,是百年一遇的大潮。”

    “赶紧回去,要发大水了。”

    “兄弟姐妹们,赶紧走了。”天地之威下,人渺小的可怜。这个时候,堤岸上的人们可没有兴趣再看海潮,他们拼命地往回跑,恨不得能立刻长出四条腿来。

    时候不大,堤岸上已经空空荡荡,没几个人影了。只剩下零星的草鞋,彩带,首饰,看来是人们走得急拉下的,统统被海浪卷入湖中,消失不见。

    风雨中,景幼南稳稳地站在堤岸上,一动不动,潮水打湿了衣襟,目光牢牢盯住最是汹涌的潮头,若有所思。

    潮头之上,一道道金光若隐若现,仿佛有金鳞跳动,浓郁的水气升腾,阵阵玄音贯耳,有一种澎湃的气势。

    闪目观看,除了自己之外,堤岸上还有影影绰绰的几个人影,皆是少年身,他们平静的表情下,是压抑不住的兴奋和惊喜。

    “看来守护秘境的确实是水族之人了。”景幼南一拍顶门,万化真水头顶而出,化为一伞盖模样,光华流转。从天而降的雨水一落到伞盖上,马上融入其中,伞盖上符文颗颗亮起,传来惊涛拍岸之声。

    龙山鼎湖附近的降雨如冰刀一样,寒气逼人,如果不用真气挡住,寒气渗入肉身,恐怕会损了根基。

    其他留下的几个人体内真气并不如景幼南这样雄浑,他们索性在堤岸上盘膝而坐,搬运周天,用尽全力抵挡一波更胜一波的潮头。

    “啊,”

    不多时,就听一声惨叫,一名锦衣少年抵挡不住潮头,直接被卷入海浪之中。他大声呼喊,手脚并用,可是浪头汹涌,没折腾几下,就彻底坠入湖中,不见了踪影。

    “哼,就这点本事也敢来龙山鼎湖,真是找死。”宋永康确实实力强横,立在潮头,左顾右盼,威风凛凛。对于刚才少年的死,直接是冷嘲热讽。

    每百年鼎湖秘境开启,除了六大皇室子弟有蟠龙符诏在手,可以进入秘境寻找机缘外,还有不少的修士前来。他们并不是打算进入秘境,而是想要从秘境守护者那里碰碰运气。

    据说,秘境守护者是水族一脉,世代看守秘境,每百年一次秘境开启之时,守护者们也会招收弟子随从,这对于独自修炼的散修是很有吸引力的。

    “啊,”又一声惨叫,一个柔柔的少女也跌入海浪之中,拼命挣扎。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祈求地看向身旁青梅竹马的男儿,可是对方无动于衷,眼睁睁看着她沉到海底。

    “无能为力。”黑衣少年看到自己青梅竹马的对象落入朝中,半响之后,冷冷地吐出四个字。

    风越来越急,雨越来越大,浪头也一个比一个汹涌。不到半个时辰,一共有十几个少年被海浪卷走,没有了动静。

    景幼南目光扫过,发现堤岸上最后只剩下九个人。

    一声悠长如号角般的长鸣声突兀响起,海浪向两旁分开,金鳞闪动,万马齐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