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9.第69章 门中风雨 万剑成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到三更,圆月姣姣,庭前玉阶积水空明,紫铜香炉飘出尺许青烟,仙气氤氲。

    花若曦发髻盘起,淡扫蛾眉,朱唇一点,青花细叶般的法衣上幽幽深深的光华氤氲,雍容华贵,国色天香。

    此时,她一手提裙摆,另一只收持青铜鹤嘴酒壶,弯腰斟酒,笑语盈盈地看着眼前两个男人谈笑风生,对月痛饮。

    景幼南端起酒杯,声音清亮,道,“师兄一入内门,如龙归大海,从此前途无量,师弟敬你一杯。”

    “哈哈,干,”徐天朗面有喜色,毫不推辞,一饮而尽。

    他在内门中拜的老师吴长老,有真人级别的修为,是功德院中一名分量很重的实权长老。况且,吴长老门下的几个弟子也颇为不凡,大师兄和二师兄都是老牌的真传弟子,在门中很有一批支持者。

    能够拜得如此老师,有这样一群师兄弟,对一个内门弟子来讲,无疑是鲤鱼跃龙门,以后的发展未必比真传弟子差了。

    景幼南再次举杯,真诚祝贺,“师兄此次成功取得蟠龙符诏,顺利完成师门任务,回去后必有奖励。师弟再敬你一杯。”

    徐天朗此次来缺月城是为了求取一枚蟠龙符诏,在花若曦这地头蛇的帮助下,只花了两三天时间,就从一位皇室皇子手中用晶石换得。

    毕龙山鼎湖秘境看似诱人,有大机缘,但每次不足十分之一的存活率,依然让不少的皇室成员望而却步。或者,有的皇室成员在得到符诏后,却突破到筑基境界,无法进入秘境。

    反正种种原因,拥有蟠龙符诏而不准备进入鼎湖秘境的,通常会在各处商会挂售,以求获得最大的好处。

    景幼南就是花了一小块四正阴阳真罡砂,从某个皇室成员中得到了符诏。

    六大皇室对这种行为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无论如何,到最后符诏还是要落到自己人手中,其他人得到也无法进入秘境。反而通过这种方式,符诏落到最适合最急需的皇室子弟手中,算是另一种资源优化配置吧。

    徐天朗再干一杯,喜气洋洋,“多亏了有若曦相助,不然不会这么顺利。”嘱咐他办此事的乃是吴长老门下大弟子,他的大师兄,真传弟子出身,已经有金丹二重的修为,在门中颇有威望。

    能够顺顺利利完成这样一位强势师兄吩咐下的事情,就是一份不小的人情,是天大的喜事。

    两人兴致都很高,酒到必干,就是在一旁斟酒的花若曦也陪了几杯,喝的酒意上脸,双颊如火。

    又喝了一坛,徐天朗冲花若曦摆了摆手,道,“先别再斟酒了,我还有几句话要跟景师弟讲。”

    “哦,”景幼南直了直身子,眸子清亮,依然没有半点醉意。

    沉吟了片刻,徐天朗组织语言道,“景师弟你可知道,你下山前的那封上书引起了轩然大波,在各方压力下,执律堂进行了新的重组,内外门具是震动。”

    “有这么大的风波?”景幼南把玩手中的酒杯,眉头向上挑了挑。

    “听我老师说,执法堂一向骄横,各方早就不满,这次只是借你这个导火索发难而已。掌门都发了话,现在争斗的厉害,各家都想往执律堂打进钉子。”

    徐天朗面色凝重,想起门中自己听说的只言片语,后背都是冷汗。

    太一宗并不是铁板一块,上万年来,各种势力纠缠,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山头,犬牙交错。执法堂向来是宗内傅家,玉家和纳兰家三个豪族的传统势力范围,不知道为何惹了众怒,各种势力纷纷出手,向执律堂掺沙子。

    虽然没有直接动手,闹个天翻地覆,但隐藏在水底下的刀光剑影,暗流急湍,让每个模糊感受到的的弟子都有一种肃杀的冷漠。

    景幼南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对于这种情况,他早有所料,当初上书就是为了给各方势力递一把刀。

    自己在山下痛打了执法堂弟子,依照执律堂的护短和不讲理,肯定不会这么轻易了结。

    既然如此,还不如趁机放一把火,固然会让执法堂的三个豪族恨自己入骨,但同样也会得到其他对执律堂蠢蠢欲动的势力的瞩目,让执法堂以后不敢对自己明目张胆地动手。

    只要执法堂一切按照门规办事,相信自己不会轻易让他们抓到把柄的。

    徐天朗看到景幼南沉默,还以为自己带来的消息吓到了这位小师弟,于是过去拍了拍肩膀,安慰道,“这件事情如何,到底是需要上面的人说了算,放心吧,那些大人物们是根本不会注意咱们这些小虾米的。”

    徐天朗看来真喝多了,这会酒意上来,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还冲着景幼南喊道,“对了,师弟,一个人睡寂寞吧,等会让若曦给你安排两个水灵灵的侍女,我告诉你啊,百花商会可是盛产美女的。”

    “赶紧去睡觉吧。”花若曦连忙捂住徐天朗的嘴巴,不让他再乱说,她可是知道,自己妹妹夕月对景幼南有些不同。或许称不上男女情意,但向来冷得像冰块似的妹妹能如此,也是让人惊讶啊。

    自己要是真安排侍女什么的,让她知道了还不得找自己拼命。目送两人远去,景幼南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微微叹了口气。

    对于徐天朗的失态,他其实能够猜出几分缘由。

    自己的这个徐师兄修为不弱,在往届是可以冲击真传弟子的,可是由于今年的特殊情况,不得不认清形势,入了内门。加上花若曦在商会中的处境不妙,他也帮不上忙,心里的不甘,愤怒,无力等等负面情绪郁积心头,压得要喘不过气来。

    没想到,入了内门是海阔天空,不但有了一个有实力有权力的好师傅,还完成了大师兄的托付,让大师兄欠了一份人情,可谓是喜事连连。

    如此大悲大喜,加上酒精的作用,连番冲击下,怎么能不失态?

    世俗人生存不易,衣食住行,样样操心。实际上,仙道之人活的也累,各种突发情况,各种压力,让每个修士都仿佛觉得自己头顶上有一张张无形的大网,呼吸都困难。

    修道成仙,就是要以大毅力,大果断,大成就,撕开这一张张阻挡自己的网,坚定自己的道路,道心如一,百炼成钢。

    想明白这些,景幼南突然觉得自身通透了几分,破除了不少的迷惘。

    怪不得道典中说,修行不光是打坐吐纳,七情六欲,世间百态,具是修行。

    若有所思,景幼南一甩衣袖,阻止了上前要扶住自己的两名婢女,径直回转房间。

    净水,洗面,整理衣冠,上一炷香。

    去掉鞋袜,盘膝坐在云榻上,静心凝神,开始盘算下一步的计划。

    蟠龙符诏已经到手,扫除了前往龙山鼎湖秘境的最大障碍。

    不过,龙山鼎湖秘境可不是仙境妙园,不提同入秘境中的皇室弟子,几千年来秘境中隐藏的邪恶魔头,陨落强者凝成的厉鬼煞尸,数不尽的险地,才是真正的考验。

    不知道多少皇室中的天才弟子陨落在秘境中,可想而知,里面的凶险之处,远远超过普通人的预料。

    这样看来,准备越是充分一点,进了秘境,就多一分保全性命的机会。

    手一翻,一张巴掌大小的符箓浮在空中,金灿灿的篆文凸起,犹如千百飞剑在游走,发出金石交鸣之声。

    万剑符,从白鹤楼神秘女子手中得到的四件物品之一,用真气激发后,可以催发出剑气伤敌,凌厉非凡。

    “嘿,这剑符每次使用后,都需要汲取金行的天材地宝来充能,一般人还真用不起。”

    景幼南目光炯炯,要想在秘境中发挥出万剑符的威力,看来必须要到飞舟楼市中收购一批金行天材地宝了,这符箓,真是一个吞金兽。

    不过,有弊也有利。

    万剑符的威力是颇为强大的,特别是用来对付多个人,祭出之后,剑气迸发,完全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然后进行斩首行动。

    不得不说,这件符箓是一个群战的大杀器。

    “关于鼎湖秘境了解的还是太少,六大皇室中肯定有不少关于秘境的典籍玉简,可惜无法观看。”收起万剑符,景幼南手握半截青竹,眉头微微皱起。

    龙山鼎湖秘境落在六大皇室手中已经上千年,由于关乎皇室的气运,他们对于秘境的消息控制地非常严,能够从外面得到的消息都是零零碎碎,用处不大。

    两眼一抹黑,进了秘境,恐怕会步步艰难,不说是浪费了这百年一遇的机缘,恐怕还会丧命。

    “车到山前必有路,说不得,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缓缓沉下心神,景幼南仰起头,双目冰寒一片。

    这次龙山鼎湖秘境一行,关系到他的成道之路,任何人阻挡在前的话,他都不会放过。

    对于低阶的修士来讲,修行之时,就需要勇猛精进,一往无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