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8.第68章 飞舟楼市 符诏到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雨一直下,淅淅沥沥,如断了线的帘子,落在地面上,叮咚有声。

    景幼南锦衣玉带,头上斜插一支簪子,背负双手,望着夜空中的雨幕,沉默不语。

    百年开启一次的龙山鼎湖秘境,他在从宝书阁中得到的玉简上看到过零星几笔的记载,今天从花若曦口中,才大致明白了经过。

    当初有一位修为通天彻地的大能用大法力开辟的一小世界,并从外界移来灵脉,接引天露精华,塑成玉液灵池,专门来供后辈子弟来筑基,好打下雄浑的基础,以便将来一飞冲天。

    后来大能飞升上界,他所开辟的小世界遭受过天地大劫,毁掉了十之八九,剩下的慢慢演变成了现在的龙山鼎湖秘境。

    秘境之中,经过几千年的沉淀,玉液灵池品质高的惊人,但当初天地大劫之时,不少阴魂和魔头趁机进入了秘境中,加上大劫中形成的各种天堑险地,龙山鼎湖秘境完全不同于当初用来筑基小世界,成了一方机缘和危险并存的神秘之地。

    “早听说六大古国的先辈同出一族,现在看来,倒是真的。”

    景幼南想起自己看过的典籍上的记载,无声地笑了笑。

    现今六大皇室应该是当初开辟小界的飞升大能的后裔,不然的话,不会只有六大皇室的血脉才可以进入秘境。

    六大古国的皇室也靠这百年开启一次的秘境,得到了不少的好处,从秘境中活着出来的皇室弟子通常是天才之辈,以后成为古国的支柱。

    六大古国能够在玄门世家中保持微弱的平衡,龙山鼎湖秘境起了很大的作用。

    毕竟,秘境之中除了上上品的玉液灵池,尚有上万年来孕育的不少灵宝,天材地宝等等,得到之后,是有大造化。

    在门前站了一会,景幼南回到房中,展开宣纸,龙飞凤舞,一份法契转瞬而就。吹干墨迹,折成纸鹤,打开小窗,然后放了出去。

    三天后,天清气朗,暖风熏熏。

    景幼南脚踩一团清气,立在缺月城上空,眼前是走马楼台般的场景,青狮玄象,舍利莲花,飞天玉女,琼台宝阁,变幻莫测,不可捉摸。

    此是飞舟楼市的禁制,用来隔绝外界。

    景幼南点点头,袖中飞出三张符箓,当空燃烧,化为一簇火光,拖着长长的尾巴,横滑而过。须臾之后,眼前的禁制如同水波般荡起,一圈又一圈向外扩散,隐隐之间,见到天女散花,灵鹤起舞,玉台琼楼,月宫广寒。

    蟾光若有意,先上玉人楼。

    洒然一笑,迈步而入。

    一阵眩晕感后,睁开眼,就见眼前有一座九层仙宫拔地而起,高有百丈,通体由白玉砌成,上面洒下千百道天光,如水般的光幕雨帘般不断垂下来,阵阵仙音传出,周围有仙鹤起舞,瑞兽飞腾,种种不可思议之灵花当空凝结,落在地上,叮咚作响。

    九层仙宫周围有一群楼宇拱卫,影影绰绰,如同天上明月与群星一般,自有一股富丽堂皇的气象。

    仙市的上空,上百道流光此起彼伏,好似星辰升降,熠熠生辉,不时还有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修士,相熟者在空中随意打着招呼,呼朋唤友,好不得意。

    琼楼玉宇,月宫广寒,真是不知天上人间啊。

    景幼南赞叹了几声,长袖一甩,顺着金玉石阶向上走,过了两个抄手游廊,转过一座月亮门,来到一间印有九瓣金莲的上房门前。

    四名长裙拖地的少女侍立在两旁,均是身材高挑,如羊脂美玉,有一种麝兰香气。

    见到景幼南到来,四名少女敛裙万福,声音娇柔,吐气如兰。

    景幼南微微点点头,推门而入。

    只见眼前是一间宽阔的厅堂,迎面悬挂着一副楹联,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下方摆着一镂空描金香案,两端翡翠玛瑙玉瓶中斜插四季不败之花,中间横放一金鼎香炉,大耳胖肚,烟云缭绕。

    脚下铺的是上千年的檀香沉木,纹理细腻,踩在上面,芳香阵阵,沁人心腑。

    “不错,”

    景幼南打量了一圈,上了云榻,端坐不动,闭目养神。

    大概两盏茶的功夫,房门一开,走进一名灰衣青年人,个子不高,面貌普通,属于那种仍在人群中找不出来的那种,平平凡凡的。

    灰衣青年人一进来,先抱拳一礼,道歉道,“不好意思,让道友久等了。”

    神情自若,不疾不徐,给人一种不动如山的沉稳。

    能被派来的,果然是不是简单人物,景幼南心有所思,面上却不动半点声色,用手虚让了下,接口道,“道友请坐吧。”

    灰衣青年拉开座椅,稳稳当当地坐下,双目直视,道,“蟠龙符诏我已经带来了,不知道道友所承诺之物准备好了没?”

    景幼南相对而坐,从袖囊中取出一银匣,用手一弹,落到对方的跟前。

    灰衣青年小心翼翼地打开银匣,发现里面有一拇指大小的金色颗粒,略一沉吟,张口吐出一道真元,打在金色颗粒上。

    嗡的一声轻响,金色颗粒光芒大作,上面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符文,金灿灿的,散发出阴阳无垢的气息,耳边同时响起阵阵的仙乐,钟鼓齐鸣。

    “果然是此物,道友信人也。”灰衣青年检查无误,眼皮垂下,遮住目中的喜色,然后从衣袖中取出一枚赤金符诏,递了过去。

    符诏长有三寸,上面生有金色符文的凸起,如光华般流动不休,凝聚成两个如龙般的古老篆文,有一种受命于天的威压和霸道。

    景幼南用手抚摸符诏,长出了一口气,确实是盘龙符诏,进入龙山鼎湖秘境的凭证。

    “道友,我先离开一步,告辞。

    ”灰衣青年是个办事干净利索之辈,东西到手后,打了个招呼,径直离开。

    “有人跑腿就是好啊,不用自己出面,下人就会办的稳稳妥妥的。”

    景幼南在房间中泡了一壶花茶,小口小口喝着,倒是有些羡慕灰衣青年背后的皇室成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