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7.第67章 大周皇子 定阳峣家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望江楼,孔雀台。

    白玉赤金,琉璃铺地,千种奇花,百般瑞草。

    玉光映照之间,白猿捧桃入仙林,白鹤栖松立枝头,炉生紫烟,乐声隐隐。

    一架飞在半空中的云榻,四角垂下莲花灯,挑起帷帐珠帘,妖娆多姿的太一门真传弟子欧阳倩靠在软背上,幽幽深深的光华氤氲,一手持酒盏,神情微现慵懒之色。

    她的对面,一名头戴星冠,身披白蟒袍的青年人稳稳地坐在王座上,唇红齿白,眉间有一团看不清的紫气氤氲,贵不可言。

    欧阳倩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沐浴着阳光,美目微微眯起,开口道,“周三皇子,你千里迢迢把我喊来孔雀台,到底有什么事?”

    周三皇子子启饮了一杯醇酒,头微微扬起,仿佛在回味美酒的滋味,好一会,才悠悠接口道,“我是想送欧阳道友一场大机缘。”

    欧阳倩美眸闪动,无声地笑了笑,“大机缘,”

    皇子启随手把酒杯扔到江里,溅起点点浪花,声音变得沉稳坚定,“欧阳道友,还有一个月的时间,鼎湖秘境就会开启。”

    欧阳倩收敛起俏脸上的笑意,直起身子,一字一顿道,“是百年一次的鼎湖秘境,”

    皇子启点点头,目中露出少许的兴奋之色,“这些天来,我翻阅皇家典籍中的记载,发现秘境中有一大机缘。不过,需要欧阳道友相助。”

    静静地听完皇子启的讲述,欧阳倩神色变幻,好半天拿不出注意,这的确是一个大机缘,但风险也不小。

    百年开启一次的鼎湖秘境,只有六大皇室的血脉才可以进入,而且修为还不能够超过筑基,听说里面是危险遍布,每次能够活着出来的人,不足十分之一。

    要是对方真的在秘境中丧生,自己的灵器遗落在里面,可是大大不妙。自己手中的这件灵器,专门用来破除大阵,将来是要大用的。

    皇子启并没有催促,只是从袖囊中取出一道蟠龙的符诏,开口道,“欧阳道友如果答应的话,除了我刚刚说的承诺,我可以再加上这件秘境龙符。”

    秘境龙符,是由六大古国的皇室共同签发,是皇室弟子可以前往龙山鼎湖的凭证,没有龙符,会直接被龙山鼎湖中的守护者直接斩杀。

    欧阳倩深吸一口气,那件机缘的诱惑还是占据了上风,她拿起蟠龙符诏,重重地点了点头,脆声道,“我同意了。”

    至于这件蟠龙符诏,她虽然没法直接使用,但不论是挂在商会出售,还是用来拉拢一名皇室弟子,都有大用处。

    皇子启展颜一笑,目中满是赞叹之色,“欧阳道友不愧是女中豪杰,果断干脆,我那位胞妹只要在秘境中筑基成功,一定会让她去太一门投靠道友。”

    欧阳倩叹息一声,用手一拍顶门,一拳头大小的珠子法宝飞出,黑白分明,头尾结成阴阳鱼,滴溜溜乱转。

    法宝名为两仪阴阳破禁珠,是一件灵器,专门用来破除禁制和阵法,无往而不利。

    用手一指,两仪阴阳破禁珠飞到皇子启手中。

    “等她能活着出来再说吧,我这件法宝由特殊的祭练口诀,一个月的时间,她应该可以勉强使用,希望能够一切顺利。”

    周三皇子握住破禁珠,声音中有说不出的自信,“欧阳道友请放心,我的那位胞妹是真正的天纵之才,在开脉境界的皇室子弟中绝对是数一数二,有她统筹安排,万无一失。”

    欧阳倩浅酌了几口醇酒,没有说话,登高远眺,只见江水一色,千帆乘风破浪,欢声笑语传来,一片自然祥和,应该是个好兆头。

    缺月城,百花商会驻地。

    庭院中风吹宝树,雨打荷叶,丝丝缕缕的细雨垂下,在湖泊荡起层层的涟漪,巴掌大小的游鱼探出头来,金灿灿成片。

    景幼南悠然地躺在葡萄架下的躺椅上,四肢平伸,双目半睁半闭,仿佛整个人沉浸在这与世无争的雨天中。

    吱的一声,庭院的门被推开。

    花若曦手撑油纸伞,款款而来,眉如翠羽,肌似羊脂,下身一件浅色碎花裙子,细细密密的青叶花纹交织,环佩之声交鸣,宛如奏起一曲欢快的曲子。

    景幼南看到来人,忙从躺椅上坐起,踏上木屐,开口笑道,“听说花道友这几天正准备商会中的拍卖会事宜,怎么有空来我这?”

    花若曦收起花伞,撩起裙摆,轻轻地坐在另一边的软榻上,娇嗔道,“景道友倒是稳坐钓鱼台,我花家可被你这一手折腾地鸡犬不宁,我都不知道被家中长辈拎过去被训了多少次了。”

    语气看似抱怨,但娇媚动听,掩不住其中深深的幸灾乐祸。

    显然,她对花家最近的事情也是非常不满意,只是以往无权插手罢了。

    景幼南倒了一杯清茶,递了过去,笑了笑,“我只是帮忙牵了牵线,主要还是欧阳师姐确实是非常欣赏夕月,有意引荐她入宗门。”

    在宝书阁前的街道上,欧阳倩乘风而去,一直沉默的花夕月却突然对景幼南讲,她希望景幼南能够帮她引见下欧阳倩。

    虽然并不明白这个冰山美人儿有什么打算,但景幼南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发了一封飞剑传书,将花夕月的意思发给自己的这位欧阳师姐。

    后来他才知道,欧阳倩居然推荐了花夕月进入了太一门,现在已经算得上自己的师妹。

    这一消息传来,不提景幼南的错愕,整个花家是先炸了锅。

    花若曦抿了口茶水,俏脸上流露出苦笑之色,“道友是置身事外了,我们花家是真热闹了。”

    花夕月是花家嫡女,也是花家年轻一辈修炼天赋最高者,早在三四年前,家中长辈就给她安排好了前路,进入玄门十宗之一的明道书院,并要与峣家联姻,强强联合。

    这突如其来的的变化,完全打破了家族中的计划,令他们急的团团转。毕竟,欧阳倩本身就是太一宗真传弟子,背后的家族更是北地豪门,势力犹在花家之上。这样一位强力人物插手,除非真撕破脸,不然的话,完全没有办法。

    景幼南手捧玉盏,放在掌心转动,似笑非笑,“夕月道友能够得到欧阳师姐激赏,进入宗门,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比起峣家和明道书院,欧阳倩和太一宗也是一棵足够粗的大树,花家的老狐狸们表面上看是气的暴跳如雷,私底下未尝没有借机攀上太一宗的打算。

    不然的话,为何自己到现在还能安然悠哉地待在商会驻地,奉为贵宾?

    老而不死是为贼,玄门家族中的老骨头们,多得是老奸巨猾,他们才不会撕破脸,做赔本买卖。

    花若曦看着对面少年淡定从容的神情,纤纤细手和玉质洁白的茶盏交相辉映,轻轻一笑。她知道,家族中老人们的打算,并没有瞒过对面少年老辣的双眼,这个自己表哥的小师弟,有出乎他年龄的锐敏和城府。

    自己的妹妹也入了太一门,以后或许打交道的机会更多,想到这,花若曦带有善意地提醒道,“景道友,以后要小心定阳峣家。”

    景幼南点了点头,明白对方的好意,道,“我会注意的。”

    花家急于攀上太一宗的大树,会对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定阳峣家却是会把计划功亏一篑的帽子扣在自己头上,自己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算是结下了丑。

    定阳峣家是近千年来崛起的世家,比不上中古传承的悠久世家底蕴深厚,但近些年族中出了几个了不得的天才,在玄门十宗之一的明道学院中话语权越来越重,是新兴世家中代表。

    这样的世家怀有敌意,只能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有别的好办法。

    花若曦嫣然一笑,宛如明珠生辉,美艳不可方物,柔声道,“景道友不必客气,夕月妹妹能够进入太一宗我是很高兴的,这一点是多亏了你。对了,过几天你天朗师兄会来一趟缺月城,到时候我安排你们见一面。”

    景幼南托着下巴,目光闪了闪,“天朗师兄怎么会来缺月城?”

    前段时间收到飞剑传信,徐天朗入内门后,被一位功德院的长老看重,收为了弟子。这段时间,他应该老老实实待在山门中,闭关修炼新赐予的功法道诀,怎么会忙着来缺月城呢。

    花若曦俏脸生光,如同摸了一层胭脂,显然能够见到爱郎的好消息让她心神振奋,用一种喜悦的声音道,“表哥传信说,他受门中大师兄所托,来帮大师兄的子侄求取一枚蟠龙符诏,准备下个月的鼎湖秘境开启。”

    景幼南目光缩了缩,重复道,“鼎湖秘境?”

    花若曦没有注意到景幼南的异常,继续道,“龙山鼎湖可是大有名气的秘境,百年开启一次,据说,秘境中有最上品的玉液灵池,用来筑基的话,对以后大有好处。可惜,只有六大皇族的血脉才有资格进入秘境,其他人只能够羡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