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4.第64章 有女夕月 玉简到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月皎洁,当空悬挂,隐约可见,桂影婆娑,玉兔奔走。

    院子里清荷秀丽,白藕无瑕,几只金丝龙背鲤鱼探出头来,口中衔着明珠,光泽通明。

    绿窗笼上烟纱,珠帘卷起,云榻上的宝扇兰麝氤氲,喷金香炉冒出半尺高的檀香。

    景幼南头顶上九曜明皇镜绽放出道道豪光,如同璎珞般垂下,明皇的虚影立在半空中,腰悬天命剑,手握玉玺,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三枚爆神珠绕着宝镜徐徐转动,里面显现出万千信徒虔诚祈祷的场景,香火神力凝聚成赤色光晕,神圣庄重,一段段若有若无的经文传出,赞美神灵的伟大和浩瀚。

    好半天,景幼南收了异象,吐出一口浊气。

    有了充足的材料,这些日子,索性闭门炼制爆神珠,闲暇温养灵器九曜明皇镜,终于炼制成功了三枚,明皇镜也初步祭练到心神合一,可以用来对敌。

    给花若曦发了一条传信后,景幼南打了个哈欠,脱掉鞋袜,上了云榻,安然入睡。

    一夜无话,次日天亮。

    景幼南早早洗漱,换了一件白鹤朝云法衣,头发用玉带扎起,腰挂镇邪玉佩,脚蹬云头履,风姿俊秀,胜似真仙。

    简单地吃过早饭,景幼南安步当车,来到迎客亭,远远见到,一名窈窕的倩影立于花下,人比花娇。

    听到脚步声传来,少女转过身,只见她雪肌乌鬓,精致到极点的五官没有半点的瑕疵,素白长裙拖曳在地,静静地站在那里,犹如一朵在幽谷中绽放的青莲,清雅自然。

    与花若曦的妩媚火辣相比,这个少女淡雅清冷,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

    景幼南紧走几步,来到少女跟前,拱了拱手,道,“让夕月道友久等了。”素白长裙的少女轻启檀口,吐出两个字,“无事。”

    经过几次见面接触,景幼南知道对方并不是对自己有意见,只是性子清冷,别说对自己,就是对她的好姐妹花若曦都是如此。

    可是,一想到要这个冰山美人儿陪自己前往市坊,景幼南就不由得头疼不已。

    原本认为花若曦是商会执事,见多识广,可以让她做个向导,自己好挑选几本关于玉液灵池和开脉筑基的道书。没想到,花若曦忙碌起来,没有时间,反而把她的这个冷清清的妹妹花夕月送了过来。

    这样一个惜字如金的冷美人,真能够帮自己挑选到合适的道书?景幼南表示深深的怀疑。

    既来之则安之,两人上了龙雀云车,出了百花商会驻地,向城中赶去。

    云车中摆设有龙鼎玉案,盆景香炉,,宝石,珊瑚,玳瑁,明珠,点缀其上,结成璎珞,背面呈宝扇状,青玉生麟,靠在上面,丝丝清凉之气传出,静心养神。

    花夕月上了云车后,美目垂下,双手平放在膝前,一动不动,宛如白玉雕像。

    景幼南舒舒服服地依在扇面上,伸了个小懒腰,知道对方绝不会主动说话,轻咳了一声,开口道,“夕月道友,不知道我们应该先去何地?”

    花夕月美目眨了眨,话语依然简洁,“宝书阁,”

    说完,再次闭目养神,不多说一个字。

    景幼南有些抓狂,这个丫头简直是一个锯嘴的闷葫芦,太沉默了,作为一个地主兼向导,最起码得说下宝书阁的情况吧,让人睁眼一抹黑的,真是太不称职。

    嗯,也不是没优点,起码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冰山美人儿,看着很养眼,当个花瓶也很不错。

    景幼南倒是挺会自我安慰自己,一个人苦中作乐。

    两刻鈡的工夫,云车到了宝书阁门前。

    迎面是三座大殿,纯金色琉璃瓦覆顶,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殿门前有九根石柱,高有百丈,精雕古朴篆文,银钩铁画,字字千钧,霞光异彩,呼之欲出。

    站在大殿前,耳旁仿佛传来若有若无的诵读经文之声,犹如祖师开坛布道,教化众生。

    “好一个宝书阁,”

    景幼南目露奇光,这个宝书阁门前的石柱可是不简单,分明是真人感悟天地写下的华章文字,修士日夜聆听,大有好处。

    这样的宝贝,宝书阁竟然敢随意放在门口,可见其底蕴颇深,让景幼南对此行收获有了希冀。

    两人进了宝书阁,花夕月根本不理阁中侍女的招呼,径直来到三楼,推门而入。

    比起一楼和二楼的喧闹争吵,三楼却是异常清净,只有一排排檀香木制成的书架,上面摆放一枚枚玉简,灵机充盈,气象万千。

    偌大的一层楼里,只有三五个修士在翻看玉简,寂静无声,沉浸在各自的感悟里。三层楼一角有凉亭搭起,四角垂下明珠,宝光如水,一名身美少妇坐在潘凤靠背座椅上,正在涂着指甲油,看到两人进来,先是一惊,随后露出笑容,惊讶道,“咦,夕月妹妹,你可是稀客啊,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宝书阁?”

    美少妇三十少许,满头珠玉,一步三摇,幽幽深深的花纹交织在法衣上,细细密密的青光氤氲,如烟似霞。

    花夕月对美少妇的热情没有丝毫动容,依然是用请冷冷的声音道,“选玉简。”

    “嘻嘻,夕月妹妹还是这个性子,”美少妇笑的花枝乱颤,她与花家多有往来,知道这位花家小姐的脾气,并没有生气,反而每次遇到都觉得有趣。

    花家可是鼎鼎有名的商会世家,盛产美人,长袖善舞,交游天下,没想到这一代居然出了花夕月这样冷冰冰像石块的丫头,真是稀奇。

    美少妇与花夕月谈笑了几声,又把目光投在景幼南身上,美眸秋波盈盈,娇声道,“这位小哥儿可是眼生的紧,不知道如何称呼?”

    景幼南轻轻一笑,拱了拱手道,“柳夫人,在下景幼南,这一次来贵宝阁,是想找一些关于玉液灵池和筑基的玉简。”

    “关于玉液灵池和筑基的玉简?”美少妇细眉皱了皱,“关于这方面的玉简是不少,但大多数是真假混淆,得到后,也得花功夫仔细甄别。”

    停顿了片刻,美少妇看了眼脆生生站在一旁的花夕月,手一动,招来三枚玉简,重新开口道,“不过,我在这待了十年,关于这方面整理归纳了一些,你可以拿去看看。”

    景幼南接过玉简,郑重地行了一礼,答谢道,“多谢柳夫人成全。”

    美少妇捂嘴轻笑,声音轻柔,“夕月妹妹好不容易来一趟,我这个做姐姐的要是做不好,将来可没脸去花家了。小哥儿你要谢,还是谢谢夕月妹妹吧。”

    “哈哈,都要谢,”大功告成,景幼南心情舒畅,想了想,从袖囊中取出一粒玄黑色珠子,递给美少妇,道,“我观柳夫人修炼的是水行真法,这枚冥水珠就当是我的小小谢礼吧。”“冥水珠,”

    美少妇原本漫不经心的神情立刻收了起来,小心地把珠子攥在手中,宛若珍宝。她修炼的水行道法正好卡在关隘处,汲取了这冥水珠中精纯的水行精华,完全可以再一次晋升。

    敛裙一个万福,道,“这冥水珠我正有大用,就却之不恭了。”

    景幼南摆了摆手,语气轻快地道,“夫人不必客气,应该的,”

    美少妇上下打量眼前这个长身玉立,俊秀不凡的少年人,美目中泛起异彩。

    原本她拿出玉简,主要是看中花夕月的面子上,毕竟,花家是商会世家,势力盘根错节,交好这样的势力,对以后发展大有裨益。

    没想到,跟随花夕月来的这个少年也不是普通人,能面不改色地送出一枚冥水珠,这样的手笔,非名门大宗和世家豪门的弟子没有如此魄力。

    看着两人离开,男的俊美伟岸,女的淡雅优美,宛如一对金童玉女,美少妇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个古怪的念头,两人不会是有意结成双修道侣吧?

    不过,一想到花夕月冷冰冰的表情,她就把心思抛出脑海,那个冰块般的丫头,从来只知道修炼,想要和人谈情说爱,恐怕太阳从西边出来。

    出了宝书阁,景幼南看了眼身边亭亭玉立的花夕月,依然是冷冷清清,生人勿扰的样子,心里倒是多了几分感激。

    今天能够拿到三枚珍贵的玉简,主要还是靠了这个冰山美人儿的面子,要不然的话,换了别的人,根本找不到门路。

    事关修为,在修士眼中是天大的事情,花夕月今天算是给了自己一股大人情。

    以后找机会,一定要报答。

    景幼南默默记在心里,他虽然内心冷酷,杀人不眨眼,但一直是有恩报恩,对自己有恩情的人,向来也是不吝啬援手。

    大丈夫行事,俯仰天地之间,本如真理,不泯本性,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街道西南角拐出一辆云撵,明珠垂帘,钟鼓奏乐,正中央端坐不动的青年人,看到如水仙花盛开般的花夕月,目光一亮,发出长笑之声,

    “原来是夕月妹妹,好久不见,真是想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