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3.第63章 游鲲天舟 古城缺月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十日后,浮云尽去,日色澄丽,辉映层波,海市胜景,苍茫无际。

    一艘百丈飞舟穿过云海,惊起阵阵鸥鹭,声音清越激昂。

    飞舟身上绘有异兽的花纹,硕大无比的身躯,背负一个仙岛,在汪洋当中引颈长啸,海浪如潮,洁白胜雪,直冲云霄;化而为鸟,则一飞冲天,羽翼若垂天之云,遮天蔽日。

    正中央起了一座横卧的三层宝楼,四角重檐上悬挂青云美玉铃铛,点缀九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微风一吹,铃铛轻摇,阵阵仙音玄乐入耳,云烟氤氲,霞光万里。

    景幼南端坐在云床上,东海海底珍贵的美人玉制成,晶莹剔透,上面著名的美人泪清晰可见。脚下猩红色地毯铺地,两旁并列一个个小孔,天光透孔而过,如悬明珠,如梦如幻。

    好半响,景幼南睁开眼,吐出一道精元长河,一个巴掌大小的火红色铜镜滴溜溜乱转,荡起涟漪般的纹路。

    隐隐之间可以见到,镜面上有一尊帝王虚影,头戴冕冠,身披龙袍,腰悬三尺天命剑,日、月、星辰、龙、山、火、华虫、宗彞八种神文环绕周身,凝聚成种种景象,威严肃穆。

    “好一个九曜明皇镜,”

    手一招,铜镜落到掌心,冰凉的气息流露出来,传遍全身。

    法宝名为九曜明皇镜,是一件灵器,在白鹤楼中与神秘女子交易所得,今日祭练之后,才发现,此铜镜灵器威力颇为不凡。

    “有铜镜在手,大有帮助。”景幼南将九曜明皇镜收入体内,目露喜色,此法宝攻防兼备,用来斗法的话,比东华慈光星辰尺还要好用。

    毕竟,东华慈光星辰尺虽然来历不凡,但主要是对妖魔的杀伤力强,用来与玄门修士争斗的话,就差强人意了。

    “冥水珠,”手一翻,一个小壶出现在身前,里面有九颗眼珠大小的黑色水珠,时刻散发出刺骨的寒气。

    冥水珠,产自于北冥之地,是水之精华,既可以当做炼器材料,也可以用来修炼水行道术,是比较珍贵的天材地宝。据说,此水珠多被掌握在北冥的妖族势力北冥妖府手中,传到中州的数量稀少。

    “到底是那个家族的子弟,手笔真不小。”

    景幼南眯起眼睛,仔细地回想笼罩在烟云中看不清的倩影,有些羡慕。

    能够一举拿出游鲲飞舟,九曜明皇镜,万剑符,冥水珠的女子,不是出自于世家豪族,底蕴深厚,就是有大气运者,有着让人惊讶羡慕的奇遇。

    这个时候,他却忘记了,身负纯阳宫真传道诀,手握七转玉液大还丹和四正阴阳真罡砂的他,才是真正鸿运齐天,让人羡慕嫉妒的家伙。

    这个时候,游鲲天舟三层宝楼上突然降下道道金光,上面的游天鲲鹏图案蠕动起来,宛如活物一样,巨口张开,一圈圈的水纹游走不定,散发出异彩光芒。

    云光丝丝缕缕垂下,风吹开来,如帷帐拉开一角,显出一座千丈城池,城门上两个古拙的篆文,缺月。

    缺月城是上千年的古城,原本颜色轻快的城墙早已经被岁月磨成斑驳的晕轮,厚厚的青苔掩不住历史的轨迹,在微风中能听到古老和厚重。

    古城外,五光十色,宝气升腾的各种飞舟悬浮在半空当中,帆影蔽空,彩带飞扬,鳞次栉比,密密麻麻。

    古城的上空几千米处,隐隐看到有楼观仙宫,宝塔亭阁,仙鹤起舞,妙音袅袅。大量的修士驾驭各种法器,从四面八方涌来,看不到尽头。

    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悬阁仙市。

    景幼南收起游鲲天舟,长袖飘飘,从天上徐徐落下,向缺月城的城东走去。

    百花商会的驻地正是在城东一角,占地上万亩,一袭清流从驻地中央穿过,河岸两旁,绿柳垂地,花香扑鼻,仙禽灵兽在其间嬉闹,直若人间仙境。

    不少的修士出入驻地,或是羽衣高冠,或是黑袍蒙面,或是成群结队,或是独身一人,看得出,百花商会的生意很不错,开门迎客,客从八方来。

    景幼南在府门前打量了片刻,手一扬,发出金剑传信。

    时候不大,就听钟鼓奏乐之声响起,花若曦在十几名侍女力士众星捧月般走出府门,来到近前。

    一段时间未见,花若曦依然是妩媚动人,云鬓斜插一支九凤绕珠赤金缠丝珊瑚簪,佩戴鎏金点翠花篮耳坠,流彩暗花云锦宫装,外罩白玉兰散花纱衣,腰间挂着三对风铃玉环,莲步轻移,叮咚作响。

    脸蛋娇艳如月,雪肤乌鬓,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

    花若曦越众而出,红唇贝齿,声音娇柔动听,“景道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景幼南整了整衣冠,随口打趣道,“花道友可别这么客气,要是让徐师兄听到,还不知道怎么埋怨我呢。”

    花若曦俏脸微红,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她和徐天朗好的如胶似漆,但在商会中却少有人知道,自然不愿意在府邸外面谈论,“景道友,我们先入府,再闲谈吧。”

    侍女在前面提珠灯引路,力士护卫,一行人穿堂过院,来到一处院落。

    迎面是一块一人高的镜面白石,光华流转,映照日色,金灿灿一片。白石的两侧生满奇花异草,几只仙鹤悠闲地剔着清羽,巴掌大小的玉象跑来跑去,非常活泼。

    院子里有一异种葡萄架,罗蔓倒垂,紫花浮荡,味芬气馥,不是凡品。

    花若曦指了指葡萄架下摆设的几个竹丝躺椅,开口道,“景道友,院中凉爽,不如我们就在这里上一壶香茗,品茶看景?”

    景幼南当然不会反对,一撩道袍,端端正正坐在躺椅上,顿时,丝丝缕缕的清亮溢出,鼻尖是宁静安神的花香,让人如痴如醉。

    少顷,侍女们手脚利索地摆上了玉案,茶具,用红泥小炉烧了热水后,悄悄地退了出去。

    “真是好香,”景幼南闻着沸腾茶水飘出的香气,如金桂,如茉莉,如清荷,香而不腻,回味无穷。

    花若曦纤纤玉手轻轻摇着茶盏,青翠色的茶叶上下沉浮,与染成深紫色的指甲交映,光泽鲜亮,开口道,“这是商会从大雪山上找到的一株差不多两千年的异种茶树打下的叶子,商会称之为碧螺芳华,味道醇厚,常饮还可以强身健体。我作为商会的执事,一年分的量也不多。”

    景幼南抿了一口,唇齿生香,一股暖流从下腹升起,活泼泼的,整个人好像泡在温泉,身上的污垢一扫而空,不由得赞叹道,“不愧是二千年的茶树,真是不错。”

    两千年的异种茶树,已经算得上天地灵根,上面打下来的茶叶,泡成茶水后,效果比得上一般的丹药。况且,丹药通常会有极少量的丹毒废渣存在,这茶水蕴含的元气是可以完全吸收的。

    云若曦静静喝了一杯碧螺芳华,从腰间香囊中取出一青色的袋子,推到景幼南跟前,道,“景道友,这是你所需要的材料。”

    景幼南拿起青色袋子,这是乾坤袋,同袖囊一样,都是用来盛放物品的法器,只是比起袖囊,香囊,腰囊等等,乾坤袋的空间要小一点,安全性差一点。

    乾坤袋里,装满了几十种材料,个个灵气充盈,光彩夺目,都是上品。

    有了这些材料,可以再炼制出几枚爆神珠,筑基所需要的材料也齐全了,只要再找到一处玉液灵池,就能够尝试打通天地玄关,筑造灵基,脱胎换骨。

    收起乾坤袋,景幼南脸上露出笑容,用一种诚恳的语气感谢道,“多谢道友,费心了。”

    对花若曦这个百花商会的执事来说,收集这些材料或许不难,但全部材料都是上品,就不容易了,明显是花费了不少心思。

    这就是难得的人情啊。

    花若曦坐直身子,美目清亮,开口道,“景道友在承渊大泽中可是救了表哥的命,这对我们来说是恩同再造,相比之下,我做的这些是微不足道的。”

    她与徐天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后又是相亲相爱,在她心中,徐天朗就是天,就是一切,两人不分彼此。徐天朗欠下的恩情,由她来偿还。

    正因为如此,为了景幼南手中乾坤袋中的材料,她连续数日未眠,南北奔波,几乎动用了所有可以使用的力量,才找到品质最好的材料。

    景幼南明白对方的心思,没有多说,只是把准备好的晶石送了过去,开始靠在躺椅上,优哉游哉地喝茶。

    花若曦到底是商会的执事,非常忙碌,陪景幼南坐了半个时辰后,就安排侍女打扫院落,收拾房间。然后打了个招呼,去前面处理事务去了。

    “先炼制几枚爆神珠,接下来,就要找一处上品的玉液灵池了。”景幼南看着在院子里忙里忙外的清丽侍女们,心里默默盘算以后的计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