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1.第61章 魑魅魍魉 执法弟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金霞岛,凉秋亭。

    此刻风翳净尽,澄碧如洗,云光垂下,映照之间,骨石玉润,虬松生于道旁,松柏葱青。

    傅秋霜锦衣玉带,眸子幽深,手持一枚白子,正在考虑该如何走下一步。

    对面而坐的白欣珠换了一身素白碎花的长裙,越发显得身段风流,她手托香腮,笑靥如花,脆声道,“此次还要多谢傅师兄相助,小妹才顺利获取明石玉液。”

    傅秋霜啪的一声将白子扣在金玉制成的棋盘上,轻轻摇了摇头,开口道,“白师妹不必客气,我作为地主,招待师妹是应该的。”

    两人门当户对,彼此也有好感,你一言我一语,谈的很投机。白欣珠又落了一字,无端想到白鹤楼中错失交臂的阵图,忍不住抱怨道,“师兄,今天顶撞我们的那个小辈,你可不要轻易放过了。”

    对于断送了自己机缘之人,她是向来恨之入骨。

    傅秋霜手悬在半空,英俊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残酷的冷笑,沉声道,“珠儿师妹你放心,我对他的来历已经有了眉目,会让他有个深刻的教训的。”

    白欣珠拍手称快,接口道,“如此最好,让他知道有些人是惹不得的。”

    这个时候,清亮的鹤鸣声传来,一只丹朱白羽的仙鹤在半空中徐徐盘旋,微微一折,稳稳地落在迎客门楼上。

    玉子宏一振衣袂,下了门楼,头戴紫阳冠,五色云龙羽衣,腰间悬一枚巴掌大小的玉佩,清光莹莹。

    早已等候多时的彩衣侍女见到玉子宏出来,敛裙万福,美目流转,声若黄鹂,“玉公子,我家公子和白小姐正在凉秋亭对弈,请随奴婢来。”

    玉子宏目中闪过一丝不悦,随即隐去,开口道,“头前带路。”

    只派一名侍女来迎接自己,这傅秋霜真是好大的架子。不过,想到两人的修为差距,玉子宏也不好表现出来,只能沉默不言。

    水云间的山路在碧山绿水中蜿蜒向上,两旁生满芳草花树,枝叶团团似扇,躯干虬劲如龙。

    景幼南道髻高挽,衣七星法袍,脚下木屐踩在青苔石阶上,锵然有声。

    想到白鹤楼中那名神秘女子最后的话,他笑了笑,成竹在胸。

    在别的地方交易,他或许会有担心,但水云间是在太一宗山门中,每一名太一门弟子的身份令牌中都被封印了三道护身法咒,一旦在山门中遇险,就可以催动法咒,瞬间转移到安全之所。

    如果对方敢在水云间动手,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自己找麻烦。

    “这次虽然抛出一枚七转玉液大还丹,但收获还是值得的。”

    景幼南看到袖囊中四件灵机充盈的宝贝,双目炯炯,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这一次交易,除了得到筑基所用的明石玉液外,还有四件宝贝,一件飞舟法器,一张符箓,一件灵器,一小壶冥水珠。

    有了这四件宝贝,自己的实力可以上一个台阶,对即将的筑基和门派大比,是大有裨益。

    忽然之间,景幼南若有所觉,抬起头,一道流光从远处飞来,化为一只粉色纸鹤,在自己面前翩翩起舞,玄音清亮。

    传音纸鹤,修士间用来传递消息的重要途径之一,方便快捷。

    伸手接过纸鹤,景幼南略一查看,开口笑道,“想不到炼制爆神珠的材料已经齐全了,花若曦这个百花商会的执事还真是精明强干。”

    沉吟了片刻,景幼南提起笔,刷刷写了一封回信,拜托花若曦帮自己收集下尚缺的筑基材料,过几日就去取来。

    “回洞府祭练下新得到的法器,然后去百花商会,顺便还可以打听下玉液灵池的消息。”

    有了新打算,景幼南就放下在水云间四处游走的心思,雇了一艘小船,在秀丽活泼的小船娘的护送下,径直穿过千丈的石阶,来到洞府门口。

    “景幼南,你给我们站住。”正要催动符牌进入鹿鼎院,两名执律堂弟子突然杀出来,拦住去路。

    两人均是身材颀长,背负长剑,胸口处印有两道利刃交织的虚影,散发出凌厉凶狠的气息,让人不敢逼视。

    外门执法弟子,负责缉拿审问外门中违反门规的弟子,在外门中可谓是声名赫赫,是任何人都不愿意沾惹的人物。

    “张龙,”景幼南目光眯起,看到执法弟子中有一个熟人,赫然是自己得罪过的张龙。

    张龙头戴正一巾,玄色法衣,嘴角挂着冷酷的笑容,“景幼南,你违背了门中的规定,跟我们走吧,去执法堂。放心,我们执律堂一贯公正,绝不会打击报复。”

    声音冷冷的,但毫不掩饰其中的幸灾乐祸。

    “执法堂,”山路上路过的外门弟子听到这三个字,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执法堂在外门中是少数让人闻风色变的地方,有理没理,进了执律堂,想要出来都得脱三层皮。

    别说是普通的外门弟子,就是有世家背后支持的弟子也不愿意招惹执律堂,里面的疯子和不讲理的太多,一旦惹上了,纠缠不休,吃亏的是自己。

    “哈哈,不错,执律堂最是公正,不过,像有些阿猫阿狗什么的,恐怕得小心了。”

    一声欢畅的大笑声中,玉子宏在七八个人的簇拥下从山石后转出,金冠束发,蓝衣华服,手持象牙镂空折扇,一步三摇,眸子中闪烁着说不出的讥讽和嘲笑。

    “嘻嘻,是啊,子宏师兄,我可是听说过,前几天有个不懂事的进了执法堂,可是被废了修为,扔了出来。”

    玉子宏身边一名短裙少女,生的娇媚如花,声音却是又快又刻薄,

    “哎呀,当时他家人哭的那叫一个惨,差点都断了气。家族是花了几十年的积蓄,才把他好不容易送到了宗内,却落个这样的结局,真是个不孝子。”

    少女绘声绘色地讲着,大大的眼睛却一个劲地往景幼南这边看,话语中的映射和目中的意味,在场众人都是明明白白。

    玉子宏赞赏地对短裙少女点点头,接口道,“琪琪说得对,这样的人啊,自己落个坏下场不说,还连累整个家族,就是死了,恐怕也入不了祖坟。”

    景幼南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心里却是暗暗冷笑,原来玉子宏和张龙两个家伙搅合到了一块,不用说,这次执律堂的传讯,肯定是他们捣得鬼。

    张龙看到周围人越聚越多,脸上越是得意,他从怀中取出一锁链,啪嗒一声扔在地上,大声道,“景幼南,赶紧跟我们回执律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