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9.第59章 群雄逐鹿 柳暗花明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台上,三盏莲花灯徐徐转动,飘出莹莹光亮,晶莹剔透。

    景幼南坐在玉案之后,双目直直凝视下方的阵图,上面千百山峰峰峦起伏,散发出浑厚的气息,镇压八荒六合。

    “好一个千峰竞秀,”

    景幼南收回目光,高声赞叹,只是观看了片刻,整个人就如同置身于烟雾重锁的千峰之中,迷迷茫茫,看不清出路,是一个了不得困阵。

    “大有用处。”景幼南目中精光隐去,起身绕过玉案,走到玉质栏杆前,背负双手,长袖飘飘。

    这个时候,会场第一排一人高声喊道,“一千五百晶石。”

    还未等话音落下,西北云台上珠帘一挑,走出一名满头珠玉的美少妇,一双翦水双眸缓缓扫过在场众人,似笑非笑,道,“两千晶石,这件阵图我沈双双要定了。”

    “沈双双?”“沉香商会的大执事沈夫人?”

    “也是沈家的少奶奶,”

    “这样的人物怎么也跑来参加宝会了?”

    “谁知道呢,”

    看得出,美少妇沈双双在水云间大有名声,一见她势在必得,原本会场中蠢蠢欲动的几个修士都安静下来。

    阵图虽好,但还不一定到手,还得罪了沈双双,这是自找苦吃。

    众人思量了片刻,虽然心有不甘,也不得不放弃。

    美少妇沈双双笑靥如花,娇声道,“月娥姐姐,你看没人出价,这阵图该是小妹的吧?”

    云月娥螓首微微扬起,吐气如兰,“一刻钟后再无人出价,阵图就归沈家妹妹。”

    不知道何时,一青鱼飞舟飘来,珠帘向上卷起,条条白气溢出,显出一名头戴星冠,身穿白蟒袍的威严青年人,沉声道,“沈娘子,不好意思,这阵图我有大用,再加五百晶石,”

    “原来是周三殿下,”美少妇沈双双秀眉挑了挑,毫不示弱地道,“我再加五百晶石。”

    东北角的云台冲出一道清光,从上空垂下,结成璎珞,祥云缭绕,锦衣少年放下手中的茶盏,运气吐声,传遍全场,“在下太宵七真宗内门弟子公孙胜,诚心求购此阵图,愿出四千晶石,不知道两位能不能割爱?”

    “太宵七真宗内门弟子,”美少妇沈双双和周三殿下对视一眼,脸色难看起来。

    太宵七真宗是玄门十宗之一,宗内弟子多擅长于炼器之术,交游甚广,与商会和世俗王朝的联系密切。别看他们两个一个是商会执事,一个是王府三殿下,真得罪了太宵七真宗的内门弟子,也是大麻烦。

    毕竟,这些内门弟子通常都有师兄弟同气连枝,背后还可能有家族支持,得罪一个,就是得罪一群。玄门弟子,尤其是入了内门的弟子,一般都被王朝和商会列为不可招惹的名单,这就是玄门十宗的威慑力。

    “我们也出去吧。”一直在于身边玉人轻声交谈的傅师兄,撤去云台上的禁制,用手一指,一团清气托起两人,轻飘飘地来到几人中间,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字字清亮,

    “太一宗内门弟子傅秋霜,大罗天宫内门弟子白欣珠,欲五千晶石求此阵图,诸位可有异议?”

    话音落下,整个会场寂静无声,落针可闻,无论是沈双双,周三殿下,还是刚刚气势迫人的公孙胜,都叹息一声退下,无人敢出言相争。

    无他,这一对男女的组合太强大。

    白欣珠是玄门十宗之一的大罗天宫的内门弟子,她背后的白家也是赫赫有名的世家豪门,族中势力分布在不少的宗门,盘根错节。

    至于傅秋霜,则是更上一筹。

    不提傅家的滔天权势,太一宗可是自从建宗以来,上万年来,无论外界如何变化,都牢牢占据玄门十宗之一的席位,底蕴深不可测。

    如今太一宗是当今第一宗,执玄门牛耳,宗内势力如日中天,余下的九宗皆不能望其项背。

    更何况,水云间是在太一宗山门中的一处市坊,什么人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在太一宗的地盘上,跟太一宗的内门弟子过不去?

    见到自己一出现,满场哑然,身边玉人望向自己的爱慕的盈盈秋波,傅秋霜志得意满,哈哈大笑,道,“在下多谢各位想让了。”

    说完,大手一伸,就要把漂浮在半空中的阵图抓在手中。

    “且慢,”就听一声哗啦帘响,云光束成丝丝光线,向两旁散开,走出一名俊美绝伦的少年人,目若点漆,顶聚神光,大袖飘飘,宛若神仙中人。

    俊美少年无视场中众修士惊讶的目光,从从容容道,“我出六千晶石。”

    “嗯?”傅秋霜猛地回过头,双目寒光大盛,声音阴测测的,“这位师弟,难道你想和师兄争一争?”

    傅秋霜是筑基修士,这一发怒,顶门上寒气溢出,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只丹朱清羽的仙鹤,引颈长鸣,烟云四起,难以言喻的冷光降临,虚空中仿佛结了一层薄薄的碎冰。

    离傅秋霜近的少妇云月娥俏脸变色,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三步,她虽然也是筑基修为,但仍然挡不住这股冰寒刺骨的寒意,牙齿冻得咯咯响。

    景幼南洒然一笑,赤火真气护住周身,语气平静地道,“傅师兄,宝会之上,自然是价高者得,师兄若是想要切磋,以后师弟会陪师兄去飞仙台走一趟的。”

    飞仙台,乃是太一宗内弟子斗法之处,门中弟子若有了争执,签下法契,就可以在飞仙台分个高下。

    “好,好,好,我记住你了。”傅秋霜怒极而笑,脸上的怒色收敛起来,双目空空,没有半点表情。

    他不再说话,脚下升起一团清气,托起白欣珠,两人回转了云台。

    半盏茶功夫,妩媚少妇云月娥才从这突然的变故冲突中回过神来,脆音问道,“这位道友愿意出六千晶石,还有别人出价否?”

    连问三遍,场中鸦雀无声,众修士都在品味方才的交锋,看向景幼南的目光有讥讽,有惋惜,有羡慕,有佩服,交织在一起,复杂难明。

    一个开脉弟子居然如此的强硬,少年人多赞许其强势,但大多数稳重之人就叹息不已,到底是年轻人,血气方刚,这时候逞强,将来有的亏吃。

    毕竟,傅秋霜所在的傅家在太一门算得上根基深厚的世家,传承了数代,族中弟子不少在宗内占据要职,特别是在执律堂中势力很大。还有同行的少女白欣珠,是大罗天宫的弟子,这一宗门门中弟子不多,但极为护短,惹上一人,就是惹一群。

    一举得罪了这么两个人物,得到一件阵图,真不知道是福是祸。

    景幼南并不在意旁人的反应,自顾自从云月娥手中接过阵图,一阵衣袂,赤火真气化为朝霞,托住己身,轻飘飘上了云台,绕过玉案,坐在云榻上。

    “好一件阵图,”景幼南痛饮了一杯美酒,吃了几枚鲜果,才把阵图放在身前,仔细打量片刻,连声赞叹。

    这件群峰竞秀阵图灵机充盈,仙气氤氲,一道道符文亮如星辰,高悬其上,绽放光明。一看就知道,绘制阵图所用的材料上佳,当初的阵法大师炼制也很用心,是一件难得的异宝。

    “如此宝贝,别说得罪一个内门弟子,就是碰上一般真传弟子,也在所不惜。”景幼南把阵图收到袖囊,双目沉沉。

    别的人会畏惧太一宗内门弟子的威势,但景幼南却并不在意。反正在此获取明石玉液后,就会出外寻找玉液灵池,争取筑基,只要半年后的大比可以脱颖而出,晋升真传,一个内门弟子何足道哉。

    至于傅秋霜背后的傅家,到时候只要小心谨慎,不出差错,他们想要平白找一个真传弟子的麻烦,可不容易。

    或许在别的玄门之中,世家大族权势颇大,可以肆意打压别的弟子,但太一门是玄门之首,规矩森严,就是世家势力再强大,也得遵循门规,不得肆意妄为。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半年门派大比能够晋升真传弟子的基础上。

    要是进不了前九名,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内门弟子,恐怕各种麻烦会接踵而至,弄不好身死道消。

    这就是修行,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步走错,万劫不复。

    “咦,这是,”突然之间,景幼南脸上露出错愕之色,大手一拍袖囊,一张灰蒙蒙的阵图飞了出来,漂浮在眼前。

    这张阵图无光暗淡,上面大块大块的缺口,只余下五座不起眼的山峰不断沉浮,若隐若现。比起刚刚拍到手中的千峰竞秀,这张阵图的卖相实在是差了百倍,放在路边都不一定有人捡。

    “有趣,真是有趣,”景幼南此时却是如获珍宝,用手一遍遍摩挲此破旧的阵图,目中光芒越来越盛,到最后,宛如大日升起,刺得在一旁服侍的红裙少女俏目流泪,几乎站不住脚。

    “哎呦,”

    红裙少女娇呼一声,跌坐在地上,云鬓散开,青丝如瀑,水汪汪的大眼睛浮起水气,看上去可怜而又委屈。

    “好了,你先出去吧。”

    景幼南大袖一展,一道轻柔的力量使出,把红裙少女送了出去,垂下珠帘。

    红裙少女握了握手中的几块晶石,又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吐了吐香舌,做了个可爱的鬼脸,轻提裙裾,袅袅而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