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4.第54章 江上遇袭 银钩侍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川汪然西来,清流淙淙,猿啼上下,应答不绝。

    两岸峰罅石壁如削成,木石阴翳,虬枝老藤,盘踞在垂石角岩之上,青翠成片。

    景幼南站在一三层楼船上,道冠法衣,江风鼓起长袖,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

    徐天朗和花若曦两人在半路上接到传信,需要去百花商会一趟,他婉拒了两人派人护送的要求,索性乘坐一艘楼船,顺云水回转。真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再有三五日,即可到达山门之地。

    “王姨,总算快到了。”一声清脆悦耳的女声从身后传来,景幼南转过身,就见数名贴身侍卫簇拥着一名宫裙束腰的秀美女子。

    她看上去十五六岁,头梳双螺髻,耳垂明月珰,肌肤如玉,皓腕处有玉缠丝,微微一抖动,笔直如剑,柔软如丝绦。

    “是的,小郡主,最慢两天就能到了。”王姨是个中年妇人,身材高挑,发髻高盘,风韵犹存。

    “咦,”一行人此时也看到了凭弦而立的景幼南,王姨先是一愣,俏脸上顿时浮现出浓浓的怒色,“这些下人是怎么做事的?不是吩咐过不许闲杂人等上船吗?冲撞了小郡主怎么办?”

    说完,王姨气冲冲地朝景幼南走去,想要过去理论。

    小郡主轻移莲步,拦住王姨,柔声道:“算了,王姨,云川浩荡无边,风大浪急,只有这种三层大海船才可以在江中安然无恙。只是大海船十天才一个来回,人家也许是有急事才上了船,耽误不得。反正这大海船空间足够大,就这样吧,都是出门在外,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小郡主就是心肠太好。”王姨嘟囔了一句,心里暗暗叹息,小郡主自小就知书达理,待人温和,王府上下没人不喜欢的,只是这样的好人如今却被逼得有家难回,实在让人感叹天道不公。

    “小郡主,就不知道是哪个王府之人了,”

    景幼南五感敏锐,一行人的话语字字入耳,听得一清二楚,心中微微有些纳闷。既然是郡主出行,怎么如此寒酸,难道是家族中最不受宠的?

    仙道早期,曾经有古老而又强大的王朝统御八荒六合,是天下正统,号称代天执掌,帝王是上天之子,号称圣皇,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后来,仙道崛起,个人伟力翻天倒海,长生不灭,原本王朝的统治根基开始崩溃,分裂成无数个小国。

    经过上千年的战争,背后宗门世家的争斗和妥协,渐渐地,有六个最为强大的古国脱颖而出,势力最强,分别是大周,大秦,大汉,大唐,大宋,大明。六大古国执掌天下,分封诸侯,统辖万民。

    现在,玄门世家已经认可了如此的格局,轻易不会改变。

    六大古国的皇族诸侯与玄门世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还有原来古老王朝的传承,数不清的散修接受朝廷的册封,充当供奉,虽然是六大古国再也恢复不了圣皇在朝万仙来拜的威严声势,但底层的修士数目之多,即使是玄门大宗也远远比不上。

    这样一来,皇族诸侯出行,通常排场很大,几百人或者上千人跟随的场景随处可见,这时候看到这个小郡主周围只有不到十个人,倒是有些惊讶。

    “嗯?”景幼南猛然抬起头,海天交际处,一艘乌黑的庞大海船跃出水平面,气势汹汹而来,乘风破浪,散发出不可一世的气息。

    “好明显的敌意,是冲着我们这艘船来的。”

    景幼南眸子闪了闪,对面乌黑海船的敌意毫不掩饰,肆无忌惮到极点。

    眨眼之间,海船来到近前,一声低沉的笑声传出,压下了江中的风起云涌,“我的好妹妹,你可是走的真快,让哥哥好找啊。”

    话音刚落,对面海船上走出一青年人,头戴日冕,祥云锦衣,脚蹬云靴,眸子似睁似闭,隐隐有紫芒溢出,贵不可言。

    青年人牢牢站在甲板上,挺立如松,周身与天地相合,气机凝聚成雨,显然已经铸造了自身的灵机,凝聚了仙骨,是实打实的筑基修为。

    “十殿下,你,你,你,”王姨一看到这个青年人出现,脸上没了血色,她一个箭步向前,把小郡主挡在身后。

    十殿下看都不看王姨一眼,目光投在小郡主身上,眸子闪烁着奇异的光芒,“鸾儿妹妹,跟十哥回去吧,你这样离开,让父王都很为难。”

    小郡主扬起俏脸,声音轻柔而又坚定,“十哥,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那个家伙的,他不是人。”十殿下沉吟了片刻,叹口气道,“妹妹,唐昊以前的那种行为是修炼功法所致,现在他筑基成功,已经不再那样做了。”

    “我不信。”小郡主很倔强,鼓着大眼睛,一脸的不屈服。

    “妹妹,你这是让十哥动手啊,”十殿下的脸色沉了下来,高声吩咐道,“你们把小郡主小心请回来,其他蛊惑小郡主离家出走的人全杀了。”

    “是,殿下,”十名黑衣侍卫幽灵般出现,一跃而起,手中的银钩法器发出道道寒光,凝聚成一头十丈的银龙,张牙舞爪,凶焰滔天。

    “是王府中的银钩侍卫,”王姨发出一声惊叫,银钩侍卫是王府中的精锐,最低是养气境界的修为,身经百战,手中沾满血腥,是名副其实的刽子手。

    据说,银钩侍卫之间有一种玄妙的配合,十名联合起来,曾经击杀过筑基修士。

    想到银钩侍卫的可怕处,王姨体内真气汹涌,顶门上生出一株高有一丈的晶莹玉树,郁郁葱葱,枝叶晃动之间,一段段玄妙的韵律传出,犹如天籁。

    “好一个道术通灵玉树,可惜,还差得远。”为首的银钩侍卫发出一声长笑,手中的银钩再次扬起,空中的十丈银龙仰天发出一声咆哮,一道肉眼可见的声波发出,虚空中生出阵阵的涟漪。

    “啊,”

    “啊,我的头,”“疼死了,”小郡主身旁的几个侍卫个个跌倒在地上,疼的直打滚,龙吟入耳,如同头上戴了紧箍咒一样,简直求死不能。

    “天龙吟唱,”

    小郡主俏脸发白,头顶上升起一颗火红色的圆珠,条条火线垂下,护住周身。她虽然有着养气境界的修为,但从小在王府中长大,从来没有跟别人斗过法,碰到这群杀人不眨眼的侍卫,吓得几乎不会动作。

    “小郡主,你快走,”

    王姨发髻散开,天门之上的玉树晃动,枝叶晶莹,上面显现出耀眼的符文,丝丝缕缕的青气冒出,化为青天光幕,挡住银龙。

    她明白,以她开脉境界的修为,恐怕挡不住十个如狼似虎的银钩侍卫,现在唯有拼死一搏,拖住众人,让小郡主逃走。

    “王姨,”

    小郡主顶着火红珠子,步步后退,泪珠子噗噗地往下掉,她自小娇生惯养,这样的场面第一次遇到,难免慌张失措。

    “哈哈,死吧,”

    银钩侍卫们哈哈狂笑,真气涌入到手中的法器,十丈的银龙再次膨胀,张开血盆大口,几乎要笼罩整个楼船。

    “啊,”

    突然之间,一名银钩侍卫惨叫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脚底下升起一朵火红的莲花,熊熊的火焰燃烧,灭之不绝。

    “啊,”又一个银钩侍卫拼命地拍打身上的火焰,可是火焰越来越旺,根本扑灭不了。

    眨眼之间,一半的银钩侍卫被火焰吞噬,化为了灰烬。

    “哼,自己找死,”

    景幼南从角落中走出,头顶上赤火真气凝聚成朝霞,目光扫过余下的五名银钩侍卫,没有半点温度。

    原本两伙人动手,他是打算置身其外的,反正两伙人都不认识,谁胜谁败,与他没关系。但这银钩侍卫现在居然要毁船,并对自己出手,他们就死有余辜了。

    “杀我们兄弟,死,”

    剩下的五个银钩侍卫眼睛都红了,他们十个兄弟在一起五六年,出生入死,比亲兄弟还亲。

    现在兄弟们惨死,他们个个疯狂了,体内的真气不要命般地打入法器中,银钩光芒大盛,道道寒光崩现,血气冲天。

    “嘿,”

    景幼南身形不动,用手一指,头顶上的赤焰神箭飞出,拖曳着点点火光,一闪之下来到五人跟前。

    五声轻响,剩下的五名银钩侍卫头颅上多了一个小小的箭孔,尸体栽倒在地。

    景幼南用手一招,赤焰神箭回到天门之上,沉入朝霞中,吞吐火光。

    十名银钩侍卫,最低的养气境界,也有开脉境界,可是在道术赤焰神箭之下,却如同砍瓜切菜一样,不堪一击。

    这就是上乘功法道术的强大之处,修炼有成之后,同阶之中,几乎是横扫之势。

    “啊,”

    本来还以为自己在劫难逃的小郡主看到这一幕,发出一声不敢相信的惊叫,她万万没有想到,与自己乘坐一艘楼船的少年人,看上去年纪不大,但手段却如此凌厉,霸道,秋风扫落叶一般把十个银钩侍卫清除。

    “这个,”王姨目瞪口呆,心里忍不住后怕不已,她想到刚刚自己还准备找这个人的麻烦,幸亏让小郡主阻止了。不然的话,恐怕等不到银钩侍卫前来,自己的一伙人就会被这个杀星干掉。

    十殿下脸色阴沉的几乎滴出水来,咬牙切齿道,“道友,平白无故杀害我们洪王府的银钩侍卫,真是好大的胆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