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5.第45章 阵困贼子 玉果丹芝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峡谷上空,一道血光弥漫开来,染红半边天。

    许仲驾驭血光,心中却是恨恨不已,要不是自身受伤太重,精元不足,哪里会让几个小辈逼迫的狼狈离开?

    虎落平阳被犬欺,今日之辱,他日必定加倍报复。

    许仲咬牙切齿,眨眼之间就来到峡谷口处。

    突然之间,峡谷口响起阵阵玄音,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同时升起一杆十丈大旗,道道天河水幕笼罩下来,整个人仿佛置身于汪洋大海,寸步难行。

    “是阵法,”许仲脸色很难看,阵法之道,是借助山石草木,灵脉川泽,将天地威能缩于方寸之间,是真正的以小博大,自己不懂阵法,可是麻烦。

    要是全盛时候,还可以依仗法宝之力,来个蛮力破阵,现在本身实力发挥不出十之一二,真是没有办法了。

    “师姐,大阵困住魔道贼子了。”虚空之上,詹台静看到许仲在下面急的团团转,俏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她布置的这个大阵,是一个困阵,不懂其中玄妙,整个人在大阵就是无头苍蝇。

    “既然如此,静儿师妹你留下来主持大阵,宣北师弟,景师弟,你们两人随我进阵,诛杀此贼子。”

    罗茜一挥水袖,当先进入大阵,暗暗地却是心疼不已。她万万没有想到,许仲这个从苟君博手中逃脱的魔道贼子,手中居然有如此厉害的法宝,让她白白用掉了一道符箓。

    要知道,她手中的那道符箓是好不容易从府内真传师兄手中求到的,是当之无愧的杀手锏,这样用掉后,将来碰到危险就麻烦了。

    大阵中,许仲化成一尊血魄,来回冲撞,快如闪电。三人都是小心翼翼,不敢让血魄靠近。血魔宗修士修炼出的血魄,最是喜欢吞噬玄门修士的精血,而玄门修士重在炼气养元,肉身乃是载道的根本,要是受了重伤,真得哭死了。

    “魔道修士,功法诡异啊。”

    景幼南放出飞剑碧落秋蝉,六道剑芒环在周身,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不同于玄门修士,魔道弟子侧重于吞噬精血,滋养神魂,非常善于借助阴煞之气,黄泉之气,尸鬼之气等等,变幻莫测。

    与魔门弟子斗法,一定要注意其道法之险,之奇,之诡异,凝神戒备,稳中求胜。许仲暴跳如雷,俊美的脸庞上露出愤恨,怨毒之色,他心里明白,自己被困在阵法当中,血海心经中的道法的威能明显打了折扣,自己简直就成了笼中困兽,再拖下去,就是垂死挣扎了。

    “那我跟你们拼了,”

    许仲双目充血,大吼一声,能在年轻轻轻就晋升筑基境界,还纵横往来击杀了不少玄门修士,心志是坚定如铁,眼见没了退路,狠狠心把自己的左臂撕了下来,不顾鲜血淋漓,直接交给血煞飞刀吞噬。

    筑基修士的左臂,即使是魔门修士,蕴含的精气也是大的吓人。

    血煞飞刀当空旋转,发出呜呜地兴奋长吟,魔音灌耳,勾人魂魄。整个飞刀涨大到三十丈大小,一道经天纬地的血色刀光闪电般劈出,任凭眼前海浪滔天,也抵挡不住。

    刀光之后,隐隐可以看到,峡谷上空昏暗的虚空。

    “你们等着,”许仲回过头来慢慢地扫了在场众人一眼,然后架起血色遁光,朝着大阵缺口飞去。

    “啊,这个魔道贼子要跑,”詹台静花容变色,拼命地挥动阵旗,可是血煞飞刀的这一刀光超过想象,大阵一时根本恢复不了。

    “不好,”

    罗茜和宣北脸上也变了颜色,身子微微颤抖,双方已经结下了生死血仇,要是让许仲逃出生天,凭借他筑基境界的修为,四人以后在外面一定会提心吊胆,稍有不慎就会有血光之灾。

    不过,两人要想拦住许仲也是痴心妄想,许仲毕竟是筑基修士,加上这一次拼命逃走,遁光之快,让他们措手不及。

    眼见许仲就要穿过大阵上空的窟窿逃离,一个玉尺突然出现在他头顶之上,道道青光垂下,化为了朵朵青莲盛开,玄音响起,祥云缭绕。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玉尺一下砸在许仲的后背上,一股莫名的玄妙之气直入他的肉身,势不可挡。

    还没等许仲反应过来,东华慈光星辰尺再次一转,重重地击中了他的头颅,来了个桃花朵朵开。

    “噗通,”

    许仲的尸体掉在地上,一动不动。

    东华慈光星辰尺本身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对妖物和魔物克制极大,原本相当于第二条生命的血魄根本没有机会逃逸,就被玉尺吞噬掉,许仲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呼,”景幼南吐出一口浊气,收回玉尺,脸色有些苍白。

    幸亏灵器拥有灵性,可以用心神催动,才能险之又险地截在许仲前面,出其不意地给了他致命一击。可是以他养气圆满境界的修为,全力驱使灵器,真是感到非常吃力。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转折,罗茜三人目瞪口呆,久久无语。

    好半天,罗茜才回过神来,用一种捉摸不定的语气道:“景师弟真是深藏不露,好一个致命一击。”

    虽然玉尺的出现只有一瞬,但那纯粹的玉光,清亮的玄音,漫天盛开的青莲花,无疑让在场几人知道,这件玉尺的品质至少是一件灵器,威力之强丝毫不亚于许仲的血煞飞刀。

    许仲可是货真价实的筑基修士,是血魔宗的真传弟子,景幼南不过是养气圆满境界,太一门的外门弟子,两人如此大的地位差距,却拥有同一级别的法宝,无疑,景幼南在三人的眼中变得神秘起来。

    景幼南仿佛没有看到三人脸上的惊讶一样,微微笑了笑,道:“许仲已经是强弩之末,我碰巧罢了。”见到景幼南不想多说,罗茜识趣地没有多问,她一拍腰囊,手中多了一株巴掌大小的灵芝,通体赤红,纹路清晰,上面结了一个玉色的果子,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詹台静也走过来,取出一本薄薄的册子,封面上写着开脉两个字。

    “多谢。”

    景幼南接过赤红灵芝和册子,目中露出惊喜之色。

    丹芝玉果,一种少见的灵物,修士在吸入地煞之气开脉之时,可以用来中和地煞之气的暴烈,保护经脉。尤其是景幼南需要使用上品地煞开脉,丹芝玉果必不可少。至于小册子上记载的内容,是关于开脉的一些窍门和注解,对将来开脉大有帮助。

    正是有这两样宝贝,他才愿意跟三人联手,对付一名筑基境界的修士。

    这个时候,罗茜走过来,手中握着一个绣有血色莲花的袖囊,道:“景师弟,此次多亏有你相助,才击杀了许仲这个罪大恶极的魔头,你先选一件吧。”景幼南点点头,接过袖囊,四人在行动前就已经商量好了,击杀了许仲后,胜利品每人先挑一件,剩下的四人平分。

    血魔宗是魔道六宗之一,势力之强,不下于玄门大宗,许仲作为血魔宗真传弟子,个人的积蓄是相当惊人的,法宝,丹药,道书,各种天材地宝,应有尽有。比如《血海真经》,比如血灵丹,比如血髓钻等等,放在外面都是千金难买,能让人抢破头。

    沉吟了一会,景幼南还是选择了血煞飞刀,把袖囊送了回去。

    罗茜三人没有多说什么,用最快的速度各自挑了一件物品后,然后把袖囊中剩下的物品分成了四份,一人取了一份。

    “师弟还有事情,后会有期。”收好物品,景幼南跟金阙真府三人打了个招呼,驱使飞行法器离开。

    罗茜目送景幼南的背影消失在天边,沉默了许久后,感叹道:“太一宗不愧是玄门第一,一个外门弟子也是如此的出色。”

    宣北把玩着手中的血髓钻,声音有些疑惑:“为什么他会选择那件魔道法宝?在我看来,它是比不上血髓钻的。”

    众所周知,魔道的法宝与玄门法宝是不同的,其中蕴含种种负面杂念,普通的玄门修士根本没有办法驱使魔道的法宝,弄不好会引起反噬。很多时候,玄门修士得到魔道的法宝,并没有多大的作用,只是当作一份炼器的材料。

    当然,也可以把魔道法宝提交给宗门换取奖励,或者是请家族中的长辈出手,化去魔性,重新祭练成玄门法宝。不过,这样做,不仅是麻烦,最后得到的好处不一定比得上血髓钻。

    血髓钻可是血海深处出产的一种非常珍贵的天材地宝,无论是炼器还是炼丹,都用得上。如果遇到有人急需,换取一件灵器也不是不可能。罗茜螓首低垂,美目中也是不解:“或许我们认识的这个景师弟有自己的打算呢。”

    詹台静才不管两人的疑惑,她拍着小手,高兴地围着许仲的尸身在转圈,“嘻嘻,我们这一次是击杀了血魔宗真传弟子呢,回去以后,我是选丹药呢,选道书呢,还是选法宝呢,”

    听到詹台静兴奋的笑声,罗茜和宣北对视一眼,脸上终于露出开心的笑容。金阙真宗有长老们下达的关于许仲的悬赏,完成后,可以去功德殿挑选奖励,据说,是非常的丰厚的。

    除此之外,只要三人击杀许仲的消息散布出去,他们的声名就起来了,在内门中的地位会大大提高,对将来的发展很有好处。

    不如此的话,光是一个替天行道,如何能让三人冒着如此危险追杀一名魔道的真传弟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