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4.第44章 剑盘之威 血煞飞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峡谷上空,阴风肆虐,浊浪排空,有一股子血腥气。

    詹台静厌恶地皱了皱小鼻子,开口道:“魔宗贼子最会装神弄鬼,看我赶他出来。”

    说完,从腰囊中取出一枚圆圆的珠子,当空一抛,双手掐诀,用真气引动。

    刹那之间,珠子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的符文,一道道火线生出,笔直地射向峡谷深处。

    红芒耀天,一片火海。

    罗茜背负双手,脚踩云雾,柳眉微微上挑,显得很高兴:“有詹台师妹的赤焰珠,许仲这个魔门贼子无处可藏。”

    赤焰珠乃是金丹级别的宗师采集岩浆最深处的阳火祭练而成的,虽然只能够使用一次,但威力颇大,用在此处,更是惊人。

    果不其然,时间不大,就听峡谷深处传来一声尖锐的啸声,如泣如诉,勾魂摄魄,“哪里来的小辈,送上门来受死。”

    话音刚落,虚空中白骨莲花盛开,走出一名长身玉立的青年,头上戴着紫金冠,身着麒麟王袍,腰间系一条血色丝带,一双深不见底的瞳孔里,无尽的血丝弥漫,阴森恐怖。

    来人正是血魔宗弟子,许仲。

    “几个开脉养气境界的弟子,本大爷就送你们上西天。”许仲阴阴一笑,修长如玉的手掌伸出,五指虚抓,五道血气横空,遮天蔽日。

    “阴煞黑血,人之怨念。极道怨念剑气。”

    许仲声音冷冰冰的,透着一股残忍的气息。

    作为魔宗之人,他向来骄横,杀人无算,恣意妄为,毫不顾忌。

    五道剑气在空中化为了五柄一丈长的血红色长剑,无边的冤魂在长剑上大声吼叫着,一个个痛苦,无奈,愤怒,仇恨的脸庞在剑上不断闪现,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人在惨死前,怨念是相当强大的。

    极道怨念剑气便是采集人惨死之前的怨念,用种种秘术凝练而成。怨念越强大,剑气的威力便越强。修炼到高深处,五道剑气飞出,怨念铺天盖地,能够将整个大郡都化为冤死人的世界。

    罗茜俏脸冰冷,美眸中射出摄人的寒光,魔门之人最爱残杀生灵,祭炼法器和道诀。

    极道怨念剑气这门道诀威力强大,但是收集怨念非常的不容易。现在许仲一出手,五道剑气便引起虚空鬼叫,没有上万的冤魂力量,是绝对不可能的。

    轻吸一口气,罗茜用手一指,头顶上盘旋的剑盘陡然间光芒大盛,金灿灿如同一****日升起,足足数十道剑气飞出,编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剑网,金丝缠玉剑阵。

    这就是剑盘之威,转瞬之间可以布下剑阵,困敌杀敌只在一念之间。

    “可恶,是剑盘,”许仲骂了一声,脚下血光连闪,躲出去几丈远。

    他曾经与一名拥有剑盘的筑基修士交过手,知道一旦被剑盘困住,下面就是连绵不断的剑气攻击,非常难缠。不过,相比起飞剑斩杀的灵活快速,剑盘剑气太多,难以操控,故而反应也是慢了几分。

    借助自己的遁法躲开了剑阵的笼罩,许仲冷冷一笑,一拍顶门,一尊与他容貌有九分相似的血魄走了出来,直接化为一道血光,扑向罗茜。

    魔门的道书功法,向来诡异莫测,或许在修行之路上比不得玄门根基扎实,平和冲谦,直指大道,但用来斗法则是难以对付,让人防不胜防。

    许仲修炼的《血魔真经》在筑基境界就可以修炼出三尊血魄,来去无踪,虚实转化,吞噬精血,是一等一的大杀器。虽然在太宵七真宗真传弟子苟君博手中吃了亏,损失了两尊血魄,但这唯一剩下的一个也是最强大的一个。

    “好一个血魄,”罗茜只看到眼前血光弥漫,顾不得收回阵盘,水袖一甩,一只巴掌大小的香炉飞出,垂下道道云烟,护住周身。

    如雨打芭蕉,血魄攻击的密集,刺得周围几人的耳膜都隐隐作痛。

    “魔道贼子,休要猖狂,”宣北大喝一声,从袖囊中取出一对阴阳环,一阴一阳,打向许仲的后背,有风雷之音。

    “天阳渔鼓,”詹台静眼睛睁的大大的,手中握着一个渔鼓模样的奇特法宝,银光闪闪,灵性十足。渔鼓一动,一阵阵低沉的鼓音响起,狂风暴雨般袭来。

    “剑气生芒。”三人中景幼南出手最为隐蔽,碧落秋蝉当空化出六道锐利的剑芒,成品字形,前后左右,都不放过。

    “不知死活的小辈,”

    许仲好不容易躲过了三人的夹击,俊美的脸庞苍白无比,到底是伤势未愈,这连番动用道法,明显感到吃力。

    咬了咬牙,许仲深吸一口气,双手变得乌黑无比,一个个黑色符文跳动起来,凝聚成一篇灭绝经文。

    泯灭人性,灭绝生机。

    经文鸣响在半空当中,直入灵魂深处。

    灭绝手,一门纯粹的杀戮道法。

    这一道法一施展,苍穹失色,只剩下一个遮天蔽日的大手,灭绝一切,不留半点的生机。

    见到如此威势,詹台静俏脸失色,匆忙地从腰囊中取出一枚符牌,当空一摇,一个硕大无比的玄龟的虚影出现在三人的头顶之上,龟甲上显现出山川河泽,花草鱼虫,风雨雷电等等的符文,无数光华流转,豪光崩现,抵挡灭绝之意。

    固若金汤,牢不可破。

    詹台静的这件法宝是一件灵器,还是纯粹的防御灵器,这一施展,威能相当惊人。

    “看来是几个难缠的角色,如此看来,必须要速战速决了。”略一沉思,许仲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轻轻一划,一道血箭从手指射出,洒在空中飞舞的黑色经文之上。

    黑色符文剧烈抖动着,眨眼之间,这些符文化为一枚枚诡异的眼球虚影,魔光大盛,闪烁着凶光。

    “灭绝之光。”

    许仲用手一指,百枚眼球齐齐喷出一道道黑色的光线,射向罗茜。

    “不好,”眼球虚影一出现,罗茜就感到一股毛骨悚然,仿佛被什么巨兽盯上了一样。此时见到道道黑光打来,她娇斥一声,体内的真气疯狂运转,脚下的云雾猛地炸开,把她的身子斜斜推出两丈远。

    道诀,崩云。

    顾不得玉足和小腿的经脉传来的一股股撕裂的疼痛,罗茜回头观望,倒吸一口冷气。原本她立足的地方一个个刺目惊心的小洞清晰可见,可以想象,如果不是躲得快,恐怕肉身都要被打成麻子了。

    “哼,看你哪里跑,”许仲冷哼一声,步步逼近,先命血魄上去缠住罗茜,右手一伸,从袖囊中取出一把飞刀,当空祭出。

    呜呜呜,

    飞刀一出,虚空响起阵阵鬼哭,一道充斥整个峡谷的血光猛然间劈下,无穷无尽的血腥气弥漫开来,闻一闻,就让人作呕。

    毫无疑问,此飞刀是一件纯粹的杀伐灵器,品质尚在詹台静的符牌灵器之上,杀性之强,无与伦比。

    很明显,许仲早看出四人中罗茜修为最高,手握剑盘,威胁最大,此番他动用血魄和灵器,是想擒贼擒王,一举击破四人的最强之处,其他三人就成了刀俎下的鱼肉。

    “啧啧,这次来的两个小娘皮倒是挺水灵,等会捉住之后,一定要好好淫乐一番。”

    许仲对自己信心十足,已经开始盘算等会如何玩弄送上门的两个美人。

    要知道,他手中的血煞飞刀可不是一般的灵器,它原本是一件玄器,灵识受过重伤,才跌落到灵器。这多年来,一直用最为精纯的精血元气滋养,动不动用上万人来血祭,血煞飞刀的灵性一日日壮大,虽然还远远没有恢复到玄器级别,但比一般的灵器强太多。

    也是凭借这件灵器飞刀,他才从七真宗真传弟子手中脱身出来,到了这地下世界养伤。

    “好厉害的飞刀,”

    景幼南站在远处,看到那道极天弥地的血光,森森然的刀气无可阻挡,不由得暗暗心惊。他手中的东华慈光星辰尺品质至少在灵器之上,但在他手中,肯定发挥不出如许仲手里飞刀的威能。

    比起筑基修士来,养气圆满还是差的太多。

    “师姐,”

    詹台静急的差点哭了出来,这样凌厉的刀光下,自己的师姐肯定凶多吉少。

    宣北也失去了冷静从容,握紧拳头,牙齿咬的咯咯响。

    生死一线之间,忽然一道绿光冲天而起,一簇簇修竹郁郁葱葱,风一吹,沙沙作响。

    茂林修竹,清风拂面。

    肆虐的刀芒斩在绿光上,数不尽的修竹枯萎,但有更多的修竹拔地而起,节节升高,枝叶轻摆,分散一道道刀气。

    从上空看,绿光盈天,修竹仿佛无穷无尽,斩之不绝,春风吹又生。

    “是虚无元气竹,”

    詹台静看着漫天的青光,惊讶出声。

    虚无元气竹是金阙真府赫赫有名的一门神通,修炼到高深的境界,万物化竹,一息尚存,生生不绝,乃是一等一的防御之法。

    罗茜只是开脉境界,体内没有法力,自然无法修行如此神通,多半是府内金丹境界的弟子将这门神通封印在符箓之中,方有如此威势。

    宣北也放下了担心,面上却有一丝落寞。他对罗茜这名同门师姐早生爱慕之心,只是听说她已经答应府内的掌门亲传弟子吴光,委身为侍妾,今日见到此虚无元气竹,传言之事应该是千真万确了。

    许仲收回血煞飞刀,目光阴冷的扫了四人一眼,架起遁光,朝着峡谷出口飞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