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9.第39章 纯阳只在杀伐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承渊大泽在仙人城东南隅,三河入口处,大泽中礁石林立,岛屿密布,自成天然禁制险地,终年雾气弥漫,不见天光。

    景幼南脚踏扁舟,长袖飘飘,在苍茫水域中乘风而行,眼前碧波荡漾,金鳞跃水,龙虾嬉戏。放眼远处,水天一线,碧空如濯,群峰竞秀,复嶂插天。

    忽然之间,一片大雾仿佛从天而降,不仅把扁舟裹了进去,便连水面上也是烟云大起,仿佛披了一层轻纱,远处景象模糊不清,若隐若现。

    “找死,”

    景幼南双目一凝,口中吐出碧落秋蝉,飞剑轻轻一颤,薄若蝉翼的剑身飞出六道白光,如寒风拂面,铮然有声。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又尖又细,不似人声,刺人耳膜。隐隐之间可以看到,一个人身鱼尾的赤红妖物乘风破浪,要逃之夭夭。

    “来了就不要走了啊。”

    景幼南洒然一笑,打出法诀,碧落秋蝉突兀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人头鱼尾的妖物头顶,丝毫不顾妖物眼中的惊骇,一剑斩下头颅,干净利索。

    还没等妖物脖颈处流血,巴掌大小的东华慈光星辰尺迎风而涨,一股强大的吸力传出,把整个妖物的尸体和头颅统统吞下。玉尺在虚空中滴溜溜转动,有玄音透出,清亮如水。

    玉尺倒悬而立,吐出三尺青光,丝丝缕缕的精气垂下,如云雾,如甘霖。

    景幼南深吸一口气,精气自顶门下到丹田,黑水真气席卷而上,刹那之间,精气被一扫而空,丹田中的黑水真气又浓郁了几分。

    从妖物出水,景幼南飞剑斩妖,东华慈光星辰尺炼化妖物精血,滋养真气,只在几个呼吸之间完成,从容不迫,张弛有度,显然是这样的场景不是第一次遇到,早已经熟悉。

    景幼南收回慈光星辰尺和碧落秋蝉,看到丹田内黑水真气氤氲一片,暗暗点点头。自从在飞来城下拜别言筠晴三人,独自在承渊大泽中修炼,已经将近一个月。

    期间,斩杀妖物,采集灵药,飞剑驱使日益精湛,丹田内的黑水真气已经浓郁不少,几乎可以与赤火真气比拟。按照这个速度下去,恐怕再有两三个月就可以把体内所有的元力化为真气,晋升到养气境界圆满。

    《大阴阳混洞宝生经》不愧是被称为在杀伐之间显纯阳,这一个月的承渊大泽中日日争斗,修行速度比起在洞府中打坐吐纳称得上是一日千里。

    沉思之际,扁舟又行十余里,一峰突而面西,横绝水中。乱石丛立,中开一门,仅仅可容一舟通过,没有其他的道路。

    舟从门坠,高下丈余,余势不止,曲折而下。

    少顷,水路渐宽,阴霾尽舒,旭日耀芒,豁然开朗。

    舟行水上,就见沙洲星罗棋布,或大或小,海鸥栖息,茂树丛生,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天地灵气冲刷而下,远近可闻。

    “天地造化钟秀,难怪大泽中异兽灵禽繁衍,”

    景幼南背负双手,眯起眼睛,此地的天地灵气充足,几乎不再他居住的鹿鼎院之下,实在是少见。要是在外界,非得让普通修士们抢破头。

    不少修士进入承渊大泽,看来不止是想捕杀灵兽异种,也是希望找到一处灵地修行。只是这样的灵地可遇不可求,福缘不足,恐怕难以见到。

    “呱,”

    景幼南长袖中探出一只金蟾,拳头大小,生有三足,身上方形圆孔铜钱,此时一个个亮起,明晃晃的。

    “咦,看来今天机缘不浅。”

    景幼南目光一亮,嘴角露出微笑,寻宝金蟾分属异兽,性情温和,不善争斗,但天生一种灵觉,对灵机最为敏感,用来寻宝,最是恰好不过。

    看金蟾如此动静,想来附近会有所收获。

    认清方向,景幼南收起金蟾,舍舟登陆,上了石崖,附近是丛草茂树,石色青碧,森森然有芙蓉出水之姿。

    山崖下有小溪自北而来,两岸叠岩怪峰,雕镂百态。北折里许,隐隐然有千百石阶,云雾缭绕,有宝光透出,直冲云霄。

    顺着石阶,上了高台,只见一块火红玉石,脑袋大小,吞吐灵机,灿烂若霞。玉石中央烟云氤氲,隐隐凝成种种赤色符文,火焰升腾。

    “居然是赤书云石,”景幼南一看大惊,随即大喜过望。

    赤书云石,大有名气的天材地宝,据说沾染了凤凰或者朱雀的精血,天生为火中精粹,对修行火行功法有不可思议之作用。这样的宝贝,可遇而不可求,是真正的奇珍宝贝。有了它,不说别的,自己体内的赤火真气很快就可以圆满。

    这个时候,尖锐的啸声突兀地从上空传来,景幼南收起云石,抬起头,就见一道黑光破开云气,显出一黑裙女子。

    云鬓蓬松,斜插一支五凤朝阳挂珠钗,精致长裙上绣着青叶红花,氤氲霞光。

    黑裙女子收起飞行法器,来到景幼南身前,开口道:“交出赤书云石。”声音虽然婉转好听但出奇的冷漠生硬,居高临下。

    景幼南收好袖囊,上下打量了两眼,回敬了两个字:“白痴。”

    “你这个野小子说什么?”黑裙女子长得妩媚动人,性情却很火爆,直接从腰间摘下一个粉红色的铃铛法器,当空祭出。

    铃铛滴溜溜一转,上面符文依次亮起,肉眼可见的声波如水中涟漪般荡漾开来,震动四方。

    摄魂铃,一种诡异的法器,铃音之下,趁人不备,可以摄取人的魂魄,令人防不胜防。少妇对自己的摄魂铃铛是非常自信的,凭借这件法宝她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她仿佛看到了眼前的少年也和以前自己击杀的人一样,成了行尸走肉,混混沌沌。

    可是,黑裙女子万万没有想到,等来的不是对面少年的哀嚎,而是一道雪白的剑影突兀出现在自己的头顶上,凌厉的剑芒锐不可当。

    “啊,”黑裙女子发出一声惊叫,杀机如此地清晰,迫在眉睫,她根本没时间祭出法器,只能够凭借本能身子横着闪了过去。

    险而又险,剑光擦肩而过。

    还没等黑裙女子来得及庆幸,雪白的剑影再次出现,寒光刺目,杀向她的脖颈,狠辣而又果决,有一种必杀的信念。

    杀气及身,整个人如坠冰窖,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的热气。

    没有退路,黑裙女子发出一声怨毒的诅咒,她张口喷出一道精血,当空化成了一张青色罗网,上面符文闪烁,生满倒刺。

    趁着青色罗网挡住飞剑的刹那,黑裙女子催动遁法,一跃而起,向着山下跑去。

    “哼”

    景幼南祭起飞剑,紧紧跟了下去,死追不舍。

    黑裙女子的实力相当不弱,起码是养气境界圆满的修为,手中的法器威能也厉害,要不是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恐怕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

    这样的对手留着,可是让人寝食不安,趁她病,要她命才是王道。

    想到这,景幼南目露寒光,杀机盈胸,温养的真气催动飞剑,速度提升到最快。

    “该死,”

    黑裙女子驱使飞行法器,不经意间回头看到了追的越来越近的身影,贝齿咬住红唇,又是气恼又是恐惧。

    气恼的是,自己怎么会大意,上来就吃了大亏,恐惧的是,对方明明没有不是养气境界圆满,但真气雄浑,御空飞行很快。自己精血损耗严重,再这样跑下去,恐怕没有被追上,自己就会吐血而亡了。

    咬了咬牙,黑裙女子化为一道黑光,一头扎进一处水中小岛里,不见了踪影。

    景幼南收起飞剑,轻飘飘地落在岛上,抬眼观看,就见一带溪水穿岛而过,宛若缠在腰间的翡翠玉带,雾气深重,烟云朦胧。

    “哼,看你能躲到哪里去,”略一沉吟,景幼南从袖囊中取出一道符箓,当空点燃,一只蝙蝠模样的异兽虚影凭空出现,拍拍翅膀,朝着小岛深处飞去。

    景幼南跟在后面,不疾不徐。

    “可恶的小贼,等周师兄来了,非得把你抽筋扒皮不可。”

    岛中深处,黑裙女子靠在一块山石上,咬牙切齿,恨意滔天。

    此时,她看上去非常狼狈,精致的黑裙只剩下了半截,上面依稀可以看到几处红痕,触目惊心,原本娇艳的红唇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美目无神。

    说起来,她也是大宗弟子,这次来承渊大泽是为了寻找一处阴煞之地,运气开脉,晋升内门弟子。可是,万万没想到想到,因为自己的得意忘形,现在连性命都岌岌可危了。

    正在自怨自艾的黑裙女子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密林口处,一名锦衣少年正阴冷的盯着她。

    “嘿嘿,想不到我今天运气这么好,经过真气汲取后,我的伤势应该大有好转。”

    锦衣少年面如美玉,身材修长,十足十的美男子,只是额头上生出的丑陋的独角,乌光闪烁,破坏了整个美感。

    锦衣人想了想,念头转动,转瞬就有了主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