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8.第38章 飞来城外 承渊大泽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沧浪河自西而来,浩浩荡荡,直入东海,碧波万顷。

    巫山峡则在沧浪河最窄处,当山中断,两岸双阙,连山刺天,峨然云举。水流急湍而下,悬挂千丈,云气蒸腾,洪潮浪涌,万马奔腾。

    峡口高居一座千丈坚城,白玉赤金,琉璃铺地,霞光烟彩,仙音叠绕。城池名为飞来城,据传是大能修士渡江东来,以大法力,十日而建城。故此,飞来城又被称为十日城,仙人城。

    千年来,飞来城北瞰忘川,南望承渊大泽,来往修士前来捕杀妖兽,交换买卖,日渐繁华。

    景幼南四人下了飞舟,站在巨城下,只见空中满是五颜六色的遁光,不知道多少修士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这就是飞来城啊,”

    景幼南仰起头,喃喃自语。

    《诸天世界观》中提到,飞来城临近承渊大泽,泽中灵气如泉,妖兽异种,海怪灵鱼,数不胜数。大宗门人,世家子弟,散修野客,前来大泽捕杀妖兽,络绎不绝。故此,飞来城简直是一个妖兽之城,妖兽的血肉,皮毛,幼崽,内丹,应有尽有。当然,需要海量的晶石。

    “我们还是不进城了,直接去承渊大泽。”

    言筠晴看到天色渐暗,秀眉皱了皱,承渊大泽大泽妖兽遍布,危险重重,夜晚进入的话,灵潮爆发,稍有不慎,就有性命之忧。

    四人正要举步离开,景幼南忽然有所察觉般,抬首瞧了眼远处,只见有一团碧云自西而来,一男一女显出身来。男子高大挺拔,锦衣玉带,双手修长有力,金灿灿的。女子则是双十年华,娇小可爱,狭长的美眸秋波荡漾,光华萦绕。

    二人脚踩法器,徐徐而行,迎面看到四人,先是一愣,随即锦衣男子哈哈大笑,声音传出去老远,“我的好晴儿,我们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看到来人,言筠晴俏脸转寒,声音冷冰冰:“玉子宏。”

    少女则是上下打量言筠晴,拉着王子宏的胳膊,用又嗲又嫩的声音撒娇道:“嘻嘻,子宏哥,这就是让你念念不忘的人哪,看着也不怎么样嘛?”

    “哈哈,你们春兰秋菊,以后要和睦相处。”

    玉子宏放肆地大笑,神态得意。

    “不要脸,让开,”

    看到两人在大庭广众下的丑态,言筠晴一脸厌恶,这个流氓满口污言秽语,纠缠不休,真是没有半点名门大族子弟的风采。

    “哎呀,你们俩倒是很配,可惜你俩长得太磕碜,看着恶心啊。”

    景幼南突然插了一句,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上下打量,啧啧称奇。

    “你找死,”

    玉子宏身子猛地僵住,脸色铁青,从牙齿缝里咬出一个个字,冲天的杀气挡也挡不住。这个小子说话实在是太毒了,简直比往自己脸上抽一鞭子还狠。

    “对我喊打喊杀干嘛,你们长得寒碜得找你们家人算账啊,我又不是你们老子,生不出这么丑的儿子。”

    景幼南阴阳怪气,油腔滑调的作怪模样,把言筠晴三人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飞了。

    “你,”

    玉子宏被气的一佛出世,二佛涅槃,脑门子上的青筋绷起多高,拳头攥地咯咯响。要不是在飞来城附近不允许动手,他非得祭出飞剑,把眼前这个牙尖嘴利的可恶小子碎尸万段。

    看到城边不少修士往这里张望,指指点点,玉子宏怨毒地瞪了景幼南一眼,强压心中的怒火,催动法器碧云离开。

    言筠晴看着碧云消失在天边,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下,开口道:“天色太晚了,我们去飞来城住一天再动身吧。”

    上官曦儿和谢秀秀自然是对自己的师姐言听计从,景幼南目光只是闪了闪,也点头同意。

    进了城,四人找到一处玄庐,安顿下来。

    玄庐,如同世俗的客栈一样,是用来接待来往修士的。

    四人找的玄庐在飞来城中算是中等的,整个玄庐建立在一个水行灵脉之上,溪水潺潺,流泉飞瀑,时而可以看到金鳞浮水,荷叶青青,美轮美奂。

    景幼南在溪边盘膝而坐,身上的八处灵窍震动,周围的水气凝聚起来,宛若一片云雾。

    好半天,景幼南睁开眼睛,微微点点头。此处水行灵气充足,虽然杂质较多,但修炼黑水真气也是大有好处,并不比自己在鹿鼎院中修炼慢。

    心神微动,一丝黑水真气浮现在掌心,幽深厚重,有一种深不见底的气息。

    黑水真气或许在斗法中比不上赤火真气无物不燃炽热阳刚的霸道,但在滋养肉身方面却是独具匠心,可以潜移默化地改变肉身资质。更何况,黑水真气还有诸多妙用,只是现在修为境界不足,尚未显现出来。

    少顷,黑水真气散去,赤火真气上涌,火光崩现,锵然有声。

    赤火真气,至刚至阳,对敌之时放出,无物不燃,是杀伐之气。一般的法器遇到此真气,也会融化为铁水,最是炙热不过。刚刚收起真气,就看到远处言筠晴从山石后转出。

    头上梳着飞仙髻,宫衣罩身,一手提莲花灯,一手挽起裙摆,身姿娇美,丽质天生,宛如画中走出的仙子一样。

    景幼南迎上去,一股幽香直入口鼻,站起来,道:“是言师姐来了?”

    “嗯。”

    言筠晴答应一声,两人寒暄几句,开口道,“有事想和你谈一谈。”

    景幼南稳稳当当地坐下,指尖细细密密的气机流转,如莲花盛开,沉吟少许,道,“师姐可是来劝我回转山门?”

    言筠晴一惊,扬起俏脸,惊讶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玉子宏睚眦必报,行事又肆无忌惮,背景不俗,今日他受了如此羞辱,必然会疯狂报复的,承渊大泽倒是个杀人埋骨的好地方。”

    景幼南自顾自得倒了一杯香茗,用一种慢条斯理的语气说道。

    喝下一杯茶水,润了润嗓子,景幼南不等言筠晴开口,继续说下去:“多谢师姐的好意。不过,我来承泽大泽是为了历练一番,不会因为一个玉子宏知难而退的。”

    “仙道之路,从来都是荆棘满布,岂能每次都要避开?”

    “如果一个玉子宏我都要退避三舍,将来何求长生?”“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真传弟子,我一没有家族的支持,二没有师长的提携,要想一路向上,唯有凭手中的三尺青峰。”

    “我的剑,可以折,但不可不出鞘。”“因果仇恨,以杀止杀,我等着他们!”

    声音不大不小,但有一股子源自于内心的果决。

    言筠晴被震撼地久久无语,她第一次发现,原本自己认为很熟悉的这个师弟,居然是如此的陌生。这样坚韧不拔的意志,这样杀伐果断的道心,在外门中可是很少见了。反差之大,让人不敢相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