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7.第37章 工笔仕女图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飞舟中,黑夜降临,金莲彩带,万点灯光,璀璨似星。

    景幼南半躺在云榻上,金冠束发,腰系丝带,双眼似睁似闭,丹田中的东华慈光星辰尺上下沉浮,垂下三尺青光,吞吐真气,丝丝缕缕,犹如甘霖。

    东华慈光星辰尺轻轻摇动,星星点点的火光缠绕在玉尺上上,隐隐之间可以看到,真气精纯了少许。

    晋升到养气境界,重新用秘法精血祭练了东华慈光星辰尺后,景幼南才发现,自己在绿柳山庄老宅的神秘石室中得到的玉尺之不凡之处,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东华慈光星辰尺可以吸收妖魔鬼物的精华,反补给修士,滋养血肉,强壮元灵,它先天对于妖魔鬼怪有一种压制。

    同时,景幼南还发现,此法宝也是受损颇重,妖魔鬼怪的精元对于它的恢复也大有好处。

    这样一来,玉尺和大阴阳混洞宝生经可以算得上珠联璧合了,两者相辅相成。

    好半天,景幼南从入定中醒来,醇厚甘甜的清香弥漫室中,让人口舌生津。

    言筠晴,上官曦儿,谢秀秀,团团围坐,玉案上一坛开封的百年桂花酿,琥珀色的高脚酒杯,玉质暖香。

    三个美人儿,或是妩媚,或是柔美,或是清纯,俏脸上飞起两朵红云,宝珠生晕,美轮美奂。

    “好一副工笔仕女图啊。”景幼南目光闪动,心里暗自点头。

    “咯,”

    谢秀秀不胜酒力,骨碌一下滑下玉案,摇头晃脑,沉沉睡去。

    “嘻嘻,师弟醒了啊,要不要来杯?”

    上官曦儿也是半醉半醒,款款站起身来,红云满脸,美目迷离,柔若无骨的玉手端起满满的一杯桂花酿,吐气如兰。

    景幼南哭笑不得,他真不知道,上官曦儿醉酒后如此可爱,摇摇晃晃的,还要一个劲喂自己酒,不喝不行。

    “明明不能多喝,还要多喝,”

    脆音入耳,言筠晴飘然而至,瞪了景幼南一眼,长袖一甩,卷起上官曦儿的娇躯,把她和谢秀秀并排轻轻放在云床上。

    被撞破了小心思,景幼南毫不在意,他从云床上坐起,自顾自地给自己斟满一杯,一饮而尽。

    “师弟,独酌无趣,不如对饮,”

    言筠晴半跪席坐,云鬓蓬松,俏脸生晕,翦水秋瞳,美不胜收。

    “晴儿师姐相邀,求之不得。”

    “好酒。”

    景幼南满饮此杯,身子靠后,眯起眼睛,一脸的享受赞叹。

    和言筠晴单独相处,景幼南放得开,无需虚头巴脑,自然流露本性。

    言筠晴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聪明而又成熟,人情练达,明白分寸,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付出什么,一举一动,符合自身的利益。

    或许比处世未深的谢秀秀和上官曦儿多几分圆滑和城府,但无疑景幼南和她相处地更愉快,更惬意。本质上讲,他们是同一种人,利益为先。

    “油嘴滑舌,”

    言筠晴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妩媚大眼睛中,似笑非笑,似嗔非嗔,别有风味。

    “真的是好酒。”

    景幼南又饮了一杯,端端正正地坐在云台上,眸子中的笑意敛去,换上从容和镇静,握着酒杯,道,“要是以前可喝不到如此美酒。”

    “哦?”

    言筠晴美眸流转,用细细的声音道,“不知道景师弟来自哪里?看你的风度,应该是出身于士族大家吧?”

    “师姐说笑了,”

    景幼南晃动着酒杯,看着琥珀色的美酒在轻轻起伏,笑道,“要是我真的出身世家大族,十足十的大少爷的话,早就前呼后拥,挥霍无度,哪里还窘迫到要蹭诸位师姐的船?”

    “嘻嘻,”

    言筠晴笑的很好听,她也知道,对方不能说真话,道,“我可是听说过,很多世家弟子来我们太一宗外宗是不允许暴露身份的,师姐我是要做长远投资。”

    “哈哈,”

    景幼南大笑,道,“这样的话,师姐可是得赔死了。”

    “我可是目光很毒辣的。”

    言筠晴笑语晏晏,纤纤玉手把玩着掌中玉如意上细细密密的花纹,丝丝缕缕的气机在指尖缠绕,来回变幻,似游龙,如彩凤,成白象,变玄狮,还有诸般莲花之相,紫青之气流转。

    “那这次真是走眼了。”

    景幼南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神情平静,清亮的眸子中闪烁着沉沉的光华,道,“不过,我虽然不是世家大族,但也有信心在宗内发展,到时候还得请言师姐多多提携。”

    “没问题。”

    言筠晴回答得干脆利索,她向来擅长于接人待物,眼神很好,对方表现出的气质,很是像某些世家子弟。

    当然,对方不承认也无所谓,反正是各自心中有数就好。

    “就是不知道是哪个世家,”

    言筠晴目光转动,说起来,她所出身的家族也称得上修仙家族,但毕竟是新兴家族,底蕴很不足,跟那种动辄上千年的世家大族没法比。

    本身背景不行,就得多交朋友,编织关系网了。

    “啊,你们两个在干嘛?”

    被笑声惊醒,谢秀秀翻身坐起来,打了个可爱的小哈欠,突然看到房中两人谈的这么愉快,不由得惊讶出声。

    “秀儿醒了啊,我正跟晴儿师姐请教修炼问题,晴儿师姐真是根基扎实,见多识广,听她一席话,茅塞顿开啊。”

    景幼南笑了笑,风度翩翩,气度从容。

    “哼哼,那是当然了,晴儿师姐早已经养气圆满,如果不是为了修炼特殊的功法,早已经开脉,成为内门弟子了。你小子得师姐指点,就偷着乐吧。”

    谢秀秀人虽然聪慧,但到底涉世不深,纯真烂漫,当然是相信了。教训了景幼南一顿后,就跑到言筠晴跟前,拉起她的小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少顷,上官曦儿也坐起来,发髻散开,双眉弯弯,伸了个大懒腰,笑道,“什么时候你们两个这么投机了?”

    “三位师姐稍等,我去给你们要醒酒茶。”

    景幼南笑了笑,转身离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