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6.第36章 六阳真解 龙凤飞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暖日融融,白云浮玉,有一杆两杆修竹,四点五点梅花。

    景幼南宽衣博带,头上斜插一支玉簪子,端坐在云床上,若有所得。

    “六阳真气,各有玄妙啊。”

    景幼南睁开眼,再次拿起身边的《六阳真解》,继续参悟。

    太一宗外门的灵脉主要以金火为主,因此在晋升到养气境界后,宗内赐下了两本道书《六阳真解》和《巨胜金书》。

    两本虽然称不上顶尖,但胜在平和谦冲,堂堂正正,是不可多得的筑基法门。这样的道书,完全可以在一般小家族中当作传承之宝,由此可见,玄门大宗的底蕴实在是普通人不可想象的。

    景幼南修炼的《大阴阳混洞宝生经》是纯阳宫的真传道书,其玄妙浩大远在宗内的两本道书上,自然没有必要和普通外门弟子一样选择两本之一修炼。不过《六阳真解》这本火行道书中提到的六阳真气倒是也有不凡之处。

    《六阳真解》是一本火行功法,修炼出的六阳真气,远远比不上景幼南修炼出的赤火真气凌厉霸道,但六阳真气中正平和,修炼速度之快,让人感叹莫名。如果说将修士体内的元力化为赤火真气需要一年的话,转化为六阳真气四个月就绰绰有余了。

    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六阳真气用来筑基或许可以,但斗法却是差的远。

    不过,景幼南对照两本道书,赤火真气和六阳真气相互参照,对比参悟,也是有不小的收获。

    大半天,景幼南放下道书,盘膝而坐,赤火真气盘旋在上,炽热阳刚,黑水真气沉在下面,厚德载物,三件法器和东华慈光星辰尺在一旁盘旋,吞吐真气,烟云缭绕。

    “黑水真气转化的速度还是太慢,赤火真气也不凝练。”

    景幼南睁开眼睛,眉头皱了皱。

    太一宗外门中,以金火灵脉为主,水脉很少,修炼起黑水真气来,非常缓慢。至于赤火真气的转化虽然比黑水真气快一些,但远远达不到道书上的要求。

    纯阳宫是中古玄门大宗,高居北海之上,以一派之力压得北海百万妖魔俯首,不敢越雷池一步。纯阳宫弟子向来杀伐果断,斩杀妖魔,人头滚滚,尸山血海。据说,纯阳宫弟子杀性之重,几乎就是当时的剑修门派都比不上。

    《大阴阳混洞宝生经》作为纯阳宫的真传道书,修炼起来,不同于寻常玄门道书打坐修炼,吞吐灵机,它有独特的修炼方式。

    要想真正修炼《大阴阳混洞宝生经》,凝练出真正的真气,修士需仗剑而行,在杀伐之中凝练阴阳真意,用妖魔的精气血肉滋养真气,结出真种子。

    不与妖魔搏杀,只是静静打坐,吐故纳新,《大阴阳混洞宝生经》的修炼就会非常缓慢,说不定,得八十年上百年才可以筑基。引气境界修士只有百百年的寿元,这明显不可能。

    “叮,”

    这个时候,清音传来,景幼南放开洞府禁制,就见一柄三尺金色小剑上下颤动,如水中游鱼摇头摆尾。

    金剑传音,宗内弟子之间用来传递消息的普通方式。

    “真是瞌睡了来送枕头。”

    看完金剑上的内容,景幼南哈哈一笑,到后面沐浴更衣。

    太一门外门,飞仙阁。

    祥云缭绕,瑞彩生姿。

    正对面矗立几根金柱,通体赤金,高耸入云,柱上缠绕着髭须金鳞,栩栩如生。

    走几步,是一座千百丈的拱桥,跨过白茫茫的云海,看到明霞映着天光,金灿灿一片,宛如天上宫殿。

    白玉拱桥上,谢秀秀正嘟起粉嫩嫩地红唇,翘脚张望。一身湖水色宫衣,薄薄的丝带束在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上,纤美精致,侧面挤压的玲珑曲线,青涩可爱。

    “秀儿,你约得的人到底还来不来?”

    白裙飘飘的言筠晴问道,肌肤如雪,细腻的肌肤如同最完美的细瓷,泛起玉光。特别是一双大眼睛,略带紫色,妩媚而又性感。

    “晴儿师姐,再等等,马上就来了。”

    谢秀秀抱起师姐言筠晴的胳膊,撒娇哀求,心里却把景幼南骂了个狗血喷头。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居然想起喊他一起去,真真是自找苦吃。

    “好吧,再等一刻钟。”言筠晴拢了拢额前的长发,玉葱般的手指尖尖,上面涂得玫瑰色指甲油有一种别样的诱惑。

    与谢秀秀这样尚未完全长开的少女相比,她一笑一颦已经有成熟女人的风情,那种从骨子里流露出的妩媚,让来来往往的外门弟子们只咽口水。

    “秀秀,你的小情郎不会不来了吧,咯咯,”

    上官曦儿看到谢秀秀着急的样子,忍不住取笑,她容貌算不上精致,但一对裸露在外浑圆修长的美腿,却白玉无瑕,美轮美奂,令人频频驻足。

    “哼,他才不是呢,”

    谢秀秀咬牙切齿,对景幼南恨得牙痒痒,长长的睫毛几乎拧在一起,像一把要飞出去的小刀子。至于上官曦儿的调笑,她是理都不理,这个姐姐平时就喜欢这样开玩笑,已经习惯了啊。

    这个时候,就听到一声清啸由远而近,天际尽头,一道剑光自西而来,转瞬间来到三人的近前,阵阵云雾向两边散开,一名头戴星冠,身披法衣的少年显出身来。

    “景幼南,你怎么来的这么晚?”

    一见来人,谢秀秀立马跳了起来,她卡着小蛮腰,美丽的眼睛睁的大大的。

    “头一次来飞仙阁,多花了点时间。”

    景幼南不好意思地笑笑,有点尴尬。实际上,是因为第一次御剑飞行,那种仿佛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快感让他差点忘记了时间。

    “让我们多等了半个时辰,你这个笨木头。”

    谢秀秀翻着可爱的小白眼,气嘟嘟的,手指头几乎要戳到景幼南的额头上了。

    面对暴怒的谢秀秀,景幼南可不敢多说,直接化身闭嘴葫芦,一声不吭,任打任骂。

    打打闹闹,一行四人结伴来到龙口渡。

    只见削壁奇峰,势镇汪洋,波翻雪浪连天际,潮涌银山万里香。一艘长达几十丈的飞舟高悬上空,龙头凤身,上面金灿灿的鳞片清晰可见,搅动风云。

    不少弟子在渡口望着这庞然大物,第一次见到的,无不惊叹不已,目瞪口呆。

    四人交上足够的晶石,上了飞舟。飞舟看上去只有几十丈,却内有乾坤,里面的空间超过普通人想象。

    房间整齐,庭院深深,四季花开,烟云呈祥。不少美貌的少女粉衣短裙,在走廊上招呼来人,笑语盈盈,暗香浮动。

    景幼南四人订的是中等房间,四面是雕空玲珑木板,五彩丝线嵌宝,或放置盆景,或安置笔砚,或设鼎炉,或供书卷,或托宝石,形形色色,玲珑剔透。

    一株半人高的青玉宝莲花,不蔓不枝,碗口大小的花骨朵含苞待放,幽幽的花香弥漫开来,疲劳一扫而空。

    花下,一壶香茗,袅袅茶香升起,花香和茶香,口齿生香。

    “真是好地方。”

    景幼南安然端坐在云榻上,眯起眼睛,非常地满意。难怪门中弟子出外都喜欢乘坐金鳞龙凤舟,这样舒服的享受,可是比辛辛苦苦自己独自驾驭法器强千百倍。

    特别是,他们此行要前往几万里外的承渊大泽,要是自己驾驭法器,以养气境界的修为,非得累死在路上不可。

    “哼,景幼南,回去别忘记还上晴儿师姐的晶石,要双倍的。”

    谢秀秀现在横竖看景幼南不顺眼,大大的眼睛几乎要飞出刀子来,把景幼南上下插个透心凉。

    “咳咳,”

    景幼南咳嗽几声,差点把口中的茶水吐出来。他来太一宗前,身上的晶石都给素女留下了,还剩一点点,而乘坐金鳞龙凤舟又死贵死贵的,只好厚着脸皮借用的谢秀秀师姐晴儿的晶石。

    一个大男人借女人的晶石本来就不光彩,现在又被谢秀秀抓住不放,可劲挖苦,饶是景幼南脸皮不薄,也感到阵阵发热。

    “咯咯,”

    看到一直沉稳安然的景幼南罕见地露出尴尬之意,上官曦儿笑的前仰后合,高耸的****和雪白浑圆的美腿,春光乍泄。

    不得不说,只看上官曦儿洒脱大方的性格,完美傲人的身材,就足以在外门女弟子中脱颖而出,让人印象深刻。

    “秀儿你就喜欢开玩笑,景师弟是我们初次见面,几十块晶石就当我这个做师姐的见面礼吧。”

    晴儿嫣然一笑,如玉树堆雪,满室生辉。

    “师姐,二百多晶石呢,”

    谢秀秀嘟起小嘴不依,她的火气还没下去,才不愿意让景幼南沾这个便宜。

    “好了,秀儿,你可是师姐呢,要有个师姐的样子。”

    言筠晴笑着摸了摸谢秀秀的小脑袋,美目流转,暗暗打量自己新认识的这个师弟。头戴星冠,身披描金紫授仙衣,剑眉朗目,器宇轩昂,就是在太一宗外门上万弟子中,都算得上仪表出众的美男子。

    不同于谢秀秀的天真烂漫,上官曦儿的豪爽大方,言筠晴聪慧机敏,心细如发,手腕高明,交际甚广。

    在她眼里,景幼南丰神俊朗,资质上佳,将来在门中会大有作为。如果些许晶石可以交好这样一个潜力股,实在是很划算。

    “晴儿师姐好意,小弟就却之不恭了。”

    景幼南洒然一笑,对于言筠晴的心思,他自是心中有数。不过,正如同言筠晴愿意交好他一样,他也愿意与言筠晴建立一种比较亲密的联系。

    像言筠晴这种级别姿容的美女,只要聪慧机敏,长袖善舞,就会吸引不少弟子聚在周围,为她奔走,编织成一个大大小小的网。

    自己初入山门,两眼一抹黑,正是需要言筠晴这样的人,来熟悉宗门,百利而无一害。

    两人都有心思交好,很快就关系融洽起来,就好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倒是让一旁的谢秀秀与上官曦儿纳闷不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