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3.第33章 明心殿中 波澜再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日后,明心殿。

    殿中,烟云氤氲,檀香缭绕。

    最前方升起三座云台,三名道人端坐在蒲团上,正中一个中年道人,头戴混元冠,身穿云岚紫授仙衣,手持拂尘,正是王执事。左右两侧分别是一位红衣道姑和青年道人,俱是气息深沉,威严肃穆。

    景幼南站在后排,眯起眼睛,仔细打量。

    大殿两排足有上百名外门弟子,都为明窍境界,浑身气机充盈,清光隐现。最为出众者为前排的三男两女,身材修长,龙衣华服,顾盼之间,凛然生威。

    “第一仙宗,只看这些明窍境界圆满的弟子,就知道底蕴如何深不可测。”

    景幼南垂下眼皮,心里有了思量。

    太一宗外门聚集了养气境界弟子,凡胎境界弟子,王孙公子,大量杂役仆从。

    养气境界的弟子多是忙于在洞府中打坐吐纳,或是外出试炼,争取开脉成功,晋升内门弟子。

    凡胎境界的弟子则是苦苦等待门中分发镇魂香,要知道,即使太一宗是玄门第一大宗,镇魂香也是只有三个月才分发一次,一次只有五十根,这对于上万的外门弟子,争夺的残酷可想而知。可以说,每三个月一次的明心殿分发镇魂香,底下都是暗流涌动,刀光剑影。

    王孙公子,他们本身在世俗间中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待在山门中,希望能够结识门中的弟子,以求将来庇佑整个家族。同样,门中弟子也需要这些王孙公子的关系网,处理一下世俗之事。

    至于外门中的杂役仆从,大多是自知自身资质平凡,大道无望者,他们在门中忙忙碌碌,最大的愿望就是外放宗门外的市坊,成为市坊的掌柜,或是提携家中弟子,成为入门弟子,或是希望攀附门中有希望晋升开脉境界的弟子,从而一步登天。

    就在景幼南心里盘算外门盘根错节的势力时,云台上三声金钟响远远传出,震动大殿,王执事主持,开始分发镇魂香。

    一切有条不紊,前四十九名外门弟子依次上前,领取镇魂香,躬身行礼。

    王执事拿起最后一根镇魂香,威严的声音从高台上传下,

    “景幼南,”

    王执事话语一落,大殿中的众弟子先是一愣,随即交头接耳,喧哗起来。

    太一宗执玄门之首,自然是法度森严,三月一次分发镇魂香,关系到上万名外门弟子,从来都是上下分明,没有出过错。没想到,今天最后一根镇魂香的发放,跟七日前公布的名单不同。

    上百名明窍境界的外门弟子第一次见到如此变故,事不关己的,纷纷瞪大眼睛,看起热闹。只有一名看上去十八九的少年跳了出来,一脸愤怒,高声叫道:“王执事,最后一根镇魂香不是应该分给弟子我的吗?那个景幼南又是谁?”

    少年人年龄不大,银冠束发,看上去卓尔不凡,只是一对狠狠瞪着景幼南的阴冷无情的三角眼,却如同毒蛇一样,怎么都让人不舒服。

    “镇魂香该分发给谁,本执事心中有数,你退下。”

    王执事脸色一沉,筑基期修士强大的威严不由自主地散发出来,大殿众人立刻鸦雀无声,战战兢兢。

    正面面对王执事的锦衣少年,只觉得如同锋利的刀剑刮过自己的心头,后背上冷汗淋漓,浑身禁不住战栗起来。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分发完最后一根镇魂香,王执事冷哼一声,大袖一展,从容出了大殿。

    见到王执事离开,云台上的两名筑基期修为的道人也各自离开,只是那位年轻道姑离开前扫了锦衣少年一眼,目中隐隐有些责备。

    “景幼南,你最好把镇魂香让给我,不然的话,我让你求死不能。”

    三名执事刚离开,锦衣少年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景幼南跟前,居高临下,声音冰冷。

    说实话,他心中现在是恨得要命,觉得今天实在是倒霉,不仅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镇魂香成了眼前的这个小子的,自己还得罪了王执事和张执事,以后还不知道送多少孝敬才能挽回损失。

    怒火中烧,锦衣少年对景幼南这个罪魁祸首,自然是恨之入骨。

    “没有听到王执事的话?这根镇魂香是我的。”

    景幼南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自顾自把镇魂香收了起来,事关自己引气入体,谁来都不行。

    “好,好,好,景幼南,我记住你了。希望你能够多活几天。”

    本来就一肚子火的锦衣少年看到景幼南冷漠的表情,整个人几乎要气的爆炸了,他恶狠狠地瞪了景幼南几眼,转身气呼呼离开大殿。

    所有人都知道,锦衣少年是把景幼南恨到了骨子里,简直可以说不死不休了。他们看向景幼南的目光有可怜,有叹息,有幸灾乐祸,不一而足。锦衣少年也算得上外门的一霸,向来睚眦必报,惹上他,可要倒霉。

    景幼南对于大殿众人的目光毫不在乎,整了整道冠,走出明心殿,回转自己的洞府。

    洞府外,遥遥可以看到,一名红衣少女亭亭玉立,大大的眼睛弯成月牙状,风吹起她额前的刘海,额头光洁如玉。

    “谢师姐,你怎么在这?”

    景幼南看到红衣少女,连忙迎上几步,面带春风。

    “景幼南,我过来是提醒你一句,你得罪的张龙在门中向来横行霸道,你自己小心点。”

    谢秀秀绷起小脸,极力做出严肃的神情,只是她长长的睫毛抖呀抖的,更显得可爱而又妩媚。

    “谢师姐,多谢你了。”

    景幼南极力压下心里的笑意,拱手感谢。

    “哼,我可不是帮你,我只是看张龙不顺眼罢了。”

    谢秀秀可爱的眉毛皱了皱,上了自己的灵鹿。

    灵鹿四蹄生风,转眼之间,就看不到了踪影。

    “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可爱的小妮子。”

    景幼南笑着摇摇头,祭出身份令牌,青光乍现,打开洞府禁制,走了进去。

    洞府门口,两株上品芭蕉片片叶子迎风摆动,丝丝缕缕的灵气凝成的灵珠在上面来回滚动,晶莹剔透。

    推开石门,景幼南先上了一炷香,静静地坐在紫砂香炉下,细细分析大殿上发生的一点一滴。

    不可否认,今天虽然得到了梦寐以求的镇魂香,但可是也深深得罪了张龙。这个张龙在外门中看来颇有势力,以后恐怕会有不少的麻烦。

    不过,自己已经灵窍圆满,镇魂香关系到引气入体,事关自己的机缘,别说是一个张龙,就是天皇老子来都不行。

    至于以后的麻烦,等到成功突破到养气境界,祭练完成法器,说不定一剑斩开,拨云见日。

    想到这,景幼南冷笑了几声,闭上眼睛,开始打坐吐纳,静心凝神。

    凡胎境界之后,是玄根境界,意为种下天地玄根,关系到以后成道的根基。

    玄根境界有三个阶段,分别是养气,开脉,筑基。

    这三个境界,是真正的夯实根基,任何丁点的错误,以后付出千百倍也很难弥补。

    半个时辰后,景幼南睁开双眼,目光如电,自己的状态已经调整到最佳状态,可以一鼓作气,引气入体,元力转化为真气,进入玄根境界第一阶段,养气。

    有了决断,景幼南取出今天刚刚得到的镇魂香,放在香炉里点上。一缕缕青烟袅袅升起,在半空中结成烟云,色呈五彩,犹如华盖。偶尔有光华文字飘出,字字珠玑,绽放光明。

    “不愧是镇魂香。”

    景幼南深深吸了口气,整个人心神空灵,仿佛泡在温泉一样,浑身上下无处不舒服。

    镇魂香是以珍贵濒临绝迹的镇魂草为主药,糅合了其他四十八种灵草灵药,由宗门内专属的炼丹师花费大工夫方才炼制成功,对于幻象幻魔克制作用很大。

    有了镇魂香相助,引气入体,突破到新境界,才有把握。

    等到镇魂香的香气弥漫到整个石室,景幼南在香炉下坐下,体内的元力自动运转起来,丹窍内犹如升起一****日,降下朵朵火焰,原本静止的元力活泼泼的,散发出温暖的气息。

    景幼南心神一动,一缕缕最为纯正的元力溢出,在丹窍中结成一个漩涡,里面无数的符文上下沉浮。

    密密麻麻的符文如同天上的繁星,时而明亮,时而闪烁,看不到尽头。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道璀璨的阴阳之意从天而降,搅动漫天的符文。

    刹那之间,漩涡随着符文如水般流动而旋转起来,恐惧的吸力从漩涡中发出,直冲而上,透过顶门,引动那原本沉寂的苍穹。

    心神空空灵灵,自己头顶上,五色光芒交织在一起,绽放出无穷无尽的光明,铺天盖地,不可阻挡。

    景幼南有一种错觉,头顶的五色光芒仿佛有灵性一样,雀跃不已,仿佛自己一招呼,它们就会蜂拥而至。

    道书中记载,五行之妙用,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应者,天之应人也。

    引气入体,是体内的元力在丹田中转动,与外界的天地灵气形成感应,沟通五行之奥妙,通过开启的灵窍,接引天地灵气入体。

    丹窍内的元力和头顶上的五行灵气形成共振,若有灵性,正是天地感应的外在表现。

    想到这,景幼南真正静下心来,整个人抱元守一,只觉得天地虚而宁静,唯有丹窍深处徐徐转动。

    转动之中,丹窍内的元力正在以一种独特的旋律跳动,每转动一圈,元力表面就泛起一层薄薄的五色光彩,上面符文流转,光怪陆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丹窍内的元力转动越来越快。不过,此时的元力大变了样子,它色呈五彩,光芒万丈,与天地灵气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至虚中生神,至静中生气。人能虚其心则神见,静其念则气融。”

    一段段晦涩玄妙的咒语在心头浮现,景幼南只听到一声轰鸣,五色的光芒涌动,遮住了苍穹,遮住了双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