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6.第26章 闹鬼小镇 山路遇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远处群山影影绰绰,大片大片的晚霞铺展开来,连绵不断,燃烧似火。

    景幼南头戴银冠,一身锦衣,山风吹起衣襟,有些凉意。

    “香火神灵之道,也是要凝聚人气,镇压气运。”

    景幼南眯起眼睛,望向素女庙。只见半空中丝丝白气升腾,氤氲一片,渐渐已经白中带红,凝聚出一尊模糊的小印,古朴威严,上下沉浮。

    过段时间,等白气完全转化为赤红,小印凝实,就是素女登临神位,成就真神之时。

    素女庙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成气候,一来是素女福佑灵验,信徒口口相传,方圆几百里信徒纷纷信服。二来是景幼南不吝财物,用手中的金银专门开设粥棚,敬老爱小,人人感恩颂德,凝聚人气。

    回头深深看了一眼,景幼南抚了抚腰间悬的长剑,施施然下山去。

    群山,青若削翠,高如摩云。

    周围是悬崖峭壁苍松老,山后是不老仙花别样香,猿啼鹤鸣,清水潺潺。

    见此美景,脱离凡胎境界灵窍大开的景幼南心情大好,沿着一条小道,放声高歌,声音清越,有金石之声。

    不问东西,不辨南北,兴之所至,便是吾乡。

    或是高卧于青石之上,或是濯足在溪涧之中,或是与野鹿山禽嬉戏,或是对草木长歌。兴来提剑斩熊虎,闲去月下诵经书,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一朝灵窍大开,感悟天地,景幼南几个月来心底的压抑统统释放出来,寄情于山水,放浪形骸。

    山水自然,造化钟秀,流连在其中,看天高海阔,日出日落,晋升的喜悦和浮躁等等负面情绪渐渐远去,整个人如同拭去沙尘的宝石,熠熠生辉。

    这就是景幼南晋升后出来游历的原因之一,修行之道,重在修心,唯有真正心灵超脱,才可以驾驭住力量。

    就这样走走停停,几日后,景幼南来到山下的黄石镇。

    黄石镇是一个小城镇,有上万人,依山而建,因厚重而结实的城墙得名。镇子里的人多是猎户,民风彪悍好爽,有游侠气。

    邀月楼是黄石镇屈指可数的酒家,景幼南在靠窗处端坐,要了一份青叶酒,四个小菜,自酌自饮,悠然自得。

    窗外是一池子莲花,秋冬之日,莲花已经落尽,但仍有一股股幽香入鼻,淡而清雅,香而不妖。

    池水清澈透底,一粒粒饱满的卵石清晰可见,金鳞跃水而出,甩出道道涟漪。

    “好酒,好菜,好水。”

    景幼南心情愉悦,一直以来都是忙于修炼,如履薄冰,不敢耽搁片刻,倒是好久没有如此悠闲了。难怪儒家圣人也说是要张弛有道,偶尔放松下,真是通体舒服,神清气爽。

    就在这个时候,楼下传来阵阵的喧哗声,景幼南皱了皱眉头,放下酒杯,欠身观看。

    只见四个大汉抬着一具棺材,后面跟着几个人,具是一身孝衣,哭哭啼啼,神情伤悲。尤其是一名俊俏的少妇,手中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孩童,楚楚可怜,眼泪如断珠子般滴落,让两旁的人们看到忍不住叹息。

    “这是,”

    景幼南目光扫过前面的棺材,眼中的惊讶之色一闪而逝。

    “真是惨啊,一个月内,这是第十家了。”

    旁边的小二刚刚上完菜,看到如此场景,忍不住驻足哀叹。

    “小二,你是说这一段时间内镇子里办了好几处丧事了?”

    一听这话,景幼南立刻抬起头来,沉声问道。

    “这位公子,您是出来黄石镇游历的吧。”

    酒楼的小二十七八岁,口齿便给,他一边给景幼南倒酒,一边将最近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黄石镇一直是风平浪静,人们安居乐业,虽然比起繁华的城池来生活差一点,但知足常乐。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

    一个月前,黄石镇的第一猎户黄铁牛早上一起来发现没了气息。据当初目击者说,黄铁牛死的时候赤裸着身子,脸上还带着满足兴奋的笑容,非常诡异。

    黄铁牛可是黄石镇的风云人物,从小就天生神力,还是少年的时候就曾经生生打死过老虎,远近闻名。这几年成长起来后,更是整个镇子里当之无愧的第一猎户,独自上山,猎杀了不知道多少老虎黑熊。

    这样一个比牛还壮实的汉子无病无灾无伤的死在自己家中,表情还那么幸福,真是让人摸不清头脑。而且,这个事情还没完,黄铁牛死后三天,镇子里又一个猎户也死了,同样死的如此诡异,令人不寒而栗。

    到现在为止,镇子里足足死了十个人,都是大有名气的猎户,精壮的大汉。

    “听镇里的老人说,这是闹女鬼了,专门吸男子的阳气。要不然,怎么死的都是龙精虎猛的大汉子呢。”

    小二在酒楼消息灵通,不仅是讲了最近发生的事情,还把镇子里的反应都统统说出来。

    不得不说,这件事情在镇子中产生了极大的恐慌,镇里人也找了不少僧人道士来做法事,却依然不起作用,已经不少镇中人搬走,去了别的地方。

    “原来如此。”

    景幼南目送丧礼的人离开,眉角不引人注目的跳动了几下,神色略有些阴沉。

    “小二,来一大坛烈酒,要最烈的,再切三斤牛肉。”

    一位雄赳赳气昂昂的大汉坐到了景幼南的对面,声若雷霆,震得周围众人的耳膜嗡嗡直响。

    “好的,大爷,您稍等,烈酒牛肉马上来。”

    小二热情地招呼一声,旋风般跑下去。

    “好雄壮的汉子。”

    景幼南闪目观看,暗暗赞叹一声。

    对面的大汉身高有一丈开外,虎背熊腰,古铜色的皮肤,铜浇铁铸一般,泛起金属样的光芒。头戴乌金盔,身挂皂罗袍,下穿着黑铁甲,紧勒皮条;足踏着花褶靴,雄赳赳,气昂昂。

    大汉伸出蒲扇一样的大手,直接抓起熟牛肉,撕成一片片地往口中送。

    真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一坛子烈酒下肚,脸不红心不跳的,只是双目更为明亮,炯炯有神。

    不过,景幼南见识过广陵宗真传弟子的风采,也目睹素女聚集香火的神灵威严,对面的大汉纵然雄壮,但毕竟也是世俗之人,也没太放在眼里。只是在这样的偏僻小镇中,见到如此英雄人物,有点惊讶罢了。

    酒足饭饱,付了钱,景幼南出了酒楼,向镇子外走去。

    黄石镇四周群山环绕,人迹罕见,人们出行之时通常是成群结队,互相照应。景幼南体内元力流转如意,翻山越岭如履平地,他选了一处近路,直接往东去。

    山路崎岖,到处是陡壁悬崖,密林荆棘,时而还有野兽出没,只是景幼南长剑在手,凌厉的杀意让群兽退避三舍。

    攀上一处山峰,驻足远眺,只见群山叠嶂,郁郁葱葱。

    “真是想不到,小小的黄石镇也有妖物出没。”

    不知道怎么的,景幼南又想起了今天在黄石镇见到的那一起丧事。凡人看不到,凝聚出元灵性光的景幼南可是看的清楚,棺材上笼罩了一层浓浓的怨气,周围还有丝丝妖气缠绕,张牙舞爪。更令他诧异的是,棺材上的妖气给他一种说不清的熟悉感,仿佛曾经见过一样。

    “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景幼南一边赶路,一边思索。

    “咦,这是,”

    突然之间,景幼南停下步子,目瞪口呆地望向前方。

    青石板上,阳光铺成碎金,自己刚刚在酒楼见过的九尺昂扬大汉已经气若游丝,他的身后,一名轻纱薄裙的妖媚女子口鼻间有烟气氤氲,非常的诡异。

    景幼南毫不犹豫,抽身便退。

    他看得清楚,眼前的妖娆女子有很大的问题,很可能就是引起黄石镇恐吓的那个主凶。

    如此妖物,他可是没兴趣招惹。

    “咯咯,小郎君,不要走嘛,奴家来了。”

    景幼南还是决断晚了,只见一缕缕粉红色烟气升腾而起,在半空中化为了朵朵碗口大小的桃花,无尽的桃花瓣飘飘洒洒,散发出诱人的芳香,让人蠢蠢欲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