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第21章 黄雀在旁 渔翁得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粉红色的世界中,一朵朵碗口大小的桃花盛开,浓郁的香气充斥空间。

    花雨下,董馨儿靠在一株桃树下,双颊火红,发出一声声惹人遐思的声音。

    “原本只是好奇,没想到走一遭还会有如此收获。”

    景幼南一边盯着杨倩叶,一边心里暗自思量。

    自从来到荡云山后,一次偶然机会路过宝塔峰,凝聚元灵性光的他一眼就看出此地有妖气凝聚,大有不同。只是,当时景幼南受伤颇重,没有轻举妄动。等到现在伤势痊愈,才悍然登山,准备见识下妖魅。

    没想到的是,这法华寺一行,竟然如此一波三折,纷纷扰扰,宛如一场大戏。

    “倒是有意外收获。”

    景幼南目光扫过祭台上的三件宝贝,轻轻点了点头。这三件宝贝既然能够让方子若和董馨儿不远千里而来,自然不是平凡之物,一旦到手,对将来修行肯定是大有益处的。

    最为重要的是,有此渔鼓在,无形中压制了殿中妖魅的力量。

    杨倩叶自然不知道暗中有人一直盯着他,此时高卧在云榻上,浑身舒服的差点出声。

    将两个自己恨之入骨的敌人压在身子底下死死蹂躏,那种心情畅快的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

    更何况,方子若和董馨儿是难得的良材美玉,一下子汲取了两人的元精,只要消化后,自己损失的灵身能够很快修炼回来,修为还可以更进一步。

    “有法华寺的丹药和法宝,过些日子,等伤势痊愈,就可以尝试凝聚真身了。”

    杨倩叶坐起身来,目光灼灼。

    他生出灵智已经几乎上千年,但法华寺是当初佛门有数的寺庙,虽然大劫之下被毁,但仍有一股佛门禅理震慑四方。尤其是对他这种妖魅来讲,更是额头悬剑,只能战战兢兢。只有近二百年,佛门气息消退,他才四处捕杀血食,势力突飞猛进。

    奈何,妖物本来就被天地所忌,没有合适的心法,底蕴不足,积累不够,想化形是难如登天。

    这个时候,得到了珍贵无比的法华寺宝贝,前进之路就会再次打开,畅通无阻。

    “天助我也。”

    想到高兴处,杨倩叶仰头哈哈大笑,得意非凡。

    “宝鼎镇妖。”

    趁着杨倩叶得意忘形之际,一直暗中窥视的景幼南终于出手了。

    古朴的铜鼎虚影出现在半空中,上面无数的符文流转,道道青光洒下,如璎珞,如帘卷,高高在上,镇压四方。

    无数的大妖虚影在周围虚空中浮现出来,周身冒出青色火焰,熊熊燃烧,强横的力量不断注入到宝鼎中。

    一股无形的威压陡然间降临,死死压制住杨倩叶,令他惊惧莫名,战栗不已。

    “是什么东西?”

    杨倩叶浑身发抖,声音变得又尖又细,刺破人的耳膜。自从开启灵智,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可怕之事。

    头顶的宝鼎,仿佛镇压了整个苍穹,无论怎么逃,都逃不出去。

    绝望,无法压制的绝望从心底冒出,杨倩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整个头颅砰地一声炸开,化为满地的碎屑。

    杨倩叶一死,原本的粉红色欲望世界开始褪色,眨眼之间,山风呼啸吹来,大殿中只剩下两具赤身的男女,气若游丝。

    景幼南从黑暗中走出来,只是扫了一眼,就收回目光。方子若和董馨儿两人的元精已经被妖魅吸走,几乎已经成了废人。如果没有上好的丹药调理,十有八九会虚脱而死。

    对于两人,景幼南并没有恶感,但他绝不会去主动相助。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既然两人不愿意在家族中安安稳稳生活,而选择千里迢迢来寻找宝贝,就应该有死的觉悟。有因必有果,一直如此。

    再说了,即使景幼南将两人救活,两人也不见得会感激景幼南,十有八九会想着杀之后快。一来,两人的丑事被景幼南撞见,二来,法华寺的宝贝还在祭台上漂浮,两人怎么会舍得放下?

    不识好歹,恩将仇报,两世为人的景幼南实在是见识了太多太多,他实在是不想当那个愚蠢的农夫。

    将祭台上的三件宝贝收到长袖中,景幼南略一沉吟,手按宝剑,朝大殿后走去。

    法华寺大殿后是一片苍翠,郁郁葱葱,伸出的枝干遮住了天上的银辉,只有地下点点光斑,风吹过,摇曳不止。

    “到了此时,还躲躲藏藏,你以为我是死在你手中的那两个家伙?”

    景幼南抽出长剑,指着一株晶莹如玉树的古木,冷笑不止。或许旁人会以为刚刚的一击灭杀了妖魅,自己凝聚出元灵性光,双目如电,自是看出妖魅逃出,栖身在这古木中。

    或许,此古木就是他的本体。

    “死。”

    低喝一声,景幼南运足力气,手中长剑直接斩出,快如雷霆。

    山风吹过,枝叶沙沙作响,一直宛若死物的玉树枝干猛地上挑,与剑光碰撞,发出金玉之声。

    “终于不做缩头乌龟了?”

    景幼南后退一步,凝视着剑身上点点的鲜血,粒粒饱满,晶莹发光。

    “道友,何必苦苦想迫?”

    玉树躯干上泛起一层层涟漪,显出杨倩叶的身形。此时,她俏脸雪白,长裙拖地,显得柔柔弱弱,楚楚可怜。

    与此同时,一种若有若无的芳香从玉树的枝叶中散发出来,似兰似麝,沁人肺腑。

    花香人美,别有风味。

    “死到临头,还用媚术欺我,自找苦吃。”

    景幼南嘴角露出讥讽之色,识海中的元灵性光光芒大作,灵机上涌到顶面,汩汩有声。三盏金灯缓缓升起,具是璎珞如玉,光芒点缀。

    最左面的金盏灯花一挑,飞出点点灯火,玉树发出的情欲诱惑在灯光下灰飞烟灭。

    “啊,”

    杨倩叶声音凄厉,躯干上的身影也是一阵晃动,摇摇欲坠。

    刚刚景幼南趁着击破他的媚术,直接一剑把他最为粗壮的枝干全部斩断,此时的截口处,正汩汩地往外冒着鲜血。

    这一剑,真真正正伤了他的本体,令他痛不欲生。

    “道友,手下留情,我在此地上千年,知道法华寺的藏宝。法华寺的藏宝啊,得到之后,长生久视,万古不坏。”

    媚术不成,杨倩叶开始利诱。

    仙道之路,离不开财侣法地。其中,财据首位。

    在他的描述中,法华寺的宝贝数以千百计,有镇压四方教化众生的七宝明王塔,有令人延寿长命的药师王佛丹,还有震铄古今令人得道的《如来本愿法华经》,种种不可思议的宝贝,仿佛只要招招手,就可以得到。

    长生的诱惑,让人难以把持自身。

    可是,景幼南只当是清风拂面,手中的长剑,稳稳当当,横劈竖砍。

    “小子,别不识好歹,我可是大有来头,杀了我,你会有大麻烦。”

    利诱不成,杨倩叶跳脚大骂,尖声恐吓。

    他本体颇是不凡,与一株古老的大妖有联系。要不是当年法华寺太过强势,他根本不会被人囚禁。杨倩叶大声叫喊,威胁景幼南,要是他真的身死,他老祖宗肯定会将景幼南抽皮扒筋,灵魂囚禁。

    一种种酷刑从杨倩叶口中吐出,活灵活现,详详细细,挖眼,割舌头,摘耳朵,那种折磨人手段,前所未见,闻所未闻,令人求死不得,堪比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折磨。

    景幼南依然充耳不闻,长剑寒光闪闪,一根根树枝被砍下,鲜血淋漓。

    “道友,可怜我修道上千年,一身修为来之不易,放我一马吧。”

    恐吓不奏效,杨倩叶再变,他化为窈窕女儿身,泪光点点,哭哭啼啼地讲述修道的艰难。

    本为异种,却被法华寺高僧看中,栽种在寺院后面。可怜刚刚生出灵智,就被困在囚笼里,不仅没有半点自由,反而时刻担心,怕被法华寺的和尚砍伐,用作炼器材料。

    无数日夜,担惊受怕,噩梦连连。

    即使后来机缘巧合下得到一本道诀,也得小心翼翼,怕被发现后直接处死。

    幸亏法华寺遭受大劫毁灭,才看到一线生机。

    可是,在这渺无人烟的深山,灵机缺乏,天材地宝绝迹,每前进一步,都要耗费平常人难以想象的血泪,其中的艰辛,苦难,挫折,生死威胁,闻者落泪,见者伤悲。

    长生的道路上,没有别人想象的超脱自在,无拘无束,只有日日夜夜地参悟,岁岁年年的寂寞。

    景幼南还是心硬似铁,在杨倩叶绝望的尖叫中,斩出最后一剑,玉树轰然倒地。

    “道不同,不相为谋,阻我道者,一剑斩之。”

    景幼南收起长剑,声音一字一顿,没有半点起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