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第19章 千里机缘 法华遗宝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破旧的法华寺的正殿中,斑驳的金身倒映月华,星星点点。

    简陋的祭台搭起,通体赤金色,上面镌刻有佛门的经文,不动禅心,仿佛光华流转不定。

    山风吹过,呼呼作响,隐隐之间,有一股萧瑟的气息,上千年不散。

    祭台下,董馨儿发髻高高挽起,肤白胜雪,鹅黄色的裙角荡起,露出白生生的小腿,晶莹如玉。

    此时,方子若却没有心情欣赏身旁的妙人儿,他围着祭台走了一圈又一圈,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了数遍,方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可以开始了。“

    方子若深吸一口气,他从怀中取出一暗金色的珠子状物品,小心翼翼的放在祭台的正中央。

    珠子半个拳头大小,黯淡无光,上面还有道道清晰的裂痕,仿佛下一刻就会裂成一堆碎片。不过,若是有人细看,就会发现,整个珠子散发出淡淡的莲香,沁人心腑,闻一闻,心神皆宁。

    “居然是舍利子,真是有趣了。”

    早早就潜回来的景幼南看到祭台中央的珠子时候,目光就是一缩。

    舍利子是佛门的高僧坐化后,佛理禅性凝聚而成,无论是用来炼制佛宝,还是静心凝神,都是难得的宝贝。更有高僧将自己的佛教法门打入舍利子中,就更了不得了。

    正因为如此,舍利子可谓是价值连城,难得一见。

    现在两人居然把这种宝贝都拿了出来,看来是所谋不小。

    景幼南暗暗运转三元胎息诀,气息若有若无,整个人融入到夜色中,没有半点痕迹。

    “子若哥,只差最后一步了。”

    董馨儿自然不知道景幼南去而复返,她美目死死盯着祭台上发出微微光芒的舍利子,激动地俏脸通红。

    真是没有想到,事情进行的如此顺利。

    现在,离那令人疯狂的宝藏只有一步之遥,饶是董馨儿自诩沉稳,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馨儿,你护我左右,我要施法。”

    方子若整了整头上的书生巾,运用儒家静心之法摒弃杂念,整个人如同一杆如椽大笔,方方正正,邪魔退避。

    “三生莲华经,不动根本禅,大自在,大光明,大超脱。”

    方子若口中高声吟唱出玄妙晦涩的经文,长袖一抖,半页佛经飞出,稳稳地落在祭台之上。

    佛经只有半截,枯黄色,一看就知道经历了无数的岁月。上面的经文虽然只有蝇头大小,但个个神完气足,大有来历。

    仿佛感受到周围舍利的气息,半截经文突然绽放出无边的光芒,一个个符文飞出,悬挂在半空中,光明大作。

    一尊佛陀的虚影出现在祭台上空,梵音佛唱,响彻虚空。

    佛陀通体赤金色,三头六面,或是威严,或是忿怒,或是大笑,或是慈悲,或是疾苦,或是沉默,每一个面孔都各有不同,自有佛理。

    与此同时,舍利子飞起,悬挂在佛陀的上空,垂下条条如璎珞般的金丝细线,金灿灿,亮晶晶,光辉耀眼。

    “家中典籍记载的的是正确的,居然真的引出了不动明王的虚影。”

    董馨儿激动地心咚咚直跳,像个小女孩般捏着裙角,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满是喜悦。

    “不错,我们两家人都当那个传言是笑话,如果让他们见到这一幕,还不得后悔死。”

    方子若再也沉稳不下来,拳头捏的咯咯响。

    为了这一幕,他忍受了不知道多少暗地里的嘲笑和讥讽,现在终于苦尽甘来来了。

    “是不动明王的虚影,难道那页经书是记载不动明王的经文?”

    角落中,景幼南望着空中绽放出无边光明的佛陀虚影,若有所思。

    不动明王,又被称为根本不动明王菩萨,是佛门的典籍中一尊相当强大的明王。据说,这尊明王的实力已经不下于普通的佛陀,只是曾经发下大宏愿,护佑佛门,才一直成就明王身。

    记载不动明王的佛门典籍浩若烟海,但能够引动出其虚影的典籍,则是少之又少,肯定是触及到这尊明王的根本之意。

    “或许,经文与舍利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联系。”

    景幼南将目光投向垂下丝丝缕缕金光的舍利子,上面早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佛门符文,大变了样子。

    就在景幼南浮想联翩的时候,大殿之中又有了新的变化。

    舍利子砰地一声炸开,化为金色花雨,缤纷落下。不动明王的虚影顿时凝实了几分,六张面孔宛如活过来一般,一股难以想象的威严降临寺庙,深沉如海。

    不动明王双目射出两道金色光柱,里面无数的佛门符文在其中沉浮上下,演绎种种不可思议的佛门禅理经文,有大光明,大自在,大超脱。

    整个寺庙蒙上了一层金光,到处都是莲花绽放,佛子讲道,俨然要化为一方净土。

    “皈依真言?”

    景幼南目光凝重,体内胎息诀自发运转,头顶上冲出一团灵光,三盏明灯亮起,护佑周身,全力抵挡金光入体。

    眼前的金光,景幼南曾经在白云道士的笔记中见过,名为皈依。如果放开心灵,就能够得到佛门传授的真言佛印,对以后修佛是大有裨益。可以说,这是修佛之辈梦寐以求的。

    可是,对于景幼南这样夯实根基踏入玄门的人则不同,皈依金光一旦入体,就会强势驱除原本的玄门道诀,直接重塑道基。到时候,只有重新入佛门,成佛教子弟。

    心斋死寂,抱元守一。

    关键时刻,景幼南进入到空灵状态,全是灵机犹若死寂,不动不生。

    皈依佛光在外面滋滋作响,却无法更进一步。

    不知道过了多久,异象消散,大殿重归黑暗。

    银辉垂下,可以清晰看到,祭台的上空,漂浮起三样物品,渔鼓,银匣,丹药葫芦。

    “咦,这个渔鼓,“董馨儿上下打量,目露奇怪之色,这个法宝怎么有一股玄门的气息。

    “馨儿,你不知道吧,当时的法华寺可是罕见的佛道同流。”

    方子若却不奇怪,他从家族古籍中得知,法华寺是当时少见的佛道同流,有僧人,也有道士。说不定,这件渔鼓法宝是某个道人留下的。

    比起法宝,他更在意丹药葫芦中盛着的丹药,它是法华寺秘制的灵丹,几乎有脱胎换骨之功效,真正的无可估量。只要服下,完全可以一步登天,鲤鱼化龙。

    至于第三件的银匣,虽然不知道来历,但能够与玉尺,丹药葫芦摆在一起,肯定也有来历。

    “永生之路,从此开始。”

    方子若哈哈大笑,意态飞扬,伸出手,直接抓向祭台上的三件宝贝。只要三件宝贝在手,天下之大,就有容身之处。

    “咯咯,想不到我呆在法华寺几百年,还不知道此地有如此宝贝。两个小朋友,真是不错啊。”

    突然之间,娇媚入骨的轻笑声突兀响起,兰麝香熏,环珮声响。

    “什么人?”

    方子若和董馨儿脸色大变,同时转过身来。

    不知道何时,两人身后一丈处一名千娇百媚的女子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此女子面如桃花,冰肌玉骨,只穿了一件薄薄如蝉翼般的纱裙,露出高耸的饱满,修长笔直的美腿,在月光下,令人心醉。

    虽然董馨儿也是当地有名的美人儿,从小追求者不计其数,但与眼前的女子相比,还是差了几分。这个突兀出现的女子,仿佛每一寸肌肤都散发出强烈的诱惑,让人忍不住产生种种的幻想。

    方子若也情不自禁地眼神迷离了起来,好在他刚刚经过皈依佛光洗练,精神如一,很快就清醒过来,后背上立刻起了一层冷汗。

    这个女人,真的是妖孽!

    方子若双目冰冷,已经将眼前这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当成了比猛虎凶兽还可怕的存在。

    董馨儿也是俏脸寒霜,弹剑长鸣,身上掩饰不住的杀机。刚刚也是差点被迷惑,反应过来后,立刻拔剑在手。

    “咯咯,两个小朋友,如此良辰美景,赏心悦目,我们坐下来喝喝酒,赏赏月,何必动刀舞剑,大煞风景呢。”

    娇媚女子眼波流转,高耸的雪白有一种如兰似麝的香气,纤纤玉手一挥,眼前真的出现了一个玉案,上面摆放着仙果佳酿,金盏玉杯。

    旋即,一个个妙龄少女从虚空中走出,手持彩带,翩翩起舞。

    这些女子或是妖娆,或是清纯,或是艳丽,或是华贵,个个姿态撩人,能勾引出人们心底最深处的欲望。

    如梦如幻,美景至斯。

    别说是方子若,就连董馨儿也是看的心旗摇曳,情不自禁,万分想投入其中,享受这人间极乐。

    嗡,

    紧要关头,祭台上的渔鼓无风自鸣,发出阵阵清音,如水波般荡漾开来,一圈圈,激荡在整个大殿中。

    朵朵莲花盛开,青光照耀之下,娇媚女子布置的场景,就好像阳光下的雪景,迅速融化消失,一个个破碎幻灭。

    “啊,”

    方子若和董馨儿这才缓过神来,定神观看,哪里有什么仙人胜景,楼台歌赋,只有呼呼作响的山风,还有寒气逼人的杀意。在他们身前六尺处,娇媚女子五指尖尖,作势欲扑。

    “妖孽,受死。”

    董馨儿怒火中烧,手中长剑化为一道席卷四方的匹练,直指娇媚女子的要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