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第18章 雨后新山 古寺遇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日映山光暖染翠,雨收黛色冷若青。

    雨后的荡云山,宛如一幅最动人的山水画,有枯藤老树,有奇花瑞草,还有修竹茂松,万载常青。

    景幼南头戴书生巾,青色长衫,坐在一处半人高的青石上,目光悠悠。

    眼下,千峰开戟,万仞开屏,幽谷兰芝生,沟壑清泉鸣,时而有虎狼出没,时而有樵夫疾行。山脚下还有几处山村,炊烟袅袅,有一种田园乐趣。

    “风景如诗啊。”

    景幼南微微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花香鸟语入怀,别有滋味。

    武陵城中风起云涌,修士云集,龙虎相会,景幼南知道再待在城中肯定凶多吉少,强忍自己的伤势,离开了武陵城,几经周转,来到人迹罕见的荡云山上。

    经过半个多月的静养,伤势已经痊愈,每日或是泛舟于河湖之上,或是吟咏于碧草兰花之间,或是参悟经书直到月明,称得上逍遥自在,无拘无束。

    山水之乐,可以颐养心性。

    想到高兴处,景幼南忍不住拔剑在手,直接在青石上吟唱剑舞。

    真真是,青诗辅佐酒,剑光如游龙。

    到最后,只看到满天的剑光升腾上下,四方之下,唯有一道青影,熠熠生辉。

    直到清辉银光,月上中天,景幼南才停下来,收好长剑,施施然离开。

    荡云山有一座宝塔峰。

    宝塔峰是整个荡云山脉最为险峻的山峰,整个山峰如同一座九层宝塔,高高耸立,镇压八方。传说中,曾经有一位高僧在此于妖魔争斗,坐化后化为了宝塔,永镇邪魔。万千年后,终化为了这样一座上千丈的山峰。

    传说可能不可信,但宝塔峰确实有不少破旧的寺庙,依稀能看到当初香火鼎盛,信徒如织的盛况。

    眼前的寺庙就占地上百亩,是整个宝塔峰规模最大的寺庙,只是,许多年过去了,当初金灿灿的庙门早已经不见,斑驳的走廊寂静无声,苔藓也布满庭院,各个小径上的蓬蒿都有半人高。

    到处是凋零倒塌的殿宇,短砖残瓦一堆堆的,偶尔有几声蛙鸣响起,在凄冷的月光下,更显得萧疏颓废。

    寺庙的正殿更是凌乱的厉害,一个个几人高的大钟没有了颜色,一盏盏琉璃香灯早已经破损,就连当初肃穆威严的菩萨金刚塑像也没有了半点的颜色,在风吹雨打的侵蚀下,黑乎乎的,简直如同一截截烂木头。

    景幼南站在大殿的中央,却将目光放在大殿后面。

    大殿的后面是一排排的不知名的玉树,个个亭亭如盖,枝繁叶茂。尤其是最中间一棵,足足有几个人粗,树皮光滑如镜,一枚枚叶子巴掌大小,晶莹剔透。一道道月华从天而降,倾洒下来,整一棵树莹莹发光,走近几步,隐隐能听到枝叶沙沙作响,宛如一曲动听的乐曲,让人沉醉。

    “嘿,果然如此。”

    景幼南盯着玉树,一手握住腰间的长剑,就要行动。

    仿佛能感受到景幼南的杀意,直入云霄的玉树的枝叶有灵性般摇晃起来,刚刚还动听的乐曲猛烈的高亢激昂,有一股子战场的杀伐之音。

    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刹那之间,破旧的寺庙中空气紧张起来,连一直在草丛里觅食的野狗夜猫也夹起尾巴,不敢出声。

    “咯咯,真的有一座法华寺吆。”

    这个时候,一声轻笑声突然从外面传来,如碎玉落盘,清脆悦耳。

    声音不大,但确实将紧张的空气一扫而空。

    景幼南皱了皱眉头,放开腰间的长剑,转身观看。

    原来,不知道何时,一男一女两人已经来到了寺庙的外面。

    走在前面的是一名鹅黄衣裙的少女,浅笑嫣嫣,眉目如画,现在笑起来的两个小酒窝,分外的妩媚迷人。

    少女的身侧是一个玉树临风的少年郎,鲜衣怒马,腰悬宝剑,神采飞扬。

    “原来是富家的公子小姐,不知道,他们为何深更半夜跑到这里。”景幼南目光闪动,没有说话。

    眼前两人的服饰华美,气质优雅,一眼就看出必然是生于钟鸣鼎食之家,富贵养气。这样的大家子弟,就是整个武陵城都没有,现在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处偏僻无人的道观里?

    “咦,怎么会有别人。”

    鹅黄衣裙少女看到景幼南也是吃了一惊,他们万万想不到,在这个地方,居然也会碰到陌生人。

    难道还有人知道这座破落道观的秘密?两人相互交换了下眼色,一时拿不定主意。

    “在下黄征,蓟县人士,出门游历,偶尔经过此地,见此山峰险峻,特此游览一番。真没想到,居然可以遇到同道中人。”

    景幼南打了个哈哈,率先打破了沉默。当然,景幼南是满口胡言,不会流露半点自己的信息。

    “原来是黄兄,我们也是路过此地,恰巧见到这前朝古寺,就进来一观。”

    鹅黄衣裙的少女长相妩媚,声音柔柔的,但说话滴水不漏,显然是个有手段的人物。

    “相逢就是有缘,既然如此,我们就一起月下赏古寺,看看这前朝风景。”

    景幼南本来就是风姿俊秀,龙姿凤采,加上有意奉承,很快就和两人熟悉起来。

    这两人虽然都是大家族出身,很有心计手段,不过,比起景幼南来,还是差得远。不多时,景幼南就将两人的来历打听了出来。

    鹅黄衣裙的少女名为董馨儿,是山城董家家主最小的爱女,甚的父母宠爱。与她同行的少年郎方子若也是山城人,今年才刚满十八岁,就中了举人,文武全才,是山城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两人算得上青梅竹马,甚是相得,这次一起同行。

    两人这次出门并没有通知别人,家族中根本没人知道,他们两个竟然来到了几千里外的荡云山。

    “这两个人来的是时候,正好让他们探探路。”

    景幼南对此次行动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现在有两人自动送上门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正因为如此,景幼南故意找了个借口,趁机离开。两人巴不得景幼南消失,马上顺水推舟,将景幼南送到道观外。

    眼见景幼南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董馨儿和方子若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了起来,双目寒光闪烁。

    “不知道这个黄征是不是真正无意路过此地,”

    方子若背负双手,目光沉沉。

    “子若,你刚才为什么制止我动手,杀了他难道不是一了百了?”

    董馨儿红唇微微翘起,略有些不满。

    她看上去柔弱娇媚,实际上很是果断狠辣,在家族中就曾经直接杖毙过几个不听话的下人,外出也斩杀过杀人不眨眼的大盗。在她看来,他们这一次所谋之事重大,应该做到万无一失。

    这个时候,死人才是最好的。

    “馨儿,没有那么简单。”

    方子若伸手揽住董馨儿柔软无骨的纤腰,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这个黄征给我的感觉有些模糊,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方子若口中如此,心里却是叹息连连。

    实际上,他比董馨儿更愿意杀掉那个黄征,以绝后患。毕竟,此次行动,他算得上是孤掷一注,稍有差池,比死还会难堪。可是,他曾经从恩师手中得到一门观气之术,向来灵验,稍有差池,凭借此术,他多次化险为夷。

    在庙宇中,他多次用此术观看黄征,却发现雾蒙蒙一片,整个人仿佛罩在了一层轻纱里,看不透,看不明白。

    这种高深莫测之辈,实在不好招惹。

    “好吧,就听子若哥哥的。”

    董馨儿心有不甘,但黄征人已经走远了,也徒之奈何。

    道观的正殿墙壁倒下一片,呼呼的风声倒灌而入,吹得在地上褪色的天尊金身东倒西歪的,砰砰作响。

    一截半人高的铜钟,横在正中央,上面依稀见到佛门符文斑驳,隐约有暗淡之色。

    方子若站在大殿里,环顾左右,声音中有一种莫名的味道,“馨儿,你看着破门残垣,杂草丛生,可能想到,此处便是前朝赫赫有名的法华寺,当初有百万信徒,每日的诵经声,能传到千里之外。”

    “是啊,据传说,法华寺曾经有三千护法神僧,人人都有通天本领,佛法精深,降魔伏妖。可惜,就是如此的势力,也抵不住岁月如刀。”董馨儿鹅黄的衣裙衣袂飘飘,玉手捋了捋白净额头的秀发,一双如水眸子清澈见底。

    前朝皇帝信佛,上行下效之下,佛法在各处盛行,数以百万的僧人到处传教,宣扬道法。当时曾有记载,号称十万寺庙,千万僧,可见佛法是何等的风行天下。

    法华寺能在十万寺庙中留下自己的名字,无疑是当时大有名声的寺庙,在当地也是显赫一时。据说,寺庙高僧外出,就是郡县的太守也得下阶出迎,礼数周全。

    即使如此,上千年过去后,如此庞然大物也得砰然倒塌,只剩下满地的杂草,还有野狗夜猫出没。

    不证道果,不得长生,任你身份显赫,任你力量滔天,到头来,终究是一场空。

    想到此行的目的,还有那千方百计打探来的消息,董馨儿陡然间觉得心中火热起来,如果真的成功,自己可是有希望摆脱生老病死的困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